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百六十三章雨中對白


    第一百六十三章 雨中對白

    初夏,陰雨連綿,然而這陰雨絲毫不能影響落霞城的那一派熱鬧的景象。

    六大坊市,在葉家的經營之下,更加的繁榮,周邊城市的人口紛紛朝落霞城湧來,落霞城也變得更加繁榮。

    葉府之內,更是一派忙碌的景象,然而有一處,仿佛被人遺忘了一般,周圍的喧鬧與那庭院形成鮮明的對比,雨水嘩啦啦的落地作響,庭院的上空,雨水宛如受到牽扯到,緊隨在一道身影之後。

    與此同時,庭院的另一邊,一道劍光在雨中不斷的閃現著,令人不寒而栗。

    此刻,一道白『色』的身影至庭院的門口處浮現而出,一身白『色』長裙,撐著油紙傘,體態婀娜地朝著庭院內走去,望著庭院內晃動的身影,那張魅『惑』蒼生的俏臉上流『露』出一絲無奈之『色』,這是多出次了,每一次來這,他都是這樣。

    柳眉微蹙,葉慕婉走進庭院之中,同時,左手微動,一道氣勁朝半空中的那道身影激『射』而去,氣勁道卷起了周旁的雨水,宛如一道水箭般打在那道身影身上,那道身影不由一頓,旋即,漫天的劍影消失不見。

    葉慕婉知道,倘若自己不打擾他的話,縱然自己在這傻站半天,他也不會反應,他儼然被武道所淹沒。

    一道身影浮現在葉慕婉的身前,大概由於被雨水衝刷的原因,那張頗為難堪的臉上浮現出一絲慘白之『色』。

    撐著油紙傘,葉慕婉望著葉晨那慘白的臉『色』,臉上浮現出一絲無奈之『色』,嘴唇輕顫道:“葉晨!今年你才十五歲!然而你卻與你的年齡極為不符合,十五歲的少年不應該享受那快樂的時光,如今你的修為儼然是葉家年輕代第一人,此刻,你何必對自己這麼殘忍,該交往的時候交往,該玩時玩。”

    在葉慕婉看來,葉晨這樣的苦修,無疑是在虐待自己,甚至是殘忍。

    葉晨嘴唇輕動,卻又閉上沒說什麼,每一次,葉慕婉來到庭院便會不耐煩的說這樣的話。

    見葉晨這個樣子,葉慕婉知道自己的勸說又再次失敗了,然而依舊不放棄,繼續道:“葉晨!人生並不是隻有修煉,而且修煉應該張弛有度,偶爾放鬆,和朋友們聊聊天,出去玩玩!這樣的人生才有趣,才不會有寂寞!”

    收起麒麟劍,葉晨眼眸微眯,伸出右手,捧著滴落的雨水,心中莫名的有些觸動,人生,,他又何嚐不知道這樣的苦修無疑是虐待自己,前世記得還未當殺手之前,他的人生不就是如葉慕婉所說的那樣,然而那樣真的有樂趣嗎?

    望著葉慕婉臉上的無奈,葉晨緩緩搖頭,抬起頭,目光平靜的望著那漫天的雨滴,語氣平和道:“葉慕婉!我知道你的好意!人生的樂趣,像那些葉家子弟一樣,偶爾修煉,然後招呼誌同道合的友人出去,偶爾與魔獸廝殺,偶爾徘徊於酒樓喝的大醉,那很快樂,真的很快樂,然而那不適合我,也不屬於我!”

    在這雨聲中,葉晨的聲音顯得有點低沉,葉晨繼續道:“葉慕婉!倘若我血脈還未覺醒的話!你說我現在的生活會如何!也許,我可能不會和柳眉成婚,幾年之後,家族便安排我到一低級城市當個普通的管事,然後幾年後,我娶個不漂亮也不難看的女子為妻,在之後幾年,我就有自己的孩子,雖然有時候會受到一些人的嘲諷,但是那樣的生活卻是衣食無憂,我的生活也會那樣一直平淡的過下去,直到生命的終結為止!”

    葉慕婉始終不語,安靜的站在一旁,等待著葉晨的下文,手心的水順著指尖緩緩滴落,葉晨收回手,繼續道:“可是我的血脈已經覺醒!我又重新踏入了武道這條路,以我的『性』子,既然重新踏入這條路,那我便要做到最好!我不喜歡仰望別人的目光,更是不喜歡別人那仿佛看著螻蟻般的眼神。你或許會說,那些修為不弱的人照樣活的出彩,然而你不是他們,不懂他們心中的無奈,這個世界有個很淺白的道理,有人的地方,便有利益的爭鬥,有爭鬥便有殺戮,不是嗎?”

