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百二十章唯情意境(上)

  
  第一百二十章 唯情意境(上)
  灰塵緩緩落地,一道身影緩緩浮現,赫然是慕葉。
  一陣吞口水聲隨之響起,夕陽的餘暉之下,慕葉那腰肢纖細,胸部飽滿,身姿玲瓏的身材顯得更加突出,胸前的那兩顆紅『色』小點無一不吸引著眾人的目光,沒有絲毫的衣裳遮擋住慕葉的身體,完完全全的暴『露』在空氣中。
  然而,慕葉那張俏臉之上,少了往日堛瘋F氣,臉『色』猶如死灰一般,兩眼空洞。
  慕晨發出一陣宛如野獸般的吼叫聲,眼紅著雙眼,朝慕葉身影躍去。
  斬離淡淡的望著慕晨,嘴角處扯開一絲冷笑,雙腳一蹬,化作一道黑影,在慕晨那仇恨的眼神中將慕葉從地上抱起慕葉很美,以至於看到慕葉的人都可以忽視慕晨的可怕而目光變得『淫』邪貪婪。
  『淫』邪貪婪的目光肆無忌憚的在慕葉的身上來回掃動著,而慕葉渾然不知,兩眼依舊空洞。
  斬離的身形似緩實快,迅速地來到慕晨的身前一米之遠的地方,帶著強大的威勢,冷漠地說道:“小子,這女子是你心愛之人,嘎嘎,正如馬良所說,這女子已經不再是姑娘,而是不折不扣的女人!”說著,根本不理采慕晨那足以殺人的目光,邪惡的雙手輕輕地在慕葉那如綢緞般光滑的肌膚上撫『摸』,好象眼前的慕晨根本就不存在。
  慕晨的臉此時已漲成豬肝般的醬紅『色』,握著的拳頭微微發抖,指尖已經深陷在手心處,鮮紅的『液』體順著慕晨的指尖不斷滴落,滿臉猙獰,看起來極為恐怖,沒有了往日堛熊歇@風采!
  斬離手依舊在慕葉的身上來回閃動著,而慕葉此刻眼中依舊是一片空洞,猶如死一般的空洞。
  慕晨撕心裂肺的怒吼著,身上的氣勢不斷的狂漲著,此刻,慕家的秘術再次在慕晨身上施展開來。
  淡漠的目光微微在慕晨身上停頓數分,冷漠一笑,斬離的右手緩緩上舉,旋即猛然一落,一道劍氣至指尖激『射』而出直接『射』到慕晨的心髒處,連續後退數米,慕晨的眼神依然緊盯著敏兒,那眼神中的無神讓慕一晨陣心痛,人未死,可是心已死,那是生不如死的眼神,那是絕望至極的眼神,沒有任何一絲生機。
  斬離微微朝身旁的一名大漢招招手,那名中年人一臉媚笑的湊過來,在斬離眼神的示意下,將手放在慕葉的身體上『揉』動著,口水順著大漢的嘴角不斷滴落在慕葉的玉體之上,而慕葉依舊渾然不知。
  “啊”慕晨隻覺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流向了自己剛才受傷的心髒,整個心髒劇烈地疼痛起來,一口鮮血再也抑製不住奪口而出,用手指著斬離嘶啞地叫道,“你快點放開小姐!”
  慕晨悲滄地吼道,看到斬離腰間下的慕葉,慕晨頓時興出一股無可奈何的無力感覺。
  斬離那恐怖的氣勢宛如一座大山般,狠狠的落在慕晨的心頭上,牙齒已經咬破了嘴唇,慕晨全身的血『液』仿佛沸騰一般,慕家秘術不斷的施展著,慕晨的氣勢也不斷的狂漲著,生機也不斷的流失著。
  淡淡一笑,縱然慕晨的氣勢如何狂漲,也不過煉武二層,奈何不了斬離,與此同時,一道恐怖的氣勢從山莊的深處爆發開來,憑空降臨在地麵之上,周圍的人紛紛朝後退出數步,而中心的斬離也不得不運用起自己的氣勢抵抗著。
  毫無疑問,這突然爆發的氣勢正是來自山莊的馬言,撲通一聲,慕晨膝蓋著地,血跡順著膝蓋處流出。
  野獸般怒吼聲再次響起,在斬離震撼的眼神中,慕晨那彎曲的身形緩緩直立而起,血跡順著他的嘴角不斷滴落。
  邁著艱難的步伐,慕晨朝前邁出數步。
  第一步,慕晨整個身形搖搖晃晃,血跡不斷的順著嘴角滴落。
  第二步,慕晨的雙腳已經深陷在地麵數分,血『液』已經從慕晨的皮膚之內不斷滲透而出,染紅了全身。
  第三步,慕晨的身形已經成半弓狀,兩眼血紅,『裸』『露』出來的手臂上青筋仿佛要裂出皮肉跳出來似的,骨骼打顫著。
  第四步,在右腳剛剛抬起的那一那,慕晨的身影如鬼魅般的朝斬離直躥而去,身形陡地衝前,一拳毫無征兆地擊出,拳勢所落之處不是斬離,而是斬離手中兩眼空洞的慕葉。
  斬離依舊沉浸在慕晨那瘋狂的咆哮之中,短短半米的距離,在他們眼中不再是距離,此刻,斬離剛剛要阻止慕晨,然而在措不及防的情況下還是依然被慕晨得手。
  慕晨的拳頭輕輕地印上慕葉的胸膛,動作之輕就如情人之間的愛撫一樣,但是每一個人都清楚慕晨這一拳所蘊藏的力量是多麼的可怕,畢竟慕晨此刻已經是煉武二層的武者,那一拳,足以令岩石破碎開來。
  斬離隻覺得從慕晨的手中傳來一股輕柔拳力,讓斬離握住慕葉的手也輕輕地一抖,慕葉的生命已然在那間被這股拳力所毀滅,全身的經脈已然盡數被破壞殆盡,慕葉已經生機斷絕!
