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二百四十三章九死一生


    第二百四十三章 九死一生

    望著那張似曾相識的臉龐,往日的記憶如流水般浮現在葉晨的眼前。

    那是個白雪紛飛的冬天,那雪是如此冰冷,自己無力的躺在冰麵上,是那麼無力。

    同樣是一位身穿白裙的女孩,蹲下身來,往自己嘴塞進顆丹『藥』,那些充滿稚氣的聲音依舊飄『蕩』在葉晨的耳旁:“喂,你為何全身都是傷痕?壞人欺負你了嗎?這是我爹爹的療傷『藥』,我幫你抹一下!有點疼哦!你要好好療傷,以後就不會被那些壞人欺負!”

    眼前出現的女孩赫然是李詩月,白『色』長裙將她襯托的猶如九天仙女般,不可褻瀆。

    “又見麵了!”李詩月婉然一笑,當初在那雨巷匆匆一別,卻不料葉晨是葉家的子弟,此刻,她才知道葉晨的名字。

    而此刻,喝聲不斷,眾多黑衣人經過短暫的休息之後,再次開始猛烈的攻勢。

    清醒後的葉晨,習慣『性』的持劍朝前踏出一步,盡管全身真氣全無,但是氣勢依舊存在,猛烈的氣勢令黑衣人的步伐不由緩慢幾分,剛才葉晨那浴血奮戰的身影不由浮現在這些黑衣人的眼眸深處,縱然此刻初武境的武者都能看出葉晨此時的狀況。

    “葉晨,你服下這顆丹『藥』!我幫你護法!”一道白『色』的倩影忽然閃掠出現在葉晨麵前,李詩月淡淡道,指尖夾帶著一顆丹『藥』,通體鵝白『色』,拇指大小,圓潤如珠,就如同一粒珍珠一樣,還散發著淡淡的香氣,顯然價值不菲,葉晨略顯疑『惑』的望了李詩月一眼。

    此刻,李詩月全身上下彌漫著極為雄厚的真氣,縱然葉晨全盛的時期也不及,赫然是氣武境三層武者。

    “ 給我五分鍾!”葉晨略一遲,便是咬牙點了點頭,隨手抓住丹『藥』往嘴塞,旋即急忙盤腿而坐,丹『藥』一入口便化作一股清流順著喉嚨往下流,空曠無比的經脈中靈氣異常雄厚,快速的轉化為真氣,朱雀訣和風神訣同時運轉著, 見葉晨閉目恢複消耗的真氣,李詩月偏頭將冷淡的目光投向黑衣人,纖手間,劍氣不斷閃掠,淡淡的道:“越痕者死!”同時,劍氣激『射』而出,在方圓數米形成一道劍痕。

    此刻,原本不該有的殺意在李詩月的身上緩緩蔓延著,如墨的長發無風自飄。

    聽著李詩月那淡至極的話語,黑衣人臉龐皆猛然湧上一抹猙獰,紛紛拔劍衝向李詩月。

    數十道劍氣夾帶著無盡的勁道朝葉晨劈落,李詩月雙腳竟然是微微離地半寸,背後一頭齊腰長發無風自動,玉手輕握著劍器,緩緩的朝前揮出數十劍,一道道劍影在葉晨的上空緩緩的重合在一起。作為氣武境級別高手,李詩月的這一劍威力自然強勢無比,輕而易舉的將劍氣一一化去。

    蔚藍『色』的真氣如洪水爆發一般,猛烈的湧出體外,遠遠的望去,李詩月整個人仿佛被一團藍『色』光霧所包裹一般,緩緩抬起長劍,眼中平靜之光消散,取而代之的,則是一道劍光。

    她整個人,在這一那,與手中之劍,相融在一起,手緩緩上舉,一股猛烈的氣勢爆發而出,斬落。

    整個世界,隻剩下這簡簡單單的一落中,無數的劍氣漸漸形成一道虛影,赫然是一隻展翅欲飛的冰鳳凰。

    這一劍,好像要開天辟地,好似要把天地從混沌中撕裂,一聲嘹亮的鳳鳴聲響起,這鳳鳴聲,仿佛真個夾帶了百鳥之尊的威嚴,這冰鳳張開雙翅足有二十餘丈寬,高也有十丈許,詭異的藍光在鳳凰的眼眸中一閃而過。 巨大的冰翅扇動,劍氣化作一股白『色』洪流朝四周『射』去,這股白『色』寒流極為冰寒,空氣中的水霧直接被凍成冰晶掉落。數名躲避未及的黑衣人瞬間化作冰雕,心髒直接被冰凍住,生命的氣息不斷的減弱著。

