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二百三十五章身亡


    第二百三十五章 身亡

    旭日初升,染紅了天邊的雲霞。讓人看著便有一種透不過氣來的感覺。在這片天空之下之下,什麼東西都被染作了紅『色』,天是紅的,地也是紅的,那一草一木也是紅的,甚至仿佛連凜冽的寒風吹過,仿佛也是紅『色』的,顯得陰霾無比。

    濃濃的血腥氣,從風中吹來,彌漫在葉家莊園四處,

    黑衣人此次的負責人,武意,雙手負背,長發隨風飄『蕩』,淩空踏步而來,右手微抬,那恐怖的劍氣傾流而下。

    劍氣縱橫,一掌之下,便是數十名葉家子弟的隕落,以『性』命築起的防禦也漸漸的開始了崩潰!

    數名實力強悍的氣武境武者仿佛一把利刃深深的開出一道通路,其後緊隨無數名黑衣人, 瞬間,如巨壩崩潰,狂暴的人『潮』轟然湧上,凶狠的嘶吼咆哮聲中,無數黑衣人狂湧而上,縱然是那漫無天際的箭雨也阻擋不住黑衣人的步伐,而那武意猶如天神般,淡漠的望著下方的人間地獄,舉手投足間便收割著無數名葉家子弟的『性』命,嘴角微挑,浮現出一絲冷笑:“這便是那一人的後代嗎?主上,還是太看得起他們了!”

    眼眸微抬,望著那虛空之上的身影,葉無雙羽扇轟然破碎開來,對著旁邊的幾名葉家子弟沉聲道:“告訴天少爺,將所有火力集中在那人身上!”

    “領命!”兩名葉家子弟身形猛然暴『射』而出,潛行在破敗的閣樓之內,朝某一處閣樓『逼』近,那箭支漫天飛舞。

    此人必定是那些黑衣人的首領,見此,葉無雙眼中難得出現了一絲殺意,聲音略顯陰沉道:“敵人的數量有何變化?”

    此刻,葉無雙身上雖沒有那種恐怖的氣勢,但是卻給人一種不可忽視的感覺,身旁的一名重傷的長老沉聲道:“根據我觀測,敵人突然大幅度減少,而且大部分都是一些世家子弟,顯然,葉守望已經聯合二四六八隊的暗衛軍對那些世家進行襲擊了!”

    “城主府那邊有何反應?”聞言,葉無雙臉『色』微微好轉,目光望著那無數道隕落的身影,背對著那名重傷的長老道。

    “城主府那邊也派出了城衛軍前來支援,估計也快到了!”聞言,葉無雙不由鬆了一口氣,城衛軍的實力雖不是強悍,但是勝在數量眾多。

    “遣送出去的族人可安全?”葉無雙眼眸微抬望著虛空之上的那道身影淡淡道,聞言,一名中年人答話:“雖受到阻擊,但還是逃出去了!”

    聞言,葉無雙才微微鬆了一口氣,望著天際輕聲喃喃道:“晨少,你會趕回來嗎?”

    就在葉無雙和幾人談話的時候,那漫天的箭雨立刻變得更多了,幾乎一瞬間有數千支箭激『射』而出,如雨水一般灑向虛空之上的武意。

    此刻,每一柄箭支之上不僅含著弓弦的力道,更含著發『射』人的少許真氣,帶起一陣破風聲。當一支箭時,那對氣武境武者來說根本是無傷大雅,然而當數千支箭聚集在一起時,那聲勢浩大無比,縱然是氣武境武者也不得不暫退鋒芒,僅僅第一波是數千支箭,接連數波之後,虛空之上,箭支不下上萬,麵對那密密麻麻的箭雨群,武意僅僅是眉頭微蹙而已,在無數目光震撼的眼神中,那些箭支還未至武意身體便被彈開。

    砰砰!響聲在虛空上響起,武意便這麼雙手負背,神情淡漠的朝葉家的祖閣所在之地淩空走去,那箭支阻擋不住他的步伐。

    見自己首領那瀟灑樣,這無疑刺激了那些黑衣人,攻勢越發的淩厲起來,一時間,葉家這方節節敗退,虛空之上,強行誅殺掉一名氣武境武者的葉林,身形巨顫,血跡順著嘴角掉落,臉『色』泛白,眼神頗為忌憚的望著武意,下方傳出的慘叫聲以及兒童哭喊聲時時刻刻的刺激著葉林。

    旋即,葉林臉上流『露』出一絲決然之『色』,義無反顧的朝武意暴『射』而去,帶著雖千萬人,吾獨往足以的決然,單手持劍,化作一道長虹劃過天際。

    尖銳的破風聲驟然在背後響起,武意身形微微一頓,輕緩的轉過身,眼神淡漠的注視著激『射』而來的葉林,嘴角處泛起了一絲冷笑,淡淡道:“剛剛突破氣武境,沒想到曾經的葉家破敗到如此地步,,終究是要滅亡的,誰也擋不住,真不知道這種世家怎麼入主上的眼中!”

