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二百一十五章劍神門


    第二百一十五章 劍神門

    向問天死了?

    那個在落霞城隻手遮天的向問天死了!猶如死狗般躺在地麵上,眾人的目光僅僅朝向問天一瞥便移至葉晨的身上。

    一絲血跡順著葉晨右手指尖滴落,咳嗽數聲,葉晨不由感到一陣暈眩,心中喃喃道:“將兩種不同的真氣融合在一起,其威力固然強悍,但是以我如今對真氣的控製技巧還是遠遠不夠,看來,隻有加深真氣控製技巧才能安然將兩種真氣融合!”想此,葉晨不由咳嗽了數聲,吐出幾口血,擦拭掉嘴角的血跡,葉晨目光不由朝慕晨望去,而同時慕晨的目光同樣朝葉晨望來,那空洞的眼中出現了一絲擔心之『色』。

    如果火麒麟對葉晨來說是亦師亦友的存在,那慕晨對葉晨來說便是可以將背後交托的兄弟!

    微微點頭,葉晨能夠感受到慕晨心中那悲憫的情緒,輕聲道:“接下來的就交給你了!”

    “放心!一顆人頭不夠,還需要這顆人頭。”慕晨同樣輕微點頭,旋即,洞口的目光朝馬言望去。

    身形猛然一顫,當望著威風凜凜的向文天如死狗一般躺在地上的時候,馬言不知為何有種悲哀的感覺,還有一絲絕望。

    天地間仿佛就剩下了那一抹白亮,依舊是剛才慕晨的那一劍,剛才,馬言擋不住這一劍,此刻,馬言同樣擋不住。

    黑夜中,一抹血光在空中綻放,如此的醒目,馬言的身形徒然倒『射』而出,兩眼空洞,無力的撞上遠處的樹杆,在心髒處赫然是一道極為傷口,顯然是生機已絕,而同時,慕晨身形同樣落在地上,蹬蹬在地上踏著數步,臉『色』慘白無比。

    見此,葉晨臉『色』微變,身形躍在慕晨的身旁,右手按住慕晨的肩膀,一絲真氣在慕晨的體內遊動,察覺慕晨僅僅是真氣消耗過度之後才鬆了一口氣,看來那一劍雖然強悍無比,但是所需的真氣也是龐大無比,以慕晨的修為竟然也隻能勉強使出幾劍。

    沒有人去瞧那兩具屍體,而皆是眼神怪異的望著葉晨以及慕晨兩人,特別是令狐劍,那眼眸深處還有著一絲懼意,剛才葉晨解決兩名氣武境武者的時候,他並未親眼所見,然而如今他卻親眼目睹了葉晨如何誅殺一名氣武境武者,對葉晨的實力也是稍也了解。

    “希望這個煞星不要惦記剛才那點事!”想到葉晨那體質,以及修為,令狐劍便是一陣頭痛。

    隨手扔給慕晨一顆丹『藥』,手指撥動,往自己嘴塞進一顆丹『藥』,葉晨轉過身,若有深意的望著葉文,他並不會那麼天真的認為以自己的實力可以誅殺掉向問天,最後向問天那異樣的表現他也是看在眼,顯然是葉文動了手腳。

    對此,葉晨倒是沒有憤怒,隻要能夠殺死敵人,無論是憑借何種手段,隻要成功就行。

    “雖然實力不及向問天,但是能勉強對上氣武境二層的武者,這小子隱藏的夠深。”葉文低頭暗道,旋即從懷中掏出兩枚彌漫著『藥』香的丹『藥』遞給葉晨兩人,輕聲道:“你倆或多或少受了點傷,先坐下療傷吧!”這兩枚丹『藥』顯然價值不菲,葉晨也不跟葉文客氣,直接給一顆慕晨,一顆塞進自己的嘴,隨意找了個位置坐下,打坐療傷,慕晨也是如此。

    “皇子,該怎麼處理?”令狐劍忌憚的望著葉晨,旋即附在千川流的耳旁低聲道。

    一時間千川流還未反應過來,輕恩一聲,旋即有種要暴打令狐劍的衝動,這小子不是沒事找事啊!

    千川流雖然『性』情囂張,但是依舊懂得輕重,瞥了葉晨一眼後便望著千川雪,不過如何,千川雪才是這次皇族的代表人。

    “落霞城主向問天,副城主馬言,勾結敵對勢力死有餘辜!分布下去,誅家!”輕紗下的千川雪淡淡道,旋即便閉上雙眼,沉默不言。

    誅家!隨著千川雪的這一句話,無疑判定了馬言以及向問天家屬的命運,秦老以及趙老皆是對著千川雪拱手道:“遵命!”