  慕晨竟然殺了慕葉,斬離難以置信的看著眼前的一切,不僅僅是斬離難以置信,就連全場的人也是一樣。
  與此同時,慕晨的右腳猛然上踢出,夾帶著恐怖的氣勁,所落之處赫然是斬離身旁的大漢。
  那名大漢慘叫聲未發出,便爆炸開來,全身碎肉朝一旁飛去,與地麵發出叮鈴鈴的響聲顯得格外刺耳!
  “天啊,他、他竟殺了她?”
  “天!那個女子不是他的愛人嗎?難道那小子瘋了不成!”
  震撼,除了震撼就是疑『惑』,所有的人心中頓時被無數個巨大的問號所充斥,慕晨居然殺了慕葉。
  望著慕晨那嘴角處的冷笑,宛如在嘲諷自己一樣,斬離沒有一絲憐惜的把手中的慕葉拋開,但是慕晨卻是身形一閃,在慕葉還沒有落地的時候接住她,同時,以一種閃電般的速度把地上的外套脫焉蓋在慕葉的身上。
  沒有人注意到慕晨的拳擊在慕葉身上的時候,眼神已經完全的空洞,他的拳頭雖然帶走了慕葉的生命,但是慕葉那空洞的眼神已然轉嫁到慕晨的身上,他的心已經不再痛,因為,他的心碎了,他的夢碎了。
  而山莊深處的馬言,同樣也想不到慕晨會殺了慕葉,一股被愚弄的感覺湧上心頭,那恐怖的氣勢再次爆發開來,然而此刻,慕晨依舊站在原地,身形搖搖晃晃,血跡順著嘴角不斷滴落。
  “殺死了自己所愛的女子,這真是個無比的諷刺!”斬離冷嘲熱諷著,或許,隻有這樣才能表現他內心的震撼。
  身體猛然顫抖,慕晨緩緩抬起頭,望著那陰霾的天空,夕陽不知何時已經被雲彩所遮蓋,閉上雙眼,兩道血淚順著削瘦的臉龐向下流淌下來,當他再度睜開眼睛的時候,慕晨的眼中猶如死寂一般。
  那眼神沒有絲毫的感情『色』彩,慕晨整個人身上再無絲毫的生機波動,原本滿頭的烏黑長發,在眾人震撼的眼神之中,化作白發,滿頭白發,隨風飄『蕩』著,慕晨輕念著:“我殺了她,我殺了小姐!”
  聲音悲滄無比,宛如泣血的黃鶯,聲聲催人淚下。
  直到慕晨的目光觸及慕葉的那一那,慕晨的眼中才出現了一絲柔情之『色』。
  懷中心愛女子身上傳來的冰冷,令慕晨忍不住的顫抖著,輕輕的脫下外衣,溫柔的包裹著慕葉那暴『露』在空氣中的身體,那個動作很溫柔,盡管慕晨知道慕葉再也無法醒來!
  慕晨空洞的眼神緊緊的盯著那一張秀臉,相識在秋風吹起的季節,卻分別在柳絮紛飛的季節,小姐你就像夏天的薄荷糖,無聲的消融在記憶的夏天堙C
  春風吹過,卷起滿地的灰塵,那間,柳絮紛飛,千鳥高飛,啼聲不絕。
  慕晨猛然的抬起頭,望著那漫天的柳絮,右手緩緩上舉,指著那飄落的柳絮,久久不語。
  直到那那柳絮隨風漸漸遠去,他閉上雙眼,兩行淚緩緩滴落,滴在地上,嘶嘶作響。
  在他的眼堙A這天空的柳絮全部消失了,唯有那兩個粘在一起的柳絮存在,飄搖中,越飛越遠。
  那一年柳絮飛舞時,我見到了你,我站在橋上,看著眼『露』茫然的你,那時我十歲,你六歲。
  天空一聲悶雷,細雨綿綿,細雨衝刷著這染紅的地麵。
  “小姐,等我!”緩緩將慕葉放下,全場議論聲不斷,但是隨著慕晨隨意的踏前一步,頓時全場再也沒有一點的聲音出現,所有的聲音都被慕晨的腳步聲所轟碎……
  

Snap Time:2018-10-20 06:55:43  ExecTime:0.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