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百五十三章天楓城


    第一百五十三章 天楓城

    天楓城,常年種著楓葉樹,一到秋天,漫天楓葉,仿佛成了黃『色』的海洋。

    天楓城,坐落在皇楓西部省份,來往的寬敞大道,使得它成為了帝國內部通往西部省份地必經之路。

    天楓城的規模,雖然比不上落霞城,整個城市,給人一種大氣磅的感覺,寬敞的街道之上,人流不息,在西部省份中也能算的上是一大城,因此,常年有皇楓國重兵駐紮著,正是因為這樣,才能保持了天楓城數百年的平靜。

    天楓城最著名的便是天玉石,這種礦石經常被用來煉器,因此,天楓城在國內也因天玉石而出名,而天楓城的大部分礦脈都掌握在天楓城幾大世家之中,天楓城寒家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掌握天楓城三大礦脈,全城的坊市盡數落在寒家之中,儼然天楓城第一世家的姿態。

    落霞城與天楓城的距離僅僅數千,經過數天馬不停蹄的趕路下,一座散發著宏偉的城市輪廓漸漸出現在了葉晨一行人的視線內,正值春季,整個天楓城呈現出一片生機勃勃的現象,楓葉樹,綠芽初發,整個城市宛如被生機所籠罩。

    經過數天的趕路,縱然,葉晨眼角間也多出了一絲疲憊,更何況是背後的那些冥衛軍,各個顯得疲憊不堪,以如此狀態去滅寒家,那無疑是做夢,安排冥衛軍分成數批,分別進城,然後在布置一些任務,約定明日在城中何地相見。

    要做到滅殺寒家,又要不暴『露』身份,葉晨的安排倒是極為謹慎,讓那些老練的冥衛軍佩服不已。

    稍微換了一下裝束,葉晨和慕晨兩人的氣質瞬間改變,沒有武者的鋒芒,宛如一書生,盡顯儒雅之氣。

    手舉羽扇,騎在風馬之上,此刻,葉晨倒也明白了葉無雙為何此刻搖著羽扇的原因,不得不說,這個樣子極為拉風,宛如一風流才子,倘若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那就更威風了,順著寬敞的大路,朝著不遠處的天楓城緩緩行去。

    行近城門,葉晨有些愕然的發現,在那城門處,數十名武裝的士兵,尖銳的目光不時朝周圍行人望去,而且進城的時候,還需要檢查,縱然是落霞城的守衛也沒有如此森然,難道近期天楓城發生了什麼大事不可?

    而且,葉晨還感覺到周圍的行人盡多數都是些年輕武者,眉頭微皺,騎著風馬朝城門緩緩行去。

    城門處的人數幾乎爆滿,葉晨也不得不下馬,排隊,葉晨那溫爾儒雅的氣質與慕晨淡漠的神情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引得路人暗暗稱奇,而排隊也是最為無聊的時刻,一道道竊竊私語聲在周圍響起:

    “唉!不愧是寒劍,僅僅一盛宴罷了!便搞得如此風光!今日,我們天楓城人口暴漲的可怕!”

    “什麼叫僅僅,這種盛宴可是百年難見,不過真是難以置信,寒家會出了那麼多天才!”

    “兄弟,我前段時間去其他城市,寒家發生了什麼事情,鬧的如此風光!”

    “唉!兄弟你不知道!帝都的玉皇學院來天楓城收入,整個天楓城就隻有寒家的那兩名天才小姐被招收進去!”

    “天啊!寒家的兩名天才小姐居然進了玉皇學院!”

    “所以,寒家為此事,大擺筵席,那些人自然是來恭賀的!跟寒家拉好關係!”

    “嘖嘖,那寒家的勢力不是又要暴漲了!看來寒家飛黃騰達的時候到了!”一些青年武者在一旁附和著低笑道。

    站在隊伍中央,聽著數名青年武者的竊竊私語聲,葉晨眼眸微眯,帝都玉皇學院,在皇楓國那便是代表了天才,妖孽的聚集地,又被世人稱之為魂武者的搖籃,以及帝國首相的搖籃,能進入玉皇學院的無一不是人中之龍。

    皇楓國流傳著這句話,縱然你是帝都玉皇學院打雜的,出來之後,便要無數人家族重金聘請。

    由此可知帝國玉皇學院在皇楓國的地步,幾乎可以和護國宗門劍神門相提並論,因此,帝都玉皇學院之中不僅僅聚集著各個世家的天才子弟,更不缺乏一些宗門天才子弟,天才搖籃地倒也名副其實。

    “讓開!”一道沉悶的聲音傳來,一股巨力狠狠的擊中在葉晨周旁兩名青年武者的身上,兩人嘴角處不由多出一絲血紅,身影如斷線的風箏朝後落去,在地上翻滾數圈之後才停頓下來。

