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百四十五章世家大戰(下)


    第一百四十五章 世家大戰(下)

    劍氣宛如洪流般四處『亂』躥著,劍影漫天,人影晃動,陣陣劍嘯聲摻雜著慘叫聲,令人心悸的殺伐聲充斥著整個莊園。

    正麵對殺人機器般的黑袍武者之後,落家子弟連連失利,朝莊園的深處聚集著。

    身後便是他們的親人,其中有他們的妻子,兒女,父母,他們不能退,強忍著心中的畏懼,再次朝前湧去。

    在落家莊園周圍的閣樓之上,那些圍觀者皆是陷入了一陣寂靜,滿臉呆滯,在他們眼中,劍影狂舞,望著那些黑袍武者不斷收割著落加子弟,淒厲的慘叫聲不絕於耳,殷紅的鮮血四處潑灑,他們沉默了

    “葉文,縱然你要滅調我落家,今日,我落家也要讓你葉家掉點血!”一道咆哮聲驟然在落家莊園深處響起,與此同時那些激戰之中的落家子弟,在這道聲音傳出之後,各個視死如歸,瘋狂的抵抗著葉家的攻勢。

    與此同時,數十道道尖銳破風聲,突然在天空之上響徹而起,數十道身影緩緩的出現在虛空之上,其中一道身影,身形微動,朝為首的葉文激『射』而去,恐怖的勁氣暴湧而出,最後落在葉文身上,然而葉文則是緩緩的抬起手指一點,宛如金鐵交響聲爆發而出,隨即的你道身影便如斷線的風箏朝後落去,重重的落在血紅的高牆之上,麵如死灰,儼然生機已絕。

    “就憑你幾人,有何資格令我葉家掉點血!”神『色』淡漠望著那道倒飛而去的身影,一道平淡的聲音從葉文嘴中緩緩飄出來,然而聲音在下一那便化作九天雷鳴般響徹天際,震得一些武者耳朵發痛。

    無數道目光緩緩上移,瞧得搖搖天空之上淩空而立的數十人,感受到那股令人心悸的感覺,而圍觀的武者更是倒吸一陣冷氣,這葉家家主居然如此恐怖,僅僅憑一指之威便擊殺一名氣武境武者。

    隨著葉文話出,身後的眾人皆是發出一道長嘯聲,旋即光芒閃掠,一道道雄渾氣勢

    在他們的身上爆發開來,十三名氣武境武者的氣勢漸漸的融合在一起朝為首的落千仇席卷而去,頃刻間,無數座閣樓轟然倒塌。

    那氣勢宛如狂風暴雨般,落千仇幾人紛紛朝後退出數布,嘴角間多出一抹嫣紅。

    “動手!”葉文望著落千仇等人的表情,嘴角處浮現出一絲嘲弄之『色』。

    氣氛頓時緊繃,春風拂過,卷起飄『蕩』的血『液』,帶起肅冷殺意,幾乎同一時間,虛空之上的武者,紛紛拔出背後之劍,轟然的朝對方劈落,數柄耀眼的劍影至劍器處延伸而出,高亢的劍『吟』聲化作一股股聲浪朝四周蔓延去。

    虛空之上,人影晃動,爆鳴聲宛如雷鳴一般,血灑長空,頃刻間便有一具屍體落下。

    葉晨眼瞳微縮,感受著上風傳來的尖銳聲,雙腳一蹬,長劍滑過一落家子弟的脖頸處,身形便朝後躍去,在他著地的那一那,剛才所站之處儼然多出了一具老者的屍體,目光僅僅在屍體上停頓半分,旋即便被老者手中的長劍所吸引。

    休柳劍,不是自己當初所賣之劍,如今不知為何落入落家手中,趁著無人注意,葉晨長袖一揮,休柳劍化作一道虛影,躍入葉晨的手中,對此,葉晨倒是滿臉淡然的收起這戰利品,又是一陣爆鳴聲,葉晨猛然抬起頭,望著那些身影,舉手投足之間便如此恐怖,眼中流『露』出一絲向往之『色』。

    “小子,羨慕了!你小子要是領悟了本源之後,自然便是氣武境武者!這有咋好羨慕的?”火麒麟不由出聲笑道,對此,葉晨則是一陣苦笑,領悟本源,至今,他對那本源都點『迷』『迷』糊糊,到底什麼是本源?

    感受著背後幾股微弱的氣息,葉晨馬上平複內心的情緒,長劍朝後一劃,便是數道慘叫聲。

    身影宛如一道旋風,不斷的在落家莊園四處晃動著,葉晨如今除了殺敵之外,還有一目的便是撿劍,一旦天空中有誰隕落,他便朝那奔去,趁機撿起其佩劍,要知道每一柄劍都是幾百萬金幣的存在。

    長劍如攪動,劍氣如洪流般在葉文的身旁流躥著,風屬真氣在此刻才真正體現出來所具有的威力,葉文舉手投足之間便有數股旋風產生,身影晃動,宛如一道流光朝為首的落千仇激『射』而去,瞬息後,宛如驚雷般的能量爆炸聲,在落霞城的上空響起,半空之上,劍氣『亂』躥,被激『射』到的閣樓紛紛化作廢墟,落家莊園內的閣樓成片倒落。

    整個落霞城,幾乎所有的目光都朝這邊望來,三大世家之戰,那將決定著落霞城未來數百年的整個格局。

    然而,有些人也預料到落家潰敗那是必然的,未來的數百年,便是葉家獨霸落霞城,一些精明的人已經漸漸開始思考要如何與葉家交好,而那些與落柳兩家走的比較近的世家,此刻,陷入了異常的恐慌。

    此刻,位於落霞城中心的城主府,一處視野足可望見全城的高塔之上,兩道身影默然而立,目光則是望著落家上空的大戰,縱然在此處,兩人都能感受到那邊天空中氣勁四『射』的恐怖威力。

    站在最前麵的赫然是落霞城城主向問天,雙手負背,向問天那張臉上流『露』出一絲無奈之『色』,旋即輕聲歎道:“沒有想到葉家的實力如此恐怖,居然隱藏的如此深,唉,柳落兩家勢必滅亡了!”

