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百四十八章愁


    第一百四十八章 愁

    望著那沉寂下來的麒麟戒,葉晨眉宇間流『露』出一絲落寞之『色』,旋即便平複內心異樣的情緒,打量著整個閣樓。

    令葉晨感到詫異的便是,第三層之內並無許多凹槽,僅僅一凹槽。

    葉晨還未走進,便感到一股駭人的劍氣,目光掃過,便直接朝那凹槽走去,與此同時,真氣緩緩流動,湧出體外,在葉晨的體外形成一真氣罩,以免被那劍氣所傷到,在凹槽下麵同樣有一鐵板,雕刻著密密麻麻的文字。

    當葉晨的目光觸及那鐵板的那一那,葉晨的目光再也無法移開。

    體外的真氣罩不由晃動起來,此刻,葉晨眼中的火熱之『色』足以融化掉眼前的鐵板,嘴唇輕顫,道:“紫氣東來!殘缺劍技之一,數百年前,其先祖得自一前輩,玄階高級劍技,其威力……”。

    不過令葉晨錯愕的是要修習這紫氣東來必須先要感悟一本源,雷之本源。

    眼前依舊回放著當日落絕楓施展紫氣東來的畫麵,那威力的確驚人,然而按照這上麵所描述的落絕楓施展出來的並非是真正的紫氣東來,他根本連雷之本源都未感悟,又何來紫氣東來!

    本源,到底什麼是本源,葉晨捧著記錄著紫氣東來的鐵片,眼中盡是『迷』茫之『色』。

    按照火麒麟的說明隻要自己修為達到煉武巔峰之後,感悟本源,便可突破氣武之境,然而葉晨要突破氣武境的難度卻大於常人,常人隻要感悟一本源便行,而葉晨卻需要感悟風火之本源。

    本源之說,便是虛無的存在,並不像劍技這般存在,縱然葉晨天賦驚人,也感到束手無策。

    初武容易,煉武努力,氣武頓悟,向來武神大陸便有這樣的說明,雙拳緊握,葉晨一掃眼中的『迷』茫,流『露』出堅定之『色』,他能夠僅僅憑數月時間修煉到如今的境界,他自信氣武境不會是他的終點。

    紫氣東來劍技的要訣僅僅數百字,瀏覽數遍,葉晨並將之記住,對於手中的鐵片,葉晨倒沒有將之收起來,仔細察看整個閣樓之後,並無發現其餘東西,推開房門,如今從內到外,那道光幕自然失去作用。

    葉晨極為容易的穿過光幕,將整塊鐵片交給葉毅,對此,葉晨倒是不怕葉毅將這劍技流傳出去,畢竟能夠進入冥衛軍的條件之一便是要忠誠,落家的庫房以及『藥』堂等地方,葉晨倒無興趣,直接從三層的窗戶躍出,躍上閣樓的頂端。

    耳邊沒有絲毫的殺戮聲,有的隻是那微風吹過樹葉的沙沙聲,還有那動物

    發出的鳴叫聲。

    時間宛如流水般悄悄流逝,儼然是夜幕,夕陽早就消失不見,遠遠望去,整個落霞四處亮起無數道光。

    站在閣樓的頂端,黑袍獵獵作響,滿頭長發隨風飄『蕩』,望著下方葉家子弟忙碌的背影,葉晨不由一歎,此刻,他不由產生了一股落寞,縱然在這個世界上生活了數十年,但是對於這個世界,他僅僅是遊客。

    這始終不是他的家鄉,他聞不到家鄉那種熟悉的味道,那琳琅滿目的高樓大廈,那車水馬龍的大街。

    夜幕中,轟轟雷霆與時而照亮一切的閃電劃過卻是把這天地一切都映照如同白晝。

    葉晨緩緩的抬起頭,眼多出了一絲複雜之『色』,喃喃道:“要下雨了!此雨並無故鄉雨!”

    隨即葉晨感受到一股『潮』氣帶著雨滴隨風撲麵,落在臉上,很是清爽,他抬頭望著水霧彌漫的天空。

    那烏雲彌漫,雷霆一閃而過,雲層隨之起伏,滾滾黑雲遮天,暴雨來臨,嘩嘩之聲如遠處有萬馬奔騰,對於突如其來的暴雨,葉晨並未馬上離開,反而呆呆的站在閣樓之上,任憑那雨水洗刷著他滿身的血跡。

    清晰的聽到雨水摔打屋頂的沙沙聲,那雨水順著屋枯如簾子一般落地,形成了雨幕,看起來,別有一番感觸。

    宛如前世,那江南水鄉,一排排屋簷,滿地雨滴,這雨勾勒起了他對前世的回憶。

    突如其來的雨水衝刷著滿地血泊,那雨落到地上便成了紅『色』,滾滾紅流朝的低窪處流去,流入水道之中。

    居高臨下,葉晨視線從下方那些忙碌的身影緩緩延伸而出,在那,房屋中一些孩童爬在窗戶上,伸手去接雨水,發出歡快的笑聲,在這雨中,傳出很遠,在那樹頭上,雌雄鳥互相依偎,睜開翅膀,護住巢中幼雛……

