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百五十六章琴由心生


    第一百五十六章 琴由心生

    腳步聲在拐角處緩緩響起,與此同時,整個酒樓第三層的歌聲也隨之靜下來。

    揮舞著羽扇,葉晨臉『色』平淡的踏上了酒樓第三層,和白天到來相比,此刻的第三層倒是多出了一份儒雅。

    整個第三層的人數並不多,僅僅十幾人罷了,而且大多數盡是中年人或者老者,隻有三個是年輕人,一個是今日見過的寒凝兒,而一個則是一名相貌不凡的青年,而剩下的便是此次詩會的舉辦人寒霜兒。

    一身霓裳,女子身材高挑婀娜,瓜子臉,一頭烏黑的長發用束帶綁起,直垂到腰際,特別是女子那嘴角處的微笑令人不由產生幾許親近,然而,葉晨始終望向女子的眼中依舊一如既往的平靜。

    相比葉晨的臉『色』平靜,周旁的那些老者臉上則多出了一絲詫異,要知道在場的無一不是天楓城的大儒,而如今葉晨登上第三層,那豈不是說葉晨也有跟他們比擬的才氣,可是眼前的這少年,他才多大。

    自顧的找一位置坐下,葉晨微微朝眾人一笑,始終表現的不卑不亢,極為謙和。

    現場的人皆是修養突出,自然朝葉晨報以一笑,然而唯獨那青年的臉『色』有點陰沉,盡管被他很好的掩蓋起來。

    寒霜同樣朝葉晨點點頭,旋即再次落坐,而在寒霜的前麵則擺著一古琴,寒霜那如雪的玉手緩緩放在古琴之上,隨意撥動幾下,倒有幾分大珠小珠落玉盤的味道,婉然一笑:“過幾日,寒霜便要離開此地,今日,寒霜便為大家彈奏一曲,感謝這麼多年以來各位先生對寒霜的指導,自然這一曲同樣送給剛來的公子!”

    寒霜的聲音極為好聽,宛如山泉擊打在山壁上發出的叮咚聲,異常的悅耳。

    而周圍的那些老者臉上皆是閃過一絲期待之『色』,寒霜的琴藝在天楓城是出了名的,縱然放在皇楓國中,也排得上號。

    葉晨自然起身回應,對此,那名寒霜旁邊青年眼中的陰沉之『色』更濃,對此,葉晨始終未放在眼。

    婉然一笑,寒霜臉上流『露』出一絲『迷』離之『色』,雙手緩緩在琴弦上撥動著,悠揚清婉的琴聲響徹第三層,琴聲似珠落玉盤,如鳴佩環,舒緩流轉,宛如靜謐林間叮咚的泉水,優美動聽,引人入勝,琴技已臻化境。

    一聲聲幽雅清婉的琴聲,仿佛一隻柔若無骨的芊芊玉手撥動著眾人的心弦,此刻,縱然葉晨也緩緩的閉上雙眼,在眾人的耳旁始終環繞著那清婉的琴聲,眼前浮現出一道少女清晰的身影,踏著優雅的步子在舞動著,童真無邪。

    琴聲漸漸的從幽雅轉變,眼前浮現的那少女仿佛被一疾病困『惑』著,少女臉上的笑意不斷減少,取而代之的則是無盡的愁,不斷的在絕望中掙紮著,又不斷的在掙紮中絕望著,直到最後,琴聲由婉轉悠長變得高昂雄厚,少女在不斷掙紮中堅強著,縱然身體一天不如一天,生命漸漸消失,最後化作塵煙消散,然而始終堅強著。

    許久許久之中,琴聲逐漸低沉,最終音律截止,那少女的形象在眾人眼前緩緩消散掉。

    緩緩閉著眼,將心神沉溺在優美的琴音中,此刻,葉晨不禁想起了慕葉,那個自小便與天爭命的女孩,那個始終堅強如一的女孩,那一夜,有個女孩仰天悲鳴著:我不甘,我真的好不甘!為什麼我擁有玄冰血脈,我不甘這命運的安排!

    “慕葉!”葉晨嘴中暗念著這個名字,一股悲傷的情緒在他心中緩緩蔓延著。

    而在葉晨身旁,慕晨那呆滯的眼神搖搖的望著窗外的天空,一絲水霧彌漫著他的雙眼,旋即又消散掉。

    琴聲過後數刻,在場的眾人才緩緩反應過來,而此刻,葉晨注意到寒霜那精致的臉上多出了慘白之『色』,那猶如病態一般,微微一歎,琴中的那女孩或許便是她自己,在寒霜的身上,葉晨感到她的生命力始終在緩緩流逝著。

    “此曲隻應天上有,人間能得幾回聞!”一道沉聲緩緩的在第三樓想起,聲音赫然從葉晨嘴中飄『蕩』而出。

    聲音也驚動了在場沉醉在琴中的老者,各個皆是反應過來,不由稱讚著寒霜的琴聲。

    寒霜始終婉然一笑,起身,朝葉晨輕笑著:“公子誇獎了,寒霜的琴藝依舊未到已臻化境那種地步!”

