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百九十九章強勢


    第一百九十九章 強勢

    旋即,那道黑影轟然砸在地上,堅硬的石塊,都是直接被震成了粉末,撲騰而起,淹沒掉那黑影的蹤跡。

    然而,一陣低『吟』聲從灰塵之中傳來,隨即便是一道虛影,章澤田臉『色』微變,雙腳猛然一蹬,朝後落去,與此同時,在章澤田離開的那,如『潮』水般的劍氣狂湧而來,冷汗順著章澤田的臉頰不斷滴落,在章澤田那不斷放大的眼瞳中,一道身形赫然浮現在他眼角間。

    “居然是他,他居然敢回來?”在章澤田低『吟』的時候,葉晨的身形詭異的浮現在孤星的身旁,孤星感覺一股熱流從自己後背流進,慘白的臉『色』也是微微好轉,但是孤星轉過頭望著葉晨的時候,臉『色』更發的慘白,驚呼道:“誰叫你回來,趕緊走!”

    “相信我,這幾個交給我!”葉晨臉『色』越發的陰沉下來,孤星如今的身體顯然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見孤星欲言又止才樣子,葉晨微微歎了一口氣,加大了真氣的輸出量,孤星臉『色』微變,旋即便流『露』出了狂喜之『色』,他居然突破煉化境,他居然是氣武境武者!

    “我倒是誰,原來是那個被我追殺的喪家之犬,怎麼,這次居然如此大膽跑來送死?”見來人是葉晨,章澤田不由鬆了一口氣,隻要不是氣武境武者,那章澤田便無懼,他有這個自信,僅僅數劍便可解決掉葉晨,不過,想起葉晨無聲無息的出現,章澤田眼中不由流『露』出一絲凝重。

    灰塵落盡,那道黑影也浮現而出,赫然是麒麟劍,鋒芒之氣在劍身處緩緩圍繞著,章澤田幾人眼中都不由流『露』出貪婪的神『色』。

    從懷中掏出一丹『藥』,塞進孤星的嘴,葉晨猛然的從地上躍起,望著章澤田幾人的眼眸中盡是無盡的殺意,如墨的長發也無風自動,略顯慘白的右手朝前一握,麒麟劍不斷震動,猛然激『射』而上,準確無比的落在葉晨的右手處,劍斜指地。

    臉上微變,章澤田剛剛跨出的右腳頓然停在半空中,那一雙漆黑的眼眸居然讓他有種不寒而栗的感覺,自嘲的笑了笑,自己經曆無數場血戰,怎麼可能被一小子的殺氣給嚇倒,右腳猛然一踏,轟鳴的踏步聲驟然響起,隨即冷聲喝道:“去死!”

    章澤田的身形宛如化作一道虛影朝葉晨激『射』而去,而那泛著冷光的長劍,宛如一閃而逝的流星般,帶著恐怖的威力,朝葉晨的脖頸處激『射』而去,縱然明知葉晨已是氣武境武者,孤星臉上也不由流『露』出了一絲不安之『色』,一定要躲過!

    在孤星目光的注視之下,章澤田那恐怖無比的一劍,頃刻間,那一劍便要至葉晨的脖頸處,就在孤星要起身阻止的那,那間隔葉晨喉嚨僅僅隻有不到半寸的劍尖,卻是猶如被凝固了空間一般,陡然僵硬,在那劍尖出,兩根泛白的手指宛如磐石般夾住那劍尖。

    眼眸微抬,葉晨望著這曾經在他眼中異常強大的章澤田,搖搖頭,嘴角處浮現出一絲冷笑:“該死的是你!”

    話語未落,葉晨的身上便湧出一股恐怖的氣勢,身體宛如那隨風搖擺的柳絮,身形瞬間化為了一抹模糊黑影,並指為劍,朝前點去。

    感受著葉晨身上恐怖的氣勢,章澤田臉上閃過一絲駭然之『色』,眼前的這個小子不是煉武境武者,反而是氣武境武者,這怎麼可能?

    特別是那在眼瞳中不斷放大的手指,章澤田在其上感受到了恐怖的威力,此刻,章澤田才發現自己托大了。

    指尖帶起恐怖劍氣,猛然浮現在章澤田眼前,指尖所劃過之處,空氣急速壓縮著,刺耳的音爆之聲不絕於耳,縱然章澤田發現的極為及時,然而葉晨的身形卻緊隨之後,在章澤田那駭然的目光中,葉晨的左指猛然在章澤田的胸脯上連點數下。

    看似柔弱的指尖處,卻宛如泰山般壓在章澤田的胸口,身形如斷線的風箏朝後落去,血跡灑滿天際,在這一刻,痛感席卷而來,縱然是章澤田也不驚慘叫而出,然而在下一那,慘叫聲驟然頓住,在章澤田那駭然的目光中,葉晨的身形又是浮現而出。

    “去死!”望著滿臉駭然的章澤田,葉晨嘴角浮現出一絲猙獰笑意,宛如惡魔般,而左指又是落下!

