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百八十九章掙紮


    第一百八十九章 掙紮

    劍氣持續了將近一分鍾的時間,方才消散掉,濃鬱的灰塵籠罩著整個石台,遮擋住眾人的視線。

    綺夢咳嗽數聲,擦拭嘴角的血跡,站起來,原本遮擋的山石也破碎開來,化作碎石灑落滿地,周圍的暗衛軍也紛紛站起來,或多或少受了點輕傷,倒是葉婉兒等人在暗衛軍的保護下,沒有受太大的傷勢,各個滿臉駭然的望著那濃鬱的灰塵。

    隨著灰塵的消散,山穀內的景象方才再度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之中,然而當他們的目光望去時,頓時如同石化一般,呆滯了下來…

    一道道近乎呆滯般的望著那空曠的山穀,周圍沒有山壁的身影,除了寂靜還是寂靜,難以置信,這一劍之威的恐怖。

    整整三麵山壁居然轟然倒塌,密密麻麻的劍痕布滿著整個地麵,山石林立,除了震撼還是震撼,這恐怖的威力居然出自煉武境武者。

    此時的洪宏,臉『色』猶如死灰一般,嘴角還隱隱存有幾分血跡。隨手抹去嘴角的血絲,他的手掌處一道醒目的劍痕浮現而出,其內的血肉清晰可見,在先前那恐怖的一劍中,洪宏幾乎是拚盡自己所有的力量,他不知道揮出了多少劍,那雄厚的真氣不知形成了多少個真氣罩,然而在葉晨那恐怖的一劍之下,卻是幾乎被摧枯拉朽一般的盡數摧毀掉。

    “媽的,這個瘋子,瘋子!”想起如果剛才自己反應遲鈍一下,那自己的下場便如那山壁般,洪宏臉『色』陰沉無比,嘴唇一陣哆嗦,聲音嘶啞的罵道,盡管嘴上這樣罵葉晨瘋子,但是不得不承認,在內心深處,他已經葉晨產生了畏懼,甚至恐懼!

    “媽的,洪宏你這個老混蛋搞咋,一個煉武境小子也弄得如此狼狽!”一陣破罵聲驟然響起,一道身影搖搖晃晃的從外躍落,落在洪宏的身旁,望著灰衣老者那狼狽的形象,洪宏除了苦笑還是苦笑,歎聲道:“你以為我想,這小子太變態了!”

    擦拭掉嘴角的血跡,鎮壓住翻滾的血氣,灰衣老者望著周圍的場景,臉上不由湧出震撼的神『色』。

    相望一眼,兩人皆是苦澀一笑,旋即目光落在不遠處的葉晨身上,單膝著地,麒麟劍『插』在地上,支撐著葉晨,葉晨原本束在身後的長發也雜『亂』的披在雙肩,遮擋住葉晨的正臉,而那一身黑『色』武袍則是破碎成布條掛在身上。

    這下玩大了?葉晨擦拭掉嘴角的血跡,感受著這具猶如被恐怖力量強行摧毀過一次地身體,葉晨一陣無奈,此刻,在丹田之內,火屬真晶以及風屬真晶皆是暗淡無關,想起剛才那恐怖的衝力,葉晨便一陣後怕,這下子要在床上躺十天半個月了。

    整支右臂暴『露』在空氣中,血跡順著指尖不斷滴落,染紅了麒麟劍,看起來宛如一道火焰般。

    左手猛然朝地麵一拍,借助反衝力道,葉晨猛然站起來,手握麒麟劍,整個身形搖搖晃晃,隨時便可倒落似的。

    葉晨的舉動引起了眾人的注意力,洪宏臉上閃過一絲笑意,如今的葉晨儼然已是強弩之末,不足為慮,拖動著手中長劍,隨著洪宏的前進,長劍在地麵上留下一道劍痕,同時發現叮嚀叮嚀的響聲,洪宏每踏出一步,便響起尖銳的爆鳴聲。

    “嘖嘖,小子,多年以來,你是第一個將我『逼』迫到如此狼狽的地步,你可以引以為傲了!”拖動著長劍,洪宏冷笑著。

    眼眸微眯,葉晨眼神一寒,望著步行而來的洪宏,右手輕輕抬起,旋即又再次垂落,整個右臂宛如綁著一塊巨石般似的,絲毫使不出一點力道,看來剛才的衝擊力讓右手臂陷入麻痹之中,右手輕輕一鬆,麒麟劍滑落下來,左手快速握住麒麟劍。

    洪宏的舉動自然引起了綺夢等人的注意,倒吸一口氣,綺夢等暗衛軍紛紛朝葉晨躍去,不過,在一旁觀望的灰衣老者早有準備,冷笑著,揮舞著手中長劍,將幾人的身影阻攔住,同時大聲笑道:“老洪,我同樣給你阻擋五分鍾!”

