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百六十四章支援


    第一百六十四章 支援

    陰雨綿綿,葉家之內依舊一副欣欣向榮的景象,葉晨望著周圍那些忙碌的身影,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自從天楓城回來之後,自己都未踏出庭院半步,縱然需要武技的時候,也是由葉無雙去辦。

    望著周圍人那忙碌的表情,孩童在庭院之中玩樂,這種平淡的生活。

    葉晨依稀當初跟火麒麟這樣說過:隱居農間過著粗茶淡飯的生活我過不了,然而我也不知道有一天我是否會討厭殺戮的生活!但是此刻,葉晨卻猛然意識到,當他踏上這條路的時候,平淡的生活便永遠不屬於他。

    往往要得到一方,便需要付出等同的代價,葉晨走上這條路,他便始終要一直走下去,沒有任何後悔的機會。

    眼眸微眯,縱然在走路,葉晨也同樣在鍛煉自己的身法,每當微風夾帶著雨滴吹來的那,葉晨身體便宛如陣微風般,輕飄飄的避開,能夠沾上葉晨的雨滴也越來越少,當葉晨來到會議堂之後,已經是數刻之後。

    會議堂的兩名守衛,見一道狼狽的身影從遠處緩緩走來,相望一眼,皆是朝前踏出一步,然而在觸及那一張泛白的臉龐之後,兩名守衛的臉上皆是湧出一絲恭敬之『色』,低下頭,恭敬道:“晨少爺!”

    葉晨輕嗯一聲,拖動著濕漉漉的身子,踏進這宏偉大氣的會議廳,葉晨每踏出一步,在腳下便留下一攤水跡。

    而此刻,會議廳內,葉文坐在首位,威嚴的目光望著大廳內的各位長老,大長老葉林則是坐在葉文的下一位,整個大廳之內寂靜的可怕,一些修為較弱的長老皆是感到一陣壓抑,氣武境武者給他們帶來的壓迫太大了。

    砰!一陣腳步聲打破了大廳內的寂靜,而葉文那原本威嚴的臉上流『露』出一絲震驚之『色』,個別達到氣武境武者的長老同樣流『露』出一絲震驚之『色』,目光皆是落在門前的那道身影處,全身濕漉漉的,如墨的長發緊貼在那蒼白的臉上。

    對於幾名氣武境武者的反應,葉林這些長老皆是感到一陣疑『惑』,同時疑『惑』的望著門前的葉晨。

    “這怎麼可能!他一個月前才突破至煉武三層,然而如今卻已是煉武巔峰!”一抹詫異的神『色』在葉文的眼中一閃而過,葉晨抬起頭,望著大廳內那些震驚的表情,緩緩搖頭,旋即便走入大廳,在一空位上坐下。

    全身沾滿了雨水,葉晨倒是習以為常,坐在位置之後,真氣微微運轉,全身上下立刻冒出白氣。

    葉文畢竟是一家之主,從最初的震驚反應過來,沉聲道:“好了!既然大家都來了,那麼今天的會議就開始吧!”

    在葉文出聲的那,葉晨雙目便緩緩緊閉,體內的真氣按照風神訣的心法運轉著。

    在葉文出聲之後,一些負責葉家具體雜物的長老紛紛報上最近的狀況,以及掌管柳落兩家財產的進度。

    經過數月的管理,柳落兩家的那些產業也盡數被葉家掌握,同時掌握了六大坊市,葉家僅僅兩月的收入便能夠抵擋葉家以前七八個月的收入,聽著這些消息,在場的那些長老無一不流『露』出喜『色』。

    一榮俱榮,唯獨家族昌盛,他們的生活也會更加的好,這也是為何家族凝聚力如此大的原因。

    數刻之後,會議才進入了尾聲,葉文目光不經意撇過葉晨,嘴角處不由流『露』出一絲苦笑,這小子修煉的確刻苦。

    頓了頓,葉文從位置上站起來,威嚴的目光環視一周後,朗聲道:“數月前!我安排葉晨和葉天兩人分別執行一任務!天楓城寒家的任務算是完美結束,然而,月星城斷家,根據冥衛軍傳來的情報,葉天他們一行人陷入了困境!”

    天楓城寒家被滅之事,這些長老早已耳聞,特別是葉晨帶領五十名冥衛軍毫無傷亡的滅掉寒家,這件事情足以令他們震撼,然而,葉天那邊,數月過去,還未滅掉斷家,何況斷家實力更加的弱小。

    經過此事,那些原本親近葉天的長老,無一不放棄長老,不由朝葉晨靠近,眾多長老眼神的變化自然瞞不住葉文,葉文此刻也有了定計,也欲將家主傳給葉晨,而那寒家僅僅是一考驗罷了。

    “家主!依你之意是要派人去支援葉天!”葉林同樣從座位站起來,朝葉文拱手道。

    坐位原位,葉文右手輕輕敲打著椅子,輕聲道:“不知哪位長老去月星城幫助葉天等人!”

    說完葉文目光在眾多長老之間徘徊,最終落在葉晨的身上,那些原本要站起來的長老,紛紛再次落下,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葉晨的身上,葉晨雙目緩緩睜開,輕聲道:“我去!”

