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百二十九章挑戰


    第一百二十九章 挑戰

    柳眉是被葉晨所休,並不是外界所說的那樣,柳家去退婚。

    頃刻間,無數張錯愕的臉『色』躍入柳眉眼中,那眼神仿佛在嘲諷著她。

    柳家家主之女被休之事早已耳聞,不過,今日當事兩人所說之言,不過證實了那個消息罷了。

    柳寒冰臉『色』瞬間陰沉下來,葉晨當著自己的麵打傷柳眉二人,顯然是不把自己放在眼,而且今日之事要是傳出去,必定會對柳家的名聲不利,唯一的辦法便是找回場子,想此,柳寒冰臉『色』越發的冰冷起來。

    突然,柳寒冰身形微顫,如今葉晨血脈覺醒,那他便是人人所知的廢物。

    想起葉晨十一歲便達到初武五層巔峰,這天賦縱然是自己也猶之不及,倘若要給這小子留下時間的話,那柳寒冰不敢想象葉晨會成才到多恐怖的地步,想起,數十年,柳家有這一大敵,柳寒冰感到不寒而栗。

    死,這小子必須得死,縱然有著被葉家報複的危險,柳寒冰也要誅殺掉眼前這人。

    殺意從柳寒冰眼中一閃而過,冷笑在嘴角間泛起,柳寒冰的臉『色』也是越加的猙獰,目光森然的瞥著不遠處那臉『色』平靜的葉晨,他似乎已然能夠預感到,這位再次覺醒的天才,必定會夭折在自己手中。

    柳寒冰的信心來源於他的實力,二十出頭,他便是柳家年輕代第一人,煉武三層修為,縱然放在整個落霞城中也是頂尖的存在,縱然,麵對煉武巔峰的強者,他自信也能不敗,而眼前的少年,儼然不是煉武巔峰強者。

    恐怕他的血脈也隻是數月前才覺醒,縱然他天賦再妖孽,修為也僅僅是煉武一層。

    煉武一層,對於柳寒冰來說,無疑和螻蟻沒什麼區別。

    柳寒冰眼中的殺意輕而易舉的被葉晨給撲捉到,原本的計劃也隨之改變,殺人,他葉晨倒是不介意。

    “葉晨,我柳寒冰以柳家的命運向你發出挑戰,你可接戰!”柳寒冰自然不會這樣殺掉葉晨,他需要一個能夠應付葉家的理由,但是他卻料想不到,葉晨也需要這樣的一個理由。

    以家族的名義發出挑戰,倘若一方不接受,那便是代表了該方家族的軟弱。

    平靜的臉龐之上泛出了少許笑意,葉晨淡淡道:“好吧,如你所願!你的挑戰,我接受。”

    聞言,柳寒冰先是一愣,旋即一抹猙獰的笑意,這小子自己要找死,那也別怪我了!

    柳寒冰是煉武三層的修為,這是落霞城人盡皆知的事情,難道這葉家小子當真要找死,葉慕婉那冷漠的臉上也出現了一絲急『色』,臉『色』微沉,有些恨鐵不成鋼的怒聲道:“你瘋了!柳寒冰是煉武三層的修為,難道你當真認為可以打的過,你要知道在你的身上肩負著葉家的未來,你豈能如此衝動!這次挑戰,你放棄!”

    耳旁環繞著葉慕婉那悅耳的聲音,這女人,縱然是生氣的時候也如此有魅力。

    輕微聳聳肩,葉晨朝一旁的葉慕婉努嘴道:“煉武三層又如何,又不是沒有見過!”

    望著臉『色』平靜的葉晨,葉慕婉恨恨的跺了跺腳,眼中的急『色』更濃,急忙道:“或許,煉武三層對於你來說的確不算什麼,但是,那是以後的事情,如今的你真不是柳寒冰的對手!”

    說完,葉慕婉便轉身,朝滿臉猙獰的柳寒冰冷聲道:“柳寒冰,此次挑戰,我葉家放棄!”

    葉晨不由一愣,目光在葉慕婉兒肩處緩緩掃下,視線移過後背,柳腰,挺翹的嬌『臀』,這是一道足以秒殺無數宅男的背影,葉晨輕輕一歎,不管他如何冷漠,他此刻,也能感受到葉慕婉對自己的關心。

    “怎麼,難道葉家的子弟如此軟弱,連接受挑戰的勇氣都沒有!”柳寒冰玩弄著手中的劍器,戲謔笑著。

    “柳寒冰,倘若,你要挑戰我葉家子弟,我葉家子弟必定奉陪,但是不是今日!”葉慕婉柳眉微蹙,冷聲道。

    言畢,葉慕婉便轉身離去,見葉慕婉欲離去,柳寒冰心中也是不由一急,冷聲道:“唉,就這膽子,葉家還敢參加世家大比,我看,後天的世家大比,你葉家還是棄權的好,免得丟人現眼!”

    身形微顫,葉慕婉強忍著內心的怒意,依舊朝前走去,當她走到葉晨身旁的那一那,一雙手拉住了她。

    玉手溫暖,握入手中宛如握住一塊暖玉般,葉晨沒有仔細去品味那種感覺,腦袋微微前傾,看上去就如同將下巴放在葉慕婉的肩膀之處一樣:“這你也能夠忍受的下去嗎?但是,我不能,放心,那小子我還不放在眼!”

