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百六十五章橫掃


    第一百六十五章 橫掃

    平淡的聲音緩緩在斷家莊園之上回『蕩』著,斷家子弟皆是四處張望著,欲尋找出聲音的主人。

    在那聲音響起的那,斷冷峰臉『色』立即陰沉下來,右掌處傳來的力道令他右臂微震,嚐試數下之後,斷冷峰不得不收回右手,目光緩緩朝四周掃『射』而去,然而他竟然發現不了那發話之人的蹤跡。

    心頭微沉,斷冷峰右手朝上一揮,周旁的斷家護衛立刻將葉天以及冥衛軍給包圍起來。

    “此次任務你算是失敗了!”就在幾名護衛走向葉天等人的此刻,數道劍氣憑空激『射』而出,洞穿了幾名護衛的額頭。

    與此同時,一道尖銳的爆鳴聲驟然響起,旋即一道黑影如鬼魅般,浮現在閣樓頂端處,臉『色』平靜的對著葉天說道。

    一身黑袍獵獵作響,斷冷鋒眼瞳微縮,他剛才居然沒有看清對方是如何到來的,鬼魅的身法,實在太詭異了。

    視線緩緩上移,最後落在葉晨那張略顯稚氣的臉龐之上,臉上不由湧出一絲震驚之『色』,在他的感應之中,葉晨身上的真氣波動無疑表明他是煉武三層武者,然而,葉晨的年齡,明顯大出斷冷鋒的預料。

    見到突然現身的葉晨,下方那些重傷的冥衛軍瞬間激動起來,眼中的絕望之『色』也緩緩退去,隻要有眼前的那名黑袍少年,他們近日便足以殺出重圍,葉天擦拭掉嘴角的血跡,眼『色』複雜的望著那道身影。

    目光緩緩環顧四周,下方,那數十具冥衛軍的屍體顯得異常醒目,葉晨暗道一聲還是來晚了,縱然馬不停蹄從落霞城趕來,還是花了數天的時間,然而葉晨卻沒有想到冥衛軍傷亡會如此慘重。

    漆黑的眼眸中閃過一絲冷意,被葉晨那冰冷的葉晨盯著,斷冷鋒瞬間感到一絲冷意,不由沉聲道:“你是何人!”

    在斷冷峰話剛剛說出口的時候,眼前的那名少年赫然消失不見,一道黑影鬼魅的浮現在他身前,冷汗順著斷冷鋒的臉頰不斷滴落,朝後邁出數步,右掌再次朝前拍去,恐怖的氣勁在他掌心處形成一龍卷,周圍的空氣為之被撕碎。

    望著那不斷放大的右手,葉晨漆黑的眼眸中閃過一絲淡淡的冷意,右指看似緩慢的朝前舉起,宛如一道劍光般,朝前點去,淩厲的劍氣至指尖激『射』而出,周圍的空氣同樣被撕碎開來。

    斷冷峰眼瞳孔猛然放大,其中盡是駭然之『色』,眼睜睜看著葉晨的右指上激『射』出的劍氣,在這種距離上將自己聚集的氣勁擊散,餘勁不消的穿透自己的脖頸,隻感到脖頸處盡是一片冰冷,隨即再無知覺。

    斷冷鋒的屍體遠遠飛出二十餘米後重重的摔在地上,激起一片灰塵,葉晨則是輕飄飄的落在冥衛軍的身旁,沒有再去看斷冷峰一眼,反而若有所思的望著自己的右指,暗道:“原來真氣凝練之後既然有這樣的效果,看來,還需要加強!”

    “啊!你殺了家主!護衛,給我殺了他們!”一道驚叫聲赫然從站在斷家子弟身前的一名少『婦』嘴中發出,這名少『婦』倒是和落月清有點相似,其身份自然便是落月清之妹,葉晨緩緩搖頭,右指再次朝前點去。

    劍氣微『蕩』,一簇殷紅的鮮血自那少『婦』喉嚨處迸『射』而出,那接下來要說出去的話語,洶湧而出的鮮血,全部堵了回去!

    淒厲的尖叫,驟然自在少『婦』身旁響起,幾名護衛皆是滿臉駭然的朝後退出數步。

    而此刻,在斷家護衛之中又躍出一道身影,相比葉晨身法的輕盈,那人身法則是稍弱半分,那人也是斷家之中最強的三人之一,煉武三層武者之一,粗狂的臉龐,臉上盡是凝重之『色』,那人朝葉晨拱手道:“敢問閣下是何人!以閣下的強大,斷家定然不會惹上閣下,閣下又何必如此對待斷家!不知閣下能否放過斷家!”

    葉晨目光依舊望著自己的手指,旋即身形微動,化作一道虛影朝前激『射』而去,那人絲毫沒有預料到葉晨會如此不顧身份突然出手,同樣朝前邁出一步,怒喝一聲,佩戴在身上的利劍瞬間出鞘,爆發出一股恐怖的劍氣,朝葉晨激『射』而去,劍氣所過之處,地麵紛紛裂開,留下一道深半米的劍痕,頃刻間,劍氣便到葉晨的身前。

    “小子!受死吧!”

    數種破解之法在葉晨的腦中模擬而出,依舊是右指朝前一伸,驟然點出,仿佛回放了剛才葉晨的那一指般,指尖淩厲的劍氣瞬間將那人的劍衝散,恐怖的力道擊打在他的長劍之上,讓那人整個身體都倒飛而出。

    在這一刻,他終於感受到葉晨的恐怖,強忍住胸前的疼痛,朝後不斷退去。

    然而葉晨的劍氣更快,淩厲的劍瞬間破開了這位煉武三層武者體外的重重防禦,直接洞穿了他的額頭!