    葉文沒有拒絕,直接同意了葉晨,同時招呼一名冥衛軍,帶著葉晨前往月星城,顯然此事已經萬分緊急。

    望著葉晨離去的背影,葉文不由鬆了一口氣,他本意便是要葉晨前往月星城支援葉天,盡管心中已經決定要把葉家傳給葉晨,然而葉晨與葉天之間的矛盾一直困擾著葉文,希望經過此事,兩人的關係能否稍微緩和一些。

    當然為了避免葉晨見死不救,葉文暗中也安排了數名長老前去月星城。

    斷家,位於月星城,月星城比起天楓城則是更加的弱小,而斷家也並不是月星城內的頂級世家,僅僅隻是一流世家罷了。整個斷家,隻有一名煉武三層的武者,然而,數年來,斷家在月星城倒是無事。

    然而,數月前,一批神秘的黑衣人對斷家在月星城的產業進行攻擊,而且數月來,一些斷家的嫡係都受到莫名的攻擊,縱然斷家當代少家主也慘死在那批黑衣人手中,這激怒了斷家,然而另斷家更加憤怒的是,這一批黑衣人今日居然殺上來,要不是,斷家的太上長老數日前突破煉武三層,今日,斷家可能還真要覆滅。

    再加上斷家邀請了月星城中的一名煉武三層武者坐鎮,今日斷家倒是保住了。

    此刻,數十名冥衛軍,都聚集在斷家莊園的角落上,在斷家家主陰冷的臉龐下,充斥著絕望與無奈。

    原本充斥著笑罵聲的斷家莊園,此刻,卻是異常安靜,數百名全副武裝的斷家子弟,滿臉猙獰的將冥衛軍包圍起來,而在周圍,則是躺著十來名冥衛軍的屍體,原本三十名冥衛軍此刻隻剩下十來名冥衛軍。

    葉天,臉『色』慘白的站在冥衛軍的首位,身形搖搖晃晃,隨時便可倒落似的,葉天沒有預料到,原本天衣無縫的計劃僅僅是對方的陰謀罷了,在三名煉武三層武者那

    淩厲的攻勢下,自己等人連撤退的機會都沒有。

    葉天如今的修為也不過煉武二層罷了,在葉家那些玄階武技的輔助之下,勉勉強強能夠抵擋住一名煉武功三層武者的攻勢,然而,在兩名煉武三層武者的攻勢之下,葉天完全被壓製住,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冥衛軍一個個死去。

    不僅如此,葉天如今也受了重傷,體內的真氣也幾乎枯竭,絕望的神『色』在他雙眼中彌漫著。

    從來沒有想到,會因為自己的計劃而導致己方三十幾條人命,後悔以及絕望在葉天心中蔓延著,相比葉家這方的絕望,斷家這邊氣勢不斷的攀升著,斷家家主,也是斷家煉武三層武者之一,陰沉著臉『色』,滿臉殺氣的望著困獸之爭的葉天等人,盡管這次將這批黑衣人誅殺,然而斷家也付出了重要的代價,足以大傷元氣。

    想此,斷家家主斷冷峰眼中的殺意更盛,陰冷的目光緊盯著葉天,寒聲道:“你們是誰派來的!”

    擦拭嘴角的血跡,葉天眼神微冷,倒無絲毫畏懼之『色』,聲音嘶啞道:“沒有誰派我們來!隻是和你斷家有仇罷了!”

    葉天這話簡直是胡扯,斷冷峰豈能相信,冷哼一聲,手掌隨意一揮,一股勁氣便是暴掠而出,最後重重的砸在葉天身上。

    “噗嗤!”遭受重擊,葉天頓時一口鮮血噴出,身體順著地麵滑了十幾米,最後撞上背後的牆壁,後背傳來的力道再次令葉天噴處數口血,方才止住身形,而其身形剛剛住,一名斷家護衛便是衝上來,一把抓住他,狠狠的丟了回去。

    而身旁的那些冥衛軍皆是血紅著雙眼,紛紛朝葉天衝去,但是數名斷家護衛立刻阻攔住。

    “再給你一次機會,說出你背後的指使人,我不僅僅可以放過,也可以放過你的這些夥伴。”斷冷峰右手在空中晃動,旋即又是數道氣勁激『射』而出,狠狠的砸在數名冥衛軍身上,幾名冥衛軍皆是朝後退去,噴出數口血,

    “我已經說過,沒有幕後人,僅僅因為我們和斷家有仇罷了!”葉天麵『色』慘白,嘴角血跡不斷的冒出,身體搖搖晃晃的從地上爬起來,目光陰冷的盯著斷冷峰,從小到大,身為葉家大少爺,他又何嚐經曆過這樣的恥辱。

    右手掌緩緩放下,斷冷峰臉上逐漸的被一片陰森取代,緩步朝前走出數步,來至一名冥衛軍的麵前,目光冷漠的望著這名冥衛軍,嘴角湧現一抹獰笑,右手猛然朝下拍去,那麼冥衛軍悶哼一聲,生機已絕。

    回頭,望著滿臉怒意的葉天,斷冷峰冷笑著:“難道你願意看著你的這些夥伴死去!要知道,你這些夥伴之中可是有著妻子孩子,他們的妻子孩子還在等待著他們回去,難道你就如此忍心嗎?”

    然而令斷冷峰失望了,葉天始終沉默不語,然而,望向冥衛軍的眼中卻多出了一絲愧疚之『色』。

    又是一名冥衛軍死去,斷冷峰臉『色』越發的冰冷,雙腳一蹬,右掌帶著恐怖的氣勁朝葉天的額前拍去,倘若這一掌拍在葉天的額頭上麵,葉天必定會落得頭顱爆裂開來的下場,葉天目光始終陰冷的盯著那越來越近的手掌。

    然而手掌在距離葉天腦袋僅有寸許距離時,一道平淡的聲音,卻悄然的在莊園內響起,響徹整個莊園,而一股無形的勁道遮擋住斷冷鋒的手掌,無論,斷冷鋒如何發力,始終不能前進半分。

    “看來,我來得還不算太晚!”

    

Snap Time:2018-04-20 12:32:53  ExecTime:0.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