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百二十二章瘋狂


    第一百二十二章 瘋狂

    隨著慕晨的話語落地,『插』在斬離胸前的那把劍仿佛受到了某種壓力的擠壓爆炸開來,化作漫天的碎片刮在斬離破舊的武士服上,斬離顯然沒有想到慕晨會留下後手,來不及反應,就看見自己的上身多了無數道劍痕,許久未嚐試過的痛感席卷而來,斬離不由一怒,喝道:“這是你找死!”

    劍指指著慕晨的額頭,再指著地上的慕葉,斬離冷笑著:“小子,該結束了!”

    劍氣瘋狂的溢出,斬離緩緩的朝慕晨走去,仿佛要讓慕晨享受著死亡的來臨,腳步聲踏的異常響亮,每踏出一步,斬離身上的氣勢便增強數分,在場的大漢臉上都『露』出了一絲看好戲的表情!

    不,馬言還沒死,我不能死,慕葉不能白死。

    慕晨整張臉完全扭曲起來,異常猙獰,血紅著雙眼,不斷的咆哮著,猛的從地上躍起,體內血氣一陣翻滾,血跡順著嘴角不斷的滴落,艱難的拔起『插』在地上的劍,可惜剛剛碰到劍柄的時候便再次摔倒在地!

    身形搖搖晃晃,轟然倒下,慕晨兩眼空洞,血淚順著眼角不斷滴落。

    斬離的動作很緩慢,劍指緩緩的朝慕晨的額頭靠近著,那淩厲的劍氣直接將額前的頭發粉碎掉,化作灰燼飄落在地,到此刻,慕晨的眼中依舊是一片空洞,就算是死也無法讓慕晨有絲毫變化!

    “該結束了!”斬離淡淡道,此刻,在他的眼中,慕晨無疑是一死人。

    劍指緩緩的上舉,緩緩的落下,越來越近!

    “該結束了,小姐”慕晨沒有去看那不斷『逼』近的手指,而是呆呆的望著那飄落桃花瓣的天空!

    “該結束的,是你!”一道猶如來自九幽般的響聲響徹整個天際,這聲音冰冷至極,令人不寒而栗,與此同時,一道黑『色』的身影緩緩的從半空中飄落,正如那飄『蕩』的桃花瓣那樣輕盈。

    望著來人,斬離駭然的朝後躍出數步,他的眼中隻剩下那一副銀『色』麵具,泛著冷意的銀光。

    而周圍的大漢皆是不由自主的朝後退去,臉上漸漸浮現出一絲錯愕之『色』,冥,那個殺星,怎麼來了。葉晨淡漠的望著周圍,當目光觸及慕晨的時候,葉晨內心一震,在此刻,他居然感到一股心酸的感覺,然而在葉晨目光觸及慕葉的那一那,葉晨身形巨震,身子蹬蹬朝後退出數步--慕葉死了!

    那個女孩死了,在這一那,葉晨清澈的眼眸漸漸的血紅起來,死了,全都死了。

    那熟悉的身影隨風而逝,絕美無雙的容顏上,蒼白占據了主導地位,鮮紅的血跡像是點綴,一滴一滴在墜落,宛如利劍穿心,深深的重創著葉晨,殺意,無盡的殺意在葉晨身上蔓延著。

    “死,你們都要死!”葉晨猛然的抬起頭,朝那陰霾的天空咆哮著,握住麒麟劍的右手由於力道過大,青筋浮現。

    那聲音透著無盡的殺意,前世今生,數千條人命葬在葉晨手上,此刻,葉晨不再壓抑心中的殺意,瞬間爆發開來。

    一股冰冷寒流時流遍所有人的心中,在那刻,所有人仿佛死了一遍又活了過來,冷汗瞬間濕透全身。

    在他們的眼中,葉晨宛如化作一名手持鐮刀的殺神,在他腳下,血泊遍地,他身後,白骨漫天。

    火麒麟此刻也沉默下來,他知道,這個時候不該阻止葉晨,這個時候,葉晨的冷靜令他也感到詫異。

    “死,你們全部都要死!”葉晨那冰冷陰森,沒有半點情緒在內的聲音,如寒風般吹過,落在了斬離耳中,斬離麵『色』大變,立刻蒼白,強烈的危機瞬間籠罩全身,他毫不猶豫的立刻就要後退,欲要退出這可怕的地方。

    但就在這一那,斬離頓時就感受到一股無法想象的衝擊如山壓而來,他的眼中,隻剩下那驚天的一劍。

    恐怖的劍氣如狂風暴雨般將斬離的身體絞碎掉,化作漫天的血跡飛舞著。

    依舊保持著持劍的姿勢,葉晨全身上下沾滿了血跡,臉上的血跡順著麵具不斷滴落,那是斬離的血。

    夕陽不知何時已經消失不見,陰霾的天空之上,一輪泛著銀光的圓月浮現而出,月光之下,那道血影令人心悸。

    煉武三層的氣勢覆蓋著全場,在場的大漢居然不敢出聲,現場猶如死一般的寂靜。

    葉晨緩緩彎下身,溫柔的抱起身體已經冰冷的慕葉,那動作溫柔至極,同樣扶起重傷的慕晨,與此同時,一大道耀眼的光芒至麒麟劍處爆發而出,緊隨而來的便是數丈劍氣,如『潮』水般朝山莊內激『射』而去。

