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二百四十二章是你


    第二百四十二章 是你

    這些殺戮之氣無邊無際,幾乎彌漫整片天空,陣陣呼嘯之聲回『蕩』,壓過了慘叫聲以及喝聲。

    葉晨的殺意直刺蒼穹,憑借著融風之境的化風訣,在將近五百多名黑衣人之中,葉晨來去自如。

    “看著幹什麼,還不動手!”虛空之上,原本在旁觀望的鳳歌臉『色』陰沉的可怕,右手猛然一揮,藍『色』火焰至掌心處浮現而出,居然形成了一箭支形狀,旋即箭支化作一道流光朝葉晨的身影激『射』而去,所過之處,那些沾染了藍『色』火焰的黑衣人紛紛被化成灰燼。

    遠遠望去,那藍『色』箭支所過之處,必定慘叫聲一片,同時背後傳出的慘叫聲令廝殺中的葉晨內心不由一顫,身影猛然朝前邁出一步,同時身體朝右側傾倒,然而,那箭支還是依舊從葉晨的肩膀處劃過,直接破開護體真氣,血花綻放,鮮血瘋狂的從葉晨肩膀處激『射』而出。

    同時,在虛空之上的那些氣武境武者也瘋狂的對葉晨展開攻勢,縱然葉晨的身法詭異,但是或多或少都受到了幾人的攻勢。

    那一身被血染紅的武袍漸漸成了布條掛在葉晨身上,葉晨身上,那數道劍痕浮現而出,在陽光的照耀之下,顯得如此觸目驚心。

    疼痛如『潮』水般席卷葉晨的全身,身上的劍痕越多便代表著越多的氣武境武者隕落在他手中,沾滿血跡的葉晨混在人群中忽隱忽現,葉晨的腳下恍若形成了一個由血所積成的湖泊,鮮紅的血水,每一滴便代表著一條『性』命,天地間每閃過一抹白光的時候,所伴隨著的便是一連串的慘叫聲,又是數條的人命消失了,身體上傳來的疼痛感隻能刺激著葉晨更加的瘋狂,此刻,葉晨的雙眼儼然血紅著。

    縱然葉晨如今依舊立於不敗之地,但是他出劍的速度也隨之減緩下來,附在麒麟劍上的劍氣也變的暗淡無比,體內空『蕩』『蕩』的經脈之中隻殘餘少量的真氣力,然而,那黑衣人依舊如『潮』水般源源不斷,頃刻間,又是數百道冷喝聲響起,在無數雙目光的注視之下,又是數百名黑衣人趕來。

    望著那在黑衣人群中猶如殺神般的葉晨,躲在周圍閣樓上圍觀的落霞城城名不由感到一絲恐懼,也有一絲複雜。

    如今又趕來將近五百多名的黑衣人,加上剛才的幾百名,將近數千名,縱然有幾百名落霞城守衛軍相助,恐怕葉晨也難以逃生。

    而且,周圍的那些落霞城守衛軍也從瘋狂中蘇醒過來,望著滿地屍體,皆是恐懼的朝四周散去,那些黑衣人也不阻止。

    “倒是個好苗子,不過,可惜了!”鳳歌的眼神微眯,滿頭紫發隨風飄『蕩』著,無盡的藍『色』火焰從他的身體四處狂湧而出,同時,他的臉龐處也多出了一絲慘白,然而在他的額頭處那朱雀印記猶如活了一般,詭異的旋轉著,一時間,一道虛影緩緩從額前印記浮現而出。

    那虛影赫然是一隻振翅欲飛的朱雀,同時,鳳歌的臉『色』越發的慘白起來,兩眼火熱的緊盯著葉晨,舌頭朝外伸出,猶如遇見美食般。

    而此刻,葉晨同樣也注意到虛空上的那道虛影,額前印記一陣火熱,身形猛然一顫,然而,手上的劍依舊無情的收割著周圍黑衣人的『性』命,葉晨剛才足足嚐試了五次突破,然而皆是被周圍的氣武境武者聯合下來,情勢越發的對葉晨不利。

    飄揚在血影背後的黑『色』長發所代表的就是死亡的巨大身影

    ,周圍的黑衣人也漸漸的恐懼起來,但是這恐懼來的太晚了,周圍黑衣人的數量越發的少了,縱然有五百多名黑衣人的再次加入,但是那也抹不去他們內心的畏懼,此刻,他們才體會什麼才是真正的殺戮。

    此生他們再也忘不了那揮灑長劍的血影,那泛著冷光的麵具深深的印在了他們的內心深處。

    一撇眾多黑衣人的表情,葉晨內心一陣苦笑,縱然修為已至氣武境,然而,被如此多武者包圍對他來說無疑是九死一生。

    突然,一道破風聲驟然響起,葉晨身體僅僅延遲了一息,一縷劍氣便從他膝蓋處劃過,那間,血花綻放。

    體內的真氣在此刻消耗完畢,全身的疼痛幾乎讓葉晨發暈過去,大腿開始不斷的顫抖著,上舉的麒麟劍也隨之下落,最後單膝著地,倒落在一片血泊之中,臉上的麵具也隨之滑落,掉入血泊之內,激起血花一朵朵,抬頭望去,虛空之上,一名氣武境武者儼然對葉晨冷笑著。

    掀起了腥風血雨的葉晨,終於也倒下了,但是他仍再度的掙紮的站了起來,驀然回首,葉晨望著背後的葉家,眼出現了一絲『迷』離之『色』,不知此刻慕晨是否已經將蘭姑救出,他不想死,縱然有一絲生機他也要爭取,前從未有的危機感,仿佛死神提著鐮刀緩緩的朝自己走來,此刻,心中居然開始畏懼死亡,自嘲的笑了笑,葉晨右手再次握住『插』在地上的麒麟劍,長天嘯道:“來吧!”

