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百二十一章唯情意境(下)


    第一百二十一章 唯情意境(下)

    “小子,倘若你能夠殺死斬離,老夫便讓你安然離去!”一道雄厚的聲音在天際處響起,在場的所有人都知道這道聲音的主人,此人正是馬言,此刻,馬言臉『色』居然多出了一絲凝重之『色』。

    斬離臉『色』微變,他沒有想到馬言會放出這樣一句話,盡管對自己的實力很有信心,斬離臉上也多出了一絲凝重。

    慕晨的目光沒有一點的驚異,好象世上再也沒有什麼能夠讓他心動的東西存在般,確實,現在慕晨的心已然真正的死去,他的夢碎了,他的心也隨之碎了,無心,又何來心動,生與死,他看淡了。

    砰……

    慕晨一腳落下,竟如千軍齊鳴,一股慘淡的意境由然而生,讓人為之心哀。

    “鬥誌不錯,不過以你煉武二層巔峰的實力想要接下這一劍,很難!”斬離第一次抽出自己的佩劍,望著慕晨那空洞的眼神淡淡說著,但是,此刻,斬離握住劍柄的力道不由加重數分。

    但是慕晨卻再進了一步,這一點踏得更重,一時之間地麵也微微震動,如發生了地震一樣,不死不休。

    所有的人都隨著慕晨的這一步心猛地收縮起來,他們似已看見慕晨的生命將在這一戰中暴發出璀璨的光芒。流星滑落天際,那一那,雖是短暫,但是綻放出璀璨的光芒讓人無法忽視。

    唯情者,無所不破,無己矣!

    慕晨將自己所愛的人殺掉,心已經死了,沒有任何的事情可以去動搖慕晨,唯情者,無己矣!

    如今,慕晨儼然進入了唯情意境,那是連氣武境強者都要為之心悸的意境。

    在武神大陸上有一個說法:唯情者,無所不極,無所不可破,無所不可立。然唯情者,無己矣。

    慕葉是慕晨的破綻,然而今天的破綻已經沒了,慕晨慘笑一聲,右手緩緩的朝前伸去,『插』在地上的劍嗡一聲自動飛進慕晨的手中,劍緩緩上舉,平緩的指著眼前的斬離,慕晨那空洞的眼神中緩緩的滴出一顆淚水,直接滴落在劍身處!

    叮嚀!

    淚水化作無數的霧氣消散在空氣中,慕晨的身影如離弦的箭朝斬離直奔而去,沒有任何花哨的一劍,那不斷壓迫的劍芒在劍尖上翻騰著,就是這麼簡單的一劍,卻讓眾人感到一陣震撼,因為他們在這一劍中感到了一種心痛!

    那種莫名的心痛讓人為之心酸,那是一種怎樣的絕望。

    斬離麵『露』凝重,劍護在胸前,隨著慕晨的不斷『逼』近,也是一劍劈出,一時間,風雲變『色』,整個天空都顯得陰沉沉!

    眾人都屏住呼吸,睜大眼睛期待著……

    叮嚀!

    一道耀眼的光芒爆發開來,慕晨的身子蹬蹬朝後退出數步,煉武三層巔峰的斬離依舊是他無法撼動。

    噗!鮮血順著嘴角不斷滴落,慕晨兩眼空洞的望著地上的慕葉,臉『色』依舊那麼呆滯!

    斬離冷笑一聲,緩緩的拖動著劍朝慕葉走去,劍尖與地麵的摩擦是如此的刺耳,邊走邊笑著:“小子,對於你來說,我就是天,你如何撼動的了我!”

    “不!”慕晨陡地向天大吼一聲,震得在場嚇了一大跳,“就算以天為敵,慕葉也絕對不能白死”

    “嘿……嘿嘿…”慕晨看著斬離輕視的眼神陡地狂笑起來,宛如一瘋子。

    慕晨自現身以來,幾乎未笑過,就算是先前不可理喻地殺死自己最愛的慕葉的時候也未笑過,但是現在,蕭然卻神經質地狂笑不停,那沒心沒肺的狂笑著,一道血痕悄然從慕晨的眼角出現,並順著他的眼角流下來。

    慕晨流淚了,他隱藏在自己心底的情感再也無法遏止,絕望、傷心、內疚……

    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身體搖搖晃晃的朝劍所在位置走去,那搖晃的身影如海洋中的一片孤舟,顯得如此無助!

