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二百一十章死


    第二百一十章 死?

    “你的意思是說我是累贅,對嗎?”

    一句平淡的話語落入令狐劍的耳中卻令令狐劍感到莫名的寒意,再加上千川雪的喝斥,令狐劍不得不沉默起來。

    “,賢弟,都怪為兄管教屬下不周,你放心,此次劍墓之行之後我必定重罰他為賢弟出口氣!”見氣氛有點緊繃,千川流不由朝前走出幾步,朝葉晨愧疚道,那張還算是俊秀的臉上則是布滿了愧疚之『色』,那態度要有多誠懇就有多誠懇。

    然而葉晨的目光始終放在令狐劍的身上,並無瞧千川流一眼,這讓千川流頗為尷尬,不過想到對方的身份,千川流不得不咽下心中的怒氣。

    “前方突然出現數十道身影,觀衣著顯然是剛才黑衣人的同夥,其中更是不缺乏兩名氣武境一層武者!”突然一直沉默的葉文不由出聲道,聞言,在場的所有人皆是臉『色』微變,在數息之後,千川雪等人顯然也察覺到,不由相望一眼,身形徒然漂浮而起。

    “,來的正是時候!”此刻,葉晨卻莫名的笑起來,望著令狐劍的目光中多出了一絲冷意,淡淡道:“你不是說我是累贅嗎?”

    說完,葉晨一直垂在腰間的右臂緩緩上舉,朝右側平放,展開的手掌不由一握,恐怖的氣勁不由激『射』而出,朝地麵湧去,那原本『插』在地上的長劍不由激『射』而起,化作一道流光落進葉晨的手,葉晨則是淡淡留下一句:“交給我!”

    身形徒然狂飆而出,頃刻間便消失在樹梢間,留下一臉複雜的千川流幾人,葉冷不由朝葉文打了個眼『色』,對此,葉文則是搖搖頭,隨意找了一石塊盤曲而坐下來,閉目養神,見此,葉冷幾人同樣隨意的找了個位置坐下來,盡管不知葉晨能否以一人之力抵抗兩名氣武境武者,但是葉文都無擔心之『色』,幾人也不由鬆一口氣,臉『色』極為淡然的坐下來,靜待葉晨的歸來。

    “父親,葉晨實力雖是不凡,但是麵對氣武境武者恐怕也會束手無策!”葉慕婉那張淡漠的臉上不由泛出一絲擔憂。

    千川流見此不由朝前邁出一步,走到葉慕婉的身前,然後轉身朝令狐劍幾名護衛道:“你們幾個還呆在這幹嘛!還不快去解決那些敵人,難道你們還真想讓我賢弟獨自一人去解決啊!雖然我賢弟天賦過人,但是一人對付兩名氣武境武者也是會感到棘手。”

    千川流這句話極為高明,不僅稱讚了葉晨的不凡,更是為解救葉晨尋找了個借口,不過,葉慕婉也不領情,一直盯著葉文。

    “秦老,你去一趟吧!”千川雪轉過臉,朝身旁的那名青衣老者道,那名青衣老者微微躬身,道:“屬下遵命!”

    “,不用去了。”葉文突然睜開雙眼,目光越過數人的身影,落在遠方,淡淡道:“如果連兩個區區的氣武境武者也解決不了,那他也不是我葉文的兒子!”說完,葉文便再次閉起雙眼,靈魂力卻如流水般朝四周蔓延而去,此刻注意著葉晨的狀況。

    “恩,葉家主,盡管賢弟天賦過人,但是麵對兩名氣武境武者恐怕還是有點棘手,而且,顯然那些黑衣人已經發現了我等的行蹤,隻有立刻解決掉那些黑衣人,才能避免那些黑衣人通知其勢力,我看還是讓秦老出手相助下賢弟吧!”千川流不由勸說道,顯然是極力討好葉慕婉。

    盡管葉慕婉對於千川流極為厭惡,不過此刻也不由點點頭,喝道:“父親,他說的對,葉晨可是我們葉家的未來,他可不能有任何的閃失!”聽著葉慕婉的話,千川流眼中不由閃過一絲激動之『色』,繼續道:“慕婉所說不錯,賢弟可是不能有任何的閃失!”

    “慕婉,你就放心吧!正如家住所說倘若晨小子如果連那兩角『色』都對付不了,又何談領導葉家,死了算了!”葉冷依舊大大咧咧道。

    聞言,葉慕婉竟然一陣無語,對此,被千川雪喚作秦老的老者不由麵『色』為難的看著千川雪,道:“公主,那我不知……”。

    “既然如此,那秦老你就不要出手了,隻要在一旁觀望便行,倘若葉晨陷入危險時出手相助吧!”既然葉文都如此說,千川雪也不得不考慮,對秦老吩咐道,聞言,秦老對著葉文幾人拱拱手,雙腳猛然一蹬,身形暴『射』而出,朝葉晨前行的方向追去。

    “不知如今的你已成長到何種地步?”望著秦老那漸去漸遠的身影,千川雪那淡漠的眼神中出現了一絲複雜之『色』,對於這位比自己小上好幾歲的男子,千川雪心中始終存在著一絲複雜的情緒,是他讓自己從一個女孩蛻變成一個女人,按道理來說,自己應該恨他,但是又恨不起來。

