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百六十二章苦修

  
  第一百六十二章 苦修
  葉家,葉文一如既往的在閣樓之內修煉,突然,一道身影詭異的在他身旁浮現而出。
  緩緩睜開雙眼,葉文目光望著前方對著那影子道:“情況如何!”
  “天少爺依舊還是老樣子,晨少爺則是回來了!”那道聲音極為陰柔,顯然是一女子的聲音。
  “噢!”葉文劍眉微皺,葉晨離去才十幾天,這麼快就回來了,難道任務已經失敗,察覺到葉文的疑『惑』,那道影子繼續道:“晨少爺的任務已經完成,天楓城寒家已經滅亡,而且令屬下頗為震撼的便是此次隨晨少爺前去的冥衛軍居然沒有一個傷亡!”影子的聲音有些顫抖,至今他都難以相信得到的情報。
  “毫無傷亡!”縱然是葉文也難以保持心中的平靜,天楓城寒家雖不是頂級世家,然而其實力依舊不可小覷,他事先也想過葉晨會完成任務,然而想不到葉晨會完成的如此完美,完美的讓他為之震撼,平複內心的震撼,葉文繼續道:“此次隨葉晨參加任務的冥衛軍分別賞三千金幣!”影子恭敬應了一聲,身影又再次詭異的消失在閣樓之中。
  閣樓之內再次恢複寂靜,葉文緩緩起身,望著那漆黑的夜空,輕聲道:“不知你又要給我多少個震撼!”
  漆黑的夜晚,庭院之中,一道人影晃動,那如雪的長發極為刺眼,而在屋內,其上一道人影則是盤曲而坐,呼吸沉穩,天地間的風火靈氣宛如『潮』水般朝葉晨的身體湧去,真氣也如『潮』水般在葉晨的體內不斷翻騰著。
  原本空曠的經脈之中充斥著兩種不同屬『性』的真氣,旋即連丹田之內也充斥著兩種不同的屬『性』,旋即,葉晨凝練著兩種真氣,那真氣數量再次縮小一半,然而數刻之後,真氣再次充滿葉晨全身。
  遠遠望去,葉晨整個身體散發著淡淡的青紅二『色』,一陣陣微弱的清風在他的身旁環繞,與此同時,屋內的溫度也遠遠高於外界,宛如一火爐般,數刻之後,葉晨才緩緩睜開雙眼,一道如星辰般璀燦的光芒在眼眸中閃過。
  感受著體內洶湧澎湃的真氣,葉晨嘴角處浮現出一絲笑意,喃喃道:“煉武巔峰!終於到了!”
  接連數番大戰,不僅僅鍛煉著葉晨的劍技,更是不斷凝練著葉晨的真氣,此刻,他終於到了煉武巔峰,始終沒有依靠丹『藥』之效,葉晨始終記著火麒麟的那一句話:“初武,煉武僅僅是基礎罷了,那些靠丹『藥』修煉的世家子弟雖速度遠超常人,然而,取得的成績卻比不上那些靠自身的武者,這便是基礎的重要『性』!”
  高樓大廈平地起,打的基礎越好,便注定你在武道這條路上走的越遠。
  如此淺白的道理,葉晨豈會不知,因此,這段時間他始終在凝練真氣,今日達到煉武巔峰,是那真氣已經無法凝練了,真氣凝練已經達到了一限度,風之本源已經感悟,如今葉晨隻需感悟火之本源,便再次引風火入體。
  風火入體凝練自身真氣,從而使真氣進化成風本源真氣以及火本源真氣。
  窗外依舊是人影晃動,葉晨不由一笑,或許在慕晨的世界中修煉已經成了他的精神寄托,而自己如今這段時間倒是有點放鬆了,武道之路,猶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提著麒麟劍,葉晨身影同樣出現在庭院之內。
  每一個劍式需要通過反複枯燥的演練,這其中還要結合真氣與步伐,天長日久熟練後才能行雲流水的施展出來。
  要成為高手,便要承受住那種寂寞,枯燥無味的演練會令人崩潰,然而承受住,你便是高手,葉晨單手持劍,身影在桃花樹下不斷晃動著,劍帶起的勁風晃動著桃花枝,如雪的花瓣隨風飄『蕩』著,遠遠望去,宛如下起了一場雪。
  葉晨眯著眼睛,手中的劍在緩慢的輕舞著。但若你仔細看就會發現,雖然他舞的很慢,但腳下的步伐竟是如此的連貫,沒有一絲的停頓,微風拂過那觸及腰間的長發,葉晨漸漸的沉醉在那微風之中,他宛如那道微風般,飄忽不定。
