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二百二十三章荒涼沙漠


    第二百二十三章 荒涼沙漠

    十米,九米,七米,此刻葉晨越發的謹慎起來了,整個人仿佛和周圍的血氣融合在一起。

    那道人影還未到便給葉晨帶來一絲忌憚的氣息,絕對是氣武境巔峰武者。

    “『奶』『奶』的,走了這麼久還未見到一人影!”一道咒罵聲從那道身影嘴中飄出,赫然,一道極為暗淡的光芒閃過,在那道身影駭然的目光中,那道光芒從他的心髒處破體而過,眼瞳微縮,一道身影赫然浮現在黑衣人的眼中,沙啞道:“居然是你.....”。

    話語還未說完,黑衣人的身影搖搖晃晃的倒落在地,拔出麒麟劍,葉晨臉『色』泛白,剛才那一劍耗費了他太多的精力,不過能夠斬殺一名氣武境巔峰武者在他看來還是值得的,僅僅那一劍便耗費了葉晨五成的真氣,見此,葉晨不由嘀咕道:“還是先恢複真氣吧!”

    麒麟戒表麵光華一閃,左手撥動,往嘴塞進幾顆丹『藥』,在這沒有天地靈氣,顯然丹『藥』是無比珍貴的,幸虧,葉晨也不缺這丹『藥』。

    丹『藥』入口,不需要天地靈氣,僅僅消耗丹『藥』內所含的能量,丹『藥』化作幾股熱流在葉晨的體內來回流躥著,葉晨不時的運起朱雀訣和風神訣來煉化這股熱流,隨之這股熱流漸漸轉化為葉晨體內的真氣,對此,葉晨臉『色』也微微好轉。

    “這種程度還不夠!”葉晨再次往嘴塞進數顆丹『藥』,在這詭異的環境下,唯獨恢複巔峰那才是最大的保證。

    周圍的血氣也詭異的朝葉晨聚集著,狂風卷過,血沙飛舞,落在葉晨的身上,數刻後,葉晨的身形漸漸的被血沙所淹沒掉,毫無氣息。

    冰冷的沙漠,寂靜的可怕,那一輪血月高掛,在此刻,月光顯得如此慘白。

    狂風飛舞,血沙翻騰,無盡的血氣飄『蕩』著,在沙漠之中,數道身影浮現而出,每人臉上都流『露』出一絲疲憊之『色』。

    “謝老,這真的是劍墓嗎?”一道略顯謙卑的聲音在為首的一名青年嘴中飄出,這名青年赫然是蘇道。

    謝老,也就是黑衣人三名氣武境巔峰武者的其中一人,老臉上滿是血跡,顯得陰森可怕。

    “此地的確是劍墓!倘若我們還未走出這沙漠,便會死在這!”謝老劍眉微皺,身體表麵真氣流轉,抵抗著那詭異血氣的侵蝕。

    在這修為越高,那血氣的侵蝕便更嚴重,望著那漫無邊際的血氣,謝老眼中浮現出一絲忌憚,在剛才,他的同伴,也就是三名氣武境巔峰武者中的一人,僅僅因為不小心被血氣侵蝕入體之後便瘋狂,兩眼血紅,猶如魔獸般對他們發動了攻勢。

    顯然已是神誌不清,在付出兩名黑衣人的代價之後方才將發狂的氣武境巔峰武者斬殺,體內真氣不足五層,轉過身,望著身後的四名黑衣人,每名黑衣人身上或多或少都受了輕傷,倘若不走出這沙漠,自己這幾人必定死在這。

    在四名黑衣人之中,赫然有一道白『色』身影,輕紗遮擋住那張魅『惑』蒼生的臉,然而,那衣裙卻遮擋不住那纖細的柳腰以及那傲人的雙峰。

    淡漠的眼神望著那無盡的血氣,在她的眼中看不出絲毫的忌憚,赫然是千川雪。

    進入劍墓之門後,千川雪居然悲劇的遇上了蘇道這一夥人,任憑她天賦如何,又豈是蘇道這夥人的對手,最後被擒住。

    “千川師姐,難道你皇族對這劍墓之事一點都不了解?”聽著謝老那略顯忌憚的聲音,蘇道臉上也浮現出一絲凝重之『色』,猛然轉身朝千川雪望去,沉聲道,不過,和先前不同,蘇道望向千川雪的眼中並無欲望之『色』,清澈無比。

    周圍血氣不斷侵蝕著護體真氣,輕紗下的那張臉龐也是略顯慘白,聞言,千川雪居然難得的出聲道:“沒有!”

    “小女娃,這可關係到大家的『性』命,倘若你知道些什麼可要說出來!我可以保證隻要我們走出這片沙漠之後,我便將你放了。”聽得千川雪的回答,謝老眼中閃過了一絲怒『色』,朝前邁出一步,氣武境巔峰武者的氣息鎖住千川雪,冷聲道。

    “哼!”縱然麵對氣武境巔峰武者的氣勢,千川雪臉『色』絲毫未變,反而迎上了謝老的目光冷笑著:“放了我,在被你們擒住之後,我便沒有幻想你們會放了我,我可不會天真的認為你們會有那麼仁慈,在生命麵前,任何的語言都是那麼假,不是嗎?”