    “不可能!同樣是煉武三層,為..什..麼!”一陣驚駭的吼叫聲至這人的喉嚨中飄出,最後,身形搖搖晃晃,倒落在地,收回右手,葉晨臉『色』平靜的望著周旁的幾具屍體,緩緩搖頭,淡淡道:“給對手留一些說話的時間,不是很愚蠢的表現嗎?然而,更愚蠢的則是那些對手!,不是嗎?”好像在問自己,又好像在問在場的眾人。

    望著葉晨那始終如一的臉『色』,周圍的斷家子弟皆是朝後退出數步,一股寒氣在心中慢慢延伸著,這殺人魔頭。

    “怕什麼,那小子縱然再厲害,他也僅僅一人罷了,我斷家又何懼!斷家子弟們!身後便是你們的家園,你們的親人,其中有你們老弱的父母,還有初生的孩子,你們難道不應該拿起劍保衛自己的家園嗎?”一道響亮的吼聲在後方響起,旋即一道黑影閃躍而出,落在最前方,赫然是一名老者,也是斷家的太上長老。

    吼聲如雷鳴般響徹天際,那些原本後退的斷家子弟,臉上皆是閃過一絲愧疚之『色』,旋即,臉上盡是決然之『色』,紛紛朝前踏出數步,將葉晨以及冥衛軍包圍其中,數百道強忍不一的氣勢聚集在一起,宛如狂風暴雨般朝葉晨等人衝刷而去。

    葉晨則依舊一副平靜的臉『色』,那瘦小的身影在那氣勢之中,傲然而立。

    然而,葉晨身後的冥衛軍卻表現的極為狼狽,各個臉『色』蒼白,加上身上的傷勢,都朝後退出數步,而葉天則是咬牙堅持著,葉晨目光瞥見眾人的反應,出乎意料的朝冥衛軍笑了,道:“你們怕死嗎?”

    也不待冥衛軍的回答,葉晨轉過頭,同樣朝斷家這方道:“你們怕死嗎?”

    望著葉晨嘴角處那無害的笑意,縱然這些抱著決然態度的斷家子弟皆是不由感到心悸,旋即,在他們眼前的葉晨便化作一道虛影朝前激『射』而來,眼尖的斷家子弟,極為難得撲捉到,在葉晨的手上多出了一柄長劍。

    劍影漫天,一道極為刺眼的劍光閃過,斷家太上長老的身體便如斷線的風箏朝後落去,儼然生機已絕。

    僅存的煉武三層武者死了,僅僅一個照麵便死了,恐懼在這些斷家子弟心中蔓延著,葉晨對於斷家子弟來說無疑是殺神,長家揮舞,便有一道響徹人心的劍『吟』,一圈無形的劍氣從葉晨周圍擴散出來,化作了無數無形氣劍,朝著四麵八方激『射』而去,可怕的劍氣將周圍的斷家子弟攪碎掉,葉晨所到之處,四周便倒下一片片漆黑的人影。

    望著血光之中的那道身影,葉天等人目光皆是不由呆滯起來,旋即便湧出了一股戰意,身上的傷勢在這一刻也沒有那麼重了,握住手中的利劍,化作洪水猛獸般朝斷家子弟衝去,揮舞著手中長劍,不斷收割著生命。

    整個莊園儼然飄『蕩』著刺鼻的血腥味,那如雪的牆壁,漸漸的被染成紅『色』,儼然成了紅『色』的世界。

    到處都是慘叫聲,宏偉大氣的閣樓被染成紅『色』,火焰到處蔓延,草木皆是燃燒起來,隨即便變成熊熊大火。

    葉晨停下手中的劍,腦中依舊模擬著剛才自己的劍法以及身法,喃喃道:“還不夠,還是差了那麼一點!”

    望著儼然失去鬥誌的斷家子弟,葉晨並未再次揮劍,僅僅幾十人,交給葉天等人便可,而且葉晨可不會傻傻的認為,葉文僅僅派自己一個人前來支援,在斷家莊園的四周,葉晨感受到了幾股熟悉的氣息,那是屬於暗衛軍的氣息。

    又是個考驗嗎?收起麒麟劍,葉晨緩緩搖頭,並未直接離開斷家莊園,反而朝斷家莊園深處走去,前來阻擋他的人紛紛倒下,一條空曠的道路在他眼前浮現而出,再無人敢遮擋他的去路,人都是怕死的,不是嗎?葉晨心中自問著。

    一座略顯宏偉的閣樓在葉晨眼前浮現而出,抬起頭,望著那閣樓上的三個大字:藏書閣!

    推開陳舊的房門,葉晨僅僅走進那閣樓數分鍾之後,又再次走出來,旋即在他的背後則是一片熊熊大火。

    其內的武技自然被葉晨收進麒麟戒內,也不跟葉天等人打聲招呼,就躍出斷家莊園,落在一匹風馬背上,拍著風馬的頭,風馬發出一道嘹亮的叫聲,緩緩的朝前奔去,而其上,葉晨則是安靜的坐在馬背上,雙目緩緩緊閉,其內真氣按照心法不斷運轉著,儼然進入修煉之中……

    

Snap Time:2018-04-21 21:28:49  ExecTime:0.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