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百二十三章本源意境


    第一百二十三章 本源意境

    慕家慘變,在落霞城內已經掀起轟然大波。

    而如今,馬言所在的山莊慘變,更是掀起了大波,整個落霞城仿佛籠罩在殺戮的陰影之中。

    而事後,那用人頭排放形成的四個大字更是傳開來,馬言,更是憤怒不已,發布了一係列懸賞。

    倘若誰能給提供冥的蹤跡,懸賞十萬金幣。

    倘若誰能給殺死冥,提人頭來見馬言,懸賞五百萬金幣。

    縱然懸賞豐富,參與追殺冥的武者卻少的可憐,冥這個名字,在落霞城中儼然成為了死亡的代名詞。

    根據有關人士統計,死於冥劍下的人命足足有三千之多,無疑是殺人魔頭。

    對於外界的懸賞,葉晨不聞不問,誰也不會想到,那個令人聞風喪膽的冥,如今會在葉家之內。

    縱然葉家之主葉文也不知,葉家葉晨所居住的庭院之內,葉晨始終靜靜的站在一旁,在葉晨的腳旁則是屹立著用玉石雕刻而成的墳墓,初升的陽光通過雲彩照『射』在玉棺之上折『射』出淡淡的白光。

    玉棺之內,慕葉那絕美無雙的容顏之上,盡是慘白之『色』,所日伊人笑依在,如今生死相隔。

    慕晨胸前的傷被紗布所遮蓋,但是此刻,已經慢慢的滲透出血跡,而慕晨卻渾然不知,兩眼空洞,手上握著小刀,在那光滑的玉棺之上來回移動著,自語著:“小姐,曾經說,如果她有一天死了,她一定要選擇一個開滿丁香花的山坡埋葬,而如今小姐走了,我也隻能幫她在棺材上雕刻出朵朵丁香花!”

    隨著刀片的滑動,一朵朵含苞欲放的丁香花,在玉棺之上浮現而出。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孤墳,無處話淒涼。”此刻,葉晨不禁想起了前世詩人所做的詞,在這此刻,葉晨深深體會到了那生死的無奈,靜水流深,滄笙踏歌,三生陰晴圓缺,一朝悲歡離合。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或許便是眼前這冰冷的玉棺,深深的兩端卻遮擋住了兩顆心,慕晨笑了,卻笑的無比慘然,緩緩抬起頭,那滿頭白發隨風飄『蕩』著,閉上雙眼,兩行情淚順著他的眼角滴落,砸在了那玉棺之上,砸在了那丁香花上。

    不知來年是否會開出滿地的丁香花,以及滿地的相思……

    數米之深的凹坑已經浮現在庭院之內,玉棺在慕晨的推動之下,緩緩躺在凹坑之內。

    慕晨兩眼始終空洞,手上的刀片緩緩滑落,雙手無力的推動著濕潤的泥土,泛著白光的玉棺,在泥土的掩蓋之下,開始漸漸的消失在慕晨的視線之中,這一刻,慕晨笑了,笑的無比慘然。

    風輕輕走來,帶著宿世的呼喚,想要帶走那一生的愛戀,人生最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而是我溫柔地看著你,你卻不知道我眼愛你的呼喚,那一眼深情的凝望卻成了生死永別的凝望。

    葉晨始終沉默不語,靜靜的站在旁邊,玉棺已經完全被泥土所覆蓋住。

    沒有墓碑,有的僅僅是一塊石板,上麵雕刻著一朵綻放的丁香花,慕晨呆滯的望著那丁香花,久久不語。黯然一歎,葉晨從麒麟戒內取出幾壇酒,扔給慕晨,慕晨右手抓住酒壇,仰天朝著口中灌起來。

    一壇又一壇,

    慕晨周旁也堆積了滿地酒壇,酒香隨著微風朝四周飄『蕩』,慕晨也漸漸的醉了,臉上也出現了一絲緋紅,寒風陣陣,整個庭院之內隻剩下那連續不斷的流水聲。

    葉晨也自己抬起一酒壇,酒壇翻轉,酒水流落在地,灑滿了慕葉的墓地。

    對於,慕葉,葉晨始終心懷感激,還有一種複雜的感覺,說不清,理更『亂』,黯然一歎,仰天朝著口中灌起來。

    一股辛辣之感頓時從腹內升起,此刻,葉晨不禁有種落淚的衝動,再次,仰天灌酒。

    哢嚓!酒壇落地,酒水灑落滿地,慕晨從地麵上起來,拔出『插』在地麵上的利劍,舞劍起來。

    陽光下的桃花瓣顯得那麼無力,慕晨如那花中的精靈,劍影不斷的在花瓣中蔓延著,此刻,慕晨的劍宛如那秋天的落葉,每一次的停頓都顯得那麼無力,卻讓人難以捉『摸』住身影

    慕晨將心中對慕葉的思念化作一劍劍在花中劈出,數十年如一日的守護,數十年的暗戀,長天大笑著:“蒼茫大地一劍盡挽破,斜倚雲端千壺掩寂寞,縱使他人空笑我。”

