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百七十五章竹林第二夢


    第一百七十五章 竹林第二夢

    穿過密密麻麻的閣樓,眼前的視線豁然開朗,遠遠望去,皆是一片綠『色』的海洋。

    呈現在葉晨眼中的則是一片竹林,風吹過竹林,發出沙沙的響聲,整個竹林倒是顯得比較寂靜,其內不時傳出動物的嘶鳴聲。

    夏日的炎熱更能襯托出這片竹林的冰涼,走在小道間,葉晨目光不斷打量著周旁的竹子,不由感到一陣舒爽。

    “我知道你對住宿的要求並不高,但是唯一的條件便是寂靜,無人打擾!所以你的住宿就在這片竹林之中!”葉冷撥開前麵擋路的竹子,轉身對一旁的葉晨笑道,葉晨對此倒是極為滿地,當一縷陽光照入從葉隙灑落在葉晨臉上的時候。

    葉晨和葉冷兩人的身形徒然頓住,低沉而柔和的琴音在這寂靜的竹林內緩緩飄『蕩』著,打斷了竹林的寂靜。

    哀婉纏綿的琴音飄然而出,葉晨雙目緩緩緊閉,見此,葉冷同樣靜靜的站在一旁,傾聽著這琴音,這首曲子極為緩和,隨著琴音不斷的推向高『潮』,竹林深處也發出劈啪劈啪的響聲,所有的飛鳥和小動物們卻都以極快的速度琴音的來源處匯去。

    足久之後,葉晨才緩緩睜開雙眼,喃喃道:“心與意合,這彈琴的主人倒是不錯!”

    葉冷也緩緩睜開雙眼,輕笑道:“這琴藝比起你來,誰跟高超!”

    “琴藝?”葉晨微微一愣,旋即便明白過來,當初自己在天上人間之事顯然沒有瞞過葉家,倒也不否認,道:“這還用說!”

    琴音依舊,葉晨兩人倒是並未駐足傾聽,依舊朝竹林深處走去,隨著不斷深入,竹林內更加的涼爽,而一座座精致的小屋也浮現在兩人的視線之中,竹屋坐落有致,並未破壞竹林的美感,反而為這竹林憑空增添了幾許魅力。

    而竹屋旁則是一些少女在嬉笑著,不知從哪引來的泉水,敲打著山石,發出叮咚叮咚的響聲。

    陽光之下,一排排雪白的玉足在水中晃動,葉晨臉上不由浮現出一絲錯愕之『色』,朝一旁滿臉愜意的葉冷道:“前輩,這竹林之中居住的人該不會都是一些少女的!怎麼一路走來,都未見一男子!難道這是女子林不可!”

    竹林之中,依稀傳出少女的嬉笑聲,那些青春靚麗的少女不斷的竹屋與竹林間徘徊著,仿佛整個空氣中都飄『蕩』著青春的氣息。

    葉冷目光不斷的在那些靚麗少女身上徘徊著,聽到葉晨的遺憾,不由轉頭對著葉晨道:“這不廢話嗎?這片竹林就叫做玉女林,顧名思義,這居住的自然是女子了,難道還居住那些五大三粗的漢子不可!”

    “咳咳!那個前輩說我的住宿在這片竹林之內,也就是說我接下來的數月要住在這竹屋內!”葉晨臉上浮現出一絲錯愕之『色』,滿臉怪異的盯著葉冷,葉冷依舊笑嘿嘿道:“這不廢話嗎?你當然住在這,不然我住在那!”

    葉晨臉上的怪異更加濃厚,停下腳步,不斷打量著葉冷,那眼神不由令葉冷發『毛』,葉冷打了的激靈道:“怎麼,有疑『惑』?”

    “前輩,我是個男人!”葉晨真不明白這眼前的老頭到底是裝傻,還是真傻。

    誰知葉冷撲哧一笑,眼神怪異的打量著葉晨,最後吐出一句令葉晨吐血的話:“『毛』都沒長齊,還男人!廢話少說,走吧!”

    說完便朝前走去,葉晨頗為無奈的搖搖頭,但是滿臉平靜的打量著竹屋旁邊的青春靚麗少女。

    葉晨和葉冷的到來同樣引起了那些女子的注意,各個朝葉冷嬉笑著,喊著:“統領爺爺好!”

    葉冷倒是極為愜意的跟那些女子打招呼,數刻之後,葉晨和葉冷的身形赫然出現在一庭院前,這樣的庭院在竹林中較常見,整個庭院都是用竹子構建而成的,縱然是那籬笆同樣也是如此,而令葉晨感到錯愕的是,庭院之中飄『蕩』出低沉而柔和的琴音。

    顯然剛才的琴音也是出自此處,整個庭院之中載滿了奇花異草,一道清婉的倩影手撫古琴,盤腿坐在花叢中,輕輕垂頭,忘我地彈奏,渾然不覺葉晨以及葉冷的到來,一身白『色』宮群,如墨的長發靜靜的垂落在地上。

    女子年若十五左右,雖然沒有像千川雪以及葉慕婉那樣驚心動魄的美,但眉宇間的溫婉卻給人一種鄰家小妹的感覺,特別是那一雙宛如泉水般的眼眸,毫無雜質,特別的清澈,而在少女的周旁,則是圍滿了竹林內的小動物。

