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百四十一章辣手摧花

  
  第一百四十一章 辣手摧花
  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無疑便是看著仇人在自己手中帶著絕望慢慢走去。
  劍光如流,隨著距離的不斷拉近,落雪冰仿佛看見了葉晨絕望臉上的慌張神『色』,眼眸中的殺意更甚,落雪冰心中默念著:“哥,雪冰要為你複仇了,你看到了嗎?”
  灰塵散去,落雪冰已經看見了葉晨,然而令落雪冰失望的是,在那張臉龐上,沒有她所要的慌張,反而多出了一絲嘲弄,一股不安的預感在落雪冰心中緩緩蔓延著,真氣再次瘋狂湧出。或許隻有這樣才能緩解那股不安。
  迎麵而來的一陣輕風吹起葉晨額前的發絲,『露』出其下一雙漆黑如墨的雙瞳,葉晨始終麵『色』平靜的望著那越來越近的劍光,眼中沒有絲毫的慌張,而原本空曠的經脈內,一股狂暴的朱雀真氣傾斜而出,充斥著整個經脈。
  左手緩緩垂落,葉晨便宛如一磐石般,靜靜的看著那道越來越近的劍光。
  “悲劇了!看來葉晨被落雪冰的氣勢所壓製住了,居然絲毫不能動彈半分!”
  “這一劍,要是碰到葉晨,想必,他不死也得重傷!今日,居然有幸看到兩名天才隕落,沒白來啊!”
  “怎麼可能?”說話的一名武者話音剛落,便見到了他活到現在都沒有見過的震驚場麵。
  在那道劍光離葉晨脖頸處還剩幾寸的時候,兩根修長的手指不時何時已經夾住了那劍尖,震驚的不僅僅是那些觀看的武者,縱然是落雪冰也是如此,劍柄處傳來的力道讓她的手臂一陣發麻。
  然而,這不是讓她最震驚的地方,最震驚的便是他的劍氣將要觸及葉晨的時候,葉晨身上總是紅光陣陣,那劍氣宛如火中的水汽般,詭異的消失不見,葉晨始終臉『色』淡漠的望著落雪冰。
  落雪冰,相貌、身材,全部都是上上之姿,膚若冰霜,眼似秋水,秀美無比。
  然而葉晨的眼神絲毫未因這張臉而發生變化,腳步不動,身體瞬間向右一擺,留下上半身一道殘影,同時左指微曲,宛如火焰般的紅光在葉晨的指尖流轉著,看似緩慢的在落雪冰的劍身處一彈。
  叮!葉晨左指和劍身相碰,旋即,猶如金鐵交鳴的聲響驟然響起,那劍身不斷的搖晃著。
  那間,落雪冰整支右臂不由一麻,劍身仿佛被一塊大石撞到了,那龐大的力道讓她血氣翻滾,長劍最終脫手而出。
  在長劍飛出去的那一那,葉晨的身形徒然暴『射』而出,差點便碰撞上落雪冰,左指宛如一道流光般,讓人無法撲捉其軌跡,帶起一股凶悍勁氣,轟然砸在落雪冰的胸脯處,與此同時一道淡漠的聲音在落雪冰的耳旁響起:“風神指!”
  “結束了!這一指算是替葉慕婉還的!”
  在落雪冰那駭然的眼神中,葉晨的左指輕輕的落在落雪冰的胸脯處,其中指尖所蘊含的力道以及氣勁瞬間令落雪冰的胸脯凹陷進去,與此同時,葉晨指尖激『射』而出的氣勁也從落雪冰的心髒處擊穿過去。
  一抹嫣紅在那張傾國傾城的臉上浮現而出,那駭然的眼神也漸漸轉化不甘,旋即便是呆滯,生機在頃刻間便流逝著,那一張臉上再無絲毫生機,身形搖搖晃晃,微風吹過,落雪冰隨風倒地。
  在近乎全場呆滯的目光中,落雪冰身形倒地,至此,他們還未反應過來,僅僅數息間,占據上風的落雪冰便驟然死去,全場寂靜,一道道近乎呆滯的目光傻傻的盯著場中的黑袍少年。
  目光不斷的在落雪冰那張絕美的臉上以及葉晨身上徘徊著,那個令落霞城無數青年日思夜想的女神,就這麼香消了。
  這一刻,無數人由心滲出一股寒意,縱然麵對如此麵『色』,那名黑袍少年下手依舊如此狠辣。
  “嘖嘖,辣手摧花啊!這感覺如何,是不是感到不舍!”火麒麟那幽幽的聲音再次在葉晨的心頭泛起。
  辣手摧花,葉晨的目光始終平靜望著那張慘白的臉,眼神絲毫未變化,在他看來,眼前的落雪冰不僅僅是一名美貌天仙的女人,更是一名敵人,往往一名美貌天仙的敵人比起尋常的仇家更可怕,因為她們會為了報仇,無所顧忌,縱然是自己的肉體,在葉晨看來,隻有將危險真正扼殺於搖籃之中才能更好的活下去。
  “死了?”葉文的臉上依舊保持著剛才的怒『色』,從而轉變成了呆滯。
  而落雪冰的死無疑再次刺激了落千絕,接連數日,三名子女皆是紛紛失去,對這位年過半百的老人來說無疑是重大的打擊,血絲布滿了他的雙眼,頃刻間,一股恐怖的氣勢在高台之上爆發出來。
  “給我殺,給我殺掉葉晨!”宛如野獸咆哮般,落千絕的怒吼聲響徹天際。
  原本那數名陷入呆滯狀態中的落家子弟,皆是驚呼一聲,紛紛朝破碎的武台邊緣跑去,他們畏懼了。
  然而在他們動身的那一那,葉晨的身形便暴『射』而出,長劍攪動,無盡的劍氣以葉晨為中心朝四周蔓延著,劍氣宛如一柄柄無形氣劍般,周圍的人皆是滿臉呆滯,不是說葉晨是強弩之末,真氣枯竭,那漫天的劍氣是什麼,坑爹啊!