    寒霜的笑容宛如盛開的百合般,令人如沐春風的感覺,然而一旁的那麼青年臉『色』則更加的陰沉,同樣從位置上站起,揮舞著紙扇,對葉晨拱手道:“這位公子顯然是第一次來,何不為大家獻上一曲!”

    這位青年始終對自己存在這莫名的敵意,在這一刻,葉晨越發的感覺到,在聽過寒霜那一曲之後,縱然是一些大家恐怕也不會在寒霜麵前彈奏,那無疑是自找其辱,若有深意的望著那麼青年,嘴角處閃過一絲冷笑。

    當目光觸及青年雙眼的此刻,葉晨不禁苦笑,這青年對自己產生敵意的原因竟然是嫉妒,誰都能瞧見青年眼中對寒霜那如火的情意,但是,那寒霜僅僅對自己笑過幾次,便讓他產生嫉妒,這讓葉晨有種啼笑是非的感覺。

    而青年人這句話,自然將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過來,縱然那寒霜也是如此。

    揮舞著羽扇,葉晨嘴角處始終掛著那懶懶的笑意,指著那古琴,笑道:“寒小姐,不知可借琴一用!”

    寒霜眼神怪異的瞪了那青年一眼,便婉然一笑,道:“公子請便!”

    葉晨沒有絲毫矯情,從寒霜手中接過古琴,琴上依舊散發著佳人的香味,有種像橘子味。

    不僅僅寒霜眼神怪異的瞪了那青年,縱然在場的眾人皆是瞪了青年一眼,此舉不是故意令人出醜,他們又豈會看不出,然而葉晨卻臉『色』平淡的取琴回到位置,持琴,望著這和前世類似的五弦琴,眼中流『露』出一絲追憶之『色』,還記得前世自己還未當殺手的那一段時光,那時候,大學還未畢業,自己學的便是藝術係,那時候自己便天天彈奏著五弦琴,那時候父母依舊健在,那時候自己身旁還有很多朋友,那時候……

    在葉晨持琴之後,卻沒有琴音發出,葉晨就那麼靜靜的坐在那,如一枯木般,始終未動。

    而寒霜旁邊的那名青年眼中流『露』出一絲戲謔之『色』,令得周圍的老者暗自搖頭,暗中歎氣。

    終於,葉晨的眼睛緩緩閉上,而就是這一刻起,眾人忽然覺得葉晨的氣質一瞬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周圍的空氣仿佛受到極大的壓迫般,一股壓抑的感覺在他們心中緩緩蔓延著,而且越來越濃重,直到將他們壓抑的幾乎難以呼吸,胸口如同壓上了一塊巨石般,這一刻,他們感到了一股莫名的悲傷,不知為何的悲傷。

    葉晨那修長的手指緩緩的在琴弦上移動著,頃刻間,那琴弦上被手影所覆蓋。

    第一道琴聲很輕很輕,宛如窗外的微風吹過柳絮般,三月柳絮紛飛。

    然而就是這一絲輕輕的琴聲卻環繞著眾人的耳旁,在這一刻,整個酒樓的第三層陷入猶如死一般的寂靜,縱然第二層的笑聲飄進第三層,然而在眾人耳中無一絲雜音,隻有那一道道輕輕的琴聲,久久未散。

    每一道輕輕的琴聲形成了一曲淒婉哀傷到令人心碎樂章,每一道琴聲仿佛響徹在眾人的心頭上,他們的心微微顫抖著,琴聲由心生,琴聲宛如在眾人的眼前形成一道道畫麵,暴雨連連,喧鬧的街道,喧鬧和四周的雨水融合在了一起,一道身影始終漫無目的的徘徊於那雨中,整個天地間就剩下那道身影,與周旁的喧鬧格格不入。

    那道身影宛如天地之間的滄海一粟,渺小、孤單、寂寞,一種孤獨寂寥的情緒在眾人的心中緩緩蔓延著,這種壓抑的感覺令他們異常的難受,那種無奈,那種獨單,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就一個人獨自的徘徊在磅大雨之中……

    那種獨孤寂寥的感覺淹沒了眾人,葉晨手指依舊在揮動著,相比那一夜的鄉愁,葉晨更加感覺到孤單,獨自在異界漂泊的孤單,在指尖離開琴弦的那一那,葉晨那漆黑的眼眸中盡是堅定之『色』,孤單也罷,寂寞也罷,坦然處之……

    

Snap Time:2018-07-22 18:30:44  ExecTime:0.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