    舞劍,酒水聲,慕晨漸漸醉了,如爛泥躺在慕葉的慕上,斷斷續續低語著。

    望著醉酒的慕晨,葉晨黯然一歎,自古多情最傷人,怎一個殤子了得。

    放下酒壇,葉晨起身走進自己屋內,而此刻,麒麟戒表麵一道紅光閃過,火麒麟緩緩浮現而出。

    “慕晨那小子,倒是用情極深,怪不得能夠進入唯情意境!”火麒麟目光越過窗戶,在慕晨身上停頓數分,歎道。

    “意境!”葉晨眉頭微皺,那可是氣武境巔峰強者方能接觸的東西。

    “煉武境巔峰武者感悟本源,方能至氣武境,而氣武境巔峰武者感悟意境,方能至魂武境!因此,這本源,和意境才是修煉上的最大難題,如今,這慕晨小子,如今感悟了唯情意境,隻要他能夠感悟本源,那突破魂武境便是時間的問題了!”火麒麟讚賞的望著慕晨,在煉武境感悟意境,數萬年來,他慕晨是第一人!

    “感悟本源,意境!”葉晨暗歎一聲,所謂的本源便是屬『性』本源,比如,一風屬『性』體質的武者,當他修為達到煉武境巔峰的時候,便需要感悟風之本源,引本源之力,煉體,方能突破至氣武境武者。

    而與此同時,氣武境武者體內的真氣也漸漸變異,和本源之力融合在一起,形成本源真氣。

    而意境,通俗便是劍意之類,感悟之難,無疑登天,也難怪眼界之高的火麒麟對慕晨如此讚賞。

    “唯情意境,慕晨的意境是唯情!”葉晨輕語道,武神大陸之上,武技萬千,而意境也是萬千,其中最強的意境無疑是三大意境,分別是唯我,自我,唯情,其中最神秘的便是唯情意境,唯情者,無所不極,無所不可破,無所不可立。然唯情者,無己矣,唯情,本身便代表了一種極致。

    本源,意境之類,離自己還是挺遠,如今自己不過隻是煉武三層,離煉武巔峰還差一點,葉晨盤曲而坐,體內真氣不斷流動著,經過昨晚的殺戮之後,葉晨煉武三層的修為也隨之鞏固下來。

    “小火,倘若以我如今的修為,再施展出玄階武技與馬言對抗,不知我贏的機會有幾成!”葉晨淡淡道,眼中一閃而過的殺意卻輕易的被火麒麟撲捉到,火麒麟又豈不知葉晨如今的想法。

    沉默數刻,火麒麟才緩緩開口道:“如果正麵對抗,馬言死的機會幾乎為零,而你必死!氣武境強者的本源真氣不是煉武境武者可以想象的,當初,馬言那一掌,便輕而易舉的要了你的命!”

    幾乎為零,葉晨眉頭不由一皺,難道氣武境武者當真不是煉武境武者可以撼動的!

    “那我如果隱藏蹤跡,進行刺殺呢?”葉晨依舊不死心道。

    “我知道,你對於自己的刺殺能力極為自負,但是以你如今的修為去刺殺的話,那成功的幾乎也僅僅三成而已!”火麒麟不緊不慢道,三成的機會,那便代表了七成死亡的概率。

    葉晨並不是個衝動的人,考慮數刻之後,不由放棄如今刺殺馬言的想法。

    看來取馬言之命,隻待自己突破氣武境之後,想此,葉晨不由產生一股修煉的衝動。

    這個世界果然是弱肉強食,強者主宰弱者命運的世界。

    “小子,有人來了!”火麒麟眼神微變,輕聲道。

    在葉晨帶著慕晨回到庭院的那,葉晨便讓火麒麟在庭院之外布置了光幕,避免讓葉家的那些老家夥發現庭院之內發生的事情,也避免讓慕晨等人的蹤跡被發現,從而被人推測出那個冥便是自己。

    火麒麟化作一道紅光,消失在麒麟戒表麵上,葉晨整理一下衣服,望了庭院內的慕晨一眼,便起身朝庭院之外走去,剛剛踏出庭院的那那,葉晨便見到了火麒麟所說的那人,居然是數日未見的葉慕婉!

    

Snap Time:2018-04-20 22:50:55  ExecTime:0.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