    彼岸花,開一千年,落一千年,花葉永不相見。情不為因果,緣注定生死。

    慕晨輕輕的握住劍柄,血淚不斷的滴落在劍上,劍通靈,此刻也發出了一陣輕顫聲!

    那劍『吟』聲很悲,幾乎這個此刻其他人的佩劍也發出了一陣輕『吟』聲,劍感受到了人的情!

    你碧翠豐滿時,我還未來。我赤顏如血時,你已離開;所有的不甘和執『迷』,是否都能用血淚代嚐?

    奔波匆忙,緣起緣滅,到頭來,才醒覺,均是空。慕晨抬起頭,隻為了那許許血淚倒流在眼中,流進心!

    驚天的氣勢在慕晨的身上爆發著,隨著氣勢的攀升,斬離驚駭的發現這股氣勢已經超過了煉武二層巔峰從而達到煉武三層的地步,此刻,慕晨單手持劍,滿頭如雪的白發隨風飄『蕩』著。

    同樣的一劍,帶動著同樣的情感,朝斬離刺去……

    情淚不斷的滴落在劍身上,蕭然依舊一副呆滯的表情,任憑那血淚不斷滴落.....

    慕晨在此刻笑了,笑的很慘然!

    天地間好象都被慕晨的情感所籠罩了,隻剩下慕晨那癲狂的笑聲,但是這種笑聲又包含著一種靜,一種死一般的靜謐,有聲與無聲在這一刻完美地融合在一起。

    這一劍融合了慕晨的笑,慕晨的血淚,慕晨的情,以及那十幾年如一日的守護。

    唯情,以情入道,以道入劍!

    最強的一擊,有死無生的一擊!

    斬離眼中第一次『露』出了一絲駭然之『色』,唯情意境的極致嗎?

    此刻,斬離動了,所握之劍在手中幾乎消失不見,嗚嗚的如同龍吼的怪聲響起,劍氣從劍尖鑽出,凝聚出了那一隻青蛇的樣子,這一次,無比龐大的劍之氣降臨,無聲無息地,整個空地之上刮起了凜冽的寒風。

    哢嚓!

    破碎的地麵開始凍結,就連空中,也逐漸顫抖了起來,仿佛寒風刮動,發出了刺耳的聲響。

    斬離絲毫不敢小瞧蕭然,用出了最強的一招!

    叮嚀!

    仿佛整個世界都剩下了這兩劍,手中的劍同時朝上空飛去,交纏在一起,一道道叮嚀聲從中傳出!

    轟……

    爆炸的力量不斷地向著四周輻『射』,在這個力場之內的所有東西,全都化為世上最原始的粉塵而存在,如果不是先前眾人保存有戒心而退得較遠的話,現在死的可就不是那麼有數幾個了,是以,活著的每一個人凡乎都在心底暗自僥幸。

    少數死於著爆炸之下的幾人,身體化作那漫天的碎肉朝四周『射』去,顯得異常血腥!

    站在樹梢上的老者臉上盡是駭然之『色』,那一擊,他不敢接,因為他接不下!

    依舊躺在地上馬良也是一臉的驚駭之『色』,不敢相信的望著眼前的爆炸,也許隻有一瞬間,但是在馬良看來卻是過了幾乎有一個世紀那麼久,一股比先前更為強大的力量以場地的中心為原點,再次向著四周迫發,那那,他畏懼了。

    隨著這股力量的消逝,慕晨與斬離的身形在場中顯現出來。

    二人依然相距約數米的地方,斬離負手而立,額角微微的沁著一點汗水,但是這卻絲毫沒有影響到斬離此時的強者氣焰,他以一種居高臨下的目光看著眼前微微彎著腰喘著氣的慕晨道:“有些差距永遠都是差距,你懂嗎?”

    盡管如此,眾人依舊看見了慕晨的劍『插』在了斬離的胸脯之處,而斬離的劍也是『插』在慕晨的胸前!

    慕晨那空洞的眼神依舊不變,隻是那呆滯的眼神有了變化,嘴角處『露』出了一絲嘲諷之『色』,冷笑著:“是嗎?”

    

Snap Time:2018-01-20 17:08:53  ExecTime: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