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百九十一章孤星的秘密


    第一百九十一章 孤星的秘密

    夜幕悄然降臨,繁星點點,點綴在夜幕上,一輪彎月明鏡清涼,月光穿過茂密的樹葉遮掩,灑落在樹林中。

    溪流邊的一棵枝葉茂密的大樹旁,葉晨等人稀疏的盤坐在大樹周圍,而幾名暗衛軍則是站在樹梢間,警惕的注視著周圍。

    夜晚的廢域顯得更加陰森,周圍不時傳來陣陣魔獸的嘶吼聲,空氣中依舊飄『蕩』著濃厚的血腥味。

    而此刻,劈啪劈啪聲從火堆中響起,葉晨等人則是背靠著樹杆,呼吸沉穩,顯然是在修煉之中,經過短暫處理之後,葉晨也恢複了少許力氣,不過那傷勢依舊,沒有十天半個月是不會恢複的,對此,葉晨也頗為無奈。

    孤星則是坐在樹梢上,顯得極為懶散,眼眸微眯,不時的朝周邊望去,深怕那些黑衣人突然襲擊而來。

    孤星不時的朝下方望去,瞥著坐在地麵的葉婉兒,眸中顯『露』出一慈愛之意。

    葉婉兒傷勢並不重,經過短暫的休息之後,並無大礙,呆呆的坐在原地,雙手托著下巴,若有所思的盯著葉晨。

    劈啪聲不斷,葉晨猛然睜開雙眼,目光閃爍,這次的傷勢真是出乎他的意料,扶著樹杆爬起,察覺到葉婉兒的目光,劍眉微皺,淡淡道:“有事?”見葉晨突然出聲,葉婉兒臉『色』閃過一絲緋紅之『色』,低下頭,擺弄著衣角,細聲道:“那個,對不起!”

    對不起?葉晨稍微一愣,旋即便明白過來,淡淡道:“嗯!”

    “我以前不該那樣,真不該那樣!”葉婉兒香肩輕輕的顫抖著,有些壓抑的輕泣聲,在安靜的林中響起。

    在周圍幾十道目光的注視之下,葉晨臉『色』平淡,徑直走來,輕輕拍打著葉婉兒的肩膀,輕聲道:“我知道!”

    說完,葉晨就直接轉身走回原位,雙目再次緊閉,進入修煉之中,葉婉兒的懊悔葉晨豈不知,但是僅僅一句對不起就能回到過去那樣嗎?鏡子有裂痕,縱然如何修補,那道裂痕始終存在,在三年前就注定兩人的關係不複從前。

    在葉晨轉身的那那,幾行清淚順著葉婉兒的眼角滴落,抹去即將掉落的淚珠,貝齒輕咬著紅唇,呆呆的望著葉晨。

    周圍的葉家子弟皆是黯然一歎,搖搖頭,憐憫的望著葉婉兒,有時候有些錯誤,是不可挽回的。

    “葉晨這小子居然這麼對婉兒!”孤星從樹梢上站起,劍眉微皺,旋即從樹山躍落在地,感受著葉晨體內的火屬真氣,半響才說話:“暗麒,傷勢如何,如果還能走的話,跟我來一下!”說完也不待葉晨回應,就轉身徑直朝前走去。

    “哦!”輕輕應了一聲,起身,拍打著膝蓋處的灰塵,葉晨緊隨在孤星之後,兩人的身影沒入在周圍茂盛的叢林中。

    數刻之後,孤星的身形方才在一山坡上停住,月光之下,那一道身影說不出的寂寥。

    雙腳一躍,躍在孤星的身旁,順著孤星的視線望去,下方則是一片叢林,其中斷斷續續傳出數道魔獸的嘶吼聲。

    “大隊長找我有事?”葉晨再次閉目,真氣在指尖流動著,不斷的控製著真氣變化成不同形狀,這也是葉晨鍛煉控製真氣技巧的方法。

    “嗯!暗麒,那份地圖現在在你手吧!”雙手負背,如墨長發隨風飄『蕩』,轉過頭,孤星對著葉晨笑了笑。

    “嗯,葉天手上的那半份地圖還有葉前手上的那一份都在我手上,怎麼,隊長想要?”心中不由一緊,葉晨難得睜開雙眼望著孤星,這份地圖可是關係到劍墓,倘若要不是火麒麟事先交代,葉晨並不會如此在意。

    “,沒有!”孤星搖搖頭,笑了笑:“你身為下任家主,自然有資格保管那一份地圖,而且你的實力也不弱!”

    “你知道那個地方嗎?”頓了頓,孤星突然指著山坡的前方,朝葉晨問道。

    順著孤星所指的方向望去,依舊是一片叢林,不過比剛才的叢林茂盛的多罷了,搖搖頭,葉晨笑道:“不知道!”