    遠處的酒館內,幾夥人在酒館二樓比拚著酒量,時而談論落霞城趣事,時而談論一些女人,笑罵聲不斷。

    雨中那熟悉的畫麵漸漸的勾起了葉晨的心中的回憶,曾幾何時,他也爬在窗戶上,看著雨水落下,也曾伸出手,任由那雨水落在手上,傳出歡快稚氣的笑聲,那時父親總是板著臉教訓自己,而母親則是滿臉慈祥的站在一旁。

    曾幾何時,他也酒吧之中,和自己那些亡命天涯的兄弟,舉杯同飲。

    不過,他們都不在了,父親出車禍走了,母親終日勞累成疾也走了,縱然那些一起亡命天涯的兄弟也在了,去了一個天堂的國度,前世的記憶宛如這雨般不斷衝刷著葉晨,然而這一些漸漸的變成泛黃的回憶。

    回憶再美終究隻能成為泡影,葉晨漸漸的從回憶中醒來,嘴角處多出了一絲苦澀,時光總是無言。

    大雨愈顯濃稠,地麵上水花四濺,縱然葉晨的視線也變得『迷』『迷』茫茫,朦朦朧朧,整個茫茫天地之間,隻有自己一個人,莊周夢蝶,那自己這是夢嗎?如果這個是夢,那又何時蘇醒,醒來,是否便見到父親假裝嚴肅的臉龐。

    從麒麟戒中取出酒,仰頭長灌,唯有那火辣辣的烈酒才能緩解心中的那份愁,斬不斷理還『亂』的愁。

    這種遺世而獨立的孤獨,宛如流水般,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愁。

    風輕輕吹來,卷起那黏在一起的長發,這一刻,一道微弱的風響成了葉晨整個的世界,仿佛觸覺、思考慢慢的淡去。

    另一種奇妙的感覺在心底間滋生,沒有任何思考和感覺,但一道微弱的風聲卻在他的心間被無限的放大。

    這風不是故鄉的風,但是它們同樣是風,那一份空靈,唯獨風所具有的空靈。

    酒依舊在流淌著,一壇又一壇,那酒宛如葉晨的情感,他的愁,他的孤獨,流淌在葉晨的心頭,風依舊在吹刮著葉晨的臉龐,下方的葉家子弟不知何時已經離去,遠遠望去,整個天地間就剩下葉晨。

    一絲靈動的感覺流淌在他的心間,漸漸的滋生出一絲感悟。

    垂落於膝蓋住的右手緩緩上舉,手心處形成一道微弱的風旋,風旋在葉晨的手心不斷轉動著,旋即又消散掉,旋即又出現,風便如此,不斷的出現從而幻滅,周而複始,沒來由的,葉晨就感到自己明白了一些東西,一道風宛如在他腦中環繞著,他就那麼就那麼下意識的,輕輕向前一個抬步踏出。

    那間,一道玄奧的軌跡在腳下形成。葉晨的身影霍然在原地消失,留下一道快目不及的殘影,瞬間出現在十米之外,一道殘影依舊停留在原地,漸漸的消散掉,就那麼隨意的一步,葉晨竟跨過了十米的距離!

    雨霧彌漫,葉晨的身影如一抹鴻影閃電般消失在雨霧之中,葉晨醉了,不知是沉醉在這場雨,還是這酒,還是這風。

    此刻,葉晨仿佛了忘記了這天,這地,這人,眼中隻有那無盡頭的雨,耳中隻有那無盡頭的風。

    隻覺得風兒離他那麼近,隻要輕輕一抬手,招之則來,再一揮手,瞬間遠去。

    仿若周圍的世界變成了風的世界,到處都是風的痕跡,腳下一抹,陣陣微風在身體的周圍環繞,身影看似緩慢無比的移動著,周圍的環境深深的印在葉晨的腦海之中,念到身到,漫天都是葉晨的殘影。

    雨中還夾雜著輕風,這輕風吹動,嗚咽繚繞,吹著雨滴仿若傾斜,急急的落在葉晨身上,然而雨水卻擊穿了葉晨的身影,殘影無數,就連葉晨也漸漸的忘記了到底哪道是殘影。

    這雨很急似乎沒有盡頭,不斷地從天而降,雨水仿若要一下子全部都泄,灑落在大地上形成了濃濃的雨霧。

    滾滾雲霧湧動,葉晨身上的殺意也漸漸的消散掉,整個人看起來仿佛一文弱書生,這場雨不僅僅衝刷掉滿身的血跡,仿佛也要衝散掉葉晨滿身的殺意,心境也隨之慢慢的升華著。

    原來這就是它的本源……

    

Snap Time:2018-04-19 21:22:36  ExecTime:0.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