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百六十七章劍墓驚現


    第一百六十七章 劍墓驚現

    落霞城還是一如既往,靜靜的沐浴在夕陽的餘暉之中。

    一匹風馬,一道身影,緩緩浮現在落霞城遠處的盡頭處,葉晨緩緩睜開雙眼,感受著周圍傳來的氣息,劍眉微皺,僅僅離開數天而已,然而,落霞城周圍武者的氣息便變多了,其中不缺乏一些煉武境武者。

    還未進城,葉晨便察覺到落霞城的變化,那宏偉大氣的城牆之上,一排排持劍的護衛來回走動著,縱然在下麵的城門處,也多出了數十名護衛,每一名護衛的修為皆不弱,今日,落霞城的守衛極為森嚴。

    輕輕拍打著馬背,風馬發出一道嘹亮的嘶鳴聲,朝城門之內奔去,原本正在檢查路人的護衛皆是一怒,然而望清來人之後,臉上皆是流『露』出一絲獻媚之『色』,在行人詫異的目光中,為葉晨讓路。

    葉晨也不為意,策馬從他們身旁經過,隨意找了一酒樓,楓葉樓,幾乎滿樓。

    葉晨還未踏進楓葉樓,便有一小二笑臉迎上來,葉晨則是扔出幾枚金幣,淡淡道:“三樓落霞雅間!”

    楓葉樓是落霞城內有數的大酒樓,以一種稻酒出名,其中有三間雅間,價格更是昂貴無比。

    不過,落霞城的那些富豪皆是喜愛這雅間,不僅環境優美,而且清淨。

    而這楓葉樓更是三間雅間之中最昂貴的,往日要是有人要雅間,小二便滿樓欣喜,然而,今日小二臉上則是出現一絲無奈之『色』,葉晨再次拋出幾枚金幣,淡淡道:“怎麼,有問題!”

    “這位公子!落霞雅間已經被人給占了,不知你?”小二話還沒說完,在一樓的掌櫃的就立即跑過來了,他連攔在小二身前,連拱手陪著笑臉:“啊!原來是晨少爺,你還待在這幹嘛!還不給晨少爺帶路!”

    晨少爺!小二不由打了的激靈,在落霞城有這稱呼的僅此一人,那便是葉家二少爺。

    掌櫃滿樓獻媚的帶著葉晨直接朝落霞雅間走去,落霞雅間的裝飾有點偏儒雅,整個雅間內飄『蕩』著淡淡的香味。

    葉晨直接朝一椅子坐下,也不待掌櫃出言,自顧道:“一瓶百年稻酒!還有來點小菜!”

    百年稻酒,掌櫃臉上的喜意更加的濃厚了,真不愧是葉家的接班人,這出手還真是大方,百年稻酒,那可是價值數萬金幣,掌櫃自然滿樓欣喜的答應,招呼著一旁的小二下去,而葉晨臨窗而立,望著街上來來往往的行人,輕品著送來的茶。

    茶香在嘴中緩緩彌漫而出,雙目緩緩緊閉,看似閉目養神,實在聽著周旁的談論聲。

    在葉晨對麵的雅間內,此刻還圍坐著三名年輕的男女,年紀大概都在二十出頭歲,三人修為皆是不弱,煉武二層左右。

    “大哥,你怎麼對那小子點頭啊,不過一個普通的低階武者而已”三人中唯一的一名身著白『色』武衣的嬌俏女子對著那青年嗔道,同時看向葉晨,臉上『露』出了一絲厭惡的神『色』。光是表麵長的好看,其實隻是一個繡花枕頭罷了,這樣的人一路上她見得多了。青年人微微搖搖頭,道:“我感覺他不簡單!”

    “不簡單”嬌俏女子聞言一愣,而旁邊的一名女子臉上也『露』出了詫異神『色』,顯然,跟那嬌俏女子的想法是一致的。

    幾人的討論聲自然也落入葉晨的耳中,對此,葉晨則是淡淡一笑,靜靜傾聽周圍的談論聲:

    “這次來落霞城的武者還真是多啊!你看往日難得一見的煉武境武者,現在一抓便一大把!”

    “嘖嘖!廢域之中驚現劍墓!你說能夠不吸引這麼多武者的到來嗎?劍墓啊!”

    “廢域原本便是各個朝代的首都,而那劍墓又有數千年以前的,必定是一位大人物的墓地,要是誰在那麵得到一劍技或者丹『藥』的話,那便發了,對於武者來說,最吸引人的無疑是劍技以及丹『藥』了!”

    “是啊!連葉家,還有帝都那些大世家都開始行動了,我們這些人隻能去碰碰運氣了!”

    “但是,至今還不知道那劍墓的位置,要是我第一個發現劍墓,那我不就是發了,娶老婆的本錢都有了!”

