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二百二十五章一劍封喉


    第二百二十五章 一劍封喉

    血沙淹沒掉眾人的身影,遮擋住了眾人的視線。

    “小心偷襲!”謝老臉『色』微變,腳步微踏,手握長劍,極為謹慎的望著四周。

    然而此刻一道身影從那血沙之中浮現而出,謝老長劍赫然激『射』而出,一劍封喉,那道身影搖搖晃晃的倒落在地,赫然一名黑衣人。

    “咻!”在漫天飛舞的血沙之中,一道劍影如長虹般朝謝老激『射』而來,身形一頓,謝老冷聲道:“來的正好!”

    與此同時,一道身影浮現而出,原本在十米開外,然而僅僅眨眼的功夫便至謝老的身前,望著那張年輕的臉龐,謝老臉『色』先是一變,旋即突然冷笑出來:“我倒是誰,原來是葉家的那一小子,來的正好,省的我滿世界去找你。”

    血沙之中,千川雪身形微顫,猛然的轉過身,朝著聲音的來源處望去,隱隱約約間她看到一道熟悉的聲影。

    話語一落,謝老的身形微微一晃,化作一道虛影朝葉晨激『射』而去,同時,右手朝上抬起,劍式大開大合,此刻謝老可以極為清楚的看見葉晨臉龐上的『毛』孔,讓謝老頗感不安的便是葉晨那漆黑眼眸中的嘲諷之『色』,嘲笑自己的愚弄行為嗎?

    劍氣在劍尖上彌漫著,雙手緊握,謝老正準備來個全力一擊,然而,令他感到駭然的是,身體徒然僵硬了起來,雖然這僵硬的時間極為短暫,恐怕連眨眼的功夫都沒有,但是在此刻它是致命,在謝老那駭然以及不解的目光中,葉晨的劍極為輕柔的從那脖頸處劃過。

    黑夜中,那血話那間綻放,和周圍的血氣融合在一起,灑落滿地,生機在謝老的身上急速的流逝著,身影搖搖晃晃,無力的倒落在地,在死的那一瞬間,謝老隱隱約約間聽到葉晨的那一句:“時間剛剛恰到好處!”

    身形驟然頓住,靜若處子動若脫兔在葉晨身上體現出來,抽回劍,破開血氣,葉晨身形徒然轉身,朝血沙那僅存的幾道身影躍去。

    陣陣勁風從身旁刮過,卷起了被血染紅的長裙,在千川雪那愕然的目光中,葉晨的身形浮現而出,由於葉晨的極速移動產生了道道勁風,因此,葉晨所過之處,血氣也隨之朝旁湧去,順著葉晨的身影望去,千川雪駭然的望著猶如死狗般躺在地上的謝老。

    氣武境巔峰武者死了?剛才令自己連出手都沒有機會的謝老死了!

    那間,葉晨的身形從千川雪的身旁越過,僅僅瞥了千川雪一眼,身影便沒入血沙之中。

    千川雪猛然轉過身,望著葉晨那漸漸模糊的身影,輕聲喃喃道:“還有四名氣武境武者!”

    蘇道等人也意識到了情況的不妙,猛然轉頭,望著那道似曾相識的身影,不由驚呼道:“葉晨,居然是你!”

    頃刻間,所剩的三名黑衣人立刻朝蘇道聚集在一起,長劍揮舞,一道道劍氣席卷而來,每一道劍氣都淩厲無比,周圍的血氣皆是被『逼』退一旁,所過之處形成了一片真空帶,無數道劍氣漸漸的融合在一起,形成一道數丈長的劍影,駭然的朝葉晨劈落。

    葉晨身形猛然頓住,眼眸微抬,望著那恐怖十足的劍影,淡淡道:“時間,還未到!”

    在千川雪詫異的目光中,葉晨神情冷漠,就站在漫天血沙之中,眼神冰寒冷冽的望著那劍影。

    漫天劍氣撲麵而來,他傲然而立,站著不動,待到那數丈長的劍影從葉晨的身體處劈落,千川雪才駭然的發現那僅僅是葉晨的殘影罷了。

    “時間該到了!”一道聲音驟然在蘇道等人的耳旁處響起,在他們駭然的目光中葉晨詭異的浮現而出,葉晨嘴角勾起一殘冷的弧度,漆黑的眼眸中閃過一絲寒意,就是這種感覺,舉手投足之間取他人之命猶如探囊取物,長劍激『射』而出。

    又是慕晨的那一劍,毫無花哨,有去無回,隻追求劍的極致,速度的極致。

    心中雖因為葉晨那詭異的速度而感到駭然,但是蘇道等人倒沒有因此搞得手忙腳『亂』,四人紛紛朝後退出一步,右手微抬,企圖形成圍攻之勢,然而在右手剛剛抬到一半時,駭然的神『色』從四人臉龐上浮現而出,在此刻,他們感到自己的身體徒然僵硬起來。

    然而僅僅這一瞬間的僵硬,葉晨的那極致的一劍便已至,一劍封喉,劍影帶起血花,在四人難以置信的目光中,葉晨那一劍居然從蘇道以及黑衣人的脖頸處劃過,一劍封喉已經便令千川雪震撼,更震撼的便是一劍擊殺四人。

