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百一十八章泣血殘陽


    第一百一十八章 泣血殘陽

    這是一片極其茂密的森林,魔獸吼叫聲在林中不斷的飄『蕩』著。

    然而,頃刻間,所有魔獸的吼叫聲消失不見,密林深處,一股浩『蕩』磅氣勢,猶如那從遠古蘇醒的巨龍一般。

    與此同時,在那深處,一名青年躺在地上,身上彌漫著恐怖的氣勢。

    緩緩睜開雙眼,漆黑的眼眸中閃過青紅雙『色』,氣勢便如『潮』水般消失不見,青年,既是葉晨,『迷』茫的望著頭頂上方的密林,猛然從地麵躍起,劈啪劈啪的響聲隨之響起,在這寂靜的密林內顯得異常詭異。

    “煉武三層!”望著自己的雙手,葉晨眼中盡是『迷』茫之『色』,突然,一股熱流在葉晨的腦中炸開,一副副畫麵在葉晨的腦中不斷的回放著,那畫麵赫然是自己昏『迷』之後所發生的一切事情。

    葉晨臉『色』也不斷的變化著,先是『迷』茫,隨即便是複雜,以及一絲感激之『色』。

    “小子,你終於醒了!”火麒麟的聲音在葉晨的耳旁響起,葉晨對於火麒麟的蘇醒並沒有感到詫異,而是黯然一歎,從麒麟戒之中取出麒麟劍,輕聲道:“小火,慕葉她離去的方向是哪個方向!”

    火麒麟沉默數刻之後,才再次出聲:“東北方向,四十五度角!”

    話語未落,葉晨的身影便如離弦的箭,朝火麒麟所說的方向激『射』而去,此刻,葉晨再也難以保持住往常的冷靜,在光幕之中所發生的事情不斷衝刷著葉晨的大腦,對於慕葉,葉晨僅僅隻是將她當做朋友而已。

    數刻之後,葉晨的身影再次出現在光幕所在的位置,掃視一番,葉晨的身影便再次消失不見。

    密林之內,一道身影不斷的在樹頭間跳躍著,突然,人影發出一道輕咦聲,從樹頭上躍下,地麵上,屍體遍地,地麵已經被血染成了紅『色』,一些細小的魔獸正在不斷啃咬著那些屍體。

    葉晨的到來,無疑驚動了那些魔獸,不過在葉晨爆發出一股氣勢之後,那些魔獸紛紛朝四周逃逸著。

    葉晨直接朝一屍體走去,那具屍體赫然是慕家家主-慕清。

    此刻,慕清全身上下毫無一絲生機,滿頭黑發之中摻雜著絲絲白發,全身上下盡是劍痕。

    察覺現場並無慕葉以及慕晨二人的身影,葉晨正欲離去,而此時,一道異響聲在葉晨背後響起,葉晨猛然轉身,原本應該生機已絕的慕清,此刻,居然緩緩睜開了雙眼,望著葉晨的眼中盡是驚喜之『色』。

    “葉兒,她..被..馬言..捉...”斷斷續續的話語還未說完,慕清再次閉上雙眼,儼然生機已絕。

    “小子,盡管你修為已經達到了煉武三層,但是依舊不是氣武境武者的對手,我不同意你去救慕葉!”火麒麟道。

    “小火,我知道,此刻我應該冷靜下來,但是此刻請允許我任『性』一回!”葉晨雙腳微蹬,身形猛然的朝前方『射』去,而他前去的方向正是落霞城,滴水之恩當源泉相報,這是他的原則。

    殘陽如血,灑落滿地,滿地的碎屍鋪滿了山莊莊前大道。

    泛黃的地麵被血『液』被染成紅『色』,一人持劍立於屍體之中,滿身的血跡無疑增添了幾許殺氣,身影如秋天的枯葉在風中搖搖晃晃,血紅的眼睛緊盯著山莊,喝道:“把小姐還給我!”