    隨著一陣鬧哄哄的聲音,便見幾個年輕的男女當頭走來,看他們的服飾顯然不是天楓城內的百姓,三人身上的衣飾則說明了三人的身份不凡,而且身上上無一不佩戴著一徽章,白『色』的徽章上麵雕刻著一把巨劍,一股劍意從徽章上流『露』而出。

    而周圍青年武者的目光僅僅在兩名青年身上一掃而過,落在三人之中僅存的女子身上。

    精致的臉蛋,如水的眼眸,吹彈可破的嬌容上冷若冰霜,身材前凸後翹,蛇腰柳肩,身體的線條火辣嫵媚,引得一些青年不斷吞著口水,而那女子對周圍那些炙熱的目光不聞不問,宛如一枝傲雪的寒梅,佇立在幽靜的山穀中,無論身周左右有多少人注視著她,她都象獨自置身在空無一人的原野中一樣,可是那眼角處卻是高傲異常。

    兩名在地上的青年,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一絲血跡順著嘴角緩緩滴落,皆是滿臉怨毒的望著女子三人,當目光落在那女子的身上時,則是閃過一絲『淫』『蕩』之『色』,絲毫不掩蓋眼中的欲火,更有一青年伸出舌頭『舔』了『舔』自己嘴唇。

    女子的臉『色』瞬間陰沉下去,而旁邊較瘦的年輕武者,同樣冷哼一聲,身形晃動,化作一道虛影朝前激『射』而去,那兩名青年則是發出一道慘叫聲,身體便如斷線的風箏朝後落去,與此同時,兩人的手臂皆是自語垂落。

    年輕武者滿臉淡漠的望著在地上慘叫的兩個家夥,眼角見流『露』出一絲不屑之『色』。

    而周圍那些充滿欲火的目光瞬間消失不見,那年輕武者的狠辣手段已經將他們給震懾住了。

    而此刻,一陣馬蹄聲從城門之內響起,又是數道慘叫聲,葉晨偏過頭來,卻是看見,不遠處,幾位身騎駿馬的男女,正在飛奔而來,沿途揚起的灰塵,惹得路人一陣破罵,然而瞧見來人時,聲音嘎然而止,

    位騎馬的為一女子,一身翠綠的束腰武衣,背後一柄紅『色』的帶鞘長劍,劍柄上還掛著一隻散發著幽幽白蘭清香的素『色』香袋,女子微微一撇眼前的路人,嬌呼一聲:“讓開!”

    堵在城門處的路人紛紛讓開,旋即數道劍氣便激『射』而來,葉晨和慕晨同樣朝旁邊讓開。

    為首的女子見到城門純女子三人時,眼前不由一亮,躍下馬背,滿臉恭敬道:“小妹寒凝兒見過學姐,兩位學長!”而寒凝兒喚作學姐的那女子,嘴角流『露』出一絲笑意,朝寒凝兒點點頭,道:“凝兒學妹無需如此!等你們進入了學院,我們便是同學,隨意點!”身旁的兩名年輕武者望著寒凝兒,眼前不由一亮,在一旁表現的極為謙和。

    “對學姐自然要尊敬!學姐,住宿已經準備好了!等待幾天,凝兒還要姐姐便可以跟學姐走!”寒凝兒臉上的恭敬絲毫不減,喚著兩名奴仆牽來三匹風馬,那被喚作學姐的女子則是淡淡一笑,便躍上馬背。

    見城門又被堵住,寒凝兒臉『色』一沉,寒聲道:“讓開!”

    路人還未散開,數道劍氣便激『射』而來,少數行人發出數道慘叫聲,行人無一不慌張的退於兩旁,在行人無奈的眼神中,寒凝兒帶著後對人馬橫衝直撞的衝進了那數座座高聳龐大的建築之中,卷起了滿地的灰塵,嗆的路人直打哈欠。

    嗒嗒的馬蹄聲,漸漸遠去,行人這才響起一些不滿的謾罵聲。

    “『奶』『奶』的,這寒家的人真是夠囂張的!看來,而這寒家二小時也真夠潑辣!”

    “嘖嘖,聽到沒有,寒凝兒居然喚那三人為學姐學長,想必,那三人便是帝都玉皇學院的學生!”

    “每次,帝都玉皇學院招收新生,都是有一些老生保護他們進入學院,想必,那三人就是寒家兩名小姐的引路人!”

    聽著周圍響起的討論聲,葉晨淡淡的笑了笑,微眯著目光掃向幾人離去的背影,喃喃道:“煉武二層,玉皇學院的學生倒是不弱!”招呼一旁的慕晨,趁著眾人還在談論的時候,順著城門緩緩行去。

    

Snap Time:2018-07-19 16:03:22  ExecTime:0.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