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二百一十八章第三血脈


    第二百一十八章 第三血脈

    冷,那種刺骨的冰冷,這便是葉晨此刻的感覺……

    葉晨能夠極為清楚的感覺到周圍的陰氣仿佛朝自己聚集而來,與此同時,經脈四處流淌出一股極為冰寒的寒流。

    寒流慢慢的在葉晨經脈中流淌著,朱雀真氣以及青龍真氣皆是歸縮在丹田之內,頃刻間,整個經脈便被那寒流所取代。

    葉文劍眉微皺,縱身一躍,躍到葉晨的身旁,右手猛然朝葉晨的肩膀拍去,然而,右手還未至葉晨肩膀的時候,葉文的右手嘎然止住,那宛如利劍般淩厲的右手上居然布滿了冰霜,而此刻,葉晨那原本便略顯蒼白的臉『色』更加慘白起來。

    “我沒事!”葉晨凍得發紫的嘴唇輕顫道,在葉晨說出這句話時候,那間,周圍的陰氣都瘋狂起來,宛如『潮』水一般朝葉晨體內衝去。

    在天空遠遠望去,在葉晨的身旁仿佛形成了一個漩渦,葉晨赫然是這漩渦的中心,整個斷劍峰周圍的陰氣都朝這邊湧來,麵對這如山般的陰氣,縱然是葉文的身形也被『逼』退數十米,千川雪等人更是不濟,被『逼』退到百米開外,皆是詫異的望著那道泛著白氣的身影。

    唯獨一人臉『色』依舊,那便是慕晨,空洞的眼神望著葉晨,眼中流『露』出一絲沉思之『色』,此刻,他居然感到一種熟悉的氣息,這種氣息隻有曾經在慕葉身上出現過,數刻之後,慕晨難得出聲道:“玄冰血脈,玄冰靈氣!”

    慕晨的聲音雖小,但是在場的人無一不是高手,千川流皆是流『露』沉思之『色』,難道這葉晨是玄冰血脈。

    “原來那玄冰靈氣在葉晨體內!”對於慕家被滅門的事情葉文也有耳聞,其中的內幕他自然清楚,讓他始料未及的是慕葉居然更葉晨發生了關係,那玄冰靈氣必定在葉晨體內,玄冰靈氣那是世間最純淨的靈氣之一,隱隱約約間有了靈『性』。

    “看來這周圍的異樣是那玄冰靈氣所導致的!”此刻,葉文眼中也難得流『露』出了一絲擔憂,這玄冰靈氣到底對葉晨是好還是壞。

    葉晨無疑是風火屬『性』體質,但是這玄冰靈氣無疑是屬於冰寒血脈那一類,無疑與火屬『性』形成了衝突,這也是葉文所擔憂之處。

    雙目緊閉,葉晨能夠極為清楚的感受到體內那一股寒流正在不斷壯大著,此刻,遠遠望去,葉晨整個身體表麵居然凝結成了一層薄冰,縱然葉晨集中注意力想去控製那一股寒流,那寒流卻如掙脫開來的野馬似的,絲毫駕馭不了,就這麼詭異的在葉晨體內流竄著。

    葉晨身軀驟然一震,旋即身體輕微的顫抖起來,周圍胸不斷聚集纏繞起來的陰氣,旋轉的速度越來越快了。

    居然形成了一個漩渦,漩渦所產生的吸引力再次將周圍的陰氣吸收過來,在葉晨頭頂十米出,漸漸形成一個奇異漩渦。

    倘若剛才那股寒流算是一小絲的話,那此刻,寒流可以比喻成波濤洶湧的大海,頃刻間,葉晨體內那空曠的經脈居然破裂開來,由此可知那股寒流的可怕之處,但是,在這種極度冰寒的狀況下,葉晨居然絲毫為感覺到一絲疼痛。

    “經脈破裂!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還有那股寒流是什麼?”葉晨此刻有種要破口大罵的衝動,腦中飛快流轉著,自己體內何時多了這一道寒流,突然,葉晨身形猛然一震,他想到了:“這股寒流難道是玄冰靈氣!”

