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百五十九章計劃開始

  
  第一百五十九章 計劃開始
  站在樹頭上,葉晨抬頭望著麵前這幢龐大的閣樓,忍不住驚歎的搖了搖頭。
  這寒雲宏倒是會享受,常人閉關之處皆是選擇隱蔽之地,而這寒雲宏卻反過來,巨大閣樓的牌匾之上,繪有“寒楓閣”三個頗顯古氣的字體,牌匾略微有些顯黃,匾上的溝壑,顯示著歲月的滄桑。
  作為寒雲宏的閉關之處,此處的防守必定極為森嚴,微眯著雙眼,目光在閣樓四處的一些角落掃過,敏銳的靈魂力讓葉晨可以極為清晰感受到數名守衛的氣息,根據那些隱晦的氣息,幾乎每名護衛皆是煉武一層。
  雙腳微蹬,葉晨宛如一輕盈的鴻雁般,輕飄飄的朝那些隱蔽處落去,右指微曲,旋即右指宛如閃電般朝前點取,數股淩厲的劍氣朝前激『射』而去,空氣微之輕顫,隱蔽處的一名守衛,怪異的睜開雙眼。
  一陣輕風拂過,一滴滾熱的『液』體從臉頰滴落,兩眼一昏,在那麼守衛倒地的那,一道身影浮現而出,攙扶住倒落的身體,旋即,那道身影再次消失不見,閣樓周圍仿佛吹起了陣陣微風,所過之處,便有數道生命消亡。
  直到解決完所有的守衛之後,葉晨的身影才輕飄飄的朝閣樓內落去,整個閣樓的裝飾極為豪華,在雙腳剛剛觸底的那一那,葉晨臉『色』微變,一直藏在衣袖之中的鐵劍,瞬間出鞘,朝前刺出一劍。
  叮嚀!清脆的碰撞聲響起,一道身影浮現而出,旋即恐怖的氣勢瞬間爆發開來,驚濤駭浪一般往葉晨洶湧壓去!
  居然被發現了,葉晨眼眸微眯,在閣樓的頂層處,一滴血『液』緩緩滴落,而在地麵上則多出了數道血跡,沒想到,那些守衛的血居然會滴落至閣樓內,葉晨雙腳微蹬,朝後落去,避開激『射』而來的氣勁。
  泛冷的劍光劃出一道駭人的劍痕,犀利的劍光呼嘯劃過,凜然的寒氣幾乎貼著葉晨的脖子劈落。
  這一刻,葉晨看清了那道身影,滿臉皺紋,那凹陷的雙眼內流『露』出的精光令人不寒而栗,劍影離葉晨越來越近,葉晨那平淡的臉『色』流『露』出一絲駭然之『色』,身形微顫,然而,就在劍要從葉晨脖頸劃過的那。
  葉晨左指宛如閃電般朝那劍尖『射』去,在這一那,離脖頸還剩僅三寸的那,葉晨的左指夾住那劍尖,頭部微曲,整葉晨個人同樣邁前一步,渾身上下的威勢在這一步邁出去的瞬間,仿佛一柄出鞘的利劍,帶著一往無回的強大銳氣,將那老者所壓來的氣勢全部衝散,而握劍的右手,快速的朝前刺去。
  天地間仿佛都剩下了那一道白光,那道耀眼的劍光,在那老者駭然的眼神中,葉晨手中的劍勢如破竹般的從老者的心髒處橫穿而過,得意以及駭然的臉『色』在老者臉龐上還未退去,老者身影搖搖晃晃,轟然倒落在地。
  至死,他未想到,剛剛還僅僅是煉武二層的武者,怎麼瞬間變成了煉武三層。
  將老者的劍收進麒麟戒之中,旋即再輕微的處理下老者的屍體,葉晨才緩緩鬆了一口氣,至始至終,葉晨都將自己的修為表現在煉武二層,然後誘使敵人,剛才葉晨臉上流『露』出的神『色』同樣是來誘使敵人,讓那寒雲宏放鬆警惕,一絲冷汗順著葉晨的臉頰緩緩滴落,僅僅數秒間,卻考驗著葉晨的冷靜,倘若那一劍,沒有夾住,恐怕如今已經身首異處。
  眼眸微眯,葉晨腳尖猛然朝地麵一蹬,身形緩緩的落在牆壁上麵,緊貼著牆壁。  而此刻,一陣腳步聲從閣樓之外緩緩傳來,兩道身影浮現在葉晨的腦海堙A閣樓前的兩名守衛。
  閣樓的房門緩緩推開,兩名大漢滿臉急『色』的朝閣樓內屋走去,然而剛剛推開內屋的那那,葉晨雙腳猛然一蹬,身影如離弦的箭朝前激『射』而去,劍光劃過,兩簇鮮血再次在鐵劍的帶動下,自兩名大漢的脖頸處激『射』而出。
  再次處理兩具屍體之後,葉晨的身影化作一道虛影消失在閣樓之間,第一個目標已經解決,接下來便是第二個目標,感受著第二個目標的氣息位置,葉晨眉頭微皺,根據那名守衛對寒家的介紹,那個方向則是寒家女眷居住之地。
  沒有絲毫的猶豫,葉晨的身影再次朝那地方『射』去,順手將沿途的暗哨解決。
  離著那股氣息越近,葉晨全身的氣息仿佛消失一般,躍上一樹梢之間,身體緊貼樹杆,將身影隱蔽起來。
  同時一道沉聲至前方緩緩飄來:“二小姐還未找到嗎?”