    “不自量力的螻蟻!”武意右手微抬,真氣在指尖浮現,赫然浮現出一柄氣劍,同時右手猛然一揮,那柄氣劍激『射』而出,朝葉林『射』去。

    那氣劍離手之後,赫然化作數丈長,眼瞳猛然一縮,在葉林漆黑的眼眸中,那氣劍不斷的放大著,僅僅眨眼間便至身前,身形猛然頓住,長劍由上至下劈落,砰!氣劍轟然爆炸開來,無數劍氣激『射』而來,僅僅眨眼的功夫,葉林儼然成為了一血人,全身上下盡是劍痕。

    然而,在那劍氣洪流之中,葉林那年邁的身影還是浮現而出,滿是劍痕的臉上依舊是一種絕望,雖死不悔的決然。 長劍處傳來的力道讓葉林右臂一陣麻木,居然失去了知覺,長劍赫然從他手上劃落,此刻,葉林依稀記得自己的那一句:“劍在人在,劍亡人亡!”

    “老夥計,此生我們不曾笑傲九天,那麼今日我們便綻放出一生的風采!”

    左臂猛然一震,左掌舒展開來,恐怖的氣勁狂湧而出,那長劍赫然再次被葉林抓在手中,長劍發出一道猶如龍『吟』般的劍『吟』聲,此刻,在眾人的眼中,葉林的身影和那長劍仿佛重合在一起,不分彼此。

    “人劍合一!”武意臉上難得流『露』出一絲凝重之『色』,依舊右手朝虛空中一抓,一柄氣劍赫然再次浮現而出,右臂猛然一甩,那氣劍再次激『射』而去。

    氣劍再次浮現在葉林前方,然而,還未至,便被葉林一劍所擊碎,見此,武意臉上凝重更濃,右手不斷舞動著,赫然十幾柄氣劍浮現而出,形成一詭異的劍陣朝葉林『逼』近,在眾人的目光注視之下,葉林的身形猛然頓住,劍尖直指那氣劍,葉林不能前進半分,那氣劍同樣如此。

    “縱然人劍合一又如何?不自量力!”武意冷笑著,但是語氣中卻存在著一種莫名的嫉妒,人劍合一,那縱然是假魂武境武者也渴望的境界。

    “這擋不住老夫,,老夫聊發少年狂,今日老夫便瘋狂一回又如何!”葉林仰天咆哮著,喝聲如雷響徹天際,原本節節敗退的葉家子弟皆是氣勢暴漲,各個不畏生死,猶如瘋狂的魔獸般,縱然是死也要拉下一個,手沒了,便用牙咬,死也拖住黑衣人的步伐。

    突然,葉林全身的氣勢猛然暴漲而出,在他體內,那真晶赫然爆碎開來,化作雄厚的真氣在葉林體內翻騰著,氣勢節節攀升,卻是氣武境一層巔峰,直至氣武境二層巔峰,全身真氣如『潮』水般狂湧而出,全力一劍,有死無生的一劍,塵世間的最後一劍帶著葉林的瘋狂從天際劃過。

    朦朧的天際,一道光華閃過,縱然那氣劍恐怖十足,在這一劍麵前顯得如此無力,破碎開來。

    眼瞳微縮,武意駭然的發現一絲滾熱『液』體從他的臉上滑落,同時,在他駭然的目光中,一柄長劍橫穿他的整個胸脯,緊隨的便是一道力道傳來,葉林全身緊貼著武意,真氣爆發開來,夾著武意朝那漫天的箭雨衝去,仰天咆哮著:“『射』箭!”

    咻咻!數萬支箭頃刻間從天際處劃落,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之下,那箭支無情的從葉林以及武意的身上橫穿而過,血染天際。

    每一支箭穿過身體的那,葉林臉『色』便是痛苦數分,那種撕心裂肺的疼痛,然而,葉林還是極為艱難的握著長劍,猛然的拔出,又『插』進,一劍穿心,穿過武意的心髒,同時也穿過葉林的胸脯,鮮血如噴泉般激『射』而出,生命不斷的在流逝著,驀然回首,望著下方的葉家,那些熟悉的臉龐,曾經那些紈令自己厭惡的葉家子弟此刻正在浴血奮戰,那一草一木,原本瘋狂的眼神也出現了一絲渙散,而一股道別的眼神浮現在那渙散的眼中。

    這一刻,葉林腦中不斷回放著葉家的一草一木,幾十年來不經意過去,他的一生就這麼在葉家度過,他依稀記得自己當初突破初武境時,家族長老那對自己期待的眼神,他依稀記得當初自己成為大長老時意氣風華的場麵,他依稀記得自己為家族東奔西跑的畫麵,但是,那一些漸漸離去了……

    葉林已經漸漸感覺到生命開始流失,胸前那跳動的心髒已經逐漸停止,眼前一片黑暗,極為艱難的轉過身,望著祖堂,以及那一片墓碑林,他仿佛發現自己的身形離那墓碑林越來越近,破裂的嘴唇輕顫道:“父親,,不知道,如今你還會歸罪於我嗎?”

    “父親,那些埋葬在墓碑林中的人是誰呢?”一聲幼稚的童聲在葉林耳邊響起。

    “那是守護葉家而付出『性』命的烈士,林兒你要以他們為目標!”一道略顯沉厚的聲音在耳旁泛起,這一句話,他記了一身,在這一刻,葉林已經漸漸『迷』糊起來。往日的一切如那水中月,鏡中花消失在那無數道劍支之中,身影在微風中搖擺,最後無力的劃落在地。

    噗!年邁的身體無力的躺在血泊之中,『插』在胸脯上的長劍也隨之斷裂開來,劍在人在,劍亡人亡,又豈不知,人在劍在,人亡劍亡……

    

Snap Time:2018-07-18 11:13:34  ExecTime:0.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