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百五十七章午夜暗殺


    第一百五十七章 午夜暗殺

    安靜,無比的安靜,微風吹過,卷起葉晨額前的長發,葉晨將手中的琴輕輕的放在寒霜麵前,此刻,寒霜才猛然醒悟,那種孤獨寂寥的感覺讓他感到十分的壓抑,不過她因此沉醉在那動人心弦去琴音之中。

    啪啪啪啪!清脆的掌聲驟然響起,隨著寒霜拍手,接連響起的拍手聲快速的連成一片掌聲的海洋。

    一絲淚水順著幾名老者的眼角滴落,那種孤獨寂寥,他們或許曾經懂過。

    每個人表情除了震撼之外,便是帶著淡淡的悲傷,縱然剛才的那名青年也是如此,隻不過他眼中的敵意更加的濃厚,葉晨所展現出來的才華讓他感到了危機,不自覺朝寒霜靠近一步,然而寒霜卻朝前邁出數步。

    微微低著頭,寒霜走到葉晨身旁,輕笑著:“不知公子此曲名為?”

    那些老者皆是轉過身來,望著葉晨,此刻,是如此好奇這曲的名字,然而葉晨則是令他們失望了,搖著頭,頗為無奈道:“此曲隻是既興而作,名字還未取!名字就叫做憶夢!當做回憶那個夢吧!”

    既興而作,如此佳曲竟然隻是隨意之作,這需要多麼驚人的天分以及多麼高深的琴藝,他們震撼了,能夠站在第三層的人無一不是文壇大儒,而如今今,他們同時為一少年感到震撼了,望向葉晨的眼中盡是敬佩。

    “剛才公子稱讚我那曲隻應天上有,人間那得幾回聞。然而,此刻寒霜知道公子稱讚錯了,寒霜數年來聆聽妙音無數,然而與今日的公子《憶夢》相比,寒霜才發現之前所聞之妙音真是俗不可耐,難以入耳。”寒霜臉『色』微百,然而卻絲毫不減她的魅力,反而更增加了她的病態美,聲音宛如黃鶯般清脆,極為好聽。

    麵對寒霜如此高的評價,葉晨臉『色』依舊淡然,淡淡一笑,沒有任何的高傲神情。

    “不知公子大名!”寒霜螓首微微低下,那慘白的臉上泛出幾抹嫣紅,在公共場合問一男子姓名,這是極為不符合她大家閨秀的形象,葉晨倒是沒有感到太大的詫異,拱手道:“若子楓!”

    “明日,家父在家中舉行盛宴,而在場的先生都接受寒霜的邀請!不知若公子明日可有空!”寒霜抬起螓首,臉上的嫣紅消失不見,顯然從剛才的尷尬中反應過來,臉『色』極為淡然,不失一大家風範。

    “嗯!明日!”葉晨劍眉微皺,眼中流『露』出一絲無奈之『色』,就在寒霜等人以為葉晨要拒絕的此刻,葉晨才欣然答應。

    然後,在無人察覺的此刻,葉晨的眼中卻閃過一絲冷笑,一絲陰謀得逞的味道。

    旋即,寒霜從身後取出一請帖,帖子周身都是用金『色』線條勾勒而成,而在帖子的中央處則是浮現出一龍飛鳳舞的大字:寒!整張帖子大氣耐看,顯然是明日寒家宴會的請帖,寒霜低著頭,將請帖遞給葉晨。

    葉晨微笑著接過,右手不經意觸碰到寒霜那滑膩如脂的手。寒霜的雙手如觸電一般收回,臉『色』嫣紅。

    葉晨則是淡淡一笑,重新坐回位置,而經過剛才的事情之後,倒是無人敢懷疑葉晨的才氣,接下來便是一係列的作詩作畫之類的活動,葉晨始終在一旁觀看,並不發言,等到此次的詩會結束之後,已至深夜。

    在與寒霜等人寒暄數句之後,葉晨和慕晨才姍姍回到房間,留下滿臉呆滯的紫凝。

    剛剛一回到房間,葉晨手中的請帖被收入麒麟戒中,在慕晨怪異的眼神中,葉晨雙腳一躍,身體輕飄飄的落於床上,雙目緩緩緊閉,儼然進入修煉之中,今日此事原本便是葉晨所計劃好的,通過展『露』出的才氣引起寒霜的注意,從而得到宴會的請帖,從而展開明日的一係列計劃。

    寒家有多少子弟,葉晨不知,但是通過明日宴會,足以讓他記住那些寒家的重要子弟,這樣方能做到一人不留,而且,葉晨此次帶來五十名冥衛軍,看似來勢洶洶,但是此刻看來,寒家實力絲毫不亞於己方。

