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二百二十九章第二次覺醒


    第二百二十九章 第二次覺醒

    這一秒不放棄,下一秒就會有希望。這是葉晨的堅持,僅存一絲生機,他也要爭取。

    朱雀號稱火中之王,更可以在火中浴火重生,而朱雀訣更是朱雀族其不傳之秘,對於朱雀訣的運轉路線葉晨熟記於心,更是成為了身體的本能,僅僅有這樣的想法,身體內的朱雀真氣便按照朱雀訣運轉起來,無比炙熱的感覺襲變全身,緩解了那股冰冷,對此,葉晨臉『色』也微微好轉。

    然而地處此地,周圍的火屬靈氣稀疏的幾乎可以不計,對此,葉晨毅然的從麒麟戒中取出數枚丹『藥』往嘴塞去。

    火雲丹,是葉晨如今身在為數不多的高級丹『藥』之一,其內蘊含著恐怖至極的火屬能量,僅僅入口,葉晨的身形便不由一顫,那數枚丹『藥』頃刻間便融化開來,猶如爆發的火山般,其熱流瘋狂的朝葉晨的丹田內湧去,充斥著葉晨的整個丹田。

    原本略顯慘白的臉『色』此刻幾乎通紅的可怕,丹田之內,火屬真晶表麵彩光流轉,其熱流瘋狂的被那真晶所吸收,化作龐大的火屬真氣湧入經脈之內,

    風屬真氣以及冰寒真氣盡數歸縮在真晶之內,遠處望著葉晨的千川雪臉上浮現出一絲詫異之『色』,此刻她突然感覺到周圍的溫度好像提高了不少。

    汗水順著臉頰滴落,在體內,葉晨小心翼翼的控製著火屬真氣朝那血火『逼』近,頃刻間,便完全壓製住了那血火,同時,朱雀訣也瘋狂的運作起來,一股玄奧的感覺在葉晨的心頭緩緩泛開,剛剛還囂張至極的血火,在這朱雀訣的運作之下居然顫抖起來,瘋狂的收縮在一起。

    “有用!”葉晨微微鬆了一口氣,顯然朱雀訣對這血火具有克製作用,在葉晨的感應之下,那簇血紅居然逐漸的被煉化開來,化作一絲絲冰冷至極的能量在葉晨的體內遊『蕩』者,最後被煉化成一絲詭異的血『色』真氣融入朱雀真氣之內,隨著那血火體積的不斷減少,嗜血的欲望也漸漸的在葉晨心中退去。

    “發生什麼事情?”千川雪輕語道,周圍突然寂靜下來,寂靜的隻剩下那寒風卷過血沙的呼呼聲。

    控製著朱雀訣煉化血火對葉晨來說不僅僅是耗費真氣,更是耗費靈魂力,幸虧如今葉晨真氣雄厚,靈魂力更是遠超常人。

    然而,一切事情並不會一直往好的方麵發展,那一小簇被煉化的血火突然暴動起來,其冰冷的感覺再次在葉晨體內蔓延開來,同時,飄『蕩』在沙漠半空中的血火仿佛接收到了號召般,瘋狂的朝葉晨湧來,僅僅眨眼的功夫,葉晨的整個身影便被那無數血火所淹沒。

    身形極為輕盈的避開從身旁激『射』而過的血火,千川雪黯然的望著那道被血火所淹沒的身影,完了!

    這種猶如冰窖般的冰冷深入骨髓,葉晨身形猛然一顫,在他駭然的目光中,無數血火居然破開他的護體真氣進入體內,感受著經脈四處冒出的血火,此刻,葉晨感到一絲無力,僅僅一小簇血火便令他狼狽不堪,而如今,又有多少簇血火呢?

    火屬真氣分成無數股朝經脈四處湧去,企圖壓製住那些血火,同時朱雀訣瘋狂的運轉著,煉化著四周冒出來的血火。

    臉『色』慘白無比,冷汗順著葉晨的臉頰不斷滴落,同時煉化數簇血火,不僅僅對真氣消耗頗大,同時對靈魂力消耗更是巨大。

    繼冰冷感覺襲擊全身之後,暈眩的感覺隨之而來,那是一種靈魂深處的無力感,葉晨耳旁仿佛不斷飄『蕩』著一道聲音:“放棄吧!你是不可能堅持下去的!放棄吧!”牙齒已經深深陷進了嘴唇,刺眼的血滴順著嘴角不斷滴落,僅憑著這股疼痛感,葉晨又稍微清醒過來。