    冰鳳凰仿佛穿越了空間一般,白『色』的洪流消失,冰鳳的身形便出現在了葉晨的上方,龐大的冰翅將葉晨護在其中,一股白『色』的氣霧在葉晨的周圍出現,漸漸的一層冰牆出現。冰冷的寒氣未影響到葉晨的恢複,反而陣陣的冷氣入體,使葉晨的臉『色』漸漸的好轉。

    冰鳳那龐大的身影給黑衣人帶來極大的心壓力,陣陣倒吸聲響起,但是這絲毫不影響李詩月的出劍速度,手中的劍宛如收割生命的鐮刀一般收割著黑衣人的『性』命。 然而李詩月卻沒有注意到一道黑影漂浮在虛空之上,赫然是一隻展翅欲飛的朱雀。

    鳳歌的臉『色』越發的蒼白起來,然而蒼白的臉龐盡是狂喜之『色』,雙目貪婪的望著葉晨,沉聲喝道:“去!”

    極為嘹亮的鳳鳴聲在天際處響起,盤旋於落霞城上空,幾乎同一時間,無數雙目光朝虛空之上望去。

    那一隻被藍『色』火焰所包裹的朱雀浮現而出,猛然拍打著翅膀,化作葉晨的身影『射』去,揮灑長劍的李詩月不由一頓,驚駭的望著那道虛影,柔美的臉上出現了駭然之『色』,驚呼道:“不要啊!”同時,長劍不斷揮舞,劈腿衝擊而來的黑衣人,猛然轉身。

    望著那不斷『逼』近葉晨的黑影,李詩月臉頰閃過一抹駭意,腳尖輕點地麵,身體瞬間便是出現在冰鳳凰的上方,雙手握劍,體內劍元力開始快速的運轉著,朝劍柄處衝去,劍尖劃過一弧度,狠狠的朝上劈去。

    一道似劍氣的藍『色』光芒脫劍而出,『射』進冰鳳凰那龐大的體內,又是一聲嘹亮的鳳鳴聲,冰翅一扇,巨大的體形呼嘯著對著那朱雀直衝而去,地上的冰晶也隨之漂浮起來,在冰鳳凰的身旁環繞著,一時間,周圍的溫度不斷下降,地上的血泊居然凍結。

    “螢火之光也與浩月爭輝!”一道喝聲在天際處響起,眾人隻感覺一股恐怖的的氣勢在那藍『色』朱雀上出現,藍『色』朱雀化作一股洪流朝冰鳳凰衝去,如紙做的一般,冰鳳凰那龐大的身軀被擊碎,化作無數冰晶朝周圍『射』去,冰晶還未著地,便化作縷縷白氣消散掉。

    地麵上原本凍結的血泊表麵也冒出了縷縷血氣,飄『蕩』在空氣中,頃刻間,葉晨的身影便被那血氣所淹沒掉。

    頃刻間,藍『色』火焰從朱雀身上冒出,包圍著朱雀朝葉晨籠罩而去,倘若葉晨被那藍『色』火焰沾到,那結局必定是被燒成灰燼,這是所有人的想法,縱然李詩月同樣也是如此, 藍『色』火焰漸漸化作一道網朝葉晨撒下,李詩月緊咬著嘴唇,輕喝道:“鳳舞九天!”

    絲毫不懼藍『色』火焰的威力,不斷的揮著劍,但是任憑李詩月揮出多少道劍,依然阻擋不了那緩緩降落的藍『色』火焰。

    “這女長的不錯,以後就是我的女人了!”滿頭紫發雜『亂』的披在雙肩,鳳歌的身形赫然浮現而出,笑聲中回『蕩』天地,帶著濃濃的興奮與囂張。

    藍『色』火焰落下,葉晨身旁的冰層瞬間破碎掉,化作冰晶灑在地上,旋即化作白氣冒起。

    葉晨周圍再無任何的防禦,倘若這火焰擊中葉晨,那葉晨必定化成灰燼!

