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二百三十一章埋劍之地


    第二百三十一章 埋劍之地

    血沙漫天,無數骸骨呆滯的站在原地,其內雙瞳處血光彌漫。

    在無數骸骨的中間,一道修長的身影傲然而立,那人單手持劍,長劍緩緩的朝前劈落,透著莫名的悲傷。

    而所有的骸骨則是呆滯的望著那一劍,縱然血月再次浮現而出,這些骸骨始終站著,一股股莫名的悲哀在這些骸骨身上蔓延而出。

    “或許,死算是一種無言的安慰!”那人的聲音略顯沙啞道,眼眸微抬,一輪血月懸掛著,縱然那一輪彎月是血『色』的,那人的眼神沒有絲毫的變化,眼神一如既往的呆滯,空洞,毫無一絲生機,突然數道尖銳的破風聲驟然響起,在這人目光的注視之下,遠處兩道身影浮現而出。

    如墨長發隨風飄『蕩』,一男一女,身著黑『色』武袍,赫然是葉晨以及千川雪。

    望著那猶如海洋的骸骨,葉晨眼神略顯詫異,第一眼便注意到了站在骸骨之中的那人,臉上湧出一絲喜『色』。

    身旁的千川雪同樣眼神中流『露』出一絲詫異,這周圍骸骨的表現太詭異了,一路行來,兩人倒是再也沒見到能夠活到的骸骨。

    “慕晨!”同樣是略顯沙啞的聲音從葉晨嘴中發出,隨風飄『蕩』,落入那人耳中,那人,也就是慕晨,眼眸微抬,目光僅僅在千川雪身上一瞥便落在葉晨的身上,空洞的眼神依舊未變,不過嘴角處卻泛出了一絲笑意:“我沒事!”

    說完,慕晨手中的長劍猛然抽回,周圍立刻響起了數道劈啪聲,無數具骸骨立刻散架開來,灑落滿地。

    刺眼的血沙之上布滿了白骨,而三人便立於這白骨之上,此刻,葉晨以及千川雪兩人同樣感受到了一絲莫名的悲哀。

    “唯情意境嗎?”葉晨眼神微微閃爍,頃刻間,慕晨的身影如長虹般朝葉晨激『射』而來,落在葉晨旁邊,目光在葉晨以及千川雪上一頓。

    此舉無疑表明慕晨察覺到葉晨以及千川雪兩人之間必定發生了什麼事情,一時間,現場的氣氛顯得有點沉默。

    “走吧!如今血月再現,離血月消失還有十幾個時辰,如今正是前往劍墓的時機!”千川雪淡淡道,語氣一如既往。

    說完,千川雪從懷中掏出血『色』晶石,右手朝上舉起,慘白的月光落在晶石之上,血『色』晶石中浮現出一絲亮點,對此,千川雪眼『露』一絲沉思之『色』,雙腳微踏,身形猛然暴『射』而出,同時,千川雪那略顯淡漠的聲音隨之飄來:“倘若要欲進劍墓,那便隨我來!”

    “走吧!”對於這片沙漠,葉晨心中始終存在著忌憚,縱然此刻他不懼血氣以及血火,從懷中取出數瓶『藥』瓶遞給慕晨,同時,腳掌猛然朝地麵一踏,緊隨在葉晨之後,慕晨接過『藥』瓶,往嘴塞進幾顆丹『藥』,身形緊隨在葉晨之後,朝千川雪奔去。

    漫無邊際的血沙,寒風陣陣,三人走走停停,始終沉默不語,直到那血月升至最高空的時候,千川雪才出聲道:“要進入這沙漠的中心了!”

    身形一頓,葉晨以及慕晨皆是感覺到周圍的變化,周圍的溫度越發的冰冷起來,隨著三人不斷的深入,在葉晨那詫異的目光中,周圍的血氣不知何時已經消失不見,而且,那一路見慣的血沙居然也消失不見,遠遠望去,赫然是一片冰原,天空中那一輪血月依舊,天空居然飄『蕩』著雪花。

    四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從冰雪反『射』出來的身形,不斷的搖曳變幻,眼前沒有一條所謂的路,因為除了冰雪,還是冰雪。

    “這難道便是死亡沙漠的中心地帶,也是劍墓所在之處?”葉晨看似在問千川雪,又在問著自己。

    “是的!走吧!”千川淡淡道,如今四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千川雪再次掏出血『色』晶石,沉思了數刻,毅然朝某一方向走去,葉晨兩人緊隨在後。

