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二百二十七章血火入體


    第二百二十七章 血火入體

    身如風,劍如電,舉手投足之間便覆滅數具骷髏。

    隨著這些骷髏攻勢的越發猛烈起來,葉晨的身法也越發的恐怖起來,讓人有種錯愕的感覺,仿佛那陰森的骷髏僅僅是綻開的百花般,而葉晨則是在花叢中翩翩起舞的蝴蝶,有著說不出的瀟灑以及一種視覺的享受,融風之境便如此恐怖。

    周圍骷髏的實力也不斷的變化,從最初的初武境,到現在的煉武巔峰,其實力異常的恐怖。

    一襲黑『色』武袍如今已化作布條掛在葉晨的身上,避開數具骷髏的骨爪,葉晨猛然朝後躍去,並指為劍朝前點出數指,指尖劃過之處,一道無形的空間波紋在指尖處散開,此刻,左指猶如長劍般,落在衝過來的骷髏頭上,所落之處,骷髏立刻爆碎開來。

    雙腳再次一踏,身形朝半空中躍起,單手握劍,長劍劃過一半月形弧度,猶如彎月形狀的劍氣激『射』而出。

    轟!骷髏群又是成片倒落,血沙漫天飛舞,又是無數的骷髏群湧來,對此,葉晨已經深深麻木,眼眸微抬,望著那被血氣覆蓋的虛空,輕聲喃喃道:“還剩下兩分鍾!”隻要堅持兩分鍾,那血月便會再次出現,而那時,這些骷髏便會恢複原狀,堅持兩分鍾這是兩人內心僅存的希望,不過,葉晨眼眸中還是流『露』出一絲擔憂,自己都麵對著如此眾多的骷髏,那慕晨能夠堅持住嗎?

    突然,兩道尖銳的破風聲驟然在葉晨的耳旁響起,臉『色』微變,在葉晨的目光注視之下,幾道身影從遠處浮現而出。

    泛冷的骸骨上還掛著惡心至極的血肉,幾張腐爛的臉龐讓他們在這些骷髏之中顯得如此突出,赫然是蘇道幾人。

    不過此時,蘇道幾人的眼珠子消失不見,取而代之是一小簇血火,其身上的氣息足以表明幾人如今的實力,氣武境!

    “槽糕!他們的屍體居然被血火給占據!”千川雪的聲音隨之響起,同時,那『迷』人的身影也落在葉晨的身旁,語氣略顯沉重道。

    “還有兩分鍾!馬上撤離!”葉晨猛然轉身,朝著東北方向疾奔而去,然而僅僅剛剛邁出數步,一道白光激『射』而來,截斷了葉晨的去路,赫然是謝老,那泛著紅光的目光緊緊盯著葉晨,令人不寒而栗,一陣陣怪異的聲音從謝老的喉嚨中發出。

    臉『色』微沉,葉晨毅然的朝謝老劈出一劍,謝老那骨爪也詭異的抓住麒麟劍的劍身,恐怖的力道從劍柄處傳來,震得葉晨手臂一陣發麻。

    “好大的力道!”左指朝前點去,劍氣在指尖激『射』而出,從謝老的胸脯出激『射』而過,那胸前的骨頭立刻破碎數支,然而謝老反應也不慢,腳掌猛然朝葉晨踢來,同時,數道尖銳的破風聲在葉晨的後方響起,顯然是蘇道等人的攻擊來了。

    猶如清風般,葉晨猛然抽出麒麟劍,朝一旁飄去,避開謝老的那一腳,暗道:“這些人雖已是骷髏,沒有任何的智慧,然而身體還保持著活時的本能,不過,正是因為他們沒有智慧!”葉晨眼眸微眯,謝老的那一腳還未收回,居然落在激『射』而來的蘇道身上。

    嚓嚓!一陣骨頭破碎的聲音驟然響起,蘇道那一具骷髏朝後落去,同時,葉晨雙腳落地,猛然朝謝老『射』去,劍影從麒麟劍身處延伸而出,一劍化作九道劍影,九道劍影再次合在一起,猛然的朝謝老的頭顱劈落,嚓嚓,謝老整個骨架瞬間爆裂開來,同時一團血火激『射』而出。

    身形一顫,避開那激『射』而來的血火,同時,無數道怪異的聲音從在場的骷髏口中發出,極為悲憫。

    虛空之上,那濃厚的血氣也漸漸散開,一絲血光從天際處緩緩泛起,一輪詭異的血月浮現而出,在那月光灑落至沙漠時,那些骷髏都停止了攻擊,呆滯的站在原地,千川雪劈出一劍,解決了眼前的數具骷髏,臉『色』泛白道:“還好,終於挺過去了!”

