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二百零九章累贅


    第二百零九章 累贅

    “,你逃不過的!”

    平淡的聲音在黑衣人耳旁泛起,落入黑衣人的耳中宛如晴天霹靂般,身形猛然一震,在黑衣人那駭然的目光中,一道黑影由遠至近,激『射』而來,那尖銳的破風聲顯得如此刺耳,黑衣人麵『色』一沉,身形閃動,袖袍一揮,恐怖的勁氣暴湧而出,最後重重的轟擊在那道黑影之上。

    “鏘!”金鐵交響爆發,那黑影去勢,反觀黑衣人身子蹬蹬朝後連退數步,一絲血跡順著嘴角滴落,身形搖搖晃晃。

    “說過了,你逃不了!”那黑影頓時響起一道清脆的劍『吟』聲,周旁劍氣彌漫,恐怖的劍氣瞬間擊散黑衣人周旁的護體真氣。

    黑影摧枯拉朽般,直接從黑衣人的胸脯出橫傳而過,詭異的是那黑影再次從黑衣人的背後反『射』回來,在黑衣人那死不瞑目的目光中,最後在半空一陣飛旋,重重『插』在堅硬地麵之上,眾人日光一掃,原來是一柄長劍,與此同時,黑衣人的身影也無力的掉落在地。

    “這名氣武境武者死得還真冤枉啊!晨小子,你這出手的時機抓的也太準了。”一道爽朗的笑聲從遠處的密林處響起。

    原本臉『色』略顯疑『惑』的葉慕婉身形猛然一顫,臉上難得的流『露』出了狂喜之『色』,輕聲道:“來了,他們來了!”

    對於這道聲音的主人葉慕婉並不熟悉,但是聽得那一句晨小子之後,葉慕婉的心中不由浮現出一道消瘦的身影——葉晨。

    半空中的千川雪同樣流『露』出一絲沉思之『色』,眾人的目光不由朝那密林望去,在眾人目光的注視之下,數道身影浮現而出,僅僅眨眼的功夫,那數道身影便跨出數十米,來到千川雪等人的麵前,赫然是十二名男子,其中一名黑袍少年以及白發青年顯得特別突出。

    千川雪的目光僅僅在那名黑袍少年身上略顯停頓之後,便移動為首的中年身上,身形朝下方落去,顯得極為飄逸,躬身,微微頷首道:“皇族此次主要負責人千川雪見過葉家主,多謝葉家主出手相助!”縱然麵對葉文,千川雪臉上也是保持著一如既往的淡漠。

    為首的中年人,也就是葉文,同樣對千川雪拱手道:“上次一別,千川公主的修為更加精進了,果然不負天才之名!”

    對此,千川雪則是微微點頭,而遠處的葉慕婉朝這邊走來,走到葉文跟前,輕聲道:“父親!”

    對於自己這位女兒,葉文臉上也難得的流『露』出一絲柔和之『色』,右手從衣袖中緩緩探出,拍打著葉婉兒的肩膀,柔和道:“慕婉,辛苦你了!”對此,葉慕婉則是柔和一笑,旋即便朝葉文身上的幾人問候道:“慕婉見過幾位前輩!”

    盡管葉冷四人經常居在藏書閣不出,但是在葉家中的威望絲毫不弱,太上長老,那地位可是僅次於家主。

    “嘖嘖,僅僅數月不見,慕婉越發的『迷』人了,真不知道哪家的兒郎有幸取得慕婉!”葉冷朝前邁出一步,打量著葉慕婉,為老不尊道。

    對於葉冷那打趣的眼神,葉慕婉也不由無奈的搖搖頭,旋即目光落在黑袍少年身上,輕聲道:“好久不見,葉晨!”

    “好久不見!”葉晨目光微微一瞥千川雪,朝葉慕婉點點頭,算是回應千川雪,旋即朝葉冷打趣道:“我感覺綺夢現在也越發的出落了,但是不知道哪家的二郎有幸取得綺夢呢?”聞言,葉冷頗為自豪的揚起頭,笑道:“那是,我家夢兒的魅力那是不用說的,在我看來,誰想要娶我家夢兒,那他至少要比你晨小子優秀不可,否則就配不上我家夢兒了,實在不行,我就把我家夢兒嫁給你!”

