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二百二十一章英雄挽歌(上)


    第二百二十一章 英雄挽歌(上)

    如墨長發隨風飄『蕩』,葉文手握氣劍,麵『色』淡漠的望著那道激『射』而去的銀『色』劍氣。

    縱然魂武境武者,在麵對這一小簇劍氣的時候,老者眼中還是流『露』了一絲錯愕之『色』,這簇劍氣讓他感到心悸。

    兩人之間的氣牆破碎開來,恐怖的劍氣瞬間便至老者的身前,老者並指為劍,猛然朝前點出數指,勢如閃電,指尖劃過之處,空間居然發生了一陣扭曲,空間波紋以老者為中心朝四周擴散開來,然而那劍氣仿佛穿越空間般,越過數米,猛然出現在老者身前。

    駭然的神『色』布滿了老者的臉龐,猛然一踏,身形驟然朝後落去,同時身體一偏。

    “啊!”一道暴喝聲驟然響起,血花瞬間再虛空之上綻放,那劍氣赫然從老者的右肩膀處劃過,那一支右臂無力的朝地麵落去,與此同時,血『液』如噴泉般從斷臂處噴『射』而出,臉『色』煞白,老者滿臉駭然的望著那憑空消失的銀『色』劍氣。

    猙獰的神『色』淹沒了駭然,老者左手泛著藍光捂住斷臂處,在斷臂處居然凝結出一層冰霧,血『液』也止住。

    過度失血讓老者看起來略顯慘白,寒聲道:“豎子,你找死!”

    “我說過,你廢話太多了!”葉文臉上同樣泛白,剛剛控製著那一簇銀『色』劍氣對他消耗太大,目光瞥見老者那斷臂處,眼中閃過一絲可惜之『色』,倘若剛才那老者的身體沒有朝旁邊偏去,那此刻,不僅僅斷去一臂膀那麼簡單。

    “那一小簇劍氣絕對不是你所發出來的,那是什麼!”對於那一小簇劍氣,老者心中始終存在著一絲忌憚。

    葉文沉默不語,隨手掏出一枚丹『藥』,塞進嘴中,恢複著剛才所消耗的真氣,見此,老者眼中不由閃過一絲猙獰,原本在他看來如螻蟻一般存在的葉文卻他不得不忌憚,隻因那一小簇劍氣的存在,突然一陣嘶鳴聲從遠處傳來。

    尖銳的破風聲,在兩人的視線中,一隻鳥型魔獸展翅高飛,然而還未飛出數米,一小簇劍氣憑空出現,劍過血濺。

    那隻魔獸連慘叫聲都未發出便被劈成兩半,見此,老者眼中的忌憚之『色』更加濃鬱,突然老者身形猛然一顫,顯然想到了什麼,驚呼道:“你能控製斷劍峰上空出現的劍氣,這怎麼可能,那劍氣縱然是魂武境武者也為之忌憚!”

    此刻,望著葉文那平靜的臉龐,老者終於想起了關於斷劍峰的傳聞,以及那詭異的銀『色』劍氣。

    “我說過,我留在此地,是為了你!”葉文淡淡道,同時雙手緊緊握住氣劍,凝重的盯著老者!

    “好!豎子好大的口氣!今日我便讓你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魂武境,讓你知道魂武境和假魂武境之間的差距。”老者臉上湧出一絲猙獰,身影閃動,一股鋒銳無匹,似乎要劈天裂地的驚人劍意衝天而起,同時,右手朝虛空一握,一柄長劍浮現而出。

    猶如龍『吟』般的劍『吟』聲響徹天際,老者那年邁的身影朝前一邁,長劍橫空朝葉文劈落,無盡的劍氣凝聚成一點,破開空氣,眨眼間便籠罩在葉文的上空,恐怖的氣勢令葉文身形巨震,葉文雙手緊握氣劍,毅然的朝上橫劈而去。

    “嘶嘶!”氣劍轟然破碎,同時那無盡的劍氣也淹沒了葉文的身形,頃刻間,葉文便成了一血人。

    “你還嫩!”老者眼皮微抬,一撇上空的血影,淡淡道,魂武境之強,根本不是氣武境武者可以想象的。

    “咳!”血跡順著葉文的嘴角滴落,原本慘白的臉『色』已經布滿了血跡,然而葉文氣勢不弱反增,目光堅定的望著老者,輕聲喃喃道:“晨兒,為父能做的便是幫你除去這老家夥,看來這一次,真的回不去了!筱熏,或許,我們就要見麵了,!”

