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二百二十八章琴聲

  
  第二百二十八章 琴聲
  偌大的經脈內,血紅詭異的漂浮著,周圍被風屬真氣以及火屬真氣不斷壓製著。
  隨著丹『藥』所化的熱流被轉化為真氣,一時間,葉晨體內的真氣大盛,將那血火僅僅的壓製住。
  然而,那股冰冷的感覺依舊,葉晨可以極為清楚的感覺到那股冰冷的感覺正是來自血火,縱然如今壓製住了這股血火,但是有這血火的存在,葉晨便絲毫不敢動彈半分,而此刻,在葉晨體外,無盡的血氣居然瘋狂的朝葉晨湧來,頃刻間,葉晨的身影便被淹沒掉。
  望著被血氣所淹沒掉的葉晨,千川雪眼中出現了一絲複雜之『色』,一身白裙也被染成血『色』,就這麼靜靜的站在血沙之上注視著葉晨,微風吹來,卷起了千川雪那如墨的長發,那張魅『惑』蒼生的臉上泛著一絲複雜,說不清有理不斷的複雜。
  漸漸的,葉晨臉上浮現出了一絲凝重,此刻他居然能夠感受到血火居然吸收著自己的真氣而壯大著。
  令葉晨駭然便是體內的冰寒真氣,居然在那血火的牽引之下,被那血火吸收,漸漸的,冷汗不斷的從葉晨全身上下冒出,他漸漸的壓製不住那一簇火焰,暴怒以及嗜血的欲望在葉晨心中蔓延而出,那張對嗜血的欲望不斷徘徊在葉晨的腦海堙C
  葉晨那張原本頗為俊秀的臉龐上漸漸浮現出猙獰之『色』,以及同時,身形狂顫,無邊的殺意蔓延而出。
  數米之後,千川雪身形一顫,葉晨那無邊的殺意她感受到了,同時她同樣感受到周圍血氣的變化,輕聲喃喃道:“難道要堅持不住了嗎?”
  盡管閉著雙眼,然而葉晨眼前卻浮現出一幅畫麵,那是無盡的血海,血海之內,人影晃動,那身影葉晨並不陌生,有老人,有兒童,有『婦』女,有壯漢,但是他們有一個共同點,唯一不是被葉晨所殺,頃刻間,葉晨耳旁響起了無數道慘叫聲。
  “是誰,到底是誰派你來殺我,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希望你能留下我的孩子,不,你這個殺人魔頭,你為何連一個孩子都不放過!”
  “媽媽,媽媽你醒醒啊!媽媽,他是魔鬼,過兒,好怕啊!”
  前世今生,葬身於葉晨劍下的『性』命,沒有上萬也有數千,此刻仿佛有無數雙手不斷撕扯著葉晨的身子。
  “殺!”一道沉喝聲自葉晨的嘴中飄出,猶如響雷般,響徹天際,周圍的血氣被震的朝四周翻滾著。
  幾乎同時,整個方圓數堙A在葉晨這一喝聲飄出之後,顯得陰森無比,慘白的月光之下,葉晨那道血影顯得如此醒目。
  “唉!”千川雪輕輕一歎,雙腳點地,身姿輕盈的朝後落去,葉晨的那一聲喝聲居然令她感到了一絲忌憚,同時,千川雪右手緊握著長劍,並未直接離去,依舊望著葉晨所在的方向,喃喃道:“好濃厚的殺意!到底要殺多少人才能形成這樣的殺意,葉晨,你的身上到底隱藏了多少秘密!”輕歎一聲,何曾她不知道葉晨身上隱藏的秘密,恐怕連葉文不知。
  雙手緊握,指甲已經深深的陷進手掌心,但是那種疼痛感依舊阻擋不住葉晨對嗜血的渴望。
  “既然你是因我而生,又企圖想控製我!我居然能夠產生你,便可以毀滅你!”葉晨臉『色』驟然一變,猛然睜開雙眼,漆黑的眼眸中閃過一絲寒光,同時,麒麟戒表麵彩光流轉,一架古琴赫然浮現在葉晨的手中,麒麟劍滑落在旁。
  修長的手指在琴弦上撥動著,一道悠揚的琴聲赫然在這方圓數堣瘍T徹而起。