  手中的劍舞的越發緩慢起來,身影在桃花瓣中時隱時現,桃花瓣仿佛受到牽引般,環繞在葉晨身周。
  漫天的桃花瓣,遮蓋不住那一道劍光,那是屬於慕晨的劍光,長夜漫漫,於劍為伴,時間宛如流水般,在葉晨的眼中也無了時間的概念,數小時之後,葉晨才停下身影,朝屋內走去,盤曲而坐,再次凝練體內的真氣。
  直到蘭姑把飯菜送到房屋之內時,葉晨才醒來,光線順著窗戶激『射』而進,葉晨睜開雙眼,雙眼茫然的盯著眼前可口誘人的飯菜,然而,體內的真氣卻緩緩自動流轉著,這種似醒非醒的狀態,突然,天邊傳來一聲悶雷。
  閃電雷鳴,屋內狂風大震,雨滴驟然嘩啦啦落下,遠遠望去,形成一道水幕。
  葉晨也驟然醒悟,寥寥解決飯菜之後,葉晨雙眼再次緊閉,不斷的凝練著體內的真氣,真氣的運轉仿佛成了葉晨的本能,突然,葉晨起身,提著麒麟劍,衝入那大雨之中,那雨中始終有一道身影,不斷出劍,收劍。
  依舊輕緩舞著劍,身體宛如一陣清風,在暴雨中飄忽不定,道道劍影不斷重合,又不斷的分開,周而複始。
  起頭,雨滴接連不斷的滴落在葉晨的臉上,偶爾打在眼睛處讓依韻感到十分酸痛,但同時又十分喜歡打落在臉龐的愜意感,不由的閉上雙眼享受著這種能讓內心變的十分舒服平靜的雨天。
  他的劍變得越發柔和起來,宛如天空那盤旋的微風,夾帶著雨滴,輕輕撫『摸』著地上發芽的嫩草,淩厲在葉晨的劍上消失不見,始終是那麼的柔和,葉晨的劍,脫離了以前的方式,劍隨心動,劍式若有若無。
  雨水不斷衝刷著葉晨,也衝刷著身上的血腥,舞劍累了,便停下來修煉,此刻,葉晨屋內排滿了數百種武技,其中有身法,有劍技,有指法,等級不一,有最低級的黃階低級,也有玄階初級,這數百種武技,不僅僅來自葉家,其中也包括著寒家,落家,柳家,三家的武技,修煉之後,葉晨便拿起這些武技觀摩,而本著不浪費時間的原則,在觀摩的時刻,他始終在運轉著體內的真氣,時而風神訣,時而朱雀訣,這些武技,葉晨並非每種都學,僅僅是觀摩而已。
  縱然最高深的武技,也是有基礎的武技演變而成,而這些便是武技的基礎,每當觀摩之後,葉晨便去庭院舞劍,遇到疑問,便如傻子般站在原地,縱然下著暴雨或者烈日也是如此,偶有感悟,便再次舞起來。
  而在屋內修煉時,葉晨先把功法按照預定的經脈緩緩運轉起來,然而腦中卻不斷回放著那些劍技與身法,一道人影仿佛在他的腦中演練著,不斷的把劍法和武技拆開,打『亂』,又按照自己的理解不斷組合。
  而且,葉晨發現修煉之後,精神比起睡覺更加的有勁,因此,他也漸漸荒廢了睡覺的時間。
  枯燥與煩悶始終都是修煉的阻礙,葉晨卻始終承受著,而慕晨始終一日又一日的繼續著他那枯燥乏味的出劍,收劍,他也觀摩葉晨屋內的那些武技,葉晨屋內的武技,換了一批又一批,沒換的是他們兩人罷了。
  一個月,整整一個月,不知枯燥為何物的葉晨晝夜不分地都在重複做著同一件事,所謂天道酬勤,不斷的在腦海媦甡懇蛩C式身法,同時,運轉著心法,每當偶有感悟時,便如瘋子般在庭院舞著劍。
  這一月,葉晨始終過著枯燥乏味的生活,修煉產生的寂寞,那種寂寞也許會令人發狂,然而葉晨始終周而複始繼續著每一日的寂寞,有時候,葉晨也會也會自嘲的笑自己已經被寂寞給淹沒了,然而他卻始終不會感到疲憊,因為慕晨。
  慕晨的日子也如葉晨一般,每當葉晨疲憊的時候,都會抬起頭,望著院子堛漕犒D身影,笑一笑,繼續修煉。
  當旁邊始終有一個人和你做著一樣的事情,那便不會孤獨……
  

Snap Time:2018-10-20 11:04:38  ExecTime:1.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