    “有人的地方,便有利益爭鬥!”葉慕婉輕喃道,並未打斷葉晨的話,靜靜傾聽著。

    或者壓抑在心中太久,或者是被葉慕婉的話觸動了,葉晨今日的話各位的多,繼續道:“這個世界上雖然有國家的存在,但是葉慕婉你能夠相信這是一個法製的世界嗎?如果是法製的世界,那落柳兩家數千條生命又代表了什麼!或許在落霞城,以葉家的實力地位,無人可撼動,然而要是有一天,葉家惹了惹不起的勢力呢?他們會放過葉家嗎?那時候柳落兩家下場便是葉家的下場,那時候蘭姑怎麼辦,那時候我又能怎麼辦,眼睜睜看著蘭姑慘死在我麵前嗎?那種絕望中掙紮所產生的痛苦,又豈能體會!”說到這,葉晨不由望了雨中的那道背影,眼睜睜看著心愛人在自己慘死,而自己卻無能為力,那種感覺比撕心裂肺更來的痛,葉晨盡管不經曆過,但是他或多或少明白慕晨的那種心痛。

    葉慕婉瞬間頓時無言以駁,葉晨說的話的確是事實,對於未來,誰能夠保證葉家一直強盛下去。

    “煉武三層,以我這樣的年紀取得如此成績,或許該驕傲!然而,在麵對那些氣武境武者,甚至魂武境武者時,我便宛如螻蟻一般,我的生死便掌握在他們的手中,他們舉手投足之間便可要了我的命!這很沒道理,也很沒邏輯!所以我討厭那種感覺,那些氣武境武者已經走到我前麵,我必須認清自己的位置,想要攀爬的更高,我便付出更大的代價!他們修煉幾個小時,那我便修煉一天,這樣看來影響不大,然而幾年後呢?”葉晨說罷,再次提起麒麟劍,朝前一邁,身影浮現在雨中,對於修煉,絲毫沒有感到耐煩,一劍劍的演練著。

    葉慕婉凝視著葉晨的身影,暗歎一聲,旋即想起了來此的目的,不由再次打斷了葉晨的修煉,望著葉晨微皺的眉頭,葉慕婉不由苦笑一聲,解釋道:“此次前來是因為父親他找你有事,叫你去會議廳找他!”

    “會議廳!”葉晨劍眉微皺,輕微點頭,旋即,雙腳一蹬,化作一道虛影朝庭院外奔去,葉慕婉不由大急,急聲道:“葉晨,你不換件衣服嗎?你現在全身濕漉漉的,怎麼去見父親他們呢?”

    然而,葉晨的身影依舊未停頓,頃刻間便消失在了葉慕婉的視線之中,與此同時,葉晨的聲音從庭院之外傳來:“太浪費時間了!”聞言,葉慕婉臉上不由浮現出了一絲無奈之『色』,在葉晨看來,換衣服便是浪費時間,或許她或多或少明白了葉晨苦修的原因,然而還是感到無奈,喃喃道:“葉晨,你已經被寂寞埋葬了,看來,我不足以把你從中拉回來。”

    此刻,葉慕婉不禁想起了一個女孩,一個同樣被寂寞給埋葬的女孩千川雪,難道這就是為何我跟他們產生差距的原因嗎?這個時候,葉慕婉或許真的懂了,一個強者不僅要有大無畏的心,更加需要承受住那如水的寂寞。

    而在庭院之外的葉晨,嘴角浮現出一絲笑意,自語道:“寂寞嗎?”

    旋即搖搖頭,真氣在體內按著風神訣的心法緩緩運轉著,經過了落柳寒三家之事後,葉晨越發感覺到這個世界的無情。

    葉晨還清楚的記得,在一個夜晚,蘭姑看不下那葉晨和慕晨那虐待式的修煉,說了一句話:“用無數枯燥的時間去苦修,這樣虐待自己,僅僅為了那所謂的實力,值得嗎?”

    真的值得嗎?葉晨搖搖頭,眼中流『露』出一絲堅定之『色』,身影漸漸的消失在雨中。

    

Snap Time:2018-07-20 10:53:39  ExecTime: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