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二百三十二章神秘人


    第二百三十二章 神秘人

    數十丈冰劍,無盡的劍氣環繞在其周旁,直刺蒼穹。

    “好強悍的一劍!”慕晨淡淡道,在這柄冰劍居然令人讓他感到了一種心悸,以及莫名的悲哀。

    “這便是劍墓,埋劍之地!難道這埋葬的不是某位先輩的遺體,而是埋葬著這柄冰劍!”葉晨眼眸微眯,同時不斷的呼喚著麒麟戒內的火麒麟,然而火麒麟卻始終未反應,如今葉晨顯然已置身於劍墓之內,當初火麒麟便是要自己來劍墓,但是又是為何?

    “外界盛傳劍墓之內丹『藥』堆積如山,劍器遍地,功法無數,看來不僅僅是世人弄錯了,我葉家也弄錯了!”葉晨淡淡道。

    千川雪則是淡淡的瞥了葉晨一眼,同時,右手微微抬起,在血『色』的月光之下,原本的血『色』晶石變成白『色』晶石,在此刻,顯得如此詭異。

    突然,一絲劍氣從千川雪的指尖浮現而出,那纖細的手指上赫然劃開一口子,一滴血『液』滴落在白『色』的晶石之上。

    “吼!”震耳欲聾的虎嘯聲猛然在這片冰原之上響起,在葉晨三人詫異的目光中,一道虛影從那白『色』晶石上浮現而出。

    虛影晃動,赫然是一隻仰天咆哮的白虎,栩栩如生,透著無盡的威嚴,詫異的目光從那虛影之上移開,千川雪對葉晨淡淡道:“你滴下血!”

    滴血?葉晨略顯疑『惑』的望著千川雪,不過後者倒未解釋什麼,右手微抬,劍氣在指尖劃開一口子,一滴血『液』激『射』而出,準確無比的落在那白『色』晶石之上,那白『色』晶石猛然一顫,一道虛影從那白『色』晶石之上冒出,旋即赫然是一條騰飛的青龍,栩栩如生。

    “吼!”一道猶如來自九天之上的龍『吟』聲在三人的耳旁響起,在三人詫異的目光中,那白虎和青龍不斷的飛舞著,同時,白『色』晶石也從千川雪的手上漂浮而出,在那兩道虛影的牽扯之下,居然朝那柄冰劍激『射』而去,在還未接觸到冰劍的那,那白『色』晶石赫然爆裂開來,化作一道銀『色』劍氣。

    同時,兩道虛影融入劍氣之內,劍氣『射』入冰劍之內,一道震耳欲聾的劍『吟』聲猛然響起,以冰劍為中心,冰層赫然出現了數道裂痕。

    隨著劍『吟』聲浮現而出,周圍的劍氣翻滾起來,最後居然形成了一道人影。

    那人影單手持劍,極為朦朧,看不清真是麵貌,但是三人可以感覺到那人影正在注視著自己。

    那道身影緩緩浮現而起,此刻,三人才注意到那人的麵貌,長發如墨散落在白衣上,隻稍微用一條白帶把前麵的頭發束在腦後,全身散發著跟他的劍一樣冰冷的氣質,整個人全身上下散發著冰冷的氣息,那眼神了,猶如天神俯視螻蟻般,在他手中持著一柄七尺青峰。

    “你是何人?”葉晨朝前邁出一步,眼神警惕的望著這突然出現的中年人,眼中始終存在著一絲忌憚。

    “氣武境?這種程度不夠!”那中年人冷冷開口道,聲音化作響雷飄『蕩』整個天際,三人皆是紛紛朝後退出一步,僅僅一言之威便如此恐怖。

    “你可會劍?”中年人身影不動,冰冷的目光緊緊落在葉晨上,淡淡道,語氣中充滿了令人無法抗拒的威嚴。

    握在手中的麒麟劍猛然顫抖起來,仿佛在對王者臣服般,在此刻,葉晨居然從麒麟劍感到了一絲畏懼,葉晨臉『色』微沉,真氣如『潮』水般從體內湧出,頃刻間,麒麟劍劍『吟』聲不斷,同時,劍氣彌漫,然而依舊顫抖著,對此,葉晨冷喝道:“麒麟!”

    在葉晨這道喝聲之後,麒麟劍猛然停止了晃動,對此,那中年人才緩緩點點頭,淡淡道:“不錯!”

    突然,中年人身形猛然朝前邁出一步,右手僅握的長劍緩緩的朝上抬起,劃過一弧度,頃刻間,虛空之上,人影晃動。

    無數道劍影浮現而出,隨著那道人影而晃動,一幻十,十幻百,百幻千,直至上萬,整個虛空之上飄『蕩』著無數劍影,而那中年人則是位於劍影之中,他手中的長劍不知何時已經脫離了他的右手,反而詭異的漂浮在虛空之上,此刻,那中年人居然對著葉晨淡淡一笑。