    幾乎沒有任何停頓,李詩月腳尖微點地,旋即身形一閃,便是出現在葉晨麵前,雙臂一伸,將葉晨攬進懷中,

    然而李詩月卻小瞧了藍『色』火焰的力量,龐大威勢壓的李詩月喘不過氣來,身體不由一頓。但是就是這一頓,熱浪已經觸及了李詩月的後背,一股力道從後背傳來,葉晨和李詩月一起向前衝出數米,頓時,後者臉頰略微一紅,淡淡的血跡在嘴角浮現,擦拭掉嘴角的血跡,李詩月神情淡漠的望著虛空上的鳳歌。

    然而,那朱雀卻化作一道虛影『射』進葉晨的額頭之內,同時,葉晨的身形猛然一顫!

    “小女娃的臉蛋真不錯,特別是這凹凸有致的身材,而且,那一身修為也是極為詭異!”鳳歌眼眸微眯,同時飄『蕩』在虛空中的藍『色』火焰朝葉聚集著,身形飄『蕩』在藍『色』火焰之中,猶如火中之神般,在瞧見那朱雀進入葉晨額頭的印記時,鳳歌臉上也不由湧出狂喜之『色』。

    “嘖嘖,劍神門子弟,小女娃,看來你是劍神門洛冰峰的弟子吧!倘若劍神門的弟子成為我的女人,那些老不死的表情一定很好看,你說對吧!”鳳歌目光依舊緊緊落在葉晨身上,嘴角微挑,流『露』出一絲冷笑,淡淡道:“十幾歲的氣武境武者,想必,那些老家夥也會心疼!”

    李詩月抬頭望著鳳歌,淡漠道:“戰!”

    一聲戰足以表明李詩月此刻的態度,鳳歌臉『色』微變,右手輕輕的往前一抬,隨手朝前一點。

    一點光點在鳳歌的指尖出現,隨即便『射』出兩簇藍『色』火焰,激『射』而出的藍『色』火焰不斷的重合在一起,最後化作一道劍形火焰朝李詩月和葉晨當空劈落,望著那要劈落的藍『色』火焰,鳳歌嘴角多出了一絲笑意,此次來落霞城還真是賺到了。

    恐怖的威壓令李詩月體真氣的流速變的越來越慢,李詩月麵『色』盡管蒼白,但雙眼卻是沒有絲毫的畏懼,輕緩的上舉著劍。

    “小女娃,縱然是那些老家夥也不敢碰我這火焰!”鳳歌囂張無比的道,見葉晨全身不斷顫抖著,他眼中的喜『色』便越濃厚。

    李詩月臉頰之上閃過一絲決然之『色』,霎時間,蔚藍『色』真氣自李詩月體內暴湧而出,玉手一甩,手中長劍化作一道流光朝那火焰衝襲而去,破風聲不斷。

    鳳歌臉上閃過一絲戲謔之『色』,原本嘲笑李詩月的不自量力,但是隨即臉『色』不由一沉,李詩月的劍器突然瞬間爆裂開來,一股能量直接將火焰粉碎掉,無數的碎片朝鳳歌灑去,片片藍光,在濛濛細雨中顯得異常刺眼,憑借著短暫的時間,李詩月抱著葉晨慌忙的朝後狂飆而去。

    眾目睽睽之下竟然讓一少女計算,鳳歌臉『色』微沉,眼中寒芒一閃,低語道:“有趣,可是,那小子是我的食物,又豈能讓他逃脫!”

    此刻,殺意起,右手快如閃電的朝虛空之中連續點出數下,一股火焰洪流傾瀉而下,天空處的烏雲也被這火焰所衝散!

    李詩月身影不由一頓,一股威壓讓她漸近窒息,絕望的望著葉晨一眼,眼中閃過一道決然之『色』,雙臂一甩,將懷中的葉晨朝後扔去,葉晨的身影如斷線的風箏朝後飛出數十米,臉『色』依舊淡漠,猛然回過頭,強盛無比的戰意立即從其身上升騰起來,周圍的空氣震動,強大的戰意向著那奔襲而來的火焰壓去,地麵密密麻麻的裂痕以李詩月為中心朝四周擴散而去,碎石化作無數的粉塵落入血泊之中。

    縱然是氣武境三層,此刻,李詩月望著那猶如洪流般的藍『色』火焰,內心也感到一陣無力!

    此刻,一聲巨大的劍『吟』聲響起,磅的氣浪向著周圍擴散而去。

    “接下來,就交給我!”一隻白皙手掌,卻是忽然自李詩月的身後伸出,旋即拍打著李詩月的肩膀,那熟悉的淡淡聲音令李詩月的臉上出現了一絲笑意。

    

Snap Time:2018-08-17 13:14:24  ExecTime:0.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