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二百章與子同穴


    第二百章 與子同『穴』

    順著孤星的視線望去,一道倩影浮現在葉晨的眼中,赫然是葉婉兒。

    此刻,葉婉兒蒼白到近乎於透明的瘦弱俏臉,美麗的臉上掛著幾許淚痕,淚水不停的滑落,落地作響。

    望著那一道遲暮的身影,葉婉兒眼中有失落,有悲憤,有逃避,她多麼想轉身離去,然後天真的認為眼前的一切都是夢境,然而她的雙腳仿佛在地紮根似的,一動不動,曾幾何時,她多麼希望能夠見到自己父親一眼,然而事實卻是如此殘酷。

    “母親,父親他去哪了,是不是婉兒不懂事,為什麼他都不來看我們?”

    “母親,我有沒有父親,為什麼其他孩子都有父親,我的父親去哪了呢?”

    “母親,她們都叫我沒父親的孩子,為什麼我的父親他不回來呢?為什麼呢?”

    葉婉兒的耳旁中仿佛回『蕩』著自己幼時帶著稚氣的聲音,以及她母親的那一句:“你的父親去了遙遠的地方,他有一天一定會回來看你的。”

    一日又一日,一年又一年,可是遠方的他還會歸來嗎?從最初的期待,已經漸漸化為了怨恨。

    俏影微顫,雪白的玉齒深深咬進了嘴唇內,一抹嫣紅順著嘴角滴落,如此的醒目。

    原本渙散的眼神隨之一凝,孤星眼中滿含愧疚,他是一個漢子,他可以揚起自己高傲的頭顱對族人說自己一生都在保護著家族,但是,在他的妻子兒女麵前,他那高傲的頭顱不可不低下,這個曾經馳騁沙場的漢子,此刻竟無語凝咽。

    縱然是葉晨也不由沉默起來,或多或少,葉晨可以體會到葉婉兒那眼中的悲憤,雙手一伸,扶住將要倒落的孤星,在這一那,葉晨居然在孤星的體內感到無盡的死氣,沒有一絲生機,或許眼前的葉婉兒是他如今依舊堅持下去的理由。

    “不可能,你不是我的父親?”葉

    婉兒嘴角微顫,對著孤星狂呼著,微風帶著葉婉兒那略顯的聲音朝孤星撲麵而來,還未冬初,但是這道風卻吹得孤星暗自生疼,眼中的愧疚之『色』更加的濃厚,黯然歎了一聲,孤星輕聲道:“婉兒,你以後要好好照顧自己,還有星兒他……”。

    可惜孤星還未說完,便被葉婉兒的狂呼聲給打斷:“住口,你又有何資格這樣叫我,你不是我的父親,我父親早就去了個遙遠的地方,他不是你,他不會拋棄妻子,他不會,記住,你永遠不是我的父親!”說著說著,眼淚便打濕了葉婉兒臉頰處的秀發。

    “永遠不是!”孤星的身體顫抖的更厲害,縱然是葉晨也不由感到皺眉,葉婉兒這話有點過了。

    滿含悲憤的望著孤星一眼,葉婉兒毅然的轉身跑去,而在遠方,綺夢等人的身影也浮現而出,皆是滿臉凝重的望著孤星以及葉婉兒。

    那道倩影漸去漸遠,孤星滿臉黯然神『色』,除了無奈還是無奈,苦澀笑道:“你早發現他們來了,不是嗎?”

    “嗯!”葉晨輕微點頭,對於綺夢等人的到來,以如今葉晨氣武境的修為又如何不能察覺到,原本他以為孤星也該察覺到,卻沒有想到孤星居然沒有察覺到,或許,知道真相比起隱瞞更加的殘忍,右手再次按在孤星的肩膀上,真氣瘋狂湧去,支撐著孤星那毫無生機的身體。

    同時,葉晨目光朝綺夢等人一瞥,綺夢等人皆是點點頭,緊追葉婉兒而去,頃刻間,隻剩下葉晨以及孤星兩人。

    目光戀戀不舍的從葉婉兒離去的方向移開,見綺夢等人追去,孤星也不由鬆了一口氣,對著葉晨緩緩搖頭,道:“別為我浪費真氣,此地不宜久留,而且那些黑衣人的勢力肯定不值這些,要趁著那些人還未發現,趕緊回到家族。”

    說著說著,孤星臉上也浮現出一絲『潮』紅,之後便是一片死灰,葉晨知道,孤星的生命已經要到頭了。

    “表叔,你還有什麼要吩咐的。”沒有聽孤星的勸說,葉晨的右手始終按在孤星的身上,持續著孤星那微弱的生機。

    “遺憾嗎?,生不能與子偕老,但願死能與子同『穴』。”孤星斷斷續續的說出這一句,話語離口時,孤星那眼皮最後垂落,遮擋住那渙散的眼神,同時,孤星的身體也如那枯葉般,倒落在葉晨的懷中,誰能想到眼前這安靜的漢子,會是曾經笑傲山河的氣武境武者。

    “與子同『穴』?”葉晨右手再次按住孤星數刻方才收回,背起孤星那已經漸漸泛冷的身體,眼眸微抬,望著落霞城的方向,在那,葉晨仿佛看見了一座孤零零的墳頭,雜草橫生,輕歎數聲,雙腳猛然一踏,葉晨的身形徒然朝前暴『射』而去,頃刻間,便消失在了樹頭處。