    眼前不禁浮現出一道倩影,此刻,葉文臉上流『露』出一絲柔情之『色』,旋即,葉文身形一震,搖晃的身形也頓住,冷眼望著老者,喝道:“死!”,同時,葉文的身形暴『射』而出,右手猛然上舉,朝下劈落,一簇銀『色』劍氣憑空出現,化作長虹直奔老者而去。

    “該死,又是這劍氣!”此刻,麵對著這一小簇劍氣,老者不得不謹慎起來,頓時一股強大的足以撼天動地的霸道劍意破體而出,強大的劍意出現的那一刻,山峰處搖晃的岩石全部爆裂開來,輕輕的一劍劈上,無盡的氣勢夾帶著劍氣朝那劍氣襲去。

    咻咻!兩簇劍氣相遇,其前麵的空間頓時浮現一個凹坑,無形的空氣炮彈急速成形,最後帶著響徹天地的尖銳聲響,猛然暴『射』而出,無盡的氣勁朝四周『射』擊而去,

    老者臉『色』微變,長劍飛快的朝前劈出數次,數道劍氣破開空氣與那無形炮彈相撞在一起。

    憑借著反衝力道,葉文身影狼狽的躲避過『射』擊而來的氣勁,輕飄飄的落回原處,滿臉凝重的盯著老者。

    “嘿,也不過如此,豎子,以你如今的修為還能夠控製那銀『色』劍氣嗎?倘若你修為突破氣武境,我還有點忌憚,然而結果便是你這一生是沒有機會突破的!”老者淡淡道,然而握住長劍的右手還是輕微的顫抖著,血跡從指間滴落。

    隨意一劍便將那銀『色』劍氣覆滅,葉文雙緊握著,充滿血『色』,淡淡道:“那又如何!”

    老者右手微抬,一抹白光稍縱既至,赫然是一簇劍氣,破開葉文的護體真氣,從胸脯橫穿而過,血『液』如噴泉般濺出。

    一股無力感襲來,劍氣在傷口處不斷的攪碎著周圍的身體組織,疼痛感令葉文眉頭微皺,雙退緩緩彎曲,那頂天立地的脊梁無力的彎下來,不斷喘氣著,右手極為艱難的從懷中掏出一枚丹『藥』塞進嘴,化作熱流在體內流竄著。

    “死!”葉文身體又是一直,全身氣流湧動,強勁的狂風吹得他衣衫飛舞長發橫空,整個人在此時散發出一股滔天的氣勢,其威之烈,在場中形成一個特殊氣場,陰氣在葉文周旁瘋狂的舞動著,旋即流『露』進葉文體內,被葉文強悍的煉化為真氣。

    體內的真氣瘋狂的朝葉文的胸前湧去,胸前驟然凝結出了一柄丈高的劍意虛影,幾若實質的劍意鎮壓虛空,空氣變得無比的粘稠,便如同進入了濕黏的沼澤一般,這一那,

    一道仿若亙古的劍『吟』聲響起,此刻,周圍的空間哢嚓作響,轉瞬之間轟然扭曲起來。

    被血跡染紅的右手握住那劍影,同時,葉文的左手朝上抬起,一簇銀『色』劍氣赫然浮現而出。

    頃刻間,一股恐怖的威壓以葉文為中心朝四周擴散而去,山峰上的石塊皆是詭異的漂浮起來,直至半空中時破碎開來。

    “給我合!”略顯霸道的聲音驟然從葉文的口中傳出,同時,血跡也順著葉文全身上下的劍痕滴落。

    真氣在指尖舞動著,那一簇劍氣和那劍影詭異的重合在一起,在那一那,天地間黯然失『色』,隻剩那一柄劍影。

    右手顫抖的握著劍影,葉文猛然的轉過身望著一方向,那是落霞城的方向,那是葉家所在的方向,那也是他奮鬥一生所在之地。

    真的要結束了嗎?,筱熏,我這次真的要來找你了!還有眼前這老家夥,他必須得死!葉文全身殺意暴漲,猛然的回過身,身形暴『射』而出,雙手緊握住劍影,淩空朝老者劈落,所過之處,空間一陣扭曲,那間,方圓數百的魔獸皆是發出一陣悲憫聲。

    “怎麼可能?”望著那淩空而落的劍影,老者臉上終於浮現出了一絲慌張,全身真氣暴漲,此刻老者真正爆發出自身的實力,然而,魂武境武者之所以是魂武境武者那便是感悟了意境,然而如此短促的時間,老者連自身的意境還未開啟。

    老者隻能硬著頭皮,長劍揮舞,劍影隨後開始一分為二,二分四,四分八,隻一會時間就幻化出成百上千的劍影,迎上葉文。

    一圈恐怖的氣勁波動擴散開來,周圍的空間居然出現了裂痕,恐怖異常的餘威直接將斷劍峰的峰頂削去數十米,形成一光滑的平鏡。

    劍氣散去,半空中赫然是剩下一道身影,其一道身影則是消失不見,連灰燼都未剩下。

    那道身影赫然是葉文,鮮血狂吐,如墜流星,葉文隻感到渾身筋骨一陣撕裂般的痛楚,一時之間,竟是再也無法控製住身形,朝著斷劍峰下落去,感受著老者那消逝的氣息,葉文不由鬆了一口氣,此刻體內劍元力絲毫不剩,生命不斷的在流逝著,驀然回首,望著落霞城所在的方向,原本清澈的眼神也出現了一絲渙散,而一股道別的眼神浮現在那渙散的眼中。

    這一刻,葉文腦中不斷回放著葉家的一草一木,幾十年來不經意過去,他的一生都在落霞城度過!

    葉文已經漸漸感覺到生命開始流失,胸前那跳動的心髒已經逐漸停止,剩下的便是一種朦朧的意識還存在與腦海之中,久久不肯離開,枯燥的嘴唇微微張啟,喃喃道:“晨兒,不知道你現在是否原諒我了!接下來的葉家便要交給了!”

    

Snap Time:2018-01-22 14:34:15  ExecTime:0.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