    “每當夜晚的時候,我都喜歡站在高處,然後望著這個方向!”孤星眼中流『露』出一絲追憶之『色』,目光平靜的望著前方,與此同時,數道雁鳴聲驟然響起,一排排大雁朝著遠方飛去,那雁鳴聲壓蓋過了叢林下方的魔獸嘶吼聲。

    “那個地方,,想必你很熟悉,那個方向是落霞城所在的位置,同樣也是葉家所在的位置

    。”當孤星說到落霞城的時候,葉晨顯然感受到孤星話語中的向往之『色』,盡管心中疑『惑』,葉晨始終保持沉默,寂靜的站在一旁。

    “十三年前,我從那個地方離開!還真是懷念那個地方,,人老了,就是感慨多了點!”孤星突然冒出這一句,葉晨撲哧輕笑而出,剛剛到中年就說老了,孤星同樣輕笑著:“還是叫你葉晨吧!暗麒,這個名字叫的比較拗口!”

    “葉晨,能不能答應我一件事情!”孤星語氣一頓,雙眼緊盯著葉晨,見到葉晨輕微點頭之後,才繼續道:“就算是假裝,也不要對婉兒那麼冷淡,畢竟那時候她還小,不懂事!”

    眼神微變,葉晨若有深意的看著孤星,原本以為他找自己出來是為了地圖的事情,想不到居然是為了葉婉兒的事情!而且,葉晨也能夠感受到孤星看向葉婉兒的眼神有點古怪,仿佛一名慈父看向自己女兒的眼神,難道孤星是葉婉兒的女兒?

    葉晨清楚的記得在葉家七年多卻從未見過葉婉兒的父親,以前也問過葉婉兒,葉婉兒也是一知半解。

    察覺到葉晨眼中的詫異,孤星則是笑了笑道:“婉兒是我的女兒!”

    盡管已經猜測出,但是還是有點難以置信,『揉』著額頭,葉晨嘀咕著:“怪不得,以前沒聽過葉婉兒說過你!”

    “小子,按道理來說你應該叫我一聲表叔!”見葉晨僅僅數息便接受了這個消息,孤星眼中不由閃過一絲讚賞之『色』。

    表叔?按照輩分來說,眼前的這個孤星還真是他的表叔,葉晨勉為其難的叫了聲:“表叔!”

    “不過,葉婉兒難道不知道你是他的父親?”如今孤星和葉婉兒也見過麵,難道葉婉兒沒認出孤星,葉晨頗為不解道。

    “唉!”晚風中夾帶著孤星的一道歎氣聲,耳旁響徹的則是那風的呼呼聲,沉默數刻之後,孤星抬起頭,臉上流『露』出一絲愧疚之『色』;“她的確不知道,至從十三年我加入暗衛軍之後,就再也沒有回到葉家了,這一次,也是我十三年以來第一次見到她,她同樣也如此!”

    十三年未見過麵?盡管葉晨知道加入暗衛軍之後不能再使用自己的名字,除非離開暗衛軍,當是葉晨還是感到詫異。

    “很奇怪嗎?”孤星從懷中掏出一壺酒,仰頭長灌,眼中的愧疚之『色』更加的濃厚,聲音略顯沙啞道:“十三年來,我出去執行無數次任務,也多次沿途路過落霞城,然而卻始終未去見她們母女倆,因為我害怕,我害怕自己舍不得她們,不舍那種家的溫馨,我知道,在我成為暗衛軍的那一刻,我便知道會有這樣的結果,婉兒母親七年前去世了,,記得聽下人講,婉兒母親離世的最後一那還喊著我的名字,期待著我的未來,然而,我卻還在執行任務,縱然她的葬禮我也未出現過,!”

    眼角漸漸濕潤,孤星落寞的坐在地上,望著那漫天星辰,低沉而又沙啞的聲音在葉晨耳旁環繞著,葉晨輕歎一聲,拍著孤星的肩膀,輕聲道:“那你現在後悔加入暗衛軍了嗎?或許,沒有加入暗衛軍……”.

    葉晨的話語並未說完,便被孤星打斷掉:“小子,我知道你要說什麼,後悔嗎?沒有,從來沒有後悔!”

    那一雙宛如星辰的眼眸中盡是堅定之『色』,這一刻,葉晨不禁想起了葉冷的那句話:“每一代暗衛軍始終都會被人遺忘,而僅存下來的便是暗衛軍的意誌,保護家族,家族麵有他們最珍惜的人存在,保護最珍惜的人,盡管珍惜的人不知道,每一代暗衛軍死去,便會有另一批代替他們,接過他們的意誌--保護葉家!”

    “我答應你!”葉晨臉上流『露』出一絲笑意,堅定道。

    不管出自孤星對自己的救命之恩,還是出自暗衛軍,葉晨都沒有理由拒絕孤星的這個請求!

    

Snap Time:2018-01-21 08:52:13  ExecTime:0.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