    酒館的第二層異常的熱鬧,所談論的問題皆是廢域劍墓,聞言,葉晨臉『色』微變,當初,火麒麟安排自己的兩件事情不就是有一件去尋找劍墓的,而且根據這些人的討論,葉晨得知,廢域之中有劍墓的事情不知被誰給傳出來,鬧的舉國皆知,這也導致了如此眾多的武者朝落霞城湧來,右手輕輕敲打著桌子,葉晨陷入了沉思之中。

    “眾人口中的劍墓顯然便是小火所說的劍墓!然而這劍墓的消息顯然是最近才傳出的,小火又是如何得知的!還有這劍墓之中到底埋葬了什麼人,難道劍墓的主人和小火有什麼關係不可?根據小火的隻言片語可知,這劍墓必定是萬年前就存在的,然而為何數萬年以來,都未被發現!”右手托著下巴,此刻,葉晨才意識到火麒麟比自己預料的更加神秘,還有這突然現世的劍墓,可惜如今火麒麟已經沉睡,不然便可以問問他。

    數刻之後,掌櫃立刻送來了稻酒和小菜,葉晨則是靜靜的品嚐著稻酒,對麵的那三人倒是不時的朝這邊望來。

    葉晨最喜歡的便是酒中苦澀的味道,無疑這百年稻酒很符合他的胃口,此刻,從樓下傳來一陣吵鬧聲,眾多酒客皆是眉頭微皺,而且那吵鬧聲越來越大,顯然在朝三層『逼』近,葉晨倒是臉『色』平靜,品著手中之酒!

    “你居然跟我說本公子訂的座位有人了,掌櫃的,馬上把那人給本公子趕下去!”一個響亮的聲音快速延伸到了三樓,而雅間內原本有些慍怒的一眾酒客在看到來人後,大多都安靜了下來,顯然來人不好惹。

    千川流,當今帝皇第九子,也是為劍墓而來,一身修為馬馬虎虎達到煉武二層,『性』格火暴,剛來落霞城就惹了無數人,不過皇室在背後撐腰,在這落霞城一般人也不敢招惹,顯然,這雅間在葉晨未來前便被他訂下。

    而葉晨對麵雅間的那三人見到千川流,皆是一陣驚呼,那千川流直接推開掌櫃,走到葉晨所在的雅間,大手一揮,數枚金幣在力道的控製之下,落在葉晨的桌上,極為狂傲道:“小子,這是本公子訂的位置,你可以走了!”

    葉晨瞧都沒有瞧千川流一眼,微微一撇桌上的金幣,微微驚訝道:“金幣!”

    這小子是在打發乞丐嗎?葉晨搖搖頭,繼續品著手中之酒,沒有絲毫理會身旁的千川流。

    話語落入千川流以及剛才那兩名年輕女孩的耳中卻讓人感覺葉晨沒見過世麵,嘴角處皆『露』出一絲鄙夷之『色』,白衣少女微微一撇,朝青年嬌呼著:“大哥,你看走眼嘍!那小子可能隻是一世家紈子弟罷了!”

    千川流再次從懷中掏出幾袋金幣朝掌櫃扔去,一臉豪邁道:“這小子的酒錢我付了!”

    葉晨微微一笑,也從懷中掏出幾張代表一萬金幣的金卡朝掌櫃扔去,淡淡道:“你那點錢不夠我的酒錢!”

    葉晨這句話落入他人的耳中,無疑在告訴他們,你那點錢隻夠打花乞丐,不夠!

    特別是葉晨的那一笑,落入千川流的眼中便變成了嘲諷,

    怒極反笑,千川流大聲笑了起來,肆無忌憚,不過旁邊的掌櫃和對麵雅間的青年三人卻從他眼中看到了熾熱的怒火,反手握上了背後氣武劍器的流雲劍,在眾多酒客震驚的眼神中朝葉晨刺去。

    葉晨淡漠的坐在位置上,輕輕的品嚐著手中的酒,對於突如其來的一劍彷如未見!

    此時葉晨的行為落入那白衣少女的眼中無疑是『自殺』,鄙夷的看著葉晨,淡漠道:“廢物!連躲避也不知道!”

    不過旁邊的那名青年卻不是這麼想,眼中『露』出了一絲深思之『色』。

    就在劍要觸及葉晨的時候,葉晨動了,輕輕的一點,恰好點住千川流的劍尖,千川流身影不由一頓。

    眾人一陣震驚,看著那白『色』的劍指,上麵卻是沒有任何的痕跡,讓人實在難以想象,其剛剛是如何擋住那剛剛是如何擋住那樣的鋒芒的。

    “我不喜歡別人用劍指著我!”葉晨平靜的看著千川流,旋即在,指尖激『射』出一股劍氣。

    葉晨的聲音剛落,千川流手中,那流雲劍便發出了嗡嗡的顫鳴聲,從其中,千川流卻是感應到了一股畏懼的意識!

    “咻!”流雲劍居然脫手而落,整個雅間內隻剩那叮叮聲!

    

Snap Time:2018-01-22 14:30:17  ExecTime:0.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