  隨著葉晨長臂一震,那劍氣以葉晨為圓心,向著方圓就橫掃了出去。
  數道慘叫聲從落家以及柳家子弟的嘴中發出,他們這一轉身,無疑將後背留給了葉晨。
  劍氣上蘊含的力道將數人的身體紛紛卷落至廣場上,依舊少不了血灑當空的畫麵,望著旁邊的夥伴各個倒下,柳眉已經滿臉呆滯,她不是不逃,但是那恐怖的威壓令她絲毫不能動彈半分,隻能眼睜睜的望著劍氣襲來。
  劍氣穿體而過,那種感覺宛如撕心裂肺的痛,在生命的最後一那,柳眉目光越過無數劍氣,落在葉晨的身上,這個曾經是她的未婚夫,始終糾纏不清的男人,怨恨,不甘,懊悔的神『色』在她眼中不斷轉換著。
  或許,當初自己態度好點,沒有退婚,父親就不會死,他們也不會死,在柳眉遐想的那,她的生命最終結束。
  望著滿地狼藉,僅僅眨眼的功夫,數十個活人便這麼沒了,離武台最近的那些武者皆是朝後退出一步,而在葉晨目光投來的那一那,一股冰冷寒流時流遍所有人的心中,在那刻,所有人仿佛死了一遍又活了過來,冷汗瞬間濕透全身。
  落千絕的身形緩緩浮現而出,怨毒的眼神始終盯著葉晨,身形徒然朝葉晨暴『射』而去!
  此刻,落千絕最終選擇了動手,帶著他的無盡怨恨,以及殺意,他的劍出鞘了,一時間,無比淩厲的劍氣傾斜而出,
  整個破碎的武台不斷顫抖著,整個天空,隨著落千絕的這一劍刺出,變得極為壓抑。
  然而在下一那,兩名藏書閣的老者身子皆是一動,躍上武台的上空,兩雙幹枯的手掌緩緩的從衣袖中探出,旋即一指一印的慢慢結動著手印,隨著他們手印的結動,兩股異常恐怖的波動至兩人的指尖湧出,朝四周擴散著,頃刻間,一道無形的光幕緩緩的在武台邊緣處浮現而出,將整個破碎的武台籠罩其中,自然將葉晨等一批葉家子弟籠罩起來。
  落千絕那淩厲無比的劍氣如狂風暴雨般擊打在那光幕上,光幕表麵僅僅微顫了一下,堅固的宛如磐石般。
  而與此同時,一道爆鳴聲驟然從葉家高台之上響起。
  在爆鳴聲響起之後,高台之上的天空,一朵彩『色』雲彩緩緩凝聚著,最後形成一柄出鞘的利劍。
  那雲彩顯然是由真氣凝聚而成,而葉文此刻便是在那雲彩凝聚而成的利劍下方,雲彩不斷的增高,以至於整個落霞城的城民都能夠清晰的看見那道醒目的雲彩,與此同時,從落霞城的四周同樣響起一陣爆鳴聲。
  廣場之上的武者皆是疑『惑』的望著頭頂上空的雲彩,他們死在搞不清楚葉家到底在幹嘛!
  縱然是葉家的那些長老同樣也搞不清,家主這到底是在玩哪一出!
  然而,從廣場的周圍驟然湧現出數百道不弱的氣息,數百道黑『色』身影從廣場中湧現出來,身影不斷晃動,頃刻間,便將柳,落兩家的高台給包圍起來……
  

Snap Time:2018-10-20 10:13:19  ExecTime:0.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