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百七十六章竹中之琴


    第一百七十六章 竹中之琴

    噗!葉晨以及葉冷都被第二夢給逗笑了。

    葉冷滿臉慈愛的拍打著第二夢的額頭,直到第二夢流『露』出惱怒的神情時才收手,笑道:“那是以前,現在是暗麒最高超了!”

    聞言,第二夢臉上瞬間流『露』出一絲不服氣的眼『色』,那雙清澈的眼眸之中含著一絲懷疑。

    眼珠微動,第二夢嘴角牽扯出一絲笑意,雙眼瞪著葉晨,嬉笑道:“那個白麒,你知道古琴音樂的作用嗎?”

    白麒?葉晨不由搖頭一笑,人家好好的暗麒,居然被叫做白麒,不由瞪了一眼在背後偷笑的葉冷。

    古琴的作用,葉晨微微低下頭,眼中流『露』出一絲追憶之『色』,曾幾何時,在課堂上自己也被這樣問到,那是多少年前呢?

    數刻之後,葉晨還未答複,第二夢眼中的得意之『色』更濃,滿含驕傲的望了葉冷一眼,好像在說看吧!還是我琴藝高超。

    望了第二夢嘴角的得意,葉晨眼眸微眯,輕聲道:“古琴的作用,可以分為幾點,一共有觀風教、攝心魂、辨喜怒、悅情思、靜神慮、壯膽勇、絕塵俗、格鬼神,第二夢,你說我總結的這幾點可對?”

    說完,葉晨並未繼續下去,反而目光緊緊盯著第二夢,第二夢那得意的笑容瞬間嘎然而止,眼中流『露』出一絲呆滯之『色』,嘴中不斷輕念著葉晨所說的幾點,臉『色』從原本的呆滯,緊接著便是若有所思,到最後的豁然開朗。

    盡管如此,第二夢眼中依舊含著不服氣的眼『色』,嘟嘴道:“這隻要學琴的都知道,我再問你哦!什麼是古琴三『色』?”

    “古琴三『色』?”在第二夢氣憤的眼神中,葉晨學著葉冷的樣子,拍打著第二夢的額頭,笑道:“小夢兒,所謂的古琴三『色』便是按音,散音和泛音,我說的對不對呢?”說完,葉晨便收回右手,一臉笑意的看著滿臉氣憤的第二夢。

    不過在葉晨說出古琴三『色』之後,第二夢臉上瞬間綻放出笑容,宛如庭院之中盛開的花朵般,那麼美麗。指著葉晨那疑『惑』的臉龐,頗為自豪道:“錯了,錯了!所謂的古琴三『色』應該是彈音,碎音還有輔音,根本不是你所說的按音,雜音和泛音!”

    “不是按音,散音和泛音!”葉晨臉上瞬間流『露』出一絲錯愕之『色』,旋即又流『露』出一絲苦笑,自己那所謂的古琴三『色』僅僅是前世的說法罷了,而這個世界上的古琴三『色』不一定和前世的說法一樣,不過意思還是一樣的。

    因此,葉晨再次拍打著第二夢的額頭,輕笑道:“我說的按音按音是用左手按弦於琴麵,右手彈弦出聲,音『色』柔婉,而散音是右手彈空弦所發之音,音『色』渾厚,最後的泛音則是左手輕輕撥動琴弦,而右手同時彈弦出聲,音『色』清亮,宛如山泉流過山澗發出的聲音,正是這三種音『色』混合搭配,才形成了琴曲,小夢兒,想必你剛才所說的彈音,碎音,輔音便是這個意思吧!”

    葉冷被這些什麼按音,散音弄的頭昏腦脹,不過瞧見第二夢那滿臉氣憤的表情也知道葉晨又說對了,不過令葉冷頗為疑『惑』的便是葉晨的琴藝到底是學自誰,在葉家中雖有女子愛琴,卻僅僅是略通一二罷了,此刻,葉冷才發現葉晨是如此的神秘。

    就在第二夢還要說些什麼的時候,叮咚叮咚的腳步聲至遠處緩緩響起,旋即葉晨也不由轉過身,眼眸微抬,望著庭院之外,陽光灑落在竹葉處,在地上留下無數道劍形影子,一道俏影至陽光中,緩緩步行而出。

    不過女子那泛冷的氣質和周圍的陽光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每走一步,女子身上冰冷便消退一點,臉上泛著笑意,然而當她目光觸及庭院的時候,眼神一冷,庭院之中居然出現了三道身影,女子雙腳一蹬,身形徒然暴『射』而出。

    當女子還未至庭院的時候,第二夢便朝她招呼著:“姐姐你回來了!”

    望著那道浮現而出的俏臉,葉晨朝她微微點下頭,算是打過招呼,而葉冷則是笑道:“小夢夢,修煉完了!”

    “恩!”來人正是第二夢的姐姐,綺夢,綺夢收斂起眼中的寒意,略顯疑『惑』的打量著葉晨,好像在問你怎麼在這,被綺夢的目光盯著,葉晨右手上舉,『摸』著自己的鼻子,笑道:“我是跟統領一起過來,他說我的住宿就在這!”