    烈日高照,葉家那家族墓園內一如既往的寂靜,遠處閣樓頂端的白鴿嬉鬧著。

    當踏進葉家墓園的那,葉晨便感受到了無盡的死氣,仿佛整個世界都變成了死亡的世界,在陽光的照『射』下,那一排排冰冷的墓碑林立著,一股滄桑的氣息彌漫在整個墓園內,眼光微瞥,望著背上生機已絕的孤星,葉晨輕歎一聲,道:“我已經到墓園了,你很快便會見到你妻子。”說完,葉晨便按照守墓奴仆所說的路線走去,越往麵走,墳墓便越少,也越冷清。

    直到數刻之後,一破敗的墓碑才緩緩浮現在葉晨的眼中,墓碑旁,雜草橫生,其上雕刻著葉子陵之妻。

    “葉子陵,原來這才是你的真名,或許葉冷所說的那樣,暗衛軍唯獨死後才能恢複本名。”葉晨低『吟』著,同時右手朝前一揮,數道劍氣構成的劍刃浮現而出,將周圍的雜草絞碎掉,同時,朝前邁出一步,右指在墓碑上舞動著,石粉隨風飄去。

    在真氣的勾勒下,墓碑上的字跡已改變,赫然浮現出幾個大字:葉子陵夫妻之墓。

    收回右手,葉晨同時蹲下身,從麒麟戒中掏出一棺材,將孤星的屍體緩緩放入其內,右掌猛然朝前一拍,那墓『穴』轟然炸開,

    並沒有想象中的臭味,反而有一股淡淡的清香撲麵而來,此刻墓『穴』之內已經排放著一具棺材,想必棺內便是孤星之妻,對著那棺材一恭,葉晨雙手按住孤星所在的棺材,用力一推,棺材就這麼輕易的被推至墓『穴』內,兩具棺材整齊的排放著。

    與此同時,葉晨再次重新整理墓『穴』,直到數小時後,一座嶄新的墳墓浮現在葉晨的視線中,輕微拍著肩膀處的灰塵,嘴角處浮現出一絲笑意,對著墓『穴』喃喃道:“死能同『穴』,你就安息吧!對你的承諾我不會食言的。”

    說完,葉晨便毅然的轉身,孤星對於他來說不僅僅有救命之恩,更有授業之恩,正是因為孤星將自己對火之本源的感悟傳授給自己,自己方能突破煉武境,葉晨從不承認自己是個君子,但是他始終有著自己的原則,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

    目光朝四周一瞥,當目光觸及墓園那片墓林的時候,葉晨的嘴角流『露』出一絲莫名笑意,毅然朝來時的路走去,隨著葉晨的身影消失在墓園盡頭時,腳步聲也漸漸消散掉,整個墓園又恢複了寂靜,然而,此刻葉晨的身形卻猛然出現在墓園中的樹梢上,望著孤星所在的墓『穴』。

    在那,一道倩影浮現而出,微風中那道倩影顯得那麼弱不禁風,赫然是葉婉兒,那張精致的臉蛋上宛如白紙般慘白,眉目緊鎖,修長的玉手輕輕的撫『摸』著冰冷墓碑上的字跡,葉婉兒嘴唇輕顫,輕聲呢喃著:“母親,他回來了,你要在下麵一定要幸福,還有葉子陵,你已經辜負了母親一生,但願來世你能夠好好照顧母親,一定不要再次辜負他,或許,那時我也能夠原諒你了。”

    “母親,你放心,我為好好照顧弟弟的。”一陣清風拂來,吹散葉婉兒臉頰處的淚水,葉婉兒的臉上也浮現出一絲堅定之『色』,在這一刻,葉婉兒仿佛一瞬間長大似的,那一張略顯稚氣的臉龐也浮現出一絲成熟之『色』。

    望著那一道倩影,葉晨也不禁喃喃道:“終究是血溶於水,倘若要是早點這樣,那他便沒遺憾了。”

    “是啊!終究是血溶於水,父女之間的聯係不是說斷就能斷的。”一道略顯低沉的聲音從葉晨的耳旁泛起,葉晨臉『色』微變,不過僅僅那,又恢複正常,雙手負背,沒有轉身望著身後的來人,輕聲道:“你怎麼來了?”

    一道身影從葉晨的背後浮現而出,眼含複雜的望著眼前這道弱不禁風的背影,赫然是葉文。

    “難道我不該來嗎?躺在那的不僅僅是家族驕傲的族人,更是我的兄弟,我又不該來看他嗎?”目光從葉晨的背影處移開,落在遠處的墓碑林內,葉文的眼中流『露』出一絲追憶以及悲鳴之『色』,這片土地上,埋葬著太多的葉姓族人,他的父母,兄弟……

    “或許,有一天,我也會埋葬在這,或許……”葉文臉上難得流『露』出了一絲落寞。

    轉過身,望著葉文的臉上的落寞,葉晨臉『色』平靜,凝聲道:“這有點不像你!”

    “,不知為何今日感慨這麼多?”葉文微微一笑,頓了頓,沉聲道:“對了,還有兩件事情!”

    

Snap Time:2018-01-18 16:15:14  ExecTime:0.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