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百二十八章廢掉


    第一百二十八章 廢掉

    葉晨,葉慕婉明顯怔了一怔,俏臉上出現了一絲驚喜之『色』,她想不到在這一刻葉晨會出現。

    望著那道背影,葉天心中情緒複雜,黯然一歎,朝後退出數步,站在葉慕婉的身旁。

    而葉無雙則依舊淡然的揮舞著手中的羽扇,他始終相信葉晨會趕來的。

    “把劍拿來!”葉晨淡漠道,目光始終淡漠的望著地上的柳寒冰。

    “他是誰?”麵對葉晨那平淡的目光,柳寒冰居然有種不寒而栗的感覺,擦拭掉嘴角邊的血跡,猛然從地麵躍起,臉『色』陰沉,數十年來,他柳寒冰何曾如此狼狽過,真氣在左手處浮現而出,隨時便可激『射』出去。

    目光陰沉的望著葉晨,落楓原本握住柳眉的手也不要緊繃起來,當初就是那小子讓自己在葉家眾人麵前丟臉,骨骼咯咯作響,真氣如『潮』水般湧出落楓的體外,他始終以為當初是葉晨突然偷襲才讓自己慘敗。

    今日他落楓要用實力找回場子,要讓柳眉知道,她的選擇是對的。

    柳眉察覺到落楓的變化,對落楓甜蜜一笑,旋即目光落在柳寒冰身上,眼中閃過一絲崇拜之『色』,輕笑道:“寒冰哥,你經常閉關修煉可能沒聽說過他的名字,但是他的名號在落霞城可是大名鼎鼎,人稱葉家廢物葉晨!”

    依舊是那張魅『惑』蒼生的臉,柳眉之間夾帶著高人一等的神『色』。

    “葉晨?喲,那不是被小妹你給退婚的那個天才嗎?以前我倒是聽過他的名號,僅僅以九歲的幼齡便達到初武五層巔峰的天才,不過接連三年,依舊停留在初武五層!原來是他啊!”柳寒冰嘴角處出現了一絲戲謔的笑容。

    “一個連血脈都未覺醒的廢物,再天才,那不也是廢物嗎?”柳眉撲哧一笑。

    “話說那血脈未覺醒應該是幾個月前的事情,如今,他能夠依舊在葉家苟延殘喘下去,恐怕血脈已經覺醒了!”落楓陰陽怪氣的笑著,在眾人麵前詆毀葉晨是他的樂趣。

    不過始終都是三人在自言自語,而站在他們麵前的葉晨始終沉默不言,淡漠的望著那三人。

    “怎麼,剛才不是還很囂張,現在害怕了?”葉晨的沉默不語落在三人的眼中便是畏懼,落楓不由譏笑道。

    “把劍拿來!”葉晨依舊是這一句話,聲音平淡至極,但是熟悉葉晨的葉無雙知道,很快就有好戲看了。

    “喲,想要這柄劍啊!很簡單的!隻要你能夠打敗我,我便給你!”柳寒冰冷笑著,同時再次把鼻子靠近劍柄,聞著劍柄處傳來的香味,臉上流『露』出一絲陶醉之『色』,那表情極為的『淫』『蕩』。

    “找死!”望著柳寒冰的舉動,葉慕婉身後的葉家子弟紛紛動怒,平日,在他們眼中,葉慕婉便是他們心目中的女神,高貴不容侵犯,而如今柳寒冰卻如此大膽,頓時大聲嚷嚷道。

    葉晨淡淡的瞥了滿臉『淫』穢的柳寒冰一眼,眸子中,終於掠現過一抹森然的殺意。

    柳眉鬆開落楓的手,邁著輕盈的腳步來到柳寒冰身旁,對葉晨冷嘲熱諷著:“怎麼,葉晨你平日不是很威風嗎?今日見到我寒冰哥就變的一聲不吭,還以為你長進了多少,原來還是一個欺軟怕硬的家夥!”

    落楓也來到柳寒冰身旁,臉上閃過一抹猙獰的笑意,在嘴角緩緩拉起:“寒冰哥,這個人給我收拾怎麼樣!”