  “不知道二小姐跑那堨h了!大小姐已經前往大廳了!”一道略顯惶恐的聲音響起。
  旋即剛才那道聲音再次響起:“好了!你們再去找找看!”
  “是!寒管事!”旋即葉晨便聽到漸去漸遠的腳步聲,但是那目標的氣息依舊在下方。
  葉晨的第二個目標則是寒家的第一管事,寒未言,一身修為剛剛突破煉武二層,身上的氣息還未穩定,此刻,寒未言皺著眉頭,暗自沉思,喃喃道:“二小姐到底跑哪堨h了!待會,宴席便要開始了!真是個瘋丫頭!”
  寒未言沉思數刻後,輕歎一聲,旋即便轉身朝一旁走去,然而在這那,葉晨的身影宛如理弦的箭,從樹梢間激『射』而去,淩厲的劍氣令寒未言身形微顫,真氣罩瞬間在體外形成,身體朝一旁傾倒。
  勁氣迸『射』,鐵劍上蘊含的那道淩厲至極的劍氣,直接衝破了寒未言體外的真氣罩,將他之粉碎,而後迅如閃電的洞穿了寒未言的脖頸,提著寒未言的屍體,葉晨再次躍上樹頭,一塊黑布瞬間將寒未言包裹起來,將之收進麒麟戒內。
  麒麟戒本質上也是空間戒指,不能收活物,但是死物倒是沒有限製。
  第二個目標解決完之後,葉晨身影再次消失在樹梢間,朝接下來暗哨激『射』而去,在葉晨那神出鬼沒的身法配合之下,葉晨輕而易舉的將目標全部擊斃,還多血洗了幾個暗哨,繡著衣袖間餓血腥味,葉晨重新換上一衣袍,朝與慕晨所約定的地點奔去,數刻之後,葉晨再次出現在剛剛與慕晨所分開的地方。
  微眯著雙眼,目光朝四周掃『射』而去,顯然慕晨還未回來,而且離約定的時間還剩下數分鍾,葉晨也不急,雙目緊閉,背靠著樹杆,一手揮舞著羽扇,極為愜意的乘涼起來,突然一道香味撲麵而來。
  睜開雙眼,躍入視線之中的則是一名身著白『色』長裙的女子,女子相貌不凡,特別是臉上的那慘白臉『色』,更添加了一絲病態美,葉晨起身,朝那女子微微拱手道:“若子楓見過寒霜小姐!”
  那女子,赫然是寒霜,寒霜婉然一笑:“若公子拋棄大廳內的賓客,倒獨自跑這乘涼!”
  “子楓何德何能敢拋棄賓客,隻是陪朋友上趟茅廁而已!”葉晨嘴角處雖然泛開一絲笑意,然而漆黑的眼眸之中盡是一片冰冷之『色』,聽到茅廁,寒霜臉『色』泛紅,與葉晨寒暄數句之後,寒霜就被一名丫鬟拉走。
  望著那漸去漸遠的身影,葉晨眼中閃過一絲複雜之『色』,旋即輕歎一聲:“殺戮本就是罪!殺一是罪!百人也是罪,縱然萬人也是如此!”在別人看來,寒家或許是無辜的,但是不幸的是,寒家的家主迎娶了落家女子。
  從前從前,葉晨便對殺戮已經漸漸麻木了,心中已經沒有了那所謂的憐憫之心,數分鍾之後,慕晨的身影從樹梢間躍落,見葉晨在樹下乘涼,不由朝葉晨踢了一腳,哪知葉晨速度更快,避開慕晨那一腳。
  “想偷襲!門都沒有!”拍著慕晨的肩膀,葉晨頗為自信道,慕晨苦澀一笑,輕聲道:“一切順利!”
  

Snap Time:2018-10-16 18:35:26  ExecTime:0.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