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百七十二章黑暗中的根


    第一百七十二章 黑暗中的根

    數日後,葉晨以及那老者的身影緩緩出現在了大山深處。

    在幾日的交談中,葉晨可是收獲頗深,往日一些不解的地方,老者皆是不耐煩的向自己解釋著。

    而葉晨此刻也知道了老者的名字,葉冷,雖然葉冷名字麵含了一個冷,然而其『性』情卻是異常的熱情,兩人騎著風馬在山道之上緩緩行去,在腳下便是萬丈懸崖,風馬不小心踏起的碎石,往懸崖下落去,叮咚叮咚的響聲顯得異常清晰。

    “前輩,這暗衛軍駐地未免有點太偏僻了吧!”數日的顛簸,兩人臉『色』皆是流『露』出一絲疲憊之『色』。

    葉冷輕輕拍打著風馬,安撫風馬的躁動,笑道:“這也是為何暗衛軍成立數百年,無人知曉的原因,其實當初暗衛軍成立的目的便是在家族有重大危機的時候,出手支援家族,不過近年來,暗衛軍也替家族處理一些瑣事!”

    葉冷看似說的輕巧,葉晨又豈會不知,在他口中的瑣事必定是一些殺人越貨之事,一個家族的發展必定會踏著無數人的利益,這其中必定不缺乏殺戮,葉晨也早已習以為常,輕輕嗯了一聲,便不語。

    數刻之後,在兩人眼前赫然是一堵高不見頂的山壁,便像是一道不可翻越的絕路擋在了正前方。

    葉冷目光朝身後掃『射』而去,並未發現人影之後,方才從馬背之上躍下。

    葉晨同樣從馬背上躍下,眼眸微抬,望著那高聳入雲的山壁,暗道這暗衛軍的駐地該不會在這上麵吧!

    察覺到葉晨的疑『惑』,葉冷不由輕笑而出:“這山壁足足有上千米,沒有氣武境修為,不可能可以上去的!”

    說話的同時,葉冷朝前走出數步,枯黃的右手從衣袖之中緩緩探出,那間,一道極為耀眼的光芒在葉冷的手心處泛起,右手直接按在了前方石壁之上,光芒瞬間躍入石壁之中,石壁居然輕微晃動了數下。

    頓時,“轟隆隆”的聲音驀地響起,石壁竟忽然發生錯位,一道門的形狀在眼前呈現,旋即,石壁朝周旁不斷移去,一道足以容納數人通過的通道浮現在葉晨二人的麵前,與此同時,兩道身影赫然躍入葉晨眼中。

    一身黑『色』武袍,寬鬆的武袍將兩個人的身形包裹其中,其上赫然帶著遮住半臉的麵具。

    兩人身上的氣息猶如死寂一般,直到石道浮現而出之後,兩人的眼神才緩緩睜開,猶如劍芒般的目光在葉晨以及葉冷身上一掃而過,葉晨眼瞳微縮,心中暗道好強,這絕對是氣武境武者,難道他們便是葉文口中的都統?

    兩人僅僅是用眼睛的餘光瞥了葉晨一眼便移開目光,朝葉冷微微拱手:“你來了!”

    葉冷輕微一笑,拍打著兩人的肩膀,道:“不錯,比以前更加強了!”

    旋即便朝葉晨招呼,身形徒然朝那石道走去,赫然消失在石道之中,而那兩人眼睛再次緊閉起來,葉晨微微點頭,緊隨在葉冷之後,在踏入石道的那一那,淡淡的清香味從石道之中撲麵而來。

    穿過一個有些昏暗的長長石道,眼前豁然開朗,那高高的山壁之後,果然別有洞天,出現在眼前的,赫然是一個大到一眼看不到邊際的巨大莊園,而在莊園的外圍則是布滿了一片花海,石道之中,淡淡的清香味便是那片花海散發而出。

    葉冷招呼著葉晨,朝一石道走去,僅僅走出數步之後,葉冷的身形赫然停住。

    葉晨同樣停住身形,略顯疑『惑』的望著葉冷,令葉晨詫異的是葉冷的臉上居然流『露』出一絲肅穆之『色』,眼神變化不定,有懷念,有悲傷,順著葉冷的視線望去,則是一片長勢異常茂盛的花海,那如火的花朵隨風搖擺著。

    “葉晨,你以前見過這樣的花海嗎?”足久之後,葉冷才緩緩開口,語氣中帶著一絲複雜。

    “以前見過花海,但是那的花卻沒有這長的這麼好!”雖然搞不懂葉冷怎麼了,葉晨輕聲道。

    “是啊!這個世界上的花海都沒有這長的好,葉晨你知道為什麼嗎?”葉冷忽然轉過身,那明亮的眼眸落在葉晨身上,在那一雙眼中,葉晨看出了一絲滄桑,輕聲道:“為什麼!難道是由於地處高山的緣故!”