    在千川雪眼中,蘇道四人仿佛傻子般,傻傻的站在原地人葉晨來殺,複雜的望著那道身影,千川雪久久不語。

    曾幾何時,他還是一個初武境的少年,然而如今的他舉手投足之間便擊殺掉氣武境武者,這前後劇烈的反差讓千川雪有點難以置信。

    僅僅數個月而已,他卻用五具氣武境武者的血告訴千川雪這個奇跡,突然,千川雪也感覺到身體徒然僵硬起來,不過這感覺來得突然,去的也快,隨手從懷中掏出幾枚丹『藥』塞進嘴,恢複著消耗的真氣,沉默不語。

    對於千川雪的臉『色』變化,葉晨僅僅瞥了一眼,並發發言,同時從懷中掏出幾枚丹『藥』塞進嘴,剛才一劍誅殺氣武境巔峰武者以及四名尋常氣武境武者看似威風,但是其消耗的真氣頗大,不僅僅那一劍的消耗,還有抵抗這莫名血氣的消耗。

    剛才千川雪以及謝老之間的談話也被葉晨聽到,對此,葉晨也對這周旁無處不在的血氣產生了一絲忌憚。

    “那血氣侵蝕入體是怎麼一回事?”收起麒麟劍,葉晨轉身朝千川雪走來,眼神頗為複雜的望著千川雪,淡淡道。

    “這周圍的血氣對我們的真氣有著侵蝕作用,倘若我們真氣耗光時,這血氣便會進入我們體內,影響我們體內的血『液』,從而使我們失去理智,變成隻知殺戮的人形魔獸,剛才就有一名氣武境巔峰武者被血氣入體,從而產生了這樣的狀況!”眼眸微抬,略顯淡漠的目光望著葉晨,相比葉晨眼中的複雜,千川雪的目光中有的隻是無盡的淡漠,有時候,葉晨始終想不懂,難道當初那件事情就沒有對她產生影響嗎?

    “這片沙漠是怎麼一回事?”聞言,葉晨繼續問道,同時再次往嘴塞進幾顆丹『藥』,同時身上真氣流轉,將整個人都包裹在其中。

    “這片沙漠名為死亡沙漠,我們所要尋找的劍墓便是位於這片沙漠的中央!”千川雪雙目緩緩緊閉,淡淡道。

    “死亡沙漠嗎?”葉晨臉『色』微沉,這片沙漠之下邁著無盡的骸骨,倒是不會埋沒了這死亡沙漠的名頭,不過讓葉晨感到疑『惑』的便是為何千川雪知道這片沙漠,縱然身為守護一族的葉家恐怕也不知道這片沙漠的存在,更不會得知劍墓所在之地。

    “很疑『惑』嗎?”千川雪突然出聲道,同時,千川雪身上的真氣也是大漲,顯然恢複了少許真氣。

    “你們葉家雖被稱之為守護之族,但是也僅僅知道如何開啟劍墓之門以及擁有劍墓寶圖罷了!然而,我皇族雖不是守衛之族,但是對於這劍墓的了解遠遠超過你們葉家,但是我們皇族要進入這劍墓,還得依靠你們葉家罷了!”千川雪淡淡道。

    “守衛之族?對於你們皇族數千年之前便得知這劍墓的存在我並不奇怪,我奇怪的便是你們皇族如何得知這劍墓的內部情況?”葉晨略顯疑『惑』道,對於這片陌生的環境,他內心始終存在著一絲忌憚,因此,他不得不向千川雪詢問關於這片沙漠的信息。

    “想必,數千年前葉家和皇族之間的關係你也知道!對於這片劍墓,不僅僅隻有你葉家守護罷了,我皇族同樣在守護,不過,你葉家則是掌握劍墓外圍的局勢,而我皇族掌握劍墓內部的局勢,正是因為這種關係,我們皇族和葉家始終存在著一種奇異的關係!”

    聞言,葉晨不禁想起了葉文曾經說過,葉家和皇族以及劍神門之間存在著一種莫名的關係,既然皇族是掌握劍墓內部情況,那劍神門又在這其中充當了什麼狀況呢?對此,葉晨不由感到疑『惑』,沉聲道:“那劍神門呢?”

    “數千年前,葉家以及皇族的先祖皆是劍神門的弟子!”千川雪緩緩睜開雙眼,淡淡道。

    “都是劍神門的弟子?”葉晨臉上難得流『露』出了一絲詫異之『色』,倘若有這樣的解釋,這也說明了為何葉家每一代都有嫡係子弟拜入劍神門的原因,也解釋了為何皇族和劍神門每當在葉家要滅族的時候出手相助的原因。

    記得葉文說過這廢域劍墓的主人並不是他的葉家先祖,難得是劍神門某位高手之墓。

    “如今,加上你我,還有你的同伴,整個沙漠內就我們三人,倘若你不想讓你同伴死的話,得趕緊找到他!然後,馬上離開這片沙漠,前往劍墓!”千川雪淡淡道,同時收起長劍,從懷中掏出一枚血紅『色』的晶石……

    

Snap Time:2018-04-26 19:23:13  ExecTime:0.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