    相比千川雪那複雜的情緒,葉慕婉心中還是微微擔心,不過,還是寂靜的站在葉文的身旁,故意遠離千川流。

    見此,千川流倒是極為無恥的朝葉慕婉靠上來,滿臉笑『吟』『吟』,對此,葉文不得不出聲道:“千川流,倘若你要求追求我女兒,那至少有著氣武境的修為,否則連進我葉家的資格都沒有,記住,在你還未達到氣武境之前不要來『騷』擾我女兒!”說著說著,葉文那漆黑的眼眸中不由湧現出一絲冷意,千川流原本邁出出去的右腳不要收回,臉上浮現出一絲尷尬之『色』,尷尬道:“晚輩知道!”

    說完,千川流頗為不舍的朝令狐劍所在的位置走去,眼中也不要浮現出了一絲怒『色』,顯然葉文那無視自己的目光也激怒了皇族那所謂的高傲,令狐劍更是眼神頗為不善的望著葉文,等待著千川流的反應,現場不由再次陷入了一陣沉默。

    數刻之後,葉慕婉不由感到一絲疑『惑』,輕聲道:“奇怪,難道葉晨沒有遇到那些黑衣人,一點打鬥聲都沒有!”

    “對啊!以賢弟實力雖然不能打敗那兩名氣武境武者很難,但是對付那些小嘍囉還是不成問題,怎麼連小嘍囉的慘叫聲都沒有。”見葉慕婉開口,千川流依舊不死心跟著道,同時,感到疑『惑』的不僅僅葉慕婉一人,縱然葉冷等人也感到一陣困『惑』,這晨小子到底在搞什麼。

    “嘖嘖,那小子還真是不自量力居然敢一人前往,死了最好,這樣本少爺追求葉慕婉那臭娘們時也少了個阻礙!”千川流表麵上裝出極為關心葉晨的樣子,但是內心卻在冷笑不已,有這樣的想法不僅僅千川流一人,他身旁的護衛令狐劍同樣如此。

    “趙老,你去看看發生什麼事情了。”千川雪同樣也感到一絲疑『惑』,旋即轉身朝一旁的趙姓老者道。

    “屬下遵命!”被喚作趙老的老者朝千川雪拱手道,此次,葉文倒無說什麼,不過卻無人注意到,葉文的眼閃過一絲笑意,暗道:“兩名氣武境武者,十六名煉武境武者還無法『逼』出你的底限,那你的底限到底在哪呢?葉晨!”

    趙姓老者雙腳一蹬,身形徒然暴『射』而出,然而僅僅躍出數米的那卻停住,略顯疑『惑』的望著遠處掠來的身影,赫然是秦老。

    此刻,秦老那張老臉之上布滿了震驚之『色』,見此,趙老臉上也浮現了一絲疑『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居然讓自己這個老夥伴感到震驚。

    眾人同樣見到了秦老,坐在地上的葉冷幾人紛紛起身,目光急切的望著秦老,同時踮起腳尖,朝秦老的身後望去,但是並無葉晨的身影。

    “嘎嘎,那小子終於死了!這就是當日惹本少爺的下場!”千川流隻見秦老一人回來,內心冷笑不已。

    秦老身形一躍,和趙老回到千川雪的身旁,對著千川雪拱手道:“公主,我回來了!”

    “葉晨他人呢?還有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千川雪臉『色』同樣疑『惑』望著秦老,感受著周圍眾人那急切的目光,秦老嘴角不由泛起了一絲苦笑,此刻他還為自己所見的那一幕感到震撼不已,正準備出口時,一旁的千川流卻搶先道:“那個秦老,葉晨該不會死了吧!”

    “果然是累贅!”一旁的令狐劍不由冷笑而出,搖搖頭,葉慕婉臉『色』瞬間慘白至極,輕聲喃喃道:“不會的,他不會那麼容易死的!”

    “他死了?”千川流眼中浮現了一絲錯愕之『色』,那個奪走自己處子之身的男子死了?

    “慕婉,人死不能複生,現在我們要做的便是誅殺那些黑衣人為賢弟報仇,以秦老的實力,恐怕那些黑衣人早就被誅殺了。”千川流臉上浮現出一絲悲憤的神情,仿佛為葉晨的死去感到異常的悲憤,不過演技之差,令人為之厭惡。

    “皇子,屬下請命出戰,誅殺剩餘的黑衣人,為葉晨公子報仇!”令狐劍眼前一亮,不由朝千川流拱手道。

    “好!記住要一個不放過,以報葉晨賢弟之仇.”千川流氣憤道,全身不斷顫抖著,緊握著長劍,青筋暴起。

    “不必了,我相信葉晨不會死的!”葉慕婉冷聲道,同時目光朝遠處望去,期待著,那道熟悉的身影出現……

    與此同時,數道輕盈的腳步聲從遠至近緩緩響起,緊隨而來的便是一道平淡的聲音:“,你倆的好意我心領了!”

    

Snap Time:2018-04-19 21:40:22  ExecTime:0.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