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二百三十章你是我的女人


    第二百三十章 你是我的女人

    此地,沒有靈氣的存在,但是在葉晨眼中,那無盡的血氣便是靈氣。

    依舊盤地而坐,風神訣瘋狂的運轉起來,周圍的血氣不斷的進入葉晨的體內,頃刻間,葉晨體內血氣大漲,化作純淨的血『色』能量流淌在葉晨的體內,最後在風神訣的煉化之下,化作一絲變異的青龍真氣在經脈中流淌著,隨著時間的漸漸流逝,葉晨體內真氣大漲。

    融合這血『色』能量之後,葉晨體內的真氣越發的精純起來,隱隱約約間,居然大部門真氣都『液』化起來。

    隻要這些真氣完全『液』化之後,那葉晨便突破氣武境一層巔峰,全身氣勢暴漲,葉晨猛然的從地麵站起來,此時此刻,葉晨發現自己的身體居然可以再次漂浮起來,那股詭異的力道消失不見,在千川雪那震撼的眼神中,葉晨淩空踏步而來,躍到千川雪的身前。

    “你沒事了?”略顯遲疑的望著葉晨,此刻的葉晨僅僅臉『色』略顯慘白點,其餘表現的和往常倒無區別,但是千川雪還是有點難以置信的感覺。

    “應該沒事了!”葉晨舒展了一下身子,骨頭發出一陣劈啪聲,真氣在葉晨的指尖浮現而出。

    聞言,震撼的神『色』難得在千川雪的臉上浮現而出,那恐怖的血火居然對葉晨起不來作用,這無疑打破了千川雪以往的認知。

    “這周圍的血氣和血火到底是如何存在的,你可知道!”在吸收血火以及血氣之後,葉晨越發感覺這些血氣與血火的詭異。

    “不知道,先祖留給後來的信息僅僅警告族人倘若要進入劍墓那便不要沾染那血氣與血火,以及告知被侵蝕入體的後果!”千川雪搖搖頭道。

    突然,葉晨雙目緊閉,在他的體內一簇血『色』的火焰浮現而出,這種火焰時而炙熱,時而冰冷,顯得異常詭異。

    無疑這簇火焰具有吞噬血火的能力,不斷吞噬血火,不斷進化,在常人眼中恐怖至極的血火,在葉晨眼中僅僅是一種食物罷了。

    一時間,兩人之間陷入了一陣沉默,足久之後,千川雪淡淡道:“走吧!”

    身形猛然一顫,葉晨的臉『色』不要紅潤起來,目光緊緊的盯著千川雪那張魅『惑』蒼生的臉,眼中出現了一絲『迷』茫之『色』。

    同時葉晨的呼吸猛然的變得急促起來,望著千川雪那誘人的身軀,葉晨心中最原始的欲望似乎被觸動了。

    然而葉晨身形顫抖得更加劇烈,雙手已經深深的陷在手心處,血滴順著指間縫隙掉落,對於那種疼痛感,葉晨渾然不知。

    周圍血氣翻滾,自動進入葉晨體內,頃刻間便化作血『色』能量在經脈中流動著,無數陰暗的情緒從葉晨的身體四處冒出來,先是一股嗜血的欲望,緊隨的便是一股欲火,無名的欲火,那是屬於最原始的欲望,逐漸的,葉晨那清澈的眼眸居然『迷』離起來。

    “快走!”略顯沙啞的聲音在葉晨的喉嚨中傳出,葉晨身形巨顫,右腳抬起,猛然朝地麵一踏。

    “怎麼了?”感受到葉晨的變化,千川雪略顯詫異道,同時,朝前邁出一步,然而這一刻,葉晨發出一道低沉的吼聲,猶如獸吼般。

    此刻,葉晨眼睛布滿了血絲,野獸一般猛地抱住了千川雪,麒麟劍滑落在地,雙臂緊緊夾住著千川雪,從雙臂處傳出的力道居然讓千川雪絲毫不能動彈半分,特別是腹下傳出的火熱令千川雪身體一顫,嬌呼道:“葉晨,你要幹什麼!”