    此刻,葉晨整個人散發出毀滅『性』的氣息,劍氣以他為中心朝四周擴散而去,突如其來的劍氣無疑令一些反應不過來的黑衣人死於其下,一時間慘叫聲不斷。同時,天際處雷神滾滾,淡淡紫芒無盡的天際處若隱若現,濛濛細雨開始飄落,眨眼間便化成傾盆大雨。

    水霧彌漫,遠遠看去,天地好似被雨水分割的支離破碎,就連目光,仿佛都扭曲起來,穿不透這從天而落的雨水。

    大地上,塵土已然消散,融入雨水中,在地麵形成一條條被洗刷出來的溝渠,隨著雨水的落下,一些泥沙顆粒被水衝著,向前移去,滿地的血紅也隨著突如其來的雨水而變淡起來,『露』出了一片血紅的土地。無論雨水怎麼衝刷,也衝刷不了葉晨滿身的血衣,鮮紅『色』的鮮血頓時將清澈的雨水給染紅了,仿若,上天也在為這殺戮而落下了鮮紅的血淚,廝殺依舊著,漸漸的周圍再無一落霞守衛的身影,那些葉家子弟以及劍神門子弟紛紛慘死。

    長發緊緊貼在葉晨的後背,雙眼眯成一條腳,緩緩轉身,朝葉家所在的方位走去。

    “殺!”隨著一道喝聲響起,平靜的黑衣人再次瘋狂起來,揮舞著手中之劍朝葉晨『射』去,遠遠望去,仿佛成了劍影的海洋。

    妖異至極的一小簇血『色』火焰突然出現在葉晨的指尖,隨即便覆蓋住葉晨的全身,雨水未觸及葉晨便化作一股白氣朝上冒去,白霧逐漸的籠罩住葉晨。此刻,在他人的眼中葉晨的身影逐漸的變的虛幻起來。血『色』火焰,靠著僅剩不多的真氣,葉晨艱難的運轉著火焰,一劍劍的劈向衝過來的黑衣人。

    血『色』火焰的恐怖再次顯現出來,劍器未至,滾滾陰氣就令黑衣人不敢靠近,憑借著血『色』火焰的恐怖,葉晨再次解決數名氣武境武者,殺戮再起。

    殺戮,就在這龐沱的大雨中無聲無息,而又無比的慘列的展開了,一場一比百的必死戰役。

    但是當緊剩不多的真氣不足以支持血『色』火焰運轉的時候,葉晨手中之劍變的不再鋒利,出劍的速度變的奇慢無比,數劍氣同時擊中葉晨,身形猛然一顫全身發麻,身影如斷線的風箏朝前落出數米,縱然是雨水也衝刷不了滿身的血跡,那血跡有他人的,也有他自己的。

    全身一點力氣都沒有,望著那下著磅大雨的虛空,葉晨嘴角處出現了一絲無奈之『色』,想起千川雪走前的那一段狠話,那女人可別真的發狂起來,倘若自己真的死在這,那女人便要殺盡葉家子弟還有蘭姑以及慕晨他們。

    眼前的這雨,出生於天,死於大地,中間的過程,便是人生,四周的殺戮聲仿佛消失不見,四周一片寂靜,葉晨不知覺的想起了自己往昔的一幕幕。

    好像自己這一身總是奔波於血海之中,不斷廝殺,不斷逃亡,縱然如此,他葉晨也要活下去!

    尖銳的破風聲驟然響起,數十道劍氣再次從葉晨的身體劃過,血花綻放,那種無力感在葉晨的內心蔓延著。

    身體搖搖晃晃的站起來,微風吹來,看似無力的微風卻將他推到,倒於一片血泊之中,衣衫被雨滴打濕,望著天空時而遊走的閃電以及轟隆隆的雷鳴,眼神漸漸的渙散起來,右手緊握著麒麟劍,再次站起,又倒下,難道這次真的要結束了嗎?

    然而這時一道白『色』的身影出現在邊緣之處,白『色』的衣袖在幾乎一片血紅的世界中顯得異常刺眼。

    那是一道絲毫不亞於千川雪的俏臉,與千川雪臉上的淡漠不同,此刻,那不食人間煙火的臉上布滿了不忍之『色』,赫然是一名穿著白『色』長裙的少女。

    身姿優雅,那白衣少女手中之劍閃爍著淡藍『色』的光輝在她身邊上下飛舞,每一道清冷的光輝掠過,都會有敵人吼叫著失去生命,隻是一個敵人倒下了,轉眼間就有兩三個甚至四五個人。那單薄的身影如一把尖刀勢如破竹的朝葉晨衝去,一身的白衣。此刻都已被鮮血染作了紅『色』。

    周圍的慘叫聲落入她的耳中已經漸漸的麻木,厭惡死亡的也漸漸的麻木了死亡,她早已不知自己劍下奪走了多少生命,隻是憑著本能竭力地揮劍著。

    周圍的黑衣人紛紛潰敗,朝後退出數十步,白衣少女走進血泊,雪白的靴子漸漸變成紅『色』,那張不食人間仙火的臉上出現了一絲不忍之『色』,緩緩蹲下身,玉手撥動,一刻散發著『藥』香的丹『藥』滑入葉晨的嘴中,化作一股熱流在葉晨的體內流竄著,滋潤著葉晨的經脈。

    此刻,葉晨那渙散的眼神漸漸的清晰起來,入目的依舊是一那清澈的眼眸,恍若黑暗中丟失呼吸的蒼白蝴蝶,目光從那眼眸緩緩下移,望著那張臉龐,葉晨身形不由一顫,驚呼道:“是你!”

    

Snap Time:2018-08-15 08:58:50  ExecTime:0.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