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百四十章毫無留情


    第一百四十章 毫無留情

    葉晨身形一動,豁然間化為一道黑影,夾帶著一道尖銳的破風聲,朝落絕楓激『射』而去。

    僅僅眨眼的功夫,葉晨的身影便出現在了落絕楓的麵前,落絕楓駭然的望著葉晨,在葉晨那漆黑的眼眸中,落絕楓清晰的感受到了葉晨對自己的殺意,不由雙腳一蹬,朝後落去,喝道:“我認...”。

    不管什麼家族利益,此刻,儼然保住自己的小命才是最重要的,落絕楓正是保住這種心態。

    然而他的喝聲還未落下,黑影劃過眼前,葉晨的左手,緊緊握住了落絕楓的脖頸,將他的身體淩空提了起來,高高舉起。

    脖頸處傳來的力道差點令落絕楓一陣窒息,出不了聲,臉『色』通紅,落絕楓麵目猙獰,血紅著雙眼,緊緊盯著葉晨,隨著葉晨力道的不斷加大,落絕楓整個身體不由一陣抽搐,血跡順著嘴角不斷滴落。

    高台之上,落千絕一臉駭然,葉晨此舉無疑是要殺死落絕楓,他不由惶恐的尖叫起來,“我們認輸!認輸了!”

    然而,反應他的則是全場的一陣沉默聲,比試規則規定,除了參賽人員自動認輸之外,其餘的認輸不算。

    驟然,一陣爆鳴聲徒然響起,一道俏影宛如流光般朝葉晨這邊激『射』而來,緊隨著便是如『潮』水般的劍氣,葉晨沒有轉身,便感受到了那股氣息,落雪冰,這一刻,落家另一名的煉武三層武者終於出手了。

    原本掙紮之中的落絕楓,望著來人,眼中也湧現出了一絲生機,更是瘋狂的掙紮著,雙腿正欲朝葉晨的腹部踢去。

    冷哼一聲,葉晨朝前邁出一步,一聲清脆之極的骨骼碎裂聲,驟然從落絕楓的脖頸處傳來,落絕楓的腦袋,突然詭異地往後垂了垂,那踢出的雙腿也無力的垂落,身體頓然止住,長臂猛然一振,將落絕楓朝後甩去。

    與此同時,葉晨的身影如離弦的箭,朝前激『射』而去,眨眼間,便躍落在一巨石之上。

    落絕楓的屍體在葉晨力道的控製之下,朝那席卷而來的劍氣飛去,那落雪冰俏臉之上出現了一絲急『色』,此刻,她可收不回那漫天的劍氣,眼角不由濕潤起來,淚水順著眼角不斷滴落,落雪冰絕望的望著落絕楓的身體撞上那劍氣。

    嘶嘶!僅僅眨眼的功夫,落絕楓的身體便數千道劍氣擊穿,頃刻間,天空中仿佛下起了一場血雨,灑落滿地。

    血雨落地,聲聲作響,原本青『色』的碎石之上,多出了無數道的血斑,顯得異常清晰。

    “絕楓!”落千絕雙眸充盈著無窮無盡的怨恨,身子大幅度的顫抖,怒吼一聲,身影化作一道虛影,朝葉晨激『射』而來,

    此刻,落絕楓的身體搖搖晃晃的掉落在地,儼然不成人樣,這無疑更刺激著落千絕。

    什麼世家大比,什麼狗屁規則,落千絕不管,他要殺了葉晨那小子,為落絕楓報仇。

    隨著落千絕的離開,高台之上,落家人皆是滿臉怒『色』,紛紛拔出劍器,朝葉晨激『射』而去,顯然要當場誅殺葉晨。

    在落千絕動的那一那,葉文的身影也隨之動起來,立刻攔住落千絕的去路,拍出一掌,恐怖的氣勁不僅僅將落千絕阻攔住,縱然是落千絕身後緊隨而來的落家子弟也不能逾越半分,葉文冷冷望著滿臉殺意的落千絕,冷笑道:“落千絕,這次世家大比,不是你肆無忌憚的地方,比試時,生死有天,難道你不懂規矩嗎?還是你狂妄到你落家可以無視在場的世家,無視世家大比的規矩,無視落霞城城主府!“

    往日,落千絕能夠隨時保持冷靜,但是如今落千絕的身死已經深深的刺激了這位年過半百的老人。

    “好一個葉文,口齒伶俐!今日,我非誅殺葉晨不可!”落千絕雙眼漸漸血紅起來,真氣如『潮』水般在體外肆無忌憚的翻滾這,一道道清脆的爆鳴聲在他周旁響起,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落千絕要動手了。

    此刻,全場皆是滿臉凝重的望著虛空之上的兩人,氣武境武者之間的戰鬥那可是令人大開眼界。

    然而,向問天作為世家大比的主辦人,在這個時候不得不站出來,一股氣勢瞬間爆發出來,滿臉淡漠的望著落千絕,冷聲道:“昔日,各個世家在參加世家大比之時,便知道,倘若有誰違反規定,便是各個世家的公敵!”