    柳寒冰不由一愣,當瞧見落楓臉上猙獰的笑意時,明白了這兩人之間必定有過節,今日算是賣落楓個麵子,點點頭。

    望著眼前的落楓,葉晨的嘴角處不由泛起一絲笑意,他剛才便在思考,倘若眼前三個人死了,那柳,落兩家會有何反應,目光緩緩的朝四周望去,其中倒是不缺乏一些柳,落兩家的子弟。

    不由暗歎一聲,如果他們死了必定會給自己帶來麻煩,但是殘廢了,那麻煩便不是麻煩了。

    “葉晨,你以前不是說我眼光差嗎?那你有膽便和落楓來個公平挑戰!”柳眉冷笑著,心中暗自得意。

    劍眉微皺,葉晨嘲諷的望著眼前的少女,嘴角緩緩拉起:“為了你跟挑戰,你配嗎?”

    你配嗎?僅僅三個子便是對柳眉赤『裸』『裸』的嘲諷,柳眉臉『色』瞬間陰沉下來,冷笑道:“廢物,果然是廢物連膽子都沒有!”可是,葉晨根本不給柳眉繼續說下去的機會,右腳朝地麵一踢,一塊石子朝上激『射』而出。

    “啪!”一道清脆的聲音響徹在眾人的耳旁,在眾人駭然的目光中,石子準確無比的拍在柳眉的臉頰處。

    “噗!”柳眉的口中噴出大量的鮮血,其中摻雜著數顆雪白的牙齒,灑落空中,與此同時,柳眉的身子宛如受到一股巨力敲打般似地,身形搖搖晃晃的朝後麵蹬蹬直退數步,最後倒落在地。

    突如其來的變化,震懾住了在場所有人,柳家那邊根本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

    震驚的臉『色』在落楓臉上一閃而過,落楓勃然大怒,自己的未婚妻居然當著自己的麵被人打了,這對極好麵子的他來說,無疑是狠狠的往他的臉上扇了幾巴掌,手中之劍豁然出鞘,夾帶著淩厲劍氣,朝葉晨的胸脯處刺去。

    臉『色』平淡的望著那道劍光,葉晨的眼中閃過一絲笑意,太弱了,藏在衣袖下的右手緩緩探出,看似極為懶散的朝前點去,身形微轉,避開劍光。右指尖激『射』而出的氣勁瞬間擊中了落楓所握的右手,緊接著變數一簇血光從落楓的右手處激『射』而出,灑落滿地。

    “啊!”人群中驟然響起了一陣鬼哭狼嚎的慘叫聲,落楓緊握著被氣勁激穿的右手,大聲的慘叫著,痛苦的幾乎昏『迷』過去,他身為落家二少爺,又何時受過這樣的傷害。

    “哦!剛剛將你們把劍拿來,你們不是叫我自己去拿,我以為你們的手都廢了,想著想著,反正是一雙廢手,連著也沒用,然後一不小心就打到了你的手!”葉晨自言自語著,這輕喃聲落入他人的眼中卻變味了。

    那些觀望的群眾皆是不由感到了一陣寒意,這葉家小子太狠了!

    而葉慕婉幾人倒是習以為常,此刻的葉晨才是真正的葉晨,倘若葉晨放過他們,那倒是奇了怪了。

    在半空中的右手再次落下,一道氣勁再次激『射』而出,再次擊穿了落楓的右手,頓時又是一道慘叫聲。

    “反正一隻手都廢了,留著左手也沒什麼用處!”葉晨淡淡道,頃刻間,倒吸聲如狂風暴雨般在周旁響起,有這樣的傷人的借口嗎?這小子不是太狠了,是無比的狠辣。

    甩了甩右手,葉晨目光越過柳寒冰,落在了地上滿臉錯愕的柳眉身上,淡淡道:“柳眉,你的眼光還是一如既往的差,還有,柳眉,我記得沒錯的話,你應該是被我休了,也難怪,被人休的女人也隻配找這種廢物!”

    

Snap Time:2018-07-16 16:56:29  ExecTime: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