    “高山的緣故,你的想象力倒是豐富,然而這些花長勢不錯的原因,僅僅是因為這片土地!”葉冷再次轉過身,那年邁的身體朝下蹲下來,宛如一孩童,貪婪的吸收著這花香,微風拂來,花海隨之飄『蕩』,宛如一波波海浪般。

    “這片土地,難道這的土壤比較肥沃不可!”難道這片花海另有玄機,葉晨暗道。

    “土壤肥沃,也可以先這麼說吧!畢竟在這片土地之下埋葬了無數人,他們死後,便變成了這些花的養料.”葉冷再次轉身望著臉『色』微變的葉晨,繼續道:“在這片土地下不知道埋葬了多少名暗衛軍,他們生活在這,死了便埋葬在這!”

    此刻葉晨終於明白了葉冷臉上為何會流『露』出肅穆之『色』,原本這花海下麵埋葬著暗衛軍。

    “暗衛軍也是葉家子弟,為何不遣送到葉家墓園之中!”在葉家祖堂之後便是葉家的墓園,那埋葬的便是葉家的先輩,以暗衛軍對葉家做出的貢獻,足以埋葬在墓園之內,葉晨略顯疑『惑』道。

    “墓園!”葉冷眼中居然流『露』出了一絲向往之『色』,緩緩起身,雙手負背,望著花海,低沉道:“暗衛軍沒有過去,也沒有未來,他們再加入暗衛軍的那一刻,便沒有了一些,有的便是守護葉家的心!記得家主說過你加入暗衛軍之後,沒有人會知道你的身份,不僅僅如此,你同意也不會知道其他人的身份,因為在加入暗衛軍的那一刻,他們便沒有名字!有的隻是那冰冷的代號,而隻有在他們死去的時候,他們才能再次擁有自己的名字!然而他們卻隻能埋葬於此罷了,沒有墓碑,沒有對待英雄的葬禮,僅僅在祖堂之內添加一牌匾而已!這便是暗衛軍!”

    “沒有過去,也沒有未來!”葉晨臉上流『露』出了一絲凝重之『色』,目光略顯肅穆的望著這一片花海。

    “葉晨,你可知道,我爺爺的爺爺便是埋葬在這,然後便是我爺爺,我父親,我母親,還有我那些兄弟,他們將永遠沉睡在這,盡管他們對家族忠心耿耿,但是始終那麼默默無名,沒有人聽過他們!縱然如今的暗衛軍也不知他們,每一代暗衛軍始終都會被人遺忘,而僅存下來的便是暗衛軍的意誌,保護家族,家族麵有他們最珍惜的人存在,保護最珍惜的人,盡管珍惜的人不知道,每一代暗衛軍死去,便會有另一批代替他們,接過他們的意誌--保護葉家”葉冷說著說著,臉上多出了一絲凝重之『色』,他們盡管默默無聞,但是為身為暗衛軍而自豪。

    “難道暗衛軍從來不抱怨過嗎?正如你所知,此次要不是柳落兩家之事,恐怕家族的那些子弟根本不知道暗衛軍的存,也不會得知這些默默無名的英雄存,難道你不抱怨過嗎?”葉晨臉上多出了一絲動容之『色』。

    “英雄?”葉冷的嘴角處浮現出一絲笑意,旋即搖搖頭道:“葉晨,這個稱呼不適合暗衛軍,在每一名暗衛軍的手上無一不沾滿了鮮血,其中不缺少那些無辜的人,有一些未懂事的孩子,一些風燭殘年的老人,在他們眼中暗衛軍是惡魔的象征,暗衛軍好似殺戮機器般從不勞累,所以,英雄這個稱呼從來不屬於暗衛軍!”

    輕輕撫『摸』這花瓣,葉冷的眼中再次流『露』出一絲回憶之『色』:“而你所說的抱怨,,在加入暗衛軍的那一刻,我們便知道了我們接下來的命運,這是我們自己選擇的,我們又為何去抱怨,我記得,當初便是我的父親將我帶到這的,曾經我也像你一樣,問了同樣的問題,而我父親則是說了一句話:他們是沐浴在陽光下的樹葉,而我們是隱藏在黑暗中的根……”。

    “他們是沐浴在陽光下的樹葉,而我們是隱藏在黑暗中的根……”葉晨輕輕念著這一句,臉上流『露』出動容之『色』。

    

Snap Time:2018-04-20 20:29:13  ExecTime:0.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