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二百二十四章埋伏


    第二百二十四章 埋伏

    寒流粉,倘若有人吸進鼻中身體便會僵硬數息。

    身體緩緩蹲下,左掌猛然朝前一拍,勁風狂卷兒出,卷起滿地的血沙。

    血沙緩緩滴落,灑在葉晨的身上,頃刻間,葉晨整個人的身形被血沙所覆蓋,隻有那一雙漆黑的眼眸暴『露』在空氣中,緩緩呼吸,將身體內的任何氣息都隱藏起來,葉晨此刻猶如那深埋血沙之下的骸骨般,絲毫不帶一絲生機。

    與此同時,遠處的謝老身形微頓,若有深意的望著周圍,見謝老停下來,蘇道等人也停下來,問道:“謝老,怎麼了?”

    “怪異,我剛才仿佛感受到一股氣息,然而如今又消失不見!難道是我感悟錯了?”謝老輕聲喃喃道,體內的那一絲血氣他漸漸的壓製不住,真氣也漸漸的被那絲血氣所吞噬掉,倘若在過數刻,謝老再也沒有能力壓製住那一絲血氣,想此,謝老眼中不由閃過了一絲忌憚,搖搖頭,示意沒事,身形比起剛才更快的速度朝前方躍去,蘇道等人皆是莫名其妙的望了一眼,緊隨在謝老之後。

    數刻之後,尖銳的破風聲在葉晨的耳旁響起,定眼望去,數道身影在遠處浮現而出。

    凝視注目,遠處的人影略顯模糊,看不清楚真實的麵貌,葉晨臉上絲毫沒有著急之『色』,反而繼續等候著。

    陣陣腳步聲隨之而來,血氣翻滾,那數道身影顯現而出,葉晨眼瞳驟然一縮,頗為詫異的望著數道身影中的那道白『色』身影,赫然是千川雪。

    在千川雪的周旁則是蘇道等人,顯然千川雪是被蘇道等人給擒住,葉晨目光僅僅在千川雪身上停頓數息之後便移開,落在為首的謝老身上,此刻,葉晨隱隱約約間感受到這名氣武境武者的狀態並不好,對此,葉晨嘴角處不由揚起一絲冷笑。

    右手不禁握住貼在骸骨上的麒麟劍,葉晨在等待著機會,等待一擊必殺的機會。

    冰冷的沙漠,詭異的血月,一行人緩緩朝葉晨所在地『逼』近著,每踏出一步,謝老的臉『色』便白了數分。

    “千川雪,難道你此刻還不告訴我如何走出這沙漠嗎?”謝老那滿含殺意的聲音驟然響起,猛然轉身,陰沉的望著千川雪。

    “我說過,到了該說的時候,我便會說!”千川雪眼眸微抬,略顯淡漠的瞥了謝老一眼,便繼續行進,然而,在沒有人注意的時候,千川雪那藏在衣袖中的左手指尖處真氣浮現而出,同時,千川雪目光從周旁的黑衣人橫掃而過。

    “終於要壓製不住了!”最後,千川雪的目光再次落在謝老身上,心中默念著。

    對於千川雪的態度,謝老臉『色』越發的陰沉下來,對著蘇道等人道:“記得,如果千川雪有什麼異動,馬上誅殺掉!”

    “明白!”幾人緩緩點頭,神情陰冷的望著千川雪,眼中毫無絲毫的憐香惜玉之『色』,有的隻是那無盡的殺意。

    對此,千川雪的表情依舊猶如極為的淡漠,這一行人朝葉晨所在之地不斷『逼』近著,突然,就在離葉晨還剩下幾米的時候,走在最首位的謝老身形巨震,猛然的仰天咆哮著。

    “他被血氣侵蝕入體!”千川雪身形猛然朝後一躍,同時左手朝前拍去,憑借著傳來的力道,千川雪身形如長虹般,直接越過兩名黑衣人。

    然而,在千川雪朝後躍去的時候,謝老的身形猛然停下,轉過身,臉『色』陰冷的望著千川雪:“看來你一直都在等待這一刻!”

    慌張的神『色』第一次浮現在千川雪的那張臉上,腳步微踏,身形再次暴『射』而出,然而,謝老的速度更快,僅僅眨眼的功夫便將千川雪阻攔住。,大袖一揮,阻斷千川雪的去路,冷笑著:“看來你對這沙漠也是不了解,所謂能夠走出這沙漠的方法也根本是無稽之談!”

    說到最後,謝老那張老臉上盡是猙獰之『色』,喝聲如雷鳴般在天際處響起,卷動著周圍的血氣。

    “咻!”千川雪的身形驟然朝後落去,隱隱約約間,已至葉晨所在的那一片地區,此刻,蘇道等人也是反應過來,各個神『色』猙獰的將千川雪包圍起來,幾名氣武境武者的氣勢爆發開來,縱然是千川雪也蹬蹬在地麵上連退數步,臉『色』略顯慘白。

    “臭娘們,你居然敢騙我?”走出這片沙漠始終是蘇道心中唯一活下來的希望,然而,這個希望破碎了。

    那頗為俊秀的臉上布滿了猙獰之『色』,血紅著雙眼,蘇道單手持劍,一步步朝千川雪走去,冷笑著:“臭娘們,今日我便讓你嚐嚐做女人的滋味!”聲音冰冷無比,此刻,蘇道已經處於瘋狂的邊緣了,不僅僅蘇道如此,其他人同樣如此。

