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二百二十二章英雄挽歌(下)


    第二百二十二章 英雄挽歌(下)

    默默的看著天際,一種臨死前的呼喚在這時顯然是那樣的清晰,卻又那樣的無力。

    葉文,四歲習武,九歲便血脈覺醒,這天賦有是何等驚人!

    然而,那個意氣風發的強者此刻儼然已是遲暮,在他眼中浮現而出的那是當上家族那意氣風發的畫麵,而是葉晨以及葉慕婉等人的身影。

    意識漸漸模糊起來,身體猛然朝下落去,那山風吹得葉文臉龐發紅,而葉文卻渾然不知。

    此刻,葉文耳中仿佛響起悠揚的琴聲,西湖之畔,記憶宛如流水般湧上葉文的心頭:

    西湖之畔,一身著白『色』宮裙的女子撫琴而坐,荷花盛開,那女子雖是風塵之人,卻猶如那蓮花般,出淤泥而不染。

    女子撫琴,纖細的玉指撥動著琴弦,琴弦晃『蕩』間,悠揚的琴聲飄『蕩』而出,而西湖上的木舟上,一道修長的身影傲然而立。

    那時,他意氣風發,揮斥方遒,指點江山,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

    那時,她風華正茂,楚楚動人,一笑傾城,笑語間,傾城繼而傾國。

    那一夜,他和她的命運交織在了一起,這一幕邂逅來得炫目,來得猝不及防。然而她不曾啟唇,然而他不曾留足。因為她隻是西湖之畔的歌『妓』,而他卻是落霞城世家之主。她不曾挽留,他也不曾相守,她身份卑微,他聲名顯赫,不曾落淚,隻有那一抹淺笑。

    她始終是笑著,坐臥西湖之畔,日夜撫琴,恬淡而落寞,像綻放的青蓮。

    細雨濕衣看不見,閑花落地聽無聲!她是他的細雨,他是她的落花,於是,她生下一子離世而去,於是,他年如一日麵對那伊人畫卷黯然神殤,她是西湖之畔撫琴的歌『妓』筱熏,他是聲名顯赫是世家之主葉文,西湖之畔,依舊飄『蕩』著一首離歌。

    他抱著那一子,回到家族,力排眾議,認子歸宗,他不惜代價培養那一子,直到三年前,那一年,葉晨血脈未覺醒,淪為廢物。

    外敵在側,家族岌岌可危,劍墓開啟在前,家族麵對機遇和挑戰,麵對著機遇的同時,也麵對著滅族之危。

    他故意遠離葉晨,讓葉晨對家族絕望,沒有留戀,他為葉晨和柳家聯姻,入贅柳家為婿,僅僅隻為了在家族遇到滅族之危時,葉晨可以逃過一劫,讓他對家族絕望,僅僅隻為了讓葉晨不存在對家族報仇的想法,然而,葉晨的崛起讓他感到了矛盾,他在高興的同時也在擔憂。

    那時候,他希望葉晨過著平淡的生活,因此,他警告了葉晨休要染指家主之位,柳家三番兩次羞辱葉晨,他可以不顧家族的利益,毅然滅掉兩家,在那一刻,葉晨的崛起出乎他的毅然。

    那時候,他不得不尊重葉晨的選擇,縱然將葉晨帶來廢域,他同意尊重葉晨的請求,這次廢域必死,他仍然來了,鏟除外敵,其一保全家族,其二保全葉晨,其三為家族帶來崛起的父親,在這一刻,他不禁『迷』茫了,自己當真做過一名好父親,好家主。

    一行血跡滑落,經過那已經冰涼的臉頰,凝聚成一顆顆晶瑩的水滴,一點一滴的吞噬著那往日的回憶。

    在最後,葉文雙目無力的閉起,意識漸漸消散掉,落入了斷劍峰下,那雲霧淹沒掉了他的身影,風依舊呼呼的吹,斷劍峰上殘留著幾具冰冷的屍體,在斷劍峰的上空依舊是星光閃爍著,一切如以往般,整個斷劍峰寂靜的可怕,沒有魔獸的嘶吼聲。