    盡管如今烈日高照,然而各個武者竟然都感覺到了一股徹骨的寒意,世家公敵,縱然他落家實力不凡,在場數百世家以及城主府麵前,那落家的下場便是家破人亡,因此,各個皆是目光怪異的望著落千絕。

    在家族和為子報仇間抉擇,落千絕那怨毒的眼神緊緊盯著葉晨,旋即黯然一歎,轉身重新回到高台之上,在轉身的那,落千絕仿佛老了十幾歲般,再沒有剛剛來時意氣風發的樣子,宛如一遲暮的老者。

    葉文望著落千絕的背影,暗歎一聲,在剛才,他倒是可以體會落千絕那種複雜的情緒。

    廣場上發生的變化自然落入葉晨的眼,收回目光,朝落雪冰望去。

    落雪冰滿臉呆滯的望著地上的落絕楓,如水的眼眸中殺意湧動,驟然發出一道吼叫聲,身形一動,豁然間化作一道黑影,長劍攪動,帶著無盡的劍氣朝前劈去,此刻,落雪冰攻擊的目標儼然不是葉晨,反而是在一旁的葉慕婉。

    一股尖銳風聲以及壓迫氣息撲麵而來,葉慕婉同樣握劍,知道自己並不是落雪冰的對手,揮出數劍,瓦解掉激『射』而來的劍氣,身形晃動,朝後落去,然而,落雪冰的身影卻鬼魅般的出現在葉慕婉身前,一腳踢出。

    強悍的勁氣,帶起低沉的爆鳴聲,在無數道驚呼聲中,落雪冰的那一腳重重的踢在了葉慕婉的腹部,旋即一道沉悶的爆鳴聲響起,葉慕婉身形巨震,身子如斷線的風箏朝後落去,狠狠的撞上一巨石上,一抹嫣紅不斷的從葉慕婉嘴中滴落,腹部以及後備傳來的巨痛,讓葉慕婉絲毫沒有站起來的力氣,全身一陣無力。

    在葉慕婉被擊飛的那一那,落雪冰的身影便緊隨在後,再次一掌朝葉慕婉拍去,一股無形的氣勁不斷湧動著。

    在這一掌之下,落雪冰所過之處,碎石紛紛爆裂開來,化作灰塵灑落滿地。

    恐怕這一掌要是拍在葉慕婉那身軀上,必死無疑,高台之上,剛剛坐下的葉文,猛然的站起來。

    而葉天更是神情悲憤,朝葉慕婉這邊衝來,不過,剛剛踏出數步,便被人攔住。

    在落雪冰出手的那一那,葉晨的身形便化作一道虛影朝葉慕婉這邊趕來,提著體內所剩無及的風屬真氣,葉晨身形再次加速,落到葉慕婉身前的時候,落雪冰的那一掌儼然到來,葉晨不得不朝前拍出一掌。

    啪!清脆的爆鳴聲響起,卷起滿地的灰塵,蹬蹬,兩人皆是朝後退出數步。

    落雪冰畢竟是全力出手,而葉晨又是隨時拍出一掌,這一掌,原本葉晨體內風屬真氣便所剩不多,在強行接下這一掌之後,葉晨身子朝後退出數步,直到撞上一局石,他這才艱難的強行止住身形,抹去嘴角血跡,抬起慘白的臉龐,左手一陣發麻,汗水順著葉晨的臉頰不斷滴落,背靠著巨石,不斷喘氣著。

    原本,在那恐怖的爆炸時,葉晨便消耗了大量的風屬真氣,這一下子,體內的風屬真氣更是幾乎枯竭。

    反觀落雪冰,身形倒是輕盈的落地,同樣一絲血跡順著她的嘴角滴落,不過比起葉晨,落雪冰顯然受的傷更小。

    無比的寒氣不斷的在落雪冰的身邊凝聚著,冰冷的目光遙遙落在葉晨身上,落雪冰那張淡漠的臉上泛出了一絲冷笑,在剛剛的對抗中,她顯然意識到葉晨體內的真氣已經顯然不稀少無比。

    落千絕此刻便注意著葉晨的情況,此刻,他同樣察覺到了葉晨體內的狀況,那張陰沉的臉『色』微微好轉,冷聲喝道:“雪冰,那葉晨儼然已是強弩之末,體內真氣枯竭,殺了他!凡是在武台之上的葉家子弟皆得死!”

    落千絕的聲音響徹天際,幾乎每人都可以清楚聽見,各個皆是目光怪異的望著葉晨。

    而葉文身形則是暴『射』而出,然而,這次輪到落千絕將之阻攔下,冷笑道:“怎麼,葉大家主,想要救兒女了?”

    沒有理會落千絕話的冷嘲熱諷,葉文沉聲:“趕緊認輸!”

    以及同時,葉家的兩名老者皆是浮在半空中,隻待葉晨等人認輸,便出手阻止。

    不過,落雪冰會給葉晨的開口的機會嗎?顯然不會,身形暴『射』而出,長劍攪動,宛如一隻展翅的大鵬般,夾帶著尖銳的爆鳴聲以及壓迫朝葉晨以及葉慕婉兩人『射』去,顯然,她想要一劍兩命。

    縱然葉晨躲過去,那葉慕婉必死無疑,此刻,在場圍觀的人皆是不由黯然一歎,原本以為葉家最終會贏?

    然而最終結果還是無法改變,感受著周圍的壓迫,葉慕婉嘴唇輕顫,斷斷續續道:“快..閃..開!”

    在葉慕婉看來,葉晨顯然是顧忌到自己,身影宛如一磐石般,呆呆的站在原地,隨著那道劍光不斷靠近,周圍的壓迫更大,一些碎石居然詭異的懸浮起來,而葉晨的身影依舊站在原地,沒有移動半分。

    絕望的神『色』湧現在了葉慕婉那如水的眼眸中,緩緩的閉上雙眼,她不忍見到葉晨慘死在自己麵前的畫麵。

    絕望不僅僅在葉慕婉眼中湧現,更在眾多葉家子弟眼中湧現,他們無一不認為,此刻葉晨連開口的機會都沒有。

    然而,卻沒有人注意到,葉晨的臉『色』始終一如既往的平靜,反而嘴角處湧出一絲笑意……

    麒麟戒中,火麒麟那可愛的腦袋不斷搖晃著,幽幽道:“辣手摧花啊!”

    

Snap Time:2018-04-19 21:20:12  ExecTime:0.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