  與往常柔和的琴聲不同,此刻,葉晨的琴聲殺意十足,猶如無數名將士的殺戮聲重合一起,琴聲猶如實質劍芒般朝四周掃『射』而去。
  琴聲落入千川雪的耳中,身形微顫,這琴聲蘊含著無盡的殺意,琴聲高『蕩』起伏,漸漸的,千川雪的眼前不禁浮現出一副血流成河,屍橫遍野的畫麵,隨著琴聲的不斷變化,葉晨全身的殺意不斷的狂漲著,當葉晨的琴聲達到最高昂的那,葉晨全身的殺意同樣達到了最巔峰。
  “殺!”猶如來自九幽般的喝聲驟然在天際處響起,那間,周圍血氣翻滾,猶如人間地獄般恐怖。
  在這一道喝聲之下,千川雪臉『色』煞白,身子蹬蹬的朝後退出數步,僅僅葉晨的一道喝聲,便將她『逼』退數步。
  “好可怕的殺意!”在那一那,千川雪有種心悸的感覺,僅僅是一喝聲便將氣武境武者『逼』退,這要多恐怖的殺意。
  叮!琴聲嘎然而止,那漫無天際的殺意也詭異的消失不見,同時,葉晨手下的古琴瞬間爆碎開來,化作木屑朝四周灑落,此刻,葉晨那眼神可怕的令人心悸,毫無『色』彩,沒有一絲任何的人類情感存在,仿佛世間一切在他眼中盡是螻蟻,皆可殺!
  又從麒麟戒中取出一架古琴,雙目緩緩緊閉,熟息之後,再次睜開雙眼,此刻,葉晨的眼神又變了,如幽泉般清澈,嘴角朝上揚起,掛著一絲無害的笑意,同時,雙手再次按住琴弦,深呼數口氣,輕聲喃喃道:“我說過,你是因我而生,你終究控製不住我!”
  話語未落,葉晨的雙手極為輕柔的在琴弦上撥動著,那動作極為輕柔,仿佛在輕拂著戀人的臉龐。
  漫天的殺氣猶如灰塵般,再下過雨,消散了,在千川雪略顯疑『惑』的時候,一道猶如泉水叮咚般的琴聲悠然響起,時而舒緩如流泉,時而急越如飛瀑,時而清脆如珠落玉盤,時而低回如呢喃細語,這是一種潔淨的琴聲,載著人的心靈重溫人『性』的那一絲感動。
  沒有殺戮,沒有欲望,沒有喧鬧,有的僅僅隻是微風拂過湖麵的平靜,就這麼平和。
  琴音通心,正如葉晨此刻的心境,一片平和,耳旁的殺戮聲消失不見,眼前猶如海洋般的血氣消失不見。
  無論是剛才充滿殺戮的琴聲,還是現在如此平和的琴聲,始終能讓人的心靈感到震動,千川雪臉上的複雜之『色』更加濃厚了,輕聲喃喃道:“這樣琴聲,就算是那些儒家大師也彈不出,,葉晨依舊那麼神秘!還有,你真的是一名少年嗎?”
  心中那股嗜血的欲望也漸漸退去,但是那股冰冷的感覺此刻便提著葉晨經脈那一小簇血火的存在。
  停下撫琴,葉晨眼中流『露』出一絲沉思之『色』,體內那一小簇血火正在瘋狂的壯大著,縱然此刻能夠壓製住內心的殺意,但是等那血火壯大到一定程度的時候,那時候自己又能否壓製的住!突然,葉晨猛然的抬起頭,望著虛空之上的那一輪血月,眼前浮現出一副畫麵。
  一隻振翅高飛的朱雀,周圍環繞著無盡的火焰!葉晨身形一顫,顫聲道:“火焰,血火,朱雀,朱雀訣!”
  “既然小火知道劍墓的存在,那他對劍墓必定有所了解,又豈不知這血氣和血火的存在,但是他依舊叫我來!那豈不是說他認為這血氣和血火影響不到我,血火,縱然你詭異又如何!隻要我能夠將你煉化,那便不足為慮,朱雀訣,朱雀號稱火中之王,這血火煉化應該不難!”葉晨輕聲喃喃道,說到最後,葉晨臉上流『露』出了狂喜之『色』,此刻,他終於找到了活下來的一線生機……
  

Snap Time:2018-10-20 05:49:43  ExecTime:0.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