《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二百四十五章選擇


    第二百四十五章 選擇

    千孤墳,無處話淒涼。

    漫天的殺戮聲,一座孤墳已被那血流成河的血『液』染成紅『色』。

    孤立的墓碑搖搖欲墜,那墳墓一方已倒塌,『露』出麵用玉石雕刻而成的玉棺。

    劍氣不斷從玉棺上掃『射』而過,玉棺的表麵裂痕布滿,隨時便可以破碎似的。

    當再次踏入這一片土地的時候,慕晨眼睛已經被血絲充滿,那孤墳是他心愛人的長眠之地。

    那墓碑是他一筆筆用手指勾勒而出的,那玉棺是他一手手雕刻而成的。

    破敗的庭院內,數名黑衣人正在全力圍攻著葉家子弟,劍氣不斷的朝四周散去,而那孤墳便是被散『射』出的劍氣不斷的衝刷著,慕晨的腳步變的無比緩慢,空洞的目光正在庭院內掃視著,尋找熟悉的身影,赫然一道挺拔的身影浮現在慕晨眼中。

    身影猛然一躍,同時,長劍如流光般激『射』而出,誅殺數名黑衣人,落在那身影的旁邊,那道身影赫然是葉鐵晶。

    劍痕布滿了葉鐵晶全身,血跡將那長袍染紅,此刻,葉鐵晶略顯渙散,仿佛隨時便消散似的,然而他的臉龐處始終浮現著一絲堅定之『色』。

    突然,一道身影浮現在葉鐵晶的身旁,如雪白發隨風飄『蕩』,那似曾相識的一劍,葉鐵晶眼神不由一凝,望著那張熟悉的臉龐,臉上湧出了狂喜之『色』,極為艱難的從地上爬起,右手極為吃力的扶著破敗的房屋,咳嗽數聲,吐出幾口血,斷斷續續道:“慕晨少爺,快點去..救蘭姑!”

    “蘭姑,她在哪?”慕晨右手按住葉鐵晶的肩膀,屢屢真氣湧入葉鐵晶體內,止住葉鐵晶流血的傷口,因此,葉鐵晶臉『色』不由好轉。

    “蘭姑他被一些葉家子弟護送到武堂那邊,然而,那邊的防禦已經被攻破了,快去救..”還未說完,葉鐵晶嘴角的血跡不斷滴落,撤去慕晨的右手,臉『色』越發的蒼白起來,身影搖搖晃晃,仿佛隨時便可倒落似的,虛弱道:“快去救蘭姑,我已是必死之人,別浪費真氣!”

    突然,在武堂那邊殺戮聲越來越響,濃厚的血腥味飄『蕩』而出,無疑表明了那邊戰鬥的慘烈,此刻,蘭姑生命顯然岌岌可危。

    “你保重!”慕晨略顯沙啞的聲音隨之響起,身形猛然暴『射』而出,越過庭院那破敗的圍牆朝武堂所在的方向『射』去。

    在越過圍牆的那,慕晨驀然回首望著那座破敗不堪的孤墳,兩股清淚衝刷著臉上的血跡緩緩滴落,那一眼仿佛要將那一座孤墳深深的印在心。

    風有點思念的味道,在那灰與藍交織的天澗,帶著一縷惆悵,挾著一片凝眸。

    愛意猶如一條長河,左岸是無法忘卻的回憶,右岸是無法逾越的天塹。

    是誰,當初在孤墳前哭聲成歌,承諾一生守護,不離不棄。

    是誰,當初在孤墳前長醉不醒,一手雕刻玉棺。

    是誰,當初在孤墳前癡呆而立,一筆勾勒墓碑。

    蒼茫大地一劍盡挽破,何處繁華笙歌落。斜倚雲端千壺掩寂寞,縱使他人空笑我。

    慕晨慘然一笑,此刻他多麼想持劍立於墓碑前,守護那個長眠於地的心愛女子,然而他不能,因為他的耳邊依舊徘徊者那一句:“別他媽的給我廢話,慕晨,你要是個男人現在就趕緊給我趕回葉家將蘭姑他救出來。”葉晨以命創造機會,慕晨怎能辜負葉晨!

    在離去的那那,依然回頭,慕晨長天而嘯,嘯聲充滿了無奈之處。

    默然朝武堂方向衝去,淚水落下,隨著微風朝那孤墳方向飛去,無力的擊落在地麵。

    但願來年,淚水落地之處,能夠開出一世的思念與愛意!

    那座孤墳在劍氣中搖搖欲墜仿佛隨時便可倒落般,直至最後,墓碑已經被劍氣斷開,整個玉棺材也隨之破裂開來,由於玉棺能夠保持屍體不腐爛的緣故,麵伊人麵容依舊,數葉家子弟將不斷的朝孤墳聚集著,三名黑衣人冷笑的望著他們,那眼神宛如貓望著老鼠。

    劍氣如洪流般,恐怖的威壓令數十名葉家子弟臉『色』慘白,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著,但是眼中卻是一片堅定之『色』。

    漫天的行屬劍氣如狂風卷葉般席卷而來,眾多外門弟子眼中都流『露』出了絕望之『色』。

    然而卻在這時,一道清脆的劍『吟』聲響起,劍氣如水遇到火般消散掉,黑衣人皆是一愣,隨即便朝後望去,無盡的威壓朝後方『逼』去,樹枝紛紛被壓折斷,那原本破敗的牆壁轟然倒塌,一道冷寂的身影浮現而出,身影搖搖晃晃,赫然是葉鐵晶。

    此刻,葉鐵晶麵『色』猶如死灰一般,然而全身上下卻爆發出一股恐怖的氣勢,朝三名黑衣人走來,步伐輕盈,然而卻發出了雷鳴般的踏步聲,那洪亮的踏步聲落入三名黑衣人的眼中卻是晴天霹靂,那每一腳仿佛踏著他們的心頭。