    “不能放棄,絕對不能放棄!”葉晨低聲輕語著,漆黑的眼眸中閃過一絲瘋狂之『色』,其朱雀訣的運作速度更是恐怖起來。

    “來吧!讓上天看看到底誰更加瘋狂!”葉晨猛然仰天咆哮著,一絲血跡居然從他的雙眼處滑落,緊接著便是從他的鼻孔以及耳旁滴落。

    猛然再次朝嘴中塞進數枚火雲丹,葉晨那修長的雙手再次按在琴弦之上,高昂的琴聲隨著葉晨手指的撥動而隨之響起,琴音猶如實質的劍芒般朝四周掃『射』而去,頃刻間,葉晨周旁卷起了無數的勁風,血沙漫天,琴音直刺蒼穹,透著葉晨的瘋狂,以及那猶如鋼鐵般的意誌。

    琴音驟然在千川雪的耳旁泛起,這琴音足以證明還存活的理由,心神微顫,聽著葉晨那瘋狂的琴音,千川雪眼中流『露』出一絲難以置信之『色』,旋即臉上浮現出一絲複雜之『色』:“或許,他能夠在血火入體的情況下堅持下去,但是,自古以來,都沒有人能夠辦到,他能嗎?”

    “或許,他能?”千川雪輕聲喃喃道,語氣頗為複雜,好像在問自己,又好像在問上天,如今,她隻能靜靜的等待著這個結果。

    一邊要忍受著那暈眩的感覺,一邊又要控製著朱雀訣,同時又要撫琴,一時間,葉晨居然一心三用。

    心神漸漸沉醉在自己的琴音之中,那消耗的靈魂力也飛快的恢複著,猶如幹旱的田地迎來一場細雨,隨著葉晨靈魂力的恢複,那股暈眩的感覺也漸漸退去,同時,隨著血火不斷的被煉化,葉晨體內那血『色』真氣的數量便越來越多,最後融入火屬真氣之內。

    讓葉晨頗感詫異的則是火屬真氣中居然出現了一絲血『色』,融合後的真氣湧入丹田,令葉晨震撼的則是那真氣赫然形成了一小簇帶著藍光的火焰。

    火焰時而傳出炙熱的感覺,令人全身上下暖洋洋的,時而傳出冰冷的感覺,令人猶如置身於冰窖般。

    這股突然出現的火焰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葉晨居然在這股火焰上感到一絲熟悉感,絕對是那融合的真氣所化的,突然,丹田之內的那一小簇藍『色』火焰瘋狂般的朝經脈中湧去,那囂張至極的血火此刻立刻啞火了,居然逐步的被藍『色』火焰所吞噬掉。

    令葉晨狼狽不堪的血火僅僅數息的時間便被那藍『色』火焰所吞噬掉一大半,體外的血火再次湧進身來。

    然而藍『色』火焰猶如無底洞般,不斷的吞噬者,顏『色』也有最初的淺藍『色』變成如今的深藍『色』,顯得詭異十足,那股冰冷越發的恐怖起來。

    足久之後,千川雪詫異的發現在葉晨周圍的血火越來越少,不僅僅血火如此,縱然血氣也如此,葉晨的身形也再次浮現在千川雪的視線之內。

    一道清脆的鳴叫聲響徹整個天際,原本陰霾的天空隨著鳴叫聲響起變得更加昏暗。

    周圍的血氣猛然暴漲,血火從四麵八方激『射』而來,一時間,在葉晨的周圍數十米內形成了一片火海。

    震天的鳴聲再次響起,這一刻,周圍熾烈的火焰暴漲起來,此刻,一道虛影緩緩的從葉晨的頭頂上浮現而出,在無盡的血火之中,數道詭異的藍『色』火焰從葉晨身上浮現而出,融入道虛影之內,同時,那血火也瘋狂的湧入那虛影之內,頃刻間,葉晨體內的那藍『色』火焰居然變化為血『色』火焰。

    那虛影變得異常的醒目,到最後居然實質化,化作一隻展翅欲飛的朱雀。

    兩隻燃燒著熊熊真火的翅膀伸展開來,鳳鳴聲再次響徹天際,或許摻雜著少許紫『色』火焰,該隻朱雀全身上下泛著血光。

    望著虛空之中的那道血影,千川雪臉上浮現出了一絲震撼之『色』,那到底是什麼?

    血『色』朱雀在葉晨頭頂半分盤旋數刻之後,嘶鳴一聲,化作一道流光進入葉晨的額頭之處,同時,一道醒目的朱雀印記再次在葉晨的額頭處浮現而出,不過,那道印記卻是血『色』的,顯得異常詭異,活靈活現,栩栩如生。

    此刻,葉晨剛剛緊閉的雙眼猛然睜開,眼中流『露』出了一絲狂喜之『色』。

    朱雀第二次覺醒……

    

Snap Time:2018-04-20 14:51:51  ExecTime:0.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