    “千川師姐,倘若你能夠透『露』關於這劍墓的信息,等我們離開這沙漠之後,我等一定放了你!我蘇道苦修數十年,在劍神門的信譽你應該也有所耳聞,絕對說到做到!”聽著千川雪那充滿嘲諷的語氣,蘇道劍眉微皺,沉聲道。

    “你的信譽?”千川雪緩緩搖頭,眼眸微抬,望著虛空上的那一輪銀月,淡淡道:“我信不過!”

    三番兩次的勸說皆被千川雪給拒絕,縱然是蘇道臉『色』也是異常的難看,嘴角揚起,浮現出一絲『淫』笑:“千川師姐,你應該還是純女之身吧!,縱然走不出這片沙漠又如何,我等倒是不介意在死前好好疼愛一下千川師姐,讓千川師姐感受下做女人的樂趣。”

    蘇道此言無疑表明倘若千川雪不說,那他們幾人便淩辱千川雪,讓她受盡淩辱而亡。

    在蘇道看來,對於一女人而言,或許最重要的不是生命,而是那清白之身,然而讓蘇道失望了,千川雪臉『色』依舊那麼淡漠。

    “淩辱我嗎?”千川雪緩緩搖頭,淡淡道:“倘若你不想得到關於這劍墓信息的話,你倒是可以試試!”

    冰冷的目光直視蘇道,對此,蘇道不由暗歎一口氣,他們還真的不敢將千川雪『逼』得太急,否則的話連走出這片沙漠的唯一希望都沒有。

    “我說過,該說的時候我便會說!”望著蘇道等人的反應,千川雪內心不由鬆了一口氣,淡淡道。

    “該說的時候會說,小女娃,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打著什麼主意,你無非不是想讓我等被血氣侵蝕入體,自相殘殺,然後你便趁著混『亂』逃走,嘖嘖,小女娃你這主意倒是打的不錯,但是老夫可以保證,縱然我等全部葬身於此地也不會讓你逃脫!”謝老臉『色』陰沉道。

    殺意猶如『潮』水般朝千川雪撲麵而來,然而,千川雪始終那麼鎮定,淡淡道:“我說過,該說的時候我便會說!”

    對此,謝老的殺意也不由退去,要殺千川雪對他來說無疑是輕而易舉,但是他不敢冒這個險,這畢竟關係到他的生命,活的越久的人反而是越害怕死亡,這便是謝老此刻內心的體現,大袖一揮,冷哼一聲便不言。

    見此,千川雪輕紗下的嘴角浮現出一絲笑意,她又賭對了!

    “走!注意些,不要讓那血氣侵蝕入體!”謝老臉『色』微頓,沉聲道,朝前走去,隻不過在他的眼中存在了一絲陰沉,在他的體內,一絲血氣被真氣鎮壓在一旁,在不久前,他便被那血氣侵蝕入體,如今不過憑仗著強悍的修為壓製著。

    寒風狂卷,血沙飛舞,幾人的身影慢慢被血氣所淹沒掉,踩過的腳印又被血沙所撫平。

    廣闊的沙漠,一望無際,葉晨整個人的身影已經被沙土所覆蓋,接連服用了數顆丹『藥』之後,消耗的真氣也恢複,葉晨猛然的睜開雙眼,體內真氣流轉,遮擋住眼睛的血沙緩緩滴落,遠遠望去,周圍皆是一片血氣,絲毫不摻雜任何的顏『色』。

    葉晨並未起身,依舊再次閉上雙眼,靈魂力如『潮』水般朝四周狂湧而去,察覺四周並無異樣之後,才緩緩鬆了一口氣。

    無論置身於何地,謹慎以及冷靜是一名殺手所必須擁有的,當葉晨要收回靈魂力的時候,數股氣息從遠處傳來。

    “有人?”葉晨臉上出現了一絲凝重之『色』,根據這些氣息,葉晨可以極為的判斷出這些氣息必定是來自那些黑衣人,畢竟慕晨和千川雪都是獨自一人,想此,葉晨便急速的收回靈魂力,在他的感應中,其中的一股氣息極為的強大,顯然便是氣武境巔峰武者。

    以氣武境巔峰武者的修為足以察覺到自己剛才的靈魂力,葉晨可不想暴『露』了位置,臉『色』微沉,暗道:“一名氣武境巔峰武者,六名尋常氣武境武者,嘖嘖,這倒是一件頗為艱難的任務,,好久沒有重溫那種感覺?”頃刻間,葉晨眼中閃過一絲莫名的追憶之『色』,行走在黑暗下的身影,徘徊於死亡之間的身影,舉手投足之間,血花綻放,奪走無數『性』命那就是殺手。

    葉晨是武者,但是他從不這麼認為,他始終認為他是一個殺手,為殺一個人,不折手段的殺手。

    麒麟戒表麵閃過一絲光華,葉晨猛然從地麵上站起,右手握著幾瓶『藥』瓶,左手撥動,往嘴塞進一顆丹『藥』,同時手中是『藥』瓶驟然爆裂開來,白『色』的粉末隨風飄『蕩』,頃刻間,便被血氣染成了紅『色』,飄『蕩』在血氣之中……

    毒!殺手,不僅懂得暗殺,同樣懂得偽裝,更懂得用毒……

    

Snap Time:2018-01-20 17:15:03  ExecTime:0.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