    鳥兒歡快的在少女頭頂盤旋,最後落在地上,縱然是那花兒傲然盛放的花兒也緩緩緊閉。

    這琴音居然如此的令人沉醉,落雁羞花再也不為過,葉晨和葉冷皆是停下步伐,靜靜的站在原地,不忍打斷這琴音。

    目光同樣望著那道倩影,葉晨眼中更多的是好奇,而葉冷的眼中則是浮現出一絲慈祥之『色』,宛如看待孫女般的眼神,不過,那眼神中多出了一絲無奈之『色』,琴音與周圍少女的嬉笑聲形成了共鳴,讓人如此沉醉。

    許久許久之中,琴聲逐漸低沉,最終音律截止,而那名少女也抬起頭,望著庭院前的兩道身影,浮現出一絲笑意。

    葉冷掩蓋住眼中的那一絲無奈之『色』,拉著葉晨踏進這個庭院,滿庭院的香氣撲鼻而來,令人不由貪婪的吸了數口。

    少女抱著古琴,並未起身,依舊坐在原地,雪白的額前多出一些香汗,對著葉冷輕笑道:“爺爺,你來了!”

    葉冷滿臉慈愛的走到那少女手中,撫著少女的肩膀,一股柔和的力道將少女的身體托起,而在那少女身旁,赫然是一輪椅,在那股柔和力道的控製之下,少女的身體緩緩落在輪椅之上,顯然這少女的雙腳定然有問題。

    近距離觀察這少女,葉晨臉上也浮現了一絲詫異之『色』,一雙明亮彷如清澈無比的溪水般的雙眸,淡雅脫俗,宛如那蓮花般,出淤泥而不染,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縱然識人無數,從來沒有人能夠給葉晨這樣的感覺。

    看著葉晨雙目緊盯著自己的臉頰,這少女俏臉微紅,柳眉微蹙,瞪了眼葉晨,道:“你怎麼可以這樣看著我!”

    撲哧一笑,葉晨難得流『露』出一絲會心的笑意,而周旁的葉冷也不由朗聲大笑著,目光在葉晨和這女子之間不斷徘徊著。

    少女臉頰緋紅,皓齒緊咬著小嘴,憤怒的瞪葉晨,氣聲道:“你這人怎麼這樣,又是看人家,又是取笑人家!”

    這下子葉晨嘴角處的笑意更加的濃厚,真是一個可愛的孩子!

    少女高挺的胸膛急速起伏,憤怒的盯著葉晨,蹬著葉晨,氣聲道:“還笑!冷爺爺,夢兒又被欺負了!”

    見身旁的葉冷同樣在朗聲大笑,那少女滿臉氣呼呼的,伸出雪白而又修長的玉手,抓住葉冷的胡須,狠狠的往下拉。

    啊喲!葉冷不由發出一道慘叫聲,望著自己那越來越少的胡須,滿臉苦澀的望著少女,苦澀道:“小夢兒,爺爺這胡須被你拔得越來越少了,以後爺爺這胡須要是被你拔光了,那還不被你那其他的爺爺給嘲笑啊!”

    “就拔!誰叫你跟這壞人一起嘲笑我!”少女氣的臉『色』紅彤彤的,柳眉微蹙,那清脆的雙眸直瞪著葉冷。

    望著滿臉無奈的葉冷,還有滿臉氣憤的少女,葉晨嘴角處的笑意更加的濃厚了,心情也更加的平靜下來,眼前這少女純潔的就像是一張白紙,不管是語氣還是動作都流『露』出了純真,不知有多少年,沒有見到這樣的女子了。

    最後在兩人的笑意中,少女滿臉氣憤的地下頭,葉冷嘿嘿一笑,指著葉晨道:“小夢兒,爺爺給介紹一下,他叫暗麒!”

    “哼!他笑我!我才不管他叫暗麒,黑麒,還是白麒!”少女抬起頭,雙眼直瞪著葉晨,滿臉氣憤道。

    葉冷滿臉慈愛的拍打著少女那頭,對著葉晨笑道:“小子,我也給你介紹眼前這小屁孩,她是綺夢的妹妹,叫第二夢!”

    “第二夢!好奇怪的名字!”葉晨不由輕笑而出,怎麼還有人姓第二的不可,難道綺夢的全名叫第二綺夢?

    “壞人!你名字才奇怪,什麼暗麒!哼!我的名字可是最好聽的,大家都是這樣認為的。”第二夢依舊氣憤道。

    葉冷頗為無奈的望了葉晨一眼,葉晨也隻能訕訕笑道:“嗯,我也感覺第二夢這個名字很好聽的!”

    聞言,第二夢臉上的氣憤才消失不見,立刻綻放出了令整個庭院花朵都要失『色』的笑容,朝葉晨投去一個算你識相的眼神。

    見此,葉冷更是朗聲大笑,直到看見第二夢那小手朝自己伸來的時候,才訕訕一笑,指著葉晨道:“小夢兒啊!爺爺這次可是給你帶來一位琴藝高手啊,他的琴藝可是非常的高超哦!”

    琴藝高超?第二夢滿臉怪異的望著葉晨,目光不斷的在葉晨和葉冷之間徘徊著,最後朝葉冷嘟嘴道:“冷爺爺,你沒老糊塗嗎?他琴藝怎麼能高超呢,在這片竹林之內,隻有我的琴藝才能叫做琴藝高超!”

    

Snap Time:2018-04-25 04:36:11  ExecTime:0.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