    身形猛然一顫,這一劍,葉晨見過,從葉晨身上見過,但是葉文施展出來的威力遠遠比不上眼前的中年人。

    舉手投足,萬劍天降,整個冰層轟然破碎開來,那冰劍居然朝半空中『射』去,整個天空居然都扭曲起來,緊隨而來的便是一道悲憫的劍『吟』聲。

    在那數丈長的冰劍之下,那中年人顯得如此渺小,然而,那中年人僅僅右手微抬,那冰劍便詭異的漂浮在半空中。

    “這一劍,名為萬劍齊下!你懂了便是懂了,不懂還是不懂!”中年人右指微抬,葉晨身形猛然一顫,頃刻間,中年人剛才那一劍的畫麵居然極為清楚的印在了葉晨的腦海深處,縱然葉晨刻意去不注意,但是那畫麵卻不時的冒出來。

    “懂了便是你的,不懂的還是你的,悟與不悟都由你!”中年人淡淡道,同時右手猛然一握,那數丈長的冰劍猛然爆碎開來,化作漫天的冰晶灑落在地,然而在虛空之上,一道血影浮現而出,充滿令人心悸的氣息,赫然是一枚玉佩,以葉晨三人的眼力自然能夠瞧清楚那玉佩的模樣。

    玉佩全身血火,而在玉佩旁則是漂浮著一柄七尺細劍,在那玉佩之上,浮現出一個龍飛鳳舞的大字:劍!

    望著那劍字,葉晨三人身形居顫,一股恐怖的劍意在那玉佩之上浮現而出,令三人如置身於冰窖般冰冷。

    修長的手指握住那柄七尺細劍,中年人眼中流『露』出一絲追憶之『色』,動作溫柔的撫著那細劍,輕聲喃喃道:“好久未見了!”

    同時,那細劍發出一道清脆的劍『吟』聲,頃刻間,那細劍赫然消失不見,緊接著便是那中年人的身形也消失不見。

    虛空之上,僅僅漂浮著那一枚血『色』玉佩,對此,葉晨朝前邁出一步,對虛空拱手道:“前輩!”

    寒風陣陣,回複葉晨則是那呼呼聲,足久之後,葉晨再次朝虛空中拱手道:“前輩!”

    然而,整個虛空寂靜的可怕,沒有一道身影的存在,此刻,那一枚血『色』玉佩居然詭異的朝葉晨漂浮而來,落在葉晨的手心處。

    入手冰冷,葉晨頗為詫異的打量著手上的玉佩,以及那劍字,腦中不由浮現出另一枚玉佩來,當日在祖閣樓所見到的那枚玉佩,這枚玉佩和祖閣之內的那枚玉佩倒是極為相似,不過,僅僅『色』澤以及雕刻的字不同罷了,祖閣那玉佩之上雕刻的則是斷字,而此玉佩雕刻的則是劍字。

    “這種玉佩我見過!”千川雪朝前邁出一步,眼神若有深意的望著葉晨手中的玉佩,淡淡道。

    “在帝都玉皇學院劍樓內!”葉晨目光從玉佩上移開,眼眸微抬,對著千川雪道,聞言,千川雪則是點點頭。

    “恩!”千川雪臉『色』未變,淡淡道:“你同樣見過這種玉佩,在葉家祖閣!”

    千川雪的語氣極為肯定,對此,葉晨倒是沒有否認,點點頭,突然葉晨猛然抬起頭望著頭頂的那一片虛空,輕聲喃喃道:“葉家祖閣!”

    “千川雪,對於那中年人,你難道沒有一種熟悉感?”葉晨淡淡道,眼眸中流『露』出一絲追憶之『色』,塵封在記憶深處的畫麵如『潮』水般襲來,那是一個陰霾的天空,一場無情的屠殺在陰霾的天空下進行,男人粗魯的淩辱著那些女人,數刻之後,那毫無聲息,數天後,一名男孩從那屍體堆中爬出來,手握著一柄細劍,接下來便是無數場血腥的殺戮,一日又一日,一年又一年,莫名的悲哀在葉晨心中蔓延著。

    “是他!”千川雪眼神微變,剛剛出現的那中年人赫然是當初在冰劍之下經曆幻境內的那男子,隻不過,幻境是真實,那男子同樣是真實的。

    “他到底是誰?”望著那無盡的虛空,葉晨輕聲喃喃道,同時那枚玉佩在葉晨的眼中越發的詭異起來。

    突然,整個冰層都斷裂開來,同時寒風陣陣,虛空之上的那一輪血月居然詭異的旋轉起來,無數骸骨從冰層之下爬出來,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

    “血月倒轉!我們要離開這劍墓了!”千川雪同樣猛然抬起頭,望著虛空上那旋轉的血月,輕聲喃喃道。

    話語未落,慘白的月光灑落在葉晨三人身上,三人的身形便如此憑空消失不見,同時,那無數具骸骨仰天長嘯著,嘯聲悲憫,一股猶如遠古般的氣息在這血月所在的虛空中浮現而出,一時間,整個空氣中都飄『蕩』著無數道慘叫聲……

    與此同時,廢域,斷劍峰頂,那被削弱的峰頂顯得異常的寂靜,剩下的僅僅是那風拂過沙石的聲音。

    然而,一道無形的空間波紋在斷劍峰頂緩緩散開,緊隨著便是三道身影浮現而出……

    

Snap Time:2018-07-18 14:43:32  ExecTime:0.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