    聞言,葉晨不由白了葉冷一眼,而一旁的葉文眼前卻是一亮,若有深意的望著葉晨以及葉冷,那眼神看得兩人心一陣發『毛』。

    “在下千川流,是帝國第九皇子,見過葉家主,以及幾位前輩!”此刻,一道略顯謙和的聲音在千川雪的背後響起,稍微整理淩『亂』的衣著後,千川流一掃剛才慌張的神情,極為謙卑的走到葉文的身前麵前,朝葉文幾人躬身道,表現的彬彬有禮。

    說完,千川流又是抬起頭,臉上流『露』出一絲詫異之『色』,對著葉晨柔聲道:“原來賢弟也來了,當初與賢弟在酒樓一別後,為兄便特念賢弟,沒想到今日能夠在此遇見賢弟,這當真是我幸,看賢弟紅光滿麵,顯然賢弟最近過的不錯,為兄也不由放心!”

    說完,千川流那謙卑的臉上還流『露』出一絲狂喜之『色』,好像是因為見到葉晨才如此高興,不複酒館的那一副囂張。

    周圍人皆是眉頭微皺的望著臉『色』極為自然的千川流,難以想象千川流的臉皮竟如此厚,對於葉晨和千川流兩人之間的恩怨,葉文就得到冥衛軍的報道,見此,葉文不由再次看了千川流一眼,這小子修為雖是不濟,不過臉皮倒是不錯。

    千川雪依舊是一副淡漠的表情,不過倒是朝旁邁出一步,別過臉去,沒去瞧千川流。

    葉慕婉那眼角間更是流『露』出了一絲嘲諷之『色』,不過並未說些什麼,與千川雪一樣,朝旁邁出一步,遠離千川流。

    對此,葉晨輕微朝千川流點點頭,算是回應千川流,旋即朝一旁的千川雪道:“難道這一次落霞城的城主以及副城主沒有隨行?”

    千川雪沒有想到葉晨會問她,臉上不由浮現出一絲錯愕之『色』,正欲回答時,站在千川流旁的一名護衛不由冷哼一聲,冷冷道:“葉家主,此次開啟劍墓之事關係到三家的利益,所以不能出任何才差錯,請葉家主慎重考慮隨從人員,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可以隨行的!”

    令狐劍,原本便是千川流的心腹之一,如今見葉晨如此淡漠千川流,又聯想到葉晨以及千川雪之間的恩怨,因此,不由出聲道。

    隨著令狐劍的這句話而出,全場的氣氛立刻緊繃起來,縱然是令狐劍身旁的其他護衛以及兩名老者也不由皺起眉,暗自埋怨令狐劍出言,縱然是千川流也不由暗罵令狐劍白癡,說話也不看場合,沉喝道:“令狐劍,住口!”

    往常千川流這樣則是暗示令狐劍繼續說下去,而此刻,令狐劍也是這樣認為,在他看來,以皇族的實力何懼一世家,因此,令狐劍底氣不由更足:“此次關係到開啟劍墓的成敗,請葉家主慎重考慮!要知道此次開啟劍墓十分危險,我們是不可能帶著累贅!”

    累贅,千川流眼中不由冒出了怒火,這令狐劍今天是吃錯『藥』了,倘若那家夥是累贅,那他豈不是連累贅都不如。

    令狐劍此言無疑是將葉晨喻為累贅,說完之後,令狐劍更是嘲諷的望著葉晨,不過令令狐劍失望的是葉晨的臉『色』始終一路既往的平淡,仿佛自己剛才所說的事情跟他無關似的,而令令狐劍困『惑』的則是葉晨周旁的葉冷等人各個帶著莫名的笑意盯著自己。

    令狐劍不知葉家和皇族以及劍神門之間的關係,千川雪可是知道,不由冷哼一聲,喝道:“閉嘴!”

    喝聲如雷鳴般在令狐劍的耳旁響起,臉『色』微變,令狐劍不由朝千川流望去,見千川流那埋怨的眼神,令狐劍不由明白過來自己這次算是領會錯了千川流的意思,臉上不由浮現出一絲惶恐的神情,朝千川雪躬身道:“屬下遵命!”

    “葉家主,對不起!”千川雪雖是對葉文說,不過目光卻望著葉晨,顯然葉晨的平靜也讓她感到詫異。

    葉文則是不在意的搖搖頭,同樣將目光望向葉晨,頃刻間,全場的目光不由集中在葉晨身上,見此,葉晨則是搖搖頭,朝前邁出一步,臉『色』平淡的望著令狐劍,淡淡道:“你的意思是說我是累贅,對嗎?”

    

Snap Time:2018-01-22 08:40:47  ExecTime:0.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