    “住在這?”綺夢臉上浮現出一絲錯愕之『色』,輕微點頭之後,便眼神怪異的望著葉冷,對於綺夢和第二夢葉冷可沒有往日統領改有的架子,指著葉晨笑道:“這次來,第一是給葉晨安排住宿,第二是給小夢兒找個老師,小夢兒不是喜歡琴,而葉晨的琴藝不錯,所以我將他的住宿安排在這,一來可以給他找個清靜之地,而來小夢兒可以向他討教琴藝!”

    “他?會彈琴?”聞言,綺夢眼中不由流『露』出一絲詫異,在她看來,彈琴則是那些文人才子撫弄,而葉晨修為那麼強悍,哪有時間浪費在那些瑣事之上,絲毫沒有給葉晨麵子,流『露』出很懷疑的神情,第二夢更是不斷點頭,嘟嘴道:“我也這麼認為!”

    葉晨則是頗為無奈的站在一旁,餘光打量著葉冷以及綺夢,嘴角處流『露』出一絲笑意,眼前絕對有貓膩,葉冷那眼中的慈愛之『色』更足以說明了一切,眼前的綺夢和第二夢跟葉冷必定有什麼關係,沒準便是爺孫。

    “小夢兒,你剛才所問的那些問題,人家暗麒不是都答出來了,怎麼,還懷疑他的琴藝啊!”葉冷輕笑著,聞言,第二夢又是氣憤的瞪了葉冷一眼,氣呼呼道:“回答出來又怎麼樣,沒準是個理論帝唄!”

    理論帝,噗!葉晨不由感到啼笑是非,葉冷更是不斷的朝葉晨打眼『色』,輕微搖頭,察覺到葉冷眼中的那絲急『色』,葉晨指著第二夢懷中的古琴,輕聲道:“小夢兒,是不是理論帝,隻要我彈奏一曲便知,不知你那琴可否借我一下!”

    第二夢依舊滿臉懷疑的望著葉晨,就連身旁的綺夢也是如此,不管如果,第二夢還是將懷中的古琴交給葉晨,輕笑道:“不過白麒,爺爺說要將你指點我,那隻要你能夠彈出一首好琴,那麼我就叫你老師,嗯嗯,如果彈不出,你就叫我老師哦!”

    “好!”葉晨接過第二夢懷中的琴,一股冰冷的感覺從琴身處傳來,讓人不由為之心靜。

    第二夢的琴是比較常見的五弦琴,圓首闊肩,中部微狹,鳳翅以下收殺至尾,這一造型對改善琴的音響當更為有利。

    而且琴弦顯然也是鬆弛有度,從整張琴的細節來看,以臻完善。

    或許這張琴經常被第二夢抱在懷中,又或許滿庭院開滿鮮花,琴到手,一股淡淡的清香味便撲麵而來。

    見葉晨不由嗅下鼻子,第二夢臉『色』不由流『露』出緋紅之『色』,平日她又哪不知琴上麵傳來的香味,想起那香味跟自己身上樣,臉上緋紅更甚,見葉晨依舊保持原狀,不由氣憤道:“你這個人怎麼能這樣,我把琴借給你又不是讓你聞琴身處的香味!”

    撲哧一笑,葉晨晃動下手中的琴,將琴放在麵前的竹桌上上,正襟危坐,當他那雙手一觸及到琴弦的時候,身上的氣質發生了變化,原本,葉晨看起來便不像一名武者,沒有絲毫的淩厲,而這此刻,他更像一名書生,溫爾儒雅盡顯無餘。

    葉晨氣質的變化自然被三人看在眼,葉冷以及綺夢皆是流『露』出一絲詫異之『色』,而第二夢那雙美目則是緊緊盯著葉晨那雙略顯蒼白的雙,行家一出手便知道,這琴姿,足以證明一些,盡管葉晨還未彈奏開來。

    對三人淡淡一笑,葉晨雙目緩緩緊閉,心神沉浸下來,感受著周圍的鳥語花香,左手輕按住琴弦,右手微撥第一弦,一曲動人的旋律飄然而出,琴音是細膩含蓄的,手指晃動,宛如虛影一般,不動聲『色』地控製著輕緩急重,輕快的節奏,哀婉纏綿的琴音飄然而出,一道道無形的琴聲以葉晨為中心朝四周擴散而去,飄『蕩』在整個竹林之中。

    原本周圍棲息在竹林上的鳥兒,劈啪劈啪的朝葉晨飛來,輕輕的落在葉晨的肩膀處,而一些細小的動物更是從四周趕來,周圍嬌豔的花也不經意間垂落下那高傲的姿態,山泉流過山澗,其中跳躍的魚兒也忘記了遊動,朝下沉去。

    縱然是那光芒萬丈的烈日也被雲層所遮蓋住,在竹林中嬉戲的少女,水岸邊玩水的少女,還有在竹屋旁忙碌的少女,皆是停下了嬉鬧,滿臉愜意的站在原地,沉醉在這突如其來的琴聲中,真氣在指尖流轉,琴聲悠揚,飄『蕩』出整個竹林。

    縱然那些在比鬥的暗衛軍也不由停下來,第一次,他們仿佛忘記了手中的殺戮,心中異常的平靜。

    縱然葉晨自己也是如此,整個人仿佛都沉浸在了青山綠水之中,這一次,琴聲中沒有孤獨寂寥,宛如山澗躍動的山風……

    

Snap Time:2018-04-21 06:23:29  ExecTime:0.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