    千川雪的語氣極為淡漠,猶如冬日的寒風中,然而,葉晨卻渾然不知。

    血絲布滿了雙眸,葉晨的呼吸越發的急促起來,陣陣沙啞的聲音從他嘴中不斷飄出,同時,葉晨全體炙熱,全身的武袍居然在此刻爆碎開來,化作碎步灑落滿地,全身赤『裸』的抱著千川雪,此刻,縱然千川雪也知道葉晨要幹些什麼,全身的真氣立刻爆發開來,企圖掙脫開來。

    然而,千川雪的真氣剛剛湧出體外,那血氣便將之壓製住,絲毫傷不到葉晨半分。

    “嘶嘶!”衣帛撕裂的聲音驟然在這寂靜的沙漠之中響起,千川雪不由打了個寒顫,身上的長裙居然被撕碎開來,那誘人的身軀在慘白月光之下顯得如此『迷』人,那傲人雙峰處的蜜桃,纖細的柳腰,以及那神秘的桃花深處,僅僅隻能用完美來形容此刻的千川雪。

    同時,千川雪身上的物品也灑落滿地,數瓶『藥』瓶,以及那詭異的血『色』晶石。

    被葉晨緊緊抱住,千川雪臉上也不由泛起了一絲緋紅,呼吸也變得極為急促,修長的玉手緊緊抓著葉晨的後背,鋒利的指甲已經深陷葉晨後背。

    血跡布滿了葉晨的後背,然而葉晨卻渾然不知,一雙大手不斷的遊離在千川雪全身上下,眼中的『迷』離之『色』更加的濃鬱。

    “馬上放開我!”千川雪聲音冰寒至極,那眼神沒有絲毫少女被侵犯的羞澀,有的僅僅是無盡的淡漠。

    然而,千川雪的聲音落入葉晨的耳中猶如催發劑般,葉晨的動作越發的粗暴起來,千川雪身形猛然一顫,兩腿發軟,掙紮的兩手也漸漸沒了力氣。

    一股炙熱的感覺在她下體蔓延開來,呼吸越發的急促起來,若有若無的呻『吟』聲在千川雪嘴中飄出。

    月光之下,血沙之上,兩道身影不斷晃動著,猶如夜間的精靈,足久之後,兩道身影才緩緩分開。

    背後傳來火辣辣的感覺,葉晨身形猛然一顫,體內那一股莫名的陰暗情緒漸漸退去,同時,眼中也漸漸恢複清明。

    千川雪靜靜的站在血沙之上,猶如死寂一般的眼神緊緊盯著葉晨,其中含著莫名的寒意。

    月光之下,千川雪那如雪的皮膚之下,紫『色』淤痕布滿,顯得如此醒目,望著一絲不掛的千川雪,葉晨此刻的眼中倒無絲毫的欲望,反而多出了一絲愧疚,剛才的畫麵猶如回放一般再次在葉晨眼前浮現而出,以自己的自製力是不可能做出這種事情的。

    陰暗的情緒,難道是隱藏在血氣中那股陰暗的情緒,在葉晨煉化血火時,便能夠感受自己身體的變化,顯然剛才自己失去理智是由於煉化血火產生的負作用,不過令葉晨沒有想到的是那些陰暗的情緒沒有影響自己對嗜血的渴望,反而勾出了自己最原始的欲望。

    從麒麟戒之中掏出兩件黑『色』武袍,一件遞給千川雪,千川雪接過武袍,當著葉晨的麵穿起來。

    “對不起!”穿完武袍之後,葉晨略顯沉默數息後,目光盯著千川雪那張魅『惑』蒼生的臉,堅定道。

    倘若上次是由於千川雪誤食修女也瘋狂而導致的,大部份責任不在自己身在,然而此次一切都是因為自己引起的,葉晨是個殺手,但同樣是個男人。

    “!”千川雪自然明白葉晨為何如此衝動的原因,顯然是因為剛才那血火的影響,但是此刻,她的嘴角處還是充滿了嘲諷。

    “從今之後,你是我的女人!”對於千川雪嘴角的嘲諷,葉晨視若未見,語氣極為堅定道。

    “你的女人?憑什麼?”眼神依舊那麼淡漠,看不出千川雪內心到底有什麼反應,仿佛剛才那人不是她。

    “就憑你是千川雪,而我是葉晨!”葉晨朝前邁出一步,臉朝千川雪靠著,淡淡道。

    “但是你不配!”千川雪淡淡道,轉過身,朝著東北方向緩緩走去,同時極為淡漠的聲音隨風飄來:“我是誰的女人,你沒有資格定論!我要嫁給誰那是我的權利,你無權幹涉我,現在沒有,以後也沒有,因為我是千川雪!”

    “倘若你要嫁給誰,我便屠盡那個家族,我便屠盡整個皇族!”葉晨淡淡道,雙腳一蹬,身形緊隨千川雪而去!

    “屠盡皇族?你能嗎?”千川雪身形略顯一頓,兩人的身形漸漸的消失在沙漠的盡頭,朝東北方激『射』而去……

    

Snap Time:2018-01-21 08:56:59  ExecTime:0.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