    突然,一陣骨頭爆碎的聲音驟然響起,在葉晨周圍的那些骷髏居然詭異的爆碎開來,同時,無數團血火浮現而出,瞬間淹沒了葉晨的身形。

    “葉晨!”千川雪臉『色』大變,驚呼道,同時左掌拍出,氣勁狂湧而出,企圖吹散那些血火。

    當猶如『潮』水般的血火將自己的身形淹沒掉時,葉晨全身的真氣瘋狂的運作起來,在身體表麵形成了數層氣罩,企圖阻止那血火的靠近。

    同時,身形暴『射』而出,穿越無數團血火,令葉晨駭然的便是,自己體外的那些護體真氣真正極速被血火所吞噬掉,當葉晨衝出血火包裹的那,終於有一小簇血火沾到了葉晨的身上,詭異的進入了葉晨的體內,徘徊於經脈之中,同時,葉晨身形猛然一顫,冷汗順著那張堅毅的臉龐不斷滴落,無比陰冷的感覺襲變葉晨全身,猶如置身於冰窖般,一時間,葉晨的臉『色』極為慘白。

    嬌軀微顫,對於葉晨的反應,千川雪自然極為清楚的感受到,嘴唇輕顫,喃喃道:“血火入體了!”

    那一小簇血火便如此詭異的漂浮在葉晨的經脈之內,體內的真氣將那一絲血火壓製住,不然血火有絲毫的動彈,然而,葉晨知道自己已經壓製不住那血火太久,隨手塞進幾顆丹『藥』,眼前不由浮現出謝老幾人剛才的畫麵,難道自己真的要變成那樣嗎?

    月涼如水,慘白的月光傾瀉而下,灑『射』在這片沙漠之上,那些骷髏又開始動起來,詭異的挖開血沙,最終再次被血沙所埋沒掉。

    兩人便這樣,靜靜的望著那些沉下去的骸骨,始終不言,數息之後,葉晨才沉聲道:“有什麼辦法解決嗎?”

    “沒有!”望著葉晨那張平靜的臉龐,千川雪搖搖頭,頓了頓,說出令人絕望的兩個字眼。

    “真的沒有辦法了嗎?”葉晨抬起頭,望著虛空之上的那一輪血月,將近七年了吧!來到這個世界已經不知不覺有七年,難道真的要結束了嗎?低頭望著麒麟戒,任憑葉晨如何呼呼火麒麟,然而,火麒麟還是一如既往的沉睡下去。

    漆黑的眼眸中閃過一絲不甘,既然上天給了他一次重生的機會,那麼他便不會如此輕易的讓上天奪回,這個世界有著他太多的留戀,他不願意便這樣離去,雙手緊握,葉晨浮現出一絲堅毅之『色』,邁出數步,堅定的目光盯著千川雪,淡淡道:“記得,剛才你說過,如果你被血氣所侵蝕,你便要讓我殺了你,而如今,我也被血氣所吞噬,你是否會殺了我?”

    “會!”迎上葉晨的目光,千川雪毫無猶豫道,同時,右手握住劍柄的力道不由加大數分,淡淡道:“與其讓你變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我寧願在你變成那樣前,殺掉你?或許,那樣同樣是一種解脫,難道不是嗎?”

    “解脫嗎?”葉晨抬起頭,目光從千川雪臉上移開,淡淡道:“我寧願變成那種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也不願讓你殺掉我!隻要生命還未結束,我便不放棄,縱然失去理智又如何,縱然淪為殺戮機器又如何?隻要有一絲生機,那我葉晨便要爭取!”

    偌大的沙漠之中,葉晨的聲音隨之響起,語氣極為堅定,說道最後,葉晨的目光緊緊盯著頭頂的那一片天。

    此刻,千川雪也不禁為葉晨的態度所動容,絕不放棄,那是一種對生命的渴望!一種寧願淪為殺戮機器,也要爭取生機的堅定。

    “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情!”葉晨語氣略顯一頓,對著千川雪道,他這一生很少向這樣請求他人,不是此刻他不得不這樣做。

    “什麼事情?”千川雪眼中閃過一絲錯愕之『色』,在他看來葉晨一直都是那種很孤傲的樣子,很少見過他這樣。

    “如果,倘若慕晨能夠存活下來,希望你能夠帶他離開劍墓回到葉家,順便幫我告訴他,蘭姑以後就拜托他了!”葉晨沉聲道,如今他唯一放不下的便是如至親般的蘭姑,以及生死相托的摯友慕晨,以及亦師亦友存在的火麒麟。

    殺手是無情的,但是殺手同樣是有情的,殺手是不容易動情的,但是一動情便是真情。

    “可以!”聞言,千川雪臉上流『露』出一絲堅定之『色』,點點頭,算是回複葉晨,見此,葉晨難得流『露』出感激一笑,雙腳微縮,盤曲坐在血沙之上,同時往嘴塞進幾顆丹『藥』,如今,他能做的便是恢複真氣從而鎮壓住經脈內的那一簇血火。

    “你現在應該離開,因為我不知道我會何時壓製不住那血火!”見千川雪依舊待在原地,葉晨淡淡道。

    “該離去的時候,我便會離去!”千川雪同樣語氣淡漠道,兩人說話的語氣仿佛跟陌生人對話一般。

    見此,葉晨雙目緩緩緊閉,冷汗順著臉頰不斷滴落,臉『色』越發的慘白起來,那股冰冷的感覺再次襲變全身……

    

Snap Time:2018-01-18 23:38:07  ExecTime:0.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