    “他已經被血氣侵蝕入體,倘若我們不聯合起來殺了他,等他瘋狂之後,死的便是我們!”眼中的慌張之『色』盡數退去,千川雪臉『色』平淡的對著蘇道幾人說道,同時,右手微抬,纖細的右指指著朝自己走來的謝老,聞言,蘇道幾人皆是身形一顫。

    “臭娘們找死!先是欺騙我等,如今又要造謠,企圖讓我等自相殘殺!”謝老臉『色』一沉,腳步微踏,長劍出鞘朝千川雪奔來。

    “倘若你沒有被血氣侵蝕入體,那你為何如此大的反應,豈不是心虛!”千川雪同樣揮舞著長劍,身姿輕盈的朝半空中躍去,避開謝老這恐怖的一劍,不過依舊有少許劍氣從她的臉頰處劃過,少許青絲滑落,緊隨著便是那輕紗,在血氣之中,千川雪那張魅『惑』蒼生的臉不由浮現而出,臉上的蒼白『色』更是增添了幾許魅力,嘴唇輕顫道:“蘇道,難道此刻還看不出來嗎?他早就被血氣侵蝕入體,原本他還可以憑仗著強悍的修為壓製住那血氣,但是此刻,他依舊壓製不住了,倘若你不想死,那便趕緊動手。”

    眼瞳微縮,望著血氣之中那張魅『惑』蒼生的臉龐,耳旁環繞著淡淡那如仙樂般聲音,蘇道幾人不禁朝謝老揮去一劍。

    數道劍氣臨身,謝老身形不由一頓,左掌猛然拍出,將那劍氣擊散,冷聲道:“蘇道,爾等還不快住手,想找死嗎?”

    喝聲如雷,在蘇道等人的耳旁響起,幾人皆是猛然抬起頭,倒吸著一口氣,不敢直視千川雪那張魅『惑』蒼生的臉,皆是暗罵一聲妖女。

    不得不說,此刻,千川雪滿頭青絲順著香肩垂落而下,直至挺翹嬌『臀』,那前凸後翹的誘人身材,配上那張魅『惑』蒼生的臉,極具誘『惑』力,縱然蘇道等人沒有直視千川雪,但是腦中皆是不由自主浮現出千川雪的身影,一股欲火在幾人心中蔓延著。

    “臭娘們,找死!”接連數次被千川雪說出事實,謝老心中的殺意暴漲,長劍如長虹般朝千川雪激『射』而來,漫天的劍氣從劍尖上噴發出來,十米長的距離一閃而逝,空氣粉碎,發出了聲聲淒厲的鳴叫聲,漫天的劍氣不斷的壓縮著,居然出現了丁點的火花,這火花直接引起了空氣的震『蕩』。幾乎在一瞬間,整個天空中起了漫天的火焰,而謝老的身形卻浮現而出。

    幾乎在那一那,千川雪的身形便被那火焰所淹沒掉,全身真氣瘋狂的運轉著抵抗著周圍的火焰,此刻,在麵對著一名氣武境巔峰武者的全力一擊的時候,千川雪才明白了自己拿頗為自豪的實力在這一擊麵前顯得如此蒼白無力。

    火焰中蘊含的劍氣令千川雪為之忌憚,令千川雪感到駭然的便是周圍傳來的力道,居然讓絲毫不能動彈半分。

    難道真的要死了嗎?縱然麵對死亡,千川雪的眼中依舊是那麼的平靜,無絲毫的波動,往日的一切浮現在千川雪的心頭,身為皇家之女是幸運的,同時也是最悲哀的,因為,他們不能把握自己的命運,那一年,她十五歲,親眼看著疼愛的二姐遠嫁一異國,客死異鄉。為了擺脫命運,她每日瘋狂的修煉,一年如一年,到了最後,她成功了,她漸漸把握了自己的命運,然而如今生命已到盡頭,那些熟悉的身影在千川雪眼中一一閃過,這時候,千川雪才悲哀的發現自己與那些熟悉的身影竟如此陌生,原來得到強悍修為的同時,也同樣失去了太多。

    冷眼望著那如『潮』水的劍氣,在最後一那,千川雪腦中浮現出的身影赫然是一名黑袍少年,對於這道身影,千川雪嘴角多出了一絲說不出的複雜,那種複雜連她自己都不懂,是恨還是什麼,她始終不懂.

    就在劍氣臨身的那那,一道轟鳴聲驟然響起,千川雪身形猛然一顫,此刻,她發現自己的身體又可以動彈了,雙腳猛然一踏,如飄『蕩』的落葉般,輕飄飄的落躍在後方十米開外,避開那如『潮』水般的劍氣,劍氣擊地,卷起了滿地的血沙。

    “轟轟!”周圍的沙丘,驟然傳出尖銳的爆鳴聲,無數道恐怖的勁風浮現而出,卷起了滿地的血沙。

    一時間,血氣翻騰,血沙漫天……

    

Snap Time:2018-04-22 05:25:28  ExecTime:0.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