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百六十一章橫掃


    第一百六十一章 橫掃

    眾人驚愕間,寒步天麵『色』一沉,身形閃動,袖袍一揮,恐怖的勁氣暴湧而出,最後重重的轟擊在那道黑影之上。

    “鏘”金鐵交響爆發,那黑影赫然化作碎片朝四周激『射』而去,四周的世家家主修為皆是不弱,紛紛將那碎片擊散,然而一道黑影卻在寒步天那恐怖的氣勁之中浮現而出,一道極為刺眼的劍光閃過。

    麵『色』陰沉,感受著那道劍影之中的恐怖氣勁,朝後一退,然而在這一退,寒步天的臉『色』瞬間陰沉下來,那道劍影並未緊隨著他,反而朝身旁的落月清『射』去,淩厲的劍光,在落月清還沒有反應過來前,自其喉嚨處揮斬而過,血光迸『射』!

    “可惡!”一聲暴喝聲響徹整個大廳,寒步天那張頗為俊朗的臉變得猙獰無比,朝前邁出一步,緊隨在黑影之後,然而

    那道身影卻詭異的朝後落去,一襲黑袍,詭異的閃掠至大廳中央,黑袍下,冰冷的目光,緊緊盯著寒步天。

    第一個目標,落月清已經死亡,第二個目標,寒步天。

    豁然間將所有的目光皆是落在那一襲黑袍之上,眾人在略感愕然之後,目光便落在已經倒地的落月清身上,再望著臉『色』猙獰的寒步天,一股寒氣自他們的心中蔓延著,寒家家主正妻當著人家的麵被殺了。

    寒霜那原本便慘白的臉『色』瞬間猶如死灰般,扶住倒落的落月清,如黃鶯泣血般的聲音響起:“母親!”

    “來人!”目光陰冷的盯著前方的身影,寒步天滿臉猙獰,仰天咆哮著。

    寒步天的聲音遠遠的飄『蕩』出去,僅僅隻有數道身影從外麵衝來,而且修為皆是初武境的武者。

    那幾道身影還未衝進來的瞬間,便被一道劍氣所攪碎掉,血濺飛舞,與此同時,一陣陣慘叫聲從大廳之外飄來,那身影既是葉晨,目光淡漠的望著寒步天,寒霜那黃鶯泣血般的聲音落在葉晨的耳中,絲毫不能改變葉晨雙眼中的淡漠。

    恐怖的氣勢瞬間爆發開來,一道清脆的劍『吟』聲徒然響起,寒步天全身殺氣騰騰的朝葉晨激『射』而去,葉晨同樣揮舞著長劍,憑著巧妙的身法,避開寒步天那淩厲的攻勢,左指朝前點出數指,激『射』而出的劍氣在葉晨身上留下數道劍痕。

    而與此同時,另一道黑影在大廳之中不斷飛舞中,那一道泛冷的劍光不斷收割著在場的寒家子弟,此刻,原本略顯安靜的大廳瞬間『騷』擾起來,那些丫鬟之類的更是驚呼不斷,人影晃動,一些修為低下的賓客紛紛朝外湧去。

    然而剛剛跑出大廳的那,他們便被眼前的場麵給震驚了,數十道穿著黑袍的身影在閣樓之中不斷飛舞著,手中的利劍不斷收割著那些修為低下的寒家子弟,而寒家那些煉武境的武者僅僅出現一倆個罷了。

    而四周也急速趕來幾十名寒家子弟,然而,這些寒家子弟無疑是來送死罷了,整個寒家莊園籠罩在整個血腥中。

    那些世家的家主原本便欲出手,然而發現那些黑衣人僅僅屠殺寒家子弟之後,也瞬間明白了過來,這是寒家的仇人來尋仇的,相望一眼,那些世家家主皆紛紛躍上周圍的閣樓,冷眼望著下方的屠殺畫麵。

    縱然這些家主見過世麵,此刻臉『色』也是不由一變,這還是寒家莊園嗎?血流成河,屍野遍地。

    大廳之外的血腥畫麵絲毫不能影響到大廳內的戰鬥,大廳內,原本密密麻麻的人影早就消失不見,僅僅隻有數人罷了,麵那些桌椅早就化作木屑,劍影漫天,木屑紛飛,整個大廳隨著劍氣的破壞而震動起來。

    感悟了風之本源之後,葉晨的劍更加的淩厲,宛如狂風暴雨般,以勢如破竹之威將寒步天壓製住。

    “城主!麻煩你馬上帶著寒霜離去!”寒步天驚喝一聲,招式速回,同時右手劍橫劈而下,巨大的力道猛烈的撞擊葉晨的劍上,恐怖的力道勉強緩解住葉晨的攻勢,同時也換來短暫的喘氣時間。

    “步天!聯合我二人之力,先將這人誅殺之後再說!”天楓城城主同樣拔起自己的佩劍,一劍拔出,劍光如虹,直接朝葉晨的胸脯之處激『射』而去,寒步天強忍住胸脯翻騰的血氣,再次展開攻勢。

    兩人那淩厲的劍影將葉晨的身形籠罩其內,真氣瘋狂的湧動著,攻勢越發的淩厲起來,九道劍影至身邊浮現而出,旋即九道劍影合成一道,恐怖的威力,以勢如破竹之威將蘊含著寒步天以及天楓城城主的劍氣粉碎掉。

    恐怖的力道將兩人震開,幾乎同時,兩人同時腳步踏地,猛退開數米,但葉晨又怎會讓他如意,身體如影隨形,指尖浮著的一層青『色』劍氣劃出了一道道不可琢磨的軌跡,帶出了數道緩慢而清晰的殘影。

    葉晨右指與寒步天的劍相撞,竟然發出了猶如金鐵交鳴的聲響,同時,包裹在葉晨手指的劍氣瞬間撕裂了寒步天的護體真氣,一絲淩厲劍氣至指尖激『射』而出,洞穿了寒步天的整個心房,恐怖的力道將寒步天的身體在地上翻滾數圈。

    至死,寒步天都不知道自己寒家如何招了這個死敵!

