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二百零六章安寧


    第二百零六章 安寧

    如墨長發隨風飄『蕩』,葉晨臉『色』平靜的邁出閣樓,望著葉家那來來往往的背影,心中一片寧靜。

    進入氣武境,葉晨整個人看起來越發不凡,但是從表麵上看起來仿佛是一平凡的書生,依舊走在回庭院的小道上,但是每一次的感覺都是不一樣,葉晨便這麼靜靜的走在小道上,直到庭院浮現在葉晨的視線中,葉晨才停下腳步。

    庭院內那熟悉的桂花樹不知何時已經被砍伐掉,然而,庭院之中,依舊有著那一道身影,以及那晃動的劍影。

    而蘭姑則是坐在屋內,正在縫補些什麼,對此,葉晨深深的呼了口氣,這便是家,無論離開多久,都會惦記的家。

    推開庭院的木門,庭院內的那道身影頓住,難得的放下手中的劍,轉身,臉上浮現出一絲笑意,對葉晨笑道:“回來了!”

    “慕大哥,好久不見!”望著慕晨那略顯黝黑的臉龐,葉晨臉上同樣流『露』出了一絲笑意,發自內心的笑意,然而在感受到慕晨身上那氣息之後,葉晨臉上不由浮現出了一絲詫異之『色』,錯愕道:“氣武境?慕大哥,你突破煉武境了。”

    慕晨臉上同樣也流『露』出一絲錯愕之『色』,旋即笑道:“你不也是如此!,葉晨,我記得沒錯的話,你才將要十六歲吧!”

    葉晨可是依舊記得火麒麟曾經說過,慕晨已經感悟了意境,隻要他突破煉武境,那氣武境的瓶頸對他來說不再是瓶頸,也就是說慕晨終究有一天會到魂武境,然而葉晨依舊意料不到慕晨僅僅數月便突破煉武境,難道眼前這家夥資質比自己更變態,想此,葉晨心中不由一陣感慨,輕聲笑道:“恭喜!終於突破了煉武境!”聞言,慕晨則是輕笑點頭,不過眼中再次流『露』出莫名的悲傷,轉身,望著幾米開外的墳墓,那冰冷的石板,以及墓碑之上雕刻著的丁香花,石板周圍殘留著一些枯萎的植被,在慕晨目光駐留在那墳頭的時候再也移不開。

    朝前走出幾步,葉晨的目光同樣注視著那石板,緩緩蹲下身,輕聲道:“慕葉,我回來了!”

    寒風吹來,卷起慕晨那白如雪的長發,在這一那,慕晨開口道:“葉晨,我想去出去一趟。”

    “是要去殺馬言嗎?”葉晨目光從石板上移開,落在慕晨那空洞的目光上,輕聲道,寒風吹過,卷起滿地的枯葉,一股肅殺之氣在整個庭院內彌漫著,庭院內的鳥兒也被驚的朝外飛去,慕晨輕微點頭,淡淡道:“他活的太長了!”

    說完,慕晨右手緊握的長劍不由的顫抖起來,發出一道悲憫的劍『吟』聲,劍通人心,聽著劍『吟』聲,葉晨此刻能夠感受到慕晨心中的悲憫。

    悲憫嗎?葉晨緩緩起身,目光越過庭院,落在遠方那些忙碌的身影上,輕聲道:“恩!不過,殺他不是現在。”

    “為什麼?”慕晨語氣略顯詫異道,對此,葉晨則是一笑,解釋道:“如今,廢域內驚現劍墓,而馬言身為落霞城副城主,必定早已知曉,聽說,在數月前他便的行蹤便無人知曉,如今你去落霞城內的莊園,也找不到他!”

    “我可以去廢域找他!”慕晨依舊不放棄道,葉晨不是他,所以葉晨無法感受到慕晨心中對馬言的殺意。

    “,七天之後,家族要進入廢域,那時候馬言必定會現身!”葉晨半眯眼眸,淡淡道,倘若葉家和皇族聯合,那做為副城主的馬言應該會緊隨在那些皇族之人身後,或許,到那時便是馬言的死期,想此,葉晨那漆黑的眼眸中不由閃過一絲冷意。

    “好!”壓抑住內心的殺意,慕晨的目光再次變回以往的空洞,右手上的長劍如閃電般刺出,尖銳的爆鳴聲徒然響起,見此,葉晨臉上難得閃過一絲詫異之『色』,站在慕晨身旁,葉晨可是清楚感受到慕晨這一劍並未運用真氣,然而速度便如此恐怖,其威力更是不容小覷。

    倘若慕晨運用起劍氣,那這一劍的威力將會達到如何程度?沒有防禦,沒有花哨,有的隻是不是敵死便是我死的一劍。

    尖銳的爆鳴聲同樣驚動了屋內的蘭姑,蘭姑放下手上的衣袍,推開房門,當看到庭院內那道熟悉的身影時,蘭姑的眼角不由濕潤起來,邁出去的腳步也不由停在半空中,便這麼靜靜的看著那道身影,嘴中輕念著:“少爺變高了!”