    眼神一暗,仿佛失明般,葉晨感覺自己的雙腳仿佛再次踩在地麵上半踏實。

    雙目極為艱難的睜開,在他的頭頂上方則是一血氣『迷』茫的天空,遠遠望上去,整片天空都是血『色』的。

    不僅整個天空是血『色』的,就連腳下的大地也是血『色』的,就連周圍的石頭,樹林也是血『色』,仿佛這便是血『色』的世界。

    同時令葉晨頗感詫異的便是天空中的那一輪彎月,紅『色』的月亮,如此的詭異,在這片死靜的地域,月光如此蒼白。

    “這便是劍墓?”一道略顯詫異的聲音驟然響起,葉晨右手猛然握住麒麟劍,朝後揮舞而去,背後那一人還未慘叫而出便被劈成一半。

    葉晨定眼望去,赫然是一名黑衣人,正是剛才所見的黑衣人之一,望著那黑衣人,葉晨眼中流『露』出了一絲沉思之『色』:“剛剛我和葉晨是透過劍墓之門,顯然如今我所在之地便是劍墓,不過此地和所料之處相差太大,顯然在我進入劍墓時,我和慕晨便被分開,而千川雪更是第一個進入劍墓,如今也不知所蹤,而眼前這黑衣人足以表明那些黑衣人也進入劍墓!那葉文是否進入劍墓呢?還有進入劍墓前那一道喝聲到底是發自誰的,僅僅一喝便將秦老誅殺,其實力必定恐怖十足!”默然的抬起頭,望著那一輪彎月,葉晨不禁有種莫名的悲傷。

    “希望你能夠逃脫開來!”葉晨莫名一歎,對於葉文,他始終不存在著愛意,更是不存在的恨意。

    眼眸微抬,周圍皆是濃厚的血氣,以葉晨的視力也僅僅能夠看出百米十米開外,其餘的皆是一片血紅。

    對於周圍這刺鼻的血腥味葉晨早已習慣,身影正欲漂浮而起,然而一股莫名的力道臨身,不能絲毫動彈半分,試了幾次之後,葉晨不由放棄,顯然在這詭異的地方是不能淩空飛行的,躍上周旁的血樹,周圍荒涼的可怕,猶如沙漠般。

    “這真的是劍墓嗎?”葉晨的身形從樹梢間躍落,右手持著麒麟劍,精神此刻集中著,在這種陌生的環境內,有可能會僅僅因為一此鬆解而導致死亡,對此,葉晨可是深有體會,右腳踩在地麵上,右腳不經意陷入沙土之中,不過並未深陷下去。

    正如葉晨所見那樣,此處猶如沙漠,不過,這沙土不是黃『色』的,反而是血『色』人,猶如被血『液』染成這般似的。

    風輕輕拂過,卷起了表麵的血沙,白森森的骸骨浮現而出,陣陣金屬的碰撞聲驟然響起,緊隨而來的便是驚天的殺戮聲。

    那殺戮聲來得詭異,去的詭異,狂風卷過,周圍赫然是一片死地,骸骨遍地,驟然是葉晨見此也感到一陣頭皮發麻,這劍墓實在太詭異了。

    “成山的丹『藥』,無盡的武技,滿地的劍器?”此刻,望著這滿地骸骨,葉晨不禁響起世人對這劍墓的描述,不由感到一陣嘲諷,這是滿地的骸骨,遠遠望上去這的骸骨至少有著數萬具,顯得陰森無比,目光在麒麟戒上略顯停頓數秒,心中嘀咕著:“倘若這便是劍墓,那小火為何要我來這麒麟戒一趟,這神秘的劍墓到底有什麼秘密!”

    劍眉微皺,葉晨可以感覺到周圍的血氣此刻都在侵蝕著自己的身體,不斷吞噬者自己體外的真氣。

    而且,在此地,葉晨居然感受不到那熟悉的天地靈氣,右腳剛欲上台,便嘎然止步於半空中,葉晨目光警惕的望著前方,那一道身影浮現而出,緊隨而來的便是一道破罵聲:“真是晦氣,這難道便是劍墓!『奶』『奶』的,這還真是死人呆的地方!”

    血氣彌漫,那道身影在葉晨眼中越來越清晰,盡管並未聽聞過這道聲音,葉晨也能夠猜測這道聲音主人的身份。

    頃刻間,葉晨整個人的氣息全收,身體緩緩的朝下蹲下,緊貼在這些骸骨之上,右手緊緊握著麒麟劍,目光緊盯著那道朝這走來的身影,漆黑的眼眸閃過一絲寒意,便這麼寂靜的等待那道身影的到來,十五米,十米,八米,六米……

    

Snap Time:2018-04-25 15:03:45  ExecTime: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