    “這千川家的小妮子還不錯!”葉文嘴角處不由浮現出一絲笑意,若有深意的望著千川雪,旋即又望了葉晨一眼,心中嘀咕道:“等劍墓之行結束之後再更千川那老家夥說吧!”現場又陷入了一陣沉默,周圍那魔獸的嘶吼聲再次響起,又恢複了剛才的樣子。

    胸脯微微起伏,在那顆丹『藥』入口之後,葉晨便感覺一股熱流在經脈中流竄著,不斷滋潤著經脈,隨著風神訣以及朱雀訣的分別進行,天地靈氣也瘋狂的朝葉晨體內湧去,聲勢浩,大,遠遠望去,形成一光柱,異常的醒目,而在葉晨旁邊的慕晨的情況和葉晨也差不多。,

    數刻之後,兩人幾乎同一時間睜開雙眼,相望一眼,皆感受到對方體內那雄厚的真氣,隨著兩人醒來,原本閉目養神的幾人也是紛紛睜開雙眼,望著兩人,同時,葉文也從岩塊上站起來,臉『色』微沉道:“已經到了約定的時間!”

    三方約定此刻會見,然而劍神門眾人的身影依舊未瞧見,千川雪同樣站起來,淡漠的眼神瞥了一下遠方,淡淡道:“撤!”

    千川流等人皆是朝千川雪靠攏在一起,隨時做好撤退的準備,而葉家這一方則是等待著葉文下令。

    “等等!前方數百米之處,,看來劍神門這次麻煩了!”葉文雙目不由緊閉,嘴角間浮現出一絲笑意,輕聲道。

    聞言,千川雪同樣閉上雙眼,靈魂力宛如『潮』水般朝外湧去,不僅僅千川雪如此,葉晨幾人也閉上雙眼,同時將靈魂力擴散而出,感受著周圍的一切,幾乎在一千米開外時,葉晨極為『迷』糊的感受到數十道強悍的氣息,但是那氣息極為混『亂』。

    “有十股劍神門弟子的氣息,其中各個皆是氣武境武者,還有十六股強悍的氣息!根據氣息判斷其修為皆是氣武境武者,而且還是跟剛才的黑衣人還是同一夥的!”葉文輕吐道,同時睜開雙眼。

    “走!”葉文冷聲道,雙腳猛然朝地麵一踏,身形徒然朝那方向激『射』而去,同時,葉晨幾人也緊隨葉文而去。

    “跟上他們!”千川雪淡淡道,身姿輕盈,如那飄落的楓葉般,頃刻間,便躍到十來米開外,緊隨葉晨等人而去。

    “令狐劍,一會兒你可別再次觸犯葉晨,否則連我都保不住你!”千川流大袖一揮對著一旁的令狐劍冷冷道,同時身形一晃,緊隨在千川雪幾人之後,秦老幾人也是憐憫的望了令狐劍一眼,搖搖頭,拍著令狐劍的肩膀,動身離去。

    “惹那煞星,縱然給我十個膽子我也不敢!”令狐劍望著地上向問天等人的屍體,眼中閃過一絲懼『色』,嘀咕道。

    數千米的距離,在葉晨幾人的眼中,僅僅數息的時間便到,這是一片茂密的樹林,粗壯的樹杆交錯,而此刻,在這密林的深處卻是不斷發出一道道震耳欲聾的雷鳴聲,遠遠望去,依稀可以見到那密林那縱橫的劍影,以及晃動的人影。

    蘇道,在劍神門青雲榜上排名第五,憑借著強悍的實力以及俊秀的外表在劍神門中極受女弟子的歡迎,然而,昔日那個風度翩翩的蘇道今日卻異常的狼狽,在兩名黑衣人的攻勢之下節節敗退,冷汗順著蘇道的臉頰不斷滴落。

    不僅僅蘇道一人如此,縱然其他的劍神門弟子也是如此,異常的狼狽。

    此次劍神門的兩位長老已經都葬身於黑衣人的劍下,因此,隊伍的帶領無疑落在蘇道的身上,但是蘇道此刻又騰不出空來。

    突然,背後一道劍影如毒蛇般襲來,蘇道身體強行在半空詭異一扭下地來,身體在草皮之上急速翻滾幾圈,極為狼狽的躲過這一劍,駭然的朝背後望去,赫然是一名黑衣人,顯然又有一名劍神門子弟葬身了,想此,蘇道臉上不由流『露』出一絲凝重。

    “殺!”三名黑衣人集中攻勢,對蘇道展開猛烈的攻擊,宛如天羅地網朝蘇道席卷而來,就在蘇道將要絕望的時候,一道冰冷的聲音驟然在半空中響起:“劍神門弟子何時軟弱到如此地步,居然讓人屠殺,可笑!”

    

Snap Time:2018-04-23 10:04:39  ExecTime:0.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