    “五分鍾,,你也太小瞧我了!”洪宏頗為不屑的揚起嘴角,同時,腳掌猛然的朝地麵一踏,身形徒然暴『射』而出。

    雙腳極為艱難的朝地麵一踏,葉晨的身影輕飄飄的朝後落去,然而洪宏的身形在葉晨的眼瞳之中不斷的放大著,左手持劍,體內為數不多的真氣動員起來,風火兩種真氣交叉著,朝前揮出數劍,企圖減緩洪宏的速度。

    數道頗為淩厲的劍氣激『射』而出,洪宏視若未見,左掌朝前一拍,那劍氣轟然消散掉,同時朝前揮出一劍。

    劍氣激『射』而出,在地麵留下極深的劍痕,卷起的劍風帶動著碎石朝葉晨激『射』而去,臉『色』微變,身體朝右側一倒,那劍氣從葉晨的肩膀處劃過,一道醒目的劍痕浮現而出,那間,鮮血激『射』而出,滴落滿地。

    而劍氣所產生的力道卻將葉晨的身體卷起來,恐怖的力道讓葉晨再次吐血,身形宛如斷線的風箏朝後落去,在地麵滾了數圈,方才止住身形,碎裂的石頭在葉晨身上留下數道淤痕,臉『色』越發的慘白,葉晨極為艱難的站起來,又再次倒落在地。

    “嘎嘎,小子你就垂死掙紮吧!”洪宏再次揮出一劍,劍光如毒蛇般朝葉晨的脖頸處激『射』而去。

    “不要啊!”望著那道泛冷的劍光,葉婉兒臉『色』瞬間慘白無比,幾人紛紛朝前躍去,然而有一道身影比他們更快。

    強忍住胸口的傷勢,體內的真氣暴湧而出,葉天雙手緊握著劍柄,揮舞著,九道劍影浮現而出,再次重合在一起。

    “斬風!”葉天暴喝而出,長劍帶著恐怖的劍氣,從半空中朝洪宏劈落,而此刻,洪宏也注意到了身後的狀況,眉頭微皺,身形驟然朝後一轉,激『射』而出的劍光迎上葉天的長劍,叮嚀聲再次響起,緊隨而來的便是一道慘叫聲。

    眼眸微眯,在葉晨的視線之中,葉天身子向後拋出,體內砰砰之聲不斷,鮮血隨著其身子拋出的弧形噴灑,最後滾落在地。

    停住身形,洪宏頗為不屑的望著猶如死狗一般躺在地上的葉天,冷笑著:“嘖嘖,這就叫做所謂的不自量力!”

    驚呼數聲,葉婉兒等人躍在葉天身旁,望著葉天胸口那醒目的劍痕,臉『色』一陣慘白,在葉婉兒等人的攙扶之下,葉天極為艱難的站起來,目光越過洪宏,落在葉晨身上,臉『色』複雜道:“,因為我不喜歡欠人東西,你救過我兩次,這次算是還你的!”

    “嘖嘖,小子你認為那個廢物還能夠救你一次嗎?”洪宏冷笑著,再次朝葉晨走去,長劍再次激『射』而出。

    淩厲的劍風撲麵而來,吹起葉晨額前的長發,浮現出葉晨那漆黑的眼眸,葉晨心頭微沉,全身上下絲毫使不出任何力道,連動彈都不行,葉晨心神不斷的呼喚著麒麟戒中的火麒麟,然而火麒麟卻絲毫未回複,顯然還在沉睡之中。

    劍影不斷在葉晨的眼瞳中放大著,葉晨的身形卻絲毫未動,宛如木頭一般,站在原地。

    “啊!快躲開啊!”看著葉晨呆呆的站在原地,葉婉兒幾人不由驚呼道,然而他們卻不知道此刻的葉晨有心無力。

    突然,麒麟戒表麵閃過一道紅光,一股熱流順著葉晨的右指流『露』葉晨的體內,化作最純淨的真氣,頃刻間,葉晨感覺自己身體又恢複了少許力道,紅『色』的火屬真氣在指尖激『射』而出,在長劍距離自己脖子數寸的時候,葉晨身體瞬間向右一擺,留下上半身一道殘影。

    同時,並指為劍,右指宛如閃電般朝前點去,風神指!頃刻間,葉晨猛喝而出:“風神指!”

    手指與長劍碰撞,竟然發出了猶如金鐵交鳴的聲響,那間,一股恐怖力道襲來,原本便麻痹的右臂在此刻居然失去了感覺,而葉晨的身形仿佛被強行推移了一般,雙腳在地上劃出兩條寸深的腳印,被直推出去米丈遠。

    在葉晨停住身形之後,方才感到內腑一番震動,渾身的筋骨仿佛要散架了一般難受,不由再次吐了幾口血。

    葉晨的反擊出乎洪宏的意料,旋即,洪宏臉上湧出一絲怒『色』,殺一個小子,卻始終未成功,這無疑往他的臉上狠狠扇了一巴掌,長劍再次激『射』而出,帶起一圈圈能量漣漪,對著葉晨劈落而去,倘若葉晨被劈中,定然難逃一死。

    淩厲的劍氣將那些布條粉碎掉,葉晨輕輕歎了一口氣,一陣眩暈朝腦袋襲來,而這種眩暈之感是越來越強烈。

    眼皮越來越重,在那恐怖的氣勁壓迫下,葉晨眼前漸漸昏暗下來,頗為無力的喃喃著:“要結束了?不!”

    猛然睜開雙眼,葉晨身形極為艱難的朝後退去,始終擺脫不了那道劍光,葉婉兒幾人皆是絕望的閉上雙眼。

    “,暗麒表現的不錯,不愧是我第七隊的人,接下來就交給我!”一道雄厚的聲音猛然在山穀上空響起,響徹整個天際。

    與此同時,一股磅能量從山穀上空爆發而出,一道身影浮現而出……

    

Snap Time:2018-04-21 06:18:59  ExecTime: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