    耳邊傳來的熱流,讓得葉慕婉身子瞬間緊繃了起來,從她懂事以來,縱然是連她父親也沒有牽過她的手,而如今她的手卻被葉晨緊緊握著,縱然這個男人是她的弟弟,葉慕婉那嬌嫩的耳尖迅速浮上一層粉紅。

    鬆開葉慕婉的手,葉晨臉『色』平靜的朝前跨出數步,極為淡然的望著柳寒冰,淡淡道:“她是她,我是我,我可沒有說過要放棄你的挑戰,好了,廢話也不多說了,我們開始吧!早點結束,還要回去喝酒呢?”

    聽著葉晨的話語,葉慕婉俏臉不由一急,正欲轉身拉回葉晨,而一道聲音在葉慕婉的耳旁響起:“大小姐,你就放心吧!晨少爺可不是莽撞的人,沒有把握,他可不是輕易答應的,他可不是容易吃虧的人!”

    的確,縱然麵對葉浩,大長老幾人,葉晨沒有吃虧過,望著笑眯眯的葉無雙,葉慕婉輕輕點頭,對於葉無雙此人,葉慕婉倒也聽下人說過,是葉晨手下最出『色』的一人,微微點頭,葉慕婉倒也不阻止,朝葉無雙幾人走去。

    “嘿嘿,小子,讓老子看看,你到底有何狂的資格!”盯著葉晨滿臉平靜的臉『色』,柳寒冰一聲冷笑,身上的真氣頓時凝實起來,帶著呼呼的劍風,數道劍影夾帶著恐怖氣勁朝葉晨的胸脯處刺去。

    “煉武三層,但是真氣極為不凝練,想必是靠丹『藥』之效!”

    麵對那漫天的劍影,葉晨緩緩搖頭,雙腳一蹬,整個人宛如空中飛舞的花瓣,輕飄飄的朝後落去,剛一落地,如同毫不著力一般,在地麵輕輕一點,詭異的往後連退數米。

    漫天劍影,每當劍影要觸及葉晨的那一那,葉晨便如鬼魅般的避過。

    如此精妙的身法,令周圍觀看的人皆是暗自稱奇,接連數劍未斬斷葉晨,柳寒冰臉『色』陰沉的可怕。

    冷哼數聲,煉武三層的氣勢瞬間爆發開來,長劍不斷攪動著,整片區域的空氣都被劍氣所攪碎掉,地麵如同有狂風掃『蕩』,煙塵飛揚,將葉晨整個身軀籠罩其中,不斷的承受著他那狂風暴雨般的攻擊。

    望著狼狽不堪的葉晨,柳寒冰臉『色』也微微好轉,冷聲道:“也不過如此罷了!”

    “姐,葉晨的情況似乎不太好啊。”望著場中完全沒有抵抗力的葉晨,葉天眉頭微皺,輕聲道。

    臉上絲毫不掩蓋擔心之『色』,略微沉默了一下,葉慕婉歎道:“準備救人吧,我看柳寒冰那混蛋,似乎想下狠手。”

    與葉慕婉兩人相比,葉無雙倒是極為鎮定,極為愜意的揮舞著羽扇,雙眼眯成線,嘴角處泛出一絲冷笑。

    一道道竊竊私語聲也宛如雨後春筍般在周圍人群中冒出,各個皆是詫異的望著那駭人的劍氣,以及人影。

    “那個小鬼到底是誰啊!這麼倒黴,居然招惹到柳寒冰。要知道柳寒冰可是煉武三層的高手,以柳寒冰的實力虐殺那小子還不是輕而易舉的家夥,真是個不知好歹的小子!”

    “那也不一定,剛才,那小子的手段那麼狠辣,誰知道他實力如何!”

    “依照如今的情勢來看,那小子必敗無疑,柳寒冰不愧是煉武三層的高手!”

    地上的柳眉,緩緩從地上站起來,那張魅『惑』蒼生的臉上也出現了一道紅印,目光歹毒的望著劍氣中的葉晨,將眾人的議論聲聽在耳,望著狼狽至極的葉晨,心中一陣得意,嬌呼著:“寒冰哥,殺了他,幫我殺了他!”

    “沒問題!”柳寒冰大喝一聲,朝柳眉投去放心的笑容。

    然而,隨著他一聲大吼,狂風暴雨的攻勢,瞬間出現一絲停滯。

    而此刻,葉晨雙腳一蹬,如離弦的弓箭,從那劍氣場中躍出來,見此,柳寒冰倒是不在意,冷笑著:“小子,原來你也不過如此罷了,三劍,我隻要三劍便可以誅殺你!”話語一出,眾人都能感受到柳寒冰的信心。

    葉晨眼中精光一閃,如同一把刺破蒼穹的利劍,平靜的望著柳寒冰,淡淡道:“剛才打得爽了吧?”

    

Snap Time:2018-01-24 09:44:06  ExecTime:0.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