    此刻,葉晨心中卻不由產生了一股莫名的情緒,白茫茫的環境,居然有種讓他有種錯愕的感覺,他曾經來過這。

    “為何我始終有這樣的感覺,我以前來過這,還有這條路,我曾經走過!”葉晨劍眉微皺,眼神略顯閃爍。

    勁風從三人的手掌處狂卷兒出,吹散了前方的雪花,前方的景象赫然浮現在三人的眼中,前方是一片空曠的冰麵,平整得如一麵鏡子一般的展現在三人麵前,然而在這一麵鏡子的中間,赫然並立著一把劍,一柄高達十幾丈的冰劍指天而立,森然之氣不斷的散發出來,讓遠在百丈之外的三人從心底感受到那一份無與倫比霸道之氣,讓人產生屈服的感覺,駭然的神『色』浮現在千川雪以及慕晨的臉上。

    相比慕晨以及千川雪的駭然,葉晨臉上便是震撼,無盡的冰原,十幾丈的冰劍,以及那環繞在冰劍周圍的百花,記憶緩緩在葉晨的腦海深處複蘇,這地方他真的來過,他真的來過這,也見過那柄冰劍,更是極為清澈的記得冰劍劍柄處雕刻的鬼臉。

    這的一切一切在葉晨看來如此的熟悉,在葉家祖閣,他就是那見過,曾經僅僅以為那隻是幻境而已,然而眼前的一切卻顛覆了葉晨以往的認知。

    “不是幻境,居然是真的!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目光不斷的在那冰劍上來後移動著,葉晨眉頭皺的更深,這一切太詭異了。

    此刻,葉晨越發的肯定所謂的劍墓和葉家的祖閣必定存在著某種聯係,眼前的一切足以說明。

    從最初的駭然中反應過來,千川雪若有深意的望著葉晨一眼,淡淡道:“你曾經見過這,對吧!”

    千川雪的語氣不容人懷疑,聞言,葉晨內心一震,別過臉,對著千川雪的目光,淡淡道:“你如何得知?”

    此話無疑表明了葉晨曾經見過這,對此,千川雪的反應依舊一如既往的平淡,眼眸微抬,望著直刺蒼穹的冰劍,淡淡道:“你進入過葉家祖閣!”

    “嗯!”見千川雪並未直接回答自己的問題,葉晨也不以為意,輕微點頭,此刻,他顯然猜測出千川雪一定是知道了些什麼。

    “這的一切一切對你來說很熟悉,但是對我來說又何嚐不是呢?”千川雪目光依舊落在冰劍上,淡淡道:“不僅僅你見過這,我也見過!”

    “你進入葉家祖閣?”以葉家與皇族間的關係,顯然千川雪要進入祖閣並不是難事,何況葉晨也是在祖閣內見到這的景象,因此,葉晨才有這一問,不過千川雪則是搖搖頭,淡淡道:“我從未進入過葉家祖閣,進入的則是帝都玉陽學院的劍樓罷了!”

    “劍樓!帝都玉陽學院!”葉晨沒有想到,這件事情居然會牽扯到帝都玉陽學院,眼中不由閃過一絲詫異之『色』。

    “帝都玉陽學院的劍樓本便是皇家之物,而所謂的帝都玉陽學院則便是以這劍樓為中心朝四周擴建著,這劍樓分為九層,自我皇家立族以來,這劍樓便始終存在,其內不僅僅收錄著各種劍技,其內更是留著上古前輩所留下的劍意,以及一些玄奧的劍技!當初,我進入劍樓第七層的時候,便見過眼前的畫麵!”千川雪淡淡道,同時從懷中掏出血『色』晶石,血『色』晶石赫然變成了白『色』晶石,一切顯得如此詭異。

    “我也是進入葉家祖閣才見到眼前的畫麵,曾以為是幻境,卻不料是真的!隻不過為何進入劍樓以及葉家祖閣會見到這樣的畫麵?你可知那劍樓以及祖閣與那劍墓之間的關係?”此刻,葉晨終於將心中最大的疑問說出,隻不過,千川雪則是搖搖頭,淡淡道:“這也是我想知道的!”

    “依你之言,劍墓存在於沙漠中心地帶,而我們如今便處於沙漠中心地帶,那劍墓呢?”朝前邁出幾步,葉晨越發感覺到那冰劍的可怕,那是一種對心靈的壓迫,縱然麵對那魂武境武者的時候,葉晨也未有這種感覺,這冰劍到底是什麼!

    “劍墓!此處便是劍墓,這柄冰劍的埋葬之地!”千川雪那淡漠的聲音在這寂靜的冰層麵上飄『蕩』著……

    

Snap Time:2018-07-20 03:28:30  ExecTime:0.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