    已至深夜,整個天上人間的燈火也覆滅掉,原本喧鬧的街道在此刻也顯得極為寂靜。

    而此刻,原本修煉之中的葉晨卻猛然睜開雙眼,從麒麟戒之中取出兩件寬鬆的黑袍以及麵積,並交給慕晨一份,兩人利索的戴上,頃刻間,兩人那修長的身影皆是被黑袍所覆蓋住,旋即兩人的身影便詭異的消失在屋內。

    街道處,兩道身影宛如鬼魅般不斷的在閃躍著,頃刻間,便消失在街頭,數刻之後,一破敗的胡同緩緩出現在葉晨的視線之中,察覺身後並無他人氣息之後,葉晨和慕晨兩人才閃到胡同之內。

    胡同之中,暗淡的光線下,五十道黑『色』的身影赫然浮現而出,每人身著黑『色』寬鬆大袍,將身體籠罩住,突然,在五十道身影之前再次浮現出兩道人影,葉晨目光淩厲的從五十道身影橫掃而過,察覺皆是冥衛軍之後,才放鬆一絲警惕。

    “城西處有一百餘人寒家子弟!這些寒家子弟明日並未參與盛宴!”

    “城南處有一百餘人寒家子弟!這些寒家子弟明日並未參與盛宴!”

    “城東僅僅有三十餘人未參加盛宴!其中十人將負責盛宴的後勤!”

    “城北五十餘人未參加盛宴!然而其中不缺乏一些初武巔峰武者!”

    “一隊!前往城西!”低沉的聲音從葉晨的嘴中緩緩飄出,眼前的數十名身影赫然化作虛影消失。

    “二隊!前往城東!三隊,隨慕去城南!四隊,隨我去城北!五隊!負責支援以及清理!”整個胡同之中飄『蕩』著葉晨那低沉的聲音,微風吹過,卷起地上的灰塵,一股肅殺之氣緩緩彌漫,幾十道身影赫然消失不見。

    天楓城北處,比起天楓城那喧鬧的街道,此處猶如死一般的寂靜,偶爾傳出一道道狗吠聲。

    周圍的名居皆是一片漆黑,然而依舊有一棟閣樓燈火通明,其中傳出陣陣嘹亮的笑聲,以及水流聲。

    閣樓之內,為首的大漢,名為寒若北,在城北也算的上一寒家管事,而在他的身旁則是抱著兩名妖嬈的少『婦』,兩名少『婦』全身光『裸』,宛如水蛇一般纏繞在寒若北的身上,在初武巔峰真氣下,兩名少『婦』在寒若北跨下,發出陣陣呻『吟』聲。

    寒若北頗為驕傲的笑著,一旁舉著酒壺,身體不斷的移動著,而此刻,突然一陣寒風吹來,寒若北不由打了的激靈,兩眼駭然,難以置信的望著眼前站的黑『色』身影,旋即,兩眼一昏,一道血印在寒若北脖頸處浮現而出。

    正在呻『吟』中的兩名少『婦』剛欲發出驚叫聲,眼前閃過一陣泛冷的銀光,兩眼睜的大大的,生機已絕。

    望著三具『裸』著的肉體,葉晨不由輕碎聲:”倒黴!“

    話語未落,身影便消失不見,接下來的數刻之內,這種畫麵不斷的在天楓城的四處上演著,在這猶如死寂的夜晚,數十道身影不斷的在閣樓之中來回閃動著,微風卷過天楓城的上空,整個天楓城在此刻仿佛籠罩在血腥之中。

    數刻之後,那原本空曠的胡同之中又出現了五十幾道身影,葉晨站在首位,眼眸微眯,聽著幾名冥衛軍的報道,今晚的刺殺任務極為順利,三百餘人盡數誅殺,低嗯一聲,葉晨從懷中掏出寒家的地形圖。

    那些閣樓以及假山在圖上被畫的惟妙惟肖,圖上被圈出數十個紅點,葉晨指著紅點道:“這些紅點是寒家的暗哨以及守衛!明日,一隊以及二隊便負責處理掉這些暗哨,以及守衛!之後,在血洗寒家!”

    兩名黑袍者微微點頭,旋即葉晨轉身朝另一旁的兩名黑衣人看去,指著圖上的藍點道:“明日你們主要任務便是在這些點徘徊,對於逃竄的寒家子弟,殺無赦!”

    最後葉晨才對剩下的那一人道:“你們以奴仆的身份混雜在人群之中!對那些煉武級別的武者進行刺殺,勢必做到一擊必中!”在冥衛軍的訓練之中倒是有刺殺的練習,葉晨倒是不擔心幾人出錯。

    胡同之中,身影晃動,一項對寒家的血洗任務緩緩展開……

    

Snap Time:2018-04-26 19:19:22  ExecTime:0.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