    葉晨也猛然轉過身,嘴角微揚起,望著蘭姑,哽咽道:“蘭姑,我回來了!”

    在丹『藥』的治療下,蘭姑體內的病疾也一一根除,此刻的蘭姑看起來越發的年輕,整個人的狀態也好了,那眼角間的皺紋也不再那麼明顯,見此,葉晨也不由鬆了一口氣,蘭姑擦拭掉眼角的淚水,笑『吟』『吟』道:“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突然,一陣咕嚕聲從葉晨的肚子傳出,葉晨右手『摸』『摸』鼻子,笑道:“蘭姑,我肚子餓了,好懷念蘭姑你煮的鴿子飯。”

    “少爺你等等,我馬上就為你做去。”蘭姑立刻抓起掛上牆壁上的圍裙,往自己身上係,朝煮飯走去,數刻後,炊煙徐徐。

    望著那徐徐炊煙,以及蘭姑那充滿喜『色』的臉龐,葉晨不由輕聲道:“有家的感覺真好!”

    此刻,葉晨有種明白了暗衛軍的守護最珍惜之人的做法,縱然在外奔波,縱然終日與死亡博得,但是能讓最珍惜的人過的好。

    聞言,舞劍中的慕晨也不由讚同的點點頭,自處漂泊才更能感受家的溫暖,盡管隻是一茅草屋而已,但是不是那些宏偉的閣樓可以取代。

    七日之後,清晨,薄霧彌漫,依舊是這庭院,悠揚的琴聲在庭院內飄『蕩』著,慕晨一如既往的舞著劍。

    而在庭院旁,葉晨盤坐在地,在他的身前這排放著一小木桌,木桌上則排放著一琴,一香爐,香爐不斷的朝外冒著白氣。

    一襲黑袍,葉晨麵容平靜,修長的手指不斷的在琴弦上晃動著,隨著琴弦的撥動,悠揚的琴聲隨之傳出,然而仔細看便會發現在葉晨的雙手居然沒有觸及琴弦,反而離琴弦還不足一寸處,而淡青『色』的真氣至葉晨的指尖處激『射』而出。

    葉晨居然控製著真氣來撥動琴弦,以葉晨那真氣的恐怖之處居然不能讓那琴弦斷開,由此可知葉晨對真氣的控製已經達到神乎其技的地步,隨著手式的不斷變化著,指尖的真氣也不斷的變化著,從而琴聲也隨之變化,時而高昂,時而低沉。

    真氣緩緩的在葉晨的體內流動著,此刻,望上去葉晨越發的出塵了,漆黑的眼眸宛如一輪旺泉般清澈,沒有絲毫的殺意。

    琴聲要先感染他人必定要先感染自己,此刻,葉晨也漸漸的沉醉在自己的琴聲中,緩緩閉上雙眼,在葉晨的眼中浮現而出的不是那屍野遍地的血腥畫麵,不是血流成河的慘狀,葉晨宛如化作一隻振翅高飛的大鵬,翱翔於九天之上,俯視著下方的蒼茫大地。

    他的心境始終那麼安寧,沒有殺戮,葉晨心中的殺意不斷洗刷著,葉晨整個人看起來越發的出塵。

    不知不覺間,葉晨的心境以一種極為緩慢的速度提升著,盡管緩慢,但是始終提高著,隱隱約約間,葉晨的靈魂強度也隨之提高。

    隨著琴聲的不斷飄『蕩』,慕晨也難得停下劍,靜靜的站在原地,看著雙目緊閉的葉晨,臉上浮現出一絲詫異之『色』。

    直到,初升的太陽衝散了這庭院的薄霧,葉晨的琴聲也隨之停住,雙目也隨之睜開,輕聲喃喃道:“時間到了嗎?”

    

Snap Time:2018-04-20 14:54:53  ExecTime:0.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