    “慕晨少爺,這我便為你守護!”淡淡的寒意自葉鐵晶漆黑眼眸閃掠而過,那眼神仿佛冬天麵的寒風,冷冷的刮著三名黑衣人的臉

    “媽的,居然是個死鬼,怕『毛』!”一名黑衣人嘴角微揚,眼中流『露』出一絲嘲諷之『色』,眼神陰冷的望著葉鐵晶。

    透過間隙,葉鐵晶清楚的瞧見那倒塌的墓碑,身上的寒意更濃,身影徒然暴『射』而出,躍到那墓碑旁,咳嗽數聲,血跡順著嘴角掉落,聲音略顯沙啞道:“不要畏懼,他們再強也僅僅是煉武境武者罷了,縱然我等實力不濟,聯合起來實力定然不會弱於他們!”

    縱然話雖如此,但是周旁的葉家子弟臉上的絕望之『色』絲毫不減,三名煉武巔峰武者聯合起來的實力可不是他們可以比擬的。

    其中一名黑衣人冷笑連連,身影緩緩的消失在原地,身形幾乎瞬間就跨越了二十米的空間,手中長劍狠狠的朝葉鐵晶當空劈落,金『色』長劍爆發出三米來長的劍氣,劍氣不斷的在劍尖跳躍著,宛如一頭暴怒的野獸,陣陣輕『吟』聲響起,龐大的壓力順著劍刃朝著葉鐵晶的脖頸處劈去。

    恐怖的氣勢令葉鐵晶的身影不由一頓,原本便止住血的傷口處再次破裂開來,血『液』瘋狂的湧出。

    氣勢沒有摧毀葉鐵晶的意誌,身體好像化成了一根飄『蕩』的浮萍一般輕盈,但又好像依舊是如大山一般的威勢讓人心悸,猛然朝前劈出書簡。

    縱然葉鐵晶劈出數劍,但是依然抵擋不住黑衣人的攻勢,但是葉鐵晶依舊未放棄,將大部分的劍元力集中於胸脯處形成一光盾,然後冷笑數聲,腳尖碰出數股劍氣,長劍直握,朝黑衣人直衝而去。

    葉鐵晶此舉落於藍衣中年的眼中無疑是不自量力,猛然再次一揮,身影的速度不由加快幾分,數米的距離眨眼間便至,霸道凜冽的氣勢瞬間瓦解了葉鐵晶的攻勢,長劍勢如破竹般的『插』進葉鐵晶的胸脯處。

    葉鐵晶胸前的那光盾頃刻間瓦解,但是也為葉鐵晶承受了不小的攻勢。

    血霧揮灑,淩厲的劍氣劃破了葉鐵晶的胸脯,幾根骨頭斷裂開來,潺潺的鮮血頓時濕潤了葉鐵晶的整個胸脯。

    見一劍便敗葉鐵晶,黑衣人不由狂笑出來,正想結束眼前卑微的生命,目光緩緩的朝葉鐵晶瞥去,然而這一瞥再也無法移開,此刻,他居然在葉鐵晶的臉上看出了一絲嘲諷之『色』,仿佛在嘲諷他的無知,真的是嘲諷嗎?

    在黑衣人駭然的目光中,原本應該毫無反擊的葉鐵晶居然右手猛然一動,長劍赫然穿過了他的胸脯,同樣穿過了黑衣人的心髒,至死,黑衣人也不會相信自己居然會死在一個將死之人的手中,眼中盡是不甘之『色』,隨著葉鐵晶長劍拔出,黑衣人的身體無力的倒落在地。

    “記住,永遠不要小瞧自己的實力,縱然是螻蟻也可讓煉武境巔峰武者隕落!”極為艱難的轉過頭,葉鐵晶斷斷續續道。

    斷斷續續的一句話卻給人一種心靈的震撼,地上,那屍體依舊在滴落著血滴,此刻,葉鐵晶那不斷晃動的身影在幾名葉家子弟的眼中不斷放大著。

    “找死!”見同伴身死,兩名黑衣人皆是怒喝而出,朝葉鐵晶激『射』而來。

    緊咬著嘴唇,葉鐵晶身影如斷線的風箏無力的朝後方落去,在地上翻滾幾圈,撞上了倒地的墓碑才停下來。

    幸運的躲避兩人的攻勢劍,然而兩名黑衣人殺意更盛,一步步的朝葉鐵晶走來,手中長劍垂在地上,鋒利的劍尖在地上留下一道深深的劍痕,每一步,黑衣人的氣勢便增強一分,連同葉鐵晶在內的葉家子弟皆是吐出一口血。

    一絲冷笑浮上嘴角,兩名最終停在葉鐵晶的麵前,劍尖冷冷的指著葉鐵晶的鼻子,嘲諷道:“死吧!”

    葉鐵晶淡然一笑,人固有一死,隻要死的有意義,少爺,鐵晶無能!

    長劍緩緩上舉,劍氣在劍尖躍動著,劃斷葉鐵晶的幾縷黑發,頓然,長劍落下!

    然而就在這一刻,有著一道清嘯,由遠至近的翻滾而來,嘯聲初始極其模糊,斷斷續續宛如不存在一般,然而,最後猶如雷鳴般在葉鐵晶耳旁響起:“找死!”葉鐵晶卻是在此刻陡然睜開雙眼,目光充斥著難以置信的望著嘯聲傳來之所,那一股熟悉至極的氣息傳來,那股氣息他此生也忘不掉,那是屬於那個人的氣息,在葉鐵晶渙散的目光中,一道身影從天際處浮現而出……

    

Snap Time:2018-07-18 14:40:04  ExecTime:0.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