    在章澤田的目光中,葉晨的右指不斷放大著,旋即骨骼破碎的聲音隨之在章澤天的耳旁響起,在孤星幾人詫異的目光中,如死狗一般,在地麵上,接出一道長達幾十米的淺淺痕跡,而那一抹嫣紅,顯得如此觸目驚心,在瞧章澤天那猶如死灰的臉龐,顯然是生機已絕。

    而葉晨的身形卻未停住,單手持劍,在一名黑衣人驚駭的目光中,手起劍落,一劍封喉。

    頃刻間,那躺在地上的兩名黑衣人皆是猛然從地上躍起,企圖逃脫,然而葉晨的速度比起重傷的他們更快,依舊是那華麗的一劍。

    僅僅數息的時間,四名氣武境武者盡數隕落,對此,葉晨則是稍微一瞥那四具冰冷的屍體,臉上並無多大的波動,這四名氣武境武者其中有三名顯然是重傷在身,而一名則是過於大意,誅殺四人並不是什麼驕傲的事情,雙腳緩緩落地,葉晨立刻扶住孤星。

    臉『色』微變,盡管孤星臉『色』微微好轉,但是葉晨可以清楚的感覺到,這具身體的生命力正在不斷的流失著,顯然,如今的孤星已是回光返照。

    全身的經脈皆是破碎,失血過多,雙手微微顫抖著,葉晨的聲音略顯沙啞道:“表叔,對不起,我來晚了。”

    自己的身體,孤星又何嚐不知道自己現在是強弩之末,縱然明知將死,孤星的眼中並無絲毫的懼『色』,反而是多了一絲柔和之『色』,眼眸微抬,望著落霞城的方向,輕聲喃喃道:“昔日與你相約,執子之手,與子偕老,但我還是失約了,雪雅,,那一年柳絮飛舞時,我見到了你,我站在橋上,看著眼『露』茫然的你,那時我十八歲,你十五歲。 那一年枯葉飄落時,我送走了你,我站在雨中,看著眼『露』黯然的你,那時我二十五歲,你二十二歲。雪雅,或許,生不能陪你,那便同『穴』,等我!”說著說著,孤星眼中不禁流『露』出一絲追憶之『色』。

    雪雅,雪雅,葉晨輕念數聲,這名字顯然是孤星妻子之名,也是葉婉兒之母,葉晨並未打斷孤星,而是寂靜的站在一旁。

    數刻之後,孤星才回過神,對葉晨一笑,在葉晨的攙扶下緩緩起身,朝前方走去,不經意間深夜悄然逝去,微亮的光線從天邊灑落,在那東方旭日東升,代表著無限生機,而葉晨卻知道孤星的時日已無多,然而,孤星的臉『色』還是那麼平淡。

    孤星停下身形,對著葉晨輕笑道:“人的一生說短也短,說長也長,從無知出生,帶著遺憾離去,難道這便是人生?,葉晨,你能否答應我一件事情,就算是我這將要死之人臨終之前的乞求?”說著,孤星的眼中不由流『露』出一絲乞求之『色』。

    直視孤星的目光,葉晨輕聲道:“是婉兒嗎?”

    “嗯!”孤星一笑,放開葉晨的攙扶,身體在風中搖搖晃晃,宛如那在風中搖擺的枯樹,臉『色』微白,道:“是的,我這一生便是對不起婉兒她們母子,或許我沒有經曆過沒有父親的日子,但是我能夠想象到婉兒的那種心情,,這一生還真是對不起她們,或許我是一個家族好子弟,但是我始終不是一好父親,葉晨,倘若今後,婉兒遇到危險,我希望你能在能力之內幫助她一下!行嗎?”

    望著那一雙滿含期待之『色』的目光,葉晨並沒有拒絕,而是重重的點頭,輕聲道:“好!”

    在一聲好字落下時,孤星臉上不由浮現出一絲感激之『色』,眼神也隨之渙散,身體搖晃的更厲害,顯然大限已至,然而一道叫聲隨之響起:“不可能?”

    那道聲音響徹在孤星耳旁,原本渙散的眼神不由一凝,孤星目光不由朝背後望去,那一道身影浮現而出……

    

Snap Time:2018-01-22 14:28:19  ExecTime: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