    如果剛才一些給葉晨僅僅是震驚的話,那接下來所發生的一切便是震撼,絲絲血『液』順著破碎的經脈流進,被那寒流所包裹著,旋即,一絲震撼的表情浮現在葉晨的臉上,那血『液』居然和寒流緩緩融合在一起,隨著時間的流逝,和寒流所融合在一起的血『液』更多了,順著葉晨那破碎的經脈流入葉晨體內,一股陰暗,殺戮的情緒在葉晨的身上爆發出來,此刻,葉晨望上去宛如殺神一般。

    葉晨頭頂的那個漩渦不斷擴張著,頃刻間居然有數百米之寬,周圍的魔獸皆是瘋狂的朝四周逃逸著。

    那陰氣仿佛不會枯竭般,任憑葉晨如何吸收,永遠都是那麼濃厚,震撼過頭便是麻木,葉晨身形猛然一震,天啊這到底發生了什麼。

    那寒流居然漸漸轉變,化作了一股極為柔順的冰寒真氣,滋潤著那破碎的經脈,經脈也再次恢複如初,比剛才更加的強悍。

    令葉晨震撼的是,那冰寒真氣和血『液』在丹田之中形成了一枚泛著藍光的晶石,晶瑩透亮,對這葉晨並不陌生,反而十分的熟悉,因為在丹田內還存在著兩枚晶石,赫然是風屬真晶以及火屬真晶,難道那第三枚真晶會是水屬真晶不可?

    隨著陰氣的不斷吸收,葉晨體內的冰寒真氣不斷壯大著,在葉文等人詫異的目光中,葉晨的氣勢突然全無,然後又突然狂漲起來,此刻,葉晨心中不由默念著:“初武五層,初武六層,初武九層,煉武一層,煉武三層,煉武巔峰!”

    直到此刻,那股冰寒真氣才停止了壯大,其雄厚程度絲毫不亞於尋常的煉武巔峰武者,冰寒真氣如『潮』水般朝那真晶那歸縮著,葉晨並未察覺到那藍『色』真晶上麵閃過一道倩影,與此同時,葉晨頭頂的漩渦消失不見,陰氣也隨之散去,恢複平靜。

    葉晨猛然睜開雙眼,漆黑的眼眸之中閃過紅藍青三道光芒,有點難以置信的望著自己的右手,此刻,葉晨可以極為清晰的感受到自己身上傳出來的感覺,有輕飄飄的,有暖和和的,也有一丁點冰冷,目光從右手移到麒麟戒上,葉晨心中默念著:“第三血脈,水屬體質!難道是剛才那玄冰靈氣所導致的!”風屬血脈,火屬血脈,此刻葉晨居然再次擁有了一種血脈,水屬血脈!

    右手緩緩緊握,一絲寒氣在指尖處形成一層薄冰,旋即,一簇火焰升騰而起,白氣在葉晨的指尖處冒出。

    咻咻!在那漩渦消失之後,葉文的身形便朝葉晨衝來,慕晨緊隨之後,葉文臉上難得流『露』出一絲憂『色』,沉聲道:“發生什麼事情了!”

    與此同時,千川雪以及蘇道幾人也來到葉晨的身旁,皆是詫異的望著葉晨,等待著葉晨的解釋。

    “沒事,算是偶爾感悟罷了!”葉晨微微搖頭,擁有水屬血脈這樣令人震撼的事情怎麼可能透『露』給他們知道。

    聞言,眾人皆是不由幽怨的望了葉晨一眼,偶有感悟,會搞出那麼大的動靜,不過見葉晨沒有解釋,幾人也是知趣的繼續追問。

    “葉家主,我等還是趕快趕路吧!在這我們已經浪費了太多的時間!”見葉晨如此不知趣,蘇道不由冷哼一聲。

    盡管蘇道說的語氣極為不客氣,但是也是事實,葉文也不好說什麼,點頭,沉聲道:“走!”

    右腳朝前邁出一步,葉晨目光淡淡的瞥了蘇道一眼,顯然蘇道那句話是在警告自己別在浪費大家的時間,對此,一股殺意在葉晨的內心處蔓延而出,此刻,葉晨居然有種要出劍誅殺的衝動,嗜血的欲望在葉晨的眼中彌漫著。

    轉過身的蘇道不由打了個寒顫,此刻,一股寒意在他心中蔓延著,駭然的朝前躍去,那股寒意也隨之消失。

    同時,葉晨也壓抑住了那股嗜血的欲望,顯然自己的身體一定發生了變化,以自己的心境足以控製住自己的殺意,然而,在剛才他的體內暴躁的嗜血欲望,仿佛洪水猛獸一點點吞噬他的理智,這對來說是極為不正常的事情,劍眉微皺,葉晨猛然抬起頭,顯然在寒流和血『液』融合的時候,他也產生了負麵的情緒,而那寒流則是吸收著陰氣壯大,顯然自己是受了周圍陰氣的影響。

    這些陰氣無疑是那些生物死亡所產生的,其中包括著生物之前的負麵情緒,顯然這些負麵情緒進入到自己的體內,漸而影響到自己。

    “,這算不算是唯一的害處呢?”有得便有失,葉晨頗為無奈的感受著自己的體內……

    

Snap Time:2018-04-21 06:17:34  ExecTime:0.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