    一道青『色』龍卷至腳掌處激『射』而出,葉晨身形瞬間改變方向,朝天楓城城主激『射』而來。

    天楓城城主眼中閃過一絲驚駭,身形更是以最快的速度往後飛退而去,此刻,他在心中不斷的咒罵自己剛才為何那麼好心,居然要和寒步天聯手,斬殺這黑衣人,望著那越來越近的劍光,後退速度爆發到了極限。

    但是他退的快,葉晨進的速度更快,麒麟劍的劍光以肉眼可見迅速縮短著二者之間的距離……

    “我是天楓城城主!倘若你殺了我,必定受到天楓城守衛軍的追殺!”

    守衛軍的追殺,葉晨那漆黑的眼眸之中浮現出一絲嘲弄之『色』,身影再次加速,天楓城城主隻覺得眼前出現了一道強大到無法抵禦的劍光,直接自他的額頭當中洞穿而過,身形搖搖晃晃的倒落在地。

    身形頓然止住,葉晨揮舞著長劍,將幾名衝過來的護衛解決掉時,冰冷的目光落在了高台上的寒霜身上。

    仿佛感應到葉晨的目光,寒霜停止了哭泣,緩緩站起來,臉『色』一片慘白,那如水的眼眸之中盡是殺意,很難想象大家閨秀般的她此刻會如此,臉上沒有慌張之『色』,寒聲道:“閣下,可與我寒家有仇!”

    望著寒霜,葉晨目光始終未變化,劍起,血濺,伊人消亡。

    昨日那一曲依舊飄『蕩』在葉晨的耳旁,然而,眼前的伊人卻成為了一具冰冷的屍體,長劍揮舞,劍氣如『潮』水般朝大廳之內僅存的數名寒家子弟激『射』而去,陣陣慘叫聲驟然響起,雙腳一蹬,躍出大廳,大廳在這瞬間也轟然倒塌。

    周圍慘叫聲不斷在葉晨耳旁響起,葉晨抬起頭,眼眸微眯,望著那碧藍的天際,自語著:“不管是有任何理由,殺戮始終都是罪!不是嗎?已經走了一半的路,才要回頭,不是很愚蠢嗎?”殺戮依舊在葉晨手中繼續著,再加入了葉晨和慕晨這兩名煉武三層的武者之後,那些寒家子弟的命運無疑已經注定。

    而那些企圖逃出寒家莊園的寒家子弟,僅僅跨出莊園半步,便被前方激『射』而來的劍氣斬殺掉,那些觀望的世家家主皆是感到心悸,這些黑影人的做法,無疑是要滅寒家,然而,令他們疑『惑』的是,寒家老爺子為何還不出現。

    隨著夕陽的餘暉籠罩在整個莊園後,莊園內的慘叫聲才消失不見,冥衛軍持劍,不斷的在寒家莊園四處閃躍著,不時的為那些還存口氣的冥衛軍補上一劍,看得那些世家家主心驚膽跳,寒家六百餘人,一人不留。

    而葉晨則是將寒家庫房麵的丹『藥』,武技,金幣統統收進麒麟戒內,空氣中彌漫著刺鼻的血腥味,葉晨跨出閣樓,冥衛軍以及慕晨已經在外界等他,血洗寒家,進行了半個多小時,五十名冥衛軍,除了數名重傷外,並無死亡。

    朝慕晨點頭,示意準備離去,突然葉晨猛然抬起頭,長劍揮動,數道劍氣激『射』而出,朝閣樓之上的三名中年人激『射』而去,那三人還未反應過來,劍氣便洞穿了三人的心房,周圍世家家主皆是朝後退出一步,難道這殺星要朝自己出手了嗎?

    “我知道,你們其中必定還有著寒家子弟的存在!我數三秒,三秒鍾過後,寒家子弟還未出來!那你們便一起陪寒家陪葬!”葉晨的聲音冰冷而殘酷,不帶絲毫感情『色』彩,宛如冬日的陣陣寒風,不斷刮割著眾人的臉龐。

    媽的,這殺星太狠了,被葉晨那毫無感情『色』彩的眼神盯著,這些平日心高氣傲的世家家主也不由感到一陣心悸,幾乎同時,數十道身影從閣樓之上被扔下,與此同時,葉晨長劍再次揮動,結束了那十幾條『性』命。

    在葉晨的示意之下,冥衛軍從寒家莊園的庫房內拿來火油,將火油灑在寒家每座閣樓處,一把火把下去,整個寒家莊園瞬間成了火的海洋,而葉晨等人的身影,便化作一道虛影,消失在寒家莊園……

    

Snap Time:2018-04-20 14:33:34  ExecTime:0.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