    聲音帶著滄桑之氣,如那漸落的夕陽,血跡順著傷口不斷滴落,慕晨搖搖晃晃的朝山莊踏去,每踏出一步,身上的殺氣便增強一分,而與此同時,在慕晨的前方站著數百道人影,各個滿臉戲謔的望著慕晨。

    是誰在無數的日夜交替之中,揮劍積累寂寞?是誰的星眸在寒夜溫暖了彼此的心!

    慕葉那慘白的臉『色』不斷的在慕晨的前方徘徊著,慕晨再次朝前邁出一步,依舊是那一聲:“把小姐還給我!”

    馬良冷眼望著場中的慕晨,淡淡笑道:“為了那個女人,值得嗎?”

    “那個女人!哼,就憑你馬良也配這樣說小姐?”慕晨勃然『色』變,臉上一股紅『潮』湧動,可見慕葉占據的位置有多大!

    “哈,如果是在今天之前,她或許還是‘姑娘’,但是現在,她隻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女人,從今以後,天下再無慕葉小姐了,我看你還是省省心吧。趁我現在心情還不錯,趕快從我眼中消失的好。”馬良淡淡的望了身後山莊一眼,淡淡道,而馬良的話在慕晨的心頭如火上澆油,讓慕晨一直緊崩著的神經傾刻間斷裂。

    額上的青筋突突地跳動,讓慕晨看起來猙獰得可怕。

    “是馬言那禽獸嗎?!”

    驚天的氣勢以慕晨為中心朝四周擴散著,旁觀的大漢都不由『露』出了一絲驚訝之『色』,很明顯馬言此時的氣勢居然不亞於煉武一層巔峰,這怎麼可能,慕晨不是剛剛突破初武之境嗎,眾人一陣納悶!

    望著滿臉猙獰的慕晨,馬良竟然有一種莫名的快感出現,那是一種從精神上蹂躪對方的快感,臉上現出得意的笑容,但是馬良卻再不說一句話。他隻是冷冷地看著慕晨的眼睛,還有眼睛中那熊熊燃燒的怒火。

    氣勢不斷的在慕晨的身上攀升著,劍氣已經接近於實質化,赤『裸』上身的慕晨長發飄飄,眼中的殺氣如鋒芒掃過眾人,四周的壓力成幾何級數的增長,所有的人,包括馬良都潛意識地向後退出一步。

    居然被這小子嚇後退了一步,馬良臉上火辣辣的,恥辱,無比的恥辱。

    “馬言那禽獸該死,你們也該死,全都該死!”隨著慕晨的話音,四周的空氣都好象凝固了一樣,讓人幾乎窒息。

    “大膽,竟然敢辱罵城主。”眾人聽見慕晨的話紛紛喝罵出聲,一時之間,竟似完全忘記了剛才慕晨的可怕!

    “他該死!”慕晨的殺氣越來越濃,到最後,全場所有的人都被這股殺意所淹沒閉上了自己喧囂的嘴。

    馬良臉『色』一沉,踏出一步,絲毫不弱於慕晨的氣勢朝慕晨席卷而去,喝道:“慕家果然都是硬漢子,小子,你今天就別走了,死吧!“隨著最後一個死字出口,周圍大漢的身上紛紛響起數百道強弱不一的氣勢。

    “為了小姐,我慕死又如何!”微風吹起,伴隨著慕晨的豪氣,這句話就讓慕晨的身形在眾人心中永遠的留存下來。

    真是一癡情的漢子,馬良淡淡的望著周旁的大漢,淡淡道:“全都給老子讓開,這小子交給我便行!”

    聞言,周圍人皆是知趣的讓開,在他們看來,一煉武一層,一煉武二層,根本沒有什麼可比『性』。

    “殺!”慕晨再次邁出一步,一劍揮出,帶動著慕晨的殺意,帶動著慕晨的不甘,帶動著慕晨的心痛……

    

Snap Time:2018-07-18 08:54:34  ExecTime:0.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