    向問天本來就和柳落兩家的關係不錯,而此次的世家大比混戰也是聽取了柳落兩家的意見,換句話來說,向問天能夠安穩的做上落霞城主,柳落兩家功不可沒,然而如今柳落兩家卻滅亡了。

    望著向問天臉上的無奈,馬言眼中閃過一絲冷笑,葉家滅掉其餘兩家,正是他所希望的,憑借著和葉天的關係,那勢必得到葉家的支持,那這次的城主之位,他馬言勢必要拿到手。

    “如今柳落兩家滅亡已成定局,縱然此刻,我們出手也無用!”馬言站著不腰痛,淡淡道。

    對此,向問天也隻能無奈搖頭,而在他們談話的時候,天空中的戰鬥也漸漸的進入了尾聲,落家這邊僅僅存三名氣武境武者,分別是落千仇,以及他的二叔,三叔,三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有數道劍痕,顯得極為狼狽。

    此刻下方的那落家莊園,已經徹底被鮮血所柒滿,所謂的幾道防禦也漸漸被攻破,而在落家莊園中如今隻有一些老弱『婦』孺,絲毫沒有反擊能力,葉家子弟經過血戰之後,對於這些老人小孩倒是狠不下心,然而,那些黑袍武者卻宛如殺人機器般,不管他們是武者,那是尋常人,泛冷的劍光不斷在落家莊園深處收割著廉價的生命。

    耳邊環繞著族人的慘叫聲,那遍地的斷臂殘肢不斷刺激著落千仇,此刻,落千仇臉上再無往日的意氣風發,仿佛瞬間老了好幾歲,就像一遲暮的老人,血紅著雙眼,寒聲道:“葉文,縱然是死我也要令你葉家大傷元氣!”

    頃刻間,落千仇三人的氣勢狂漲,周旁真氣環繞,發出陣陣尖銳的爆鳴聲。

    然而,與此同時,落千仇三人身上的生機卻在飛快的流逝著,而且全是上下經脈紛紛斷裂,葉文沒有預料到落千仇三人會如此瘋狂,長臂一震,急聲道:“趕緊離開這,遠離這三人!”

    葉家這方的武者聞言,沒有絲毫的耽擱,紛紛朝四周飛去,而葉文卻單獨留住,神『色』淡漠,沒有絲毫慌張,右手持劍,緩緩上舉,真氣如『潮』水般瘋狂的湧出來,一柄巨大的劍影緩緩的從長劍處延伸出來,隨著葉文身影不斷的飛舞,巨影漸漸的籠罩著半個虛空,葉文嘴角微挑,雙腳一踏,一劍劈落,喝道:“落千仇,縱然你自爆真晶那又如何!死!”

    此刻,葉文身上爆發出來的氣勢居然將落千仇三人的給壓蓋過去,宛如天神般,身影緩緩上升,俯視著落千仇三人。

    虛空之上的巨劍突然化作數萬把劍影,劍鳴聲不斷,一道道如狂風暴雨朝四周轟去,整個虛空宛如成為了劍影的海洋,隨即數萬道劍影再次重合在一起,猛然的朝落千仇落下,萬劍之威,勢不可擋。

    落千絕臉『色』凝重,原本以為自爆真晶石便足以將葉文誅殺,卻不料,葉文居然會如此恐怖的劍技,長劍瘋狂的飛舞著,在退後的短短地數息間,三人同時朝前拍出一掌,劍氣如洪流般滾動,在三人麵前凝結成了一道道藍『色』紋路而凝實的盾牌,老者的手上,這盾是完全由劍氣凝結而成,剛一成形,便綻放出了驚人的威勢。

    然而在一那,那劈落的巨劍轟然的擊殺盾牌,連綿的巨響震徹虛空,氣勁大浪沒有絲毫顧忌地朝著四周擴散開來,盾牌瞬間化作無數的光點朝四周散去,然而三人卻借此朝後躍出數十步。

    還未鬆口氣,三人眼中便流『露』出一絲駭然之『色』,一道白光,宛如閃電般在三人脖頸處劃過。

    落千仇三人駭然的捂住脖頸處,捂住喉嚨的手掌中大量血水汩汩而出,那頸上一顆頭顱猛然向一側偏,從肩上滑了出去,他那直挺挺的屍身如斷線的風箏無力的朝下方落去。

    落千仇是落家如今的希望,而他們的希望卻成了地上冷冰冰的屍體,依舊在反抗的落家子弟絕望了。這無疑摧毀了落家子弟心中唯一的信念,兵敗如山倒,月神弟子勢如破竹般紛紛將落家子弟斬殺。

    殺戮不斷的進行著,慘叫聲在落家莊園上持續數分鍾之後才緩緩落幕,遍地血坑,劍器灑落,血流順著凹痕從落家莊園流躥出去,染紅了周邊的各個街道,刺鼻的血腥之味,緩緩蔓延,最後擴散至整個城市!

    圍觀的人皆是滿人呆滯的望著虛空之上的那道身影,一劍誅殺三名氣武境武者,這實力太駭人了。

    滿地的血腥好像在向世人宣示著曾經風光數百年的落家徹底在落霞城滅亡了……

    

Snap Time:2018-04-24 20:35:01  ExecTime:0.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