    與此同時,山莊內,同樣爆發出一股氣勢,無盡的氣勁與劍氣衝擊在一起。

    爆鳴聲如雷響徹整個天際,沙石被那激『射』出來的氣流刮動著,木屑不斷衝擊著在場人的臉龐,臉上火辣辣的痛也掩蓋不住眾人此刻內心的震撼,灰塵緩緩落地,那原本宏偉壯觀的山莊儼然化作一片廢墟。

    無數慘叫聲在山莊內響徹著,與此同時,一道狼狽的身影從那廢墟內浮現而出。

    馬言臉上沒有往日的淡然,猶如劍芒的目光不斷在周圍掃『射』著,而葉晨以及慕葉三人的背影卻消失不見。

    “殺,馬上追殺冥,殺死冥者,獎勵三百萬金幣!”馬言瘋狂的咆哮著,而周圍人皆是俯首不語。

    “你們這些廢物,連一個冥都無法留下,廢物!”麵對滿臉怒火的馬言,周圍人皆是沉默不語,誰敢頂撞怒火之中的馬言,但是他們不知道,馬言憤怒的原因不僅僅因為這個,更是因為他策劃了這麼多,還是未得到玄冰靈氣。

    數刻之後,馬言才揮袖離去,作為副城主,在落霞城中的府邸自然不止這一座。

    望著馬言漸漸離去的背影,原本俯首的眾人皆是暗呼一口氣,招呼著他人一起清理這已成廢墟的山莊。

    馬良撫著胸脯,頗為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和樹梢上的那名老者相望一眼,皆是苦澀一笑。

    然而,一道冷光至老者身後緩緩浮現而出,輕飄飄的劃過一弧度,就像一隻穿梭在花叢中的蝴蝶,輕盈的徘徊在花叢之中,輕飄飄的劃過老者的脖頸處,劍過留痕,血『液』噴『射』!

    老者死了,帶著無盡的疑『惑』死了,至今連慘叫聲都未發出一道,身形搖搖晃晃的從樹梢滑落。

    月光之下,那鮮血異常刺眼,與老者觀望的馬良身形巨震,在他的視線之中,那樹梢之上,多出一道身影,那一副泛著冷光的銀『色』麵具他忘不了,他居然沒走,冥又殺回來了。

    馬良雙腳一蹬,正要轉身逃去!

    可是一道劍光閃過,人頭便如斷線的風箏無力的滑落!

    虛空之下,到處都是虛影,道道黑『色』的虛影,虛影所到之處,片片血蓮綻放,無數道慘叫聲響起。

    “或許,你們當中有人覺得自己是無辜的!”

    劍氣如『潮』水般朝四周蔓延而出,人頭紛飛,血泊遍地,空氣中彌漫著刺鼻的血腥味。

    “或許,你們認為自己是聽命行事,並無過錯,但是既然選擇了,就要承受殺戮!”葉晨那不溫不火的聲音響起,不斷的摧殘著眾人的理智,直到最後,他們都瘋狂了,各個眼紅著雙眼,朝葉晨拔劍衝來。

    單手持劍,立於血泊之上,地上落地的桃花瓣也被染紅了詭異的血紅『色』。

    葉晨緩緩轉身,微微揚起漂亮的唇角,牽出一絲冰冷的笑。

    劍出鞘,霎時,象征殺戮的血光漫天,風吹動,發飄揚,生命在此刻顯得如此低廉。

    頃刻,眾人的身體宛如置身於火海之中,痛不欲生,整個身體就像不斷充氣的氣球膨脹著,葉晨始終冷眼旁觀,靜靜的站在血泊之上,自語著:“選擇了,就沒有後悔,後悔的便是你們今天來到了這!“

    隨著葉晨最後一個字眼說出,數十名大漢的身體便爆炸起來,如那黑夜的煙火顯得異常耀眼!

    葉晨的身影再次失去蹤影,化作一道流光朝那倒落的山莊內衝去

    數秒之後,無數道的慘叫聲從廢墟之內傳來,有男人的,也有女人的,今夜,注定是殺戮之夜。

    足久之後,那慘叫聲才緩緩停止,而與此同時,血『液』順著街道緩緩流進那些居民所住之地。

    至始至終,一些人始終都在遠處觀望著那單方麵的殺戮,此刻,那些人各個臉『色』蒼白。

    而那些躲在自家觀望的尋常百姓才紛紛跑出自家的家門,銀月之下,那揮舞著劍影的惡魔,已經深深的印在了他們的心底,不可抹滅,一些好奇的武者,各自招呼夥伴,紛紛跑去觀望,然而,還未至空地,各個臉『色』慘白。

    望著那滿地的碎肉以及血泊,縱然是經常徘徊於死亡關頭的武者也是紛紛嘔吐。

    而令他們震撼的是,在那空地之上,無數顆人頭有規律的排放著,那人頭構成四個文字,赫然是:馬言必死!

    

Snap Time:2018-01-21 18:21:05  ExecTime:0.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