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百一十五章飛鳥與魚


    第一百一十五章 飛鳥與魚

    數日之後,慕家慘案也漸漸淡出了眾人的視線。

    然而,落霞城守衛也各自回到自己的崗位,一切宛如未發生過似的,但是街道處染紅的地麵卻血淋淋的存在。

    夕陽西下,餘暉灑落在森林四處,森林的邊緣之處,斷壁遍地,而在中央則存在數丈大小的凹地,布滿了幽幽青草與各『色』小花草。讓晚風吹來,陣陣花香四溢,『迷』人的芬芳飄『蕩』在整個斷壁周圍,那種香味令人不由貪婪的多吸幾下。

    草隨風飄『蕩』,兩道身影依稀浮現而出,若隱若現。

    慕葉雙眸似水,望著身旁的男子,那如雕刻出般的俊臉此刻猶如死灰,整個人望上去宛如一潭死水,毫無絲毫的生機,緊咬著下唇,已然咬出鮮血,眼中『露』出悲絕,茫然的望著男子,輕歎一聲。

    而這男子便是葉晨,泛冷的銀『色』麵具已經取下,『露』出葉晨那慘白無比的臉『色』。

    自從那一日葉晨昏倒過去之後,接連數日,葉晨再也沒有醒悟的時刻,其背後的傷口也漸漸痊愈。

    得知慕家驚變的事情,慕葉心中除了愧疚還是愧疚,數千人命,皆是因她而亡。

    “葉晨,你為什麼這麼傻,如果你不來救我,你也不會……”雪白的玉手在葉晨的臉龐上輕輕摩擦著,如水的雙眸中盡是柔情之『色』,經過那時候慕葉已經昏過去,慕葉依稀能夠想象出葉晨單手持劍的背影。

    “葉晨,你知道嗎?這夕陽好美,把整個天邊都染成了紅『色』,我記得兒時的時候,母親每當這個時候都會教我跳舞,那時候我好開心,沒有什麼玄冰血脈,什麼都沒有,就知道玩,葉晨,我跳舞給你看,好嗎?”慕葉輕語著。

    夕陽餘暉灑『射』在慕葉的臉上,慕葉突然撒開葉晨的雙手朝那前方跑去,不時的哼著小曲。

    夕陽下,一身藍衣的慕葉如一隻精靈,在花草間翩翩起舞。

    那美妙的舞姿,那動人的神韻,展現在夕陽餘輝中,顯得格外美麗,而葉晨始終閉著雙眼,臉『色』依舊。

    那幽幽綠草,那各『色』奇花,圍繞著飛舞的慕葉,如百鳥朝鳳般,都隨著她的舞姿以相同的韻率在搖擺,夕陽再美終究會落下,當餘暉緩緩退去時,慕葉停止了那優雅的舞姿,走到山坡上,靜靜的靠著葉晨的肩膀。

    俏臉微紅,慕葉右手從葉晨的肩膀處緩緩滑落,鼓足勇氣,牽著葉晨的手,餘暉之中,那張俏臉異常好看。

    “兒時,每次看到父親總是滿臉幸福的牽著母親的手,每當那時候我總是好奇的追問著母親,父親為何總是要牽著她的手,而母親總是慈祥的拍著我頭說,葉兒,因為我們是夫妻,所以牽手,,葉晨,你說我們現在像不像一對夫妻,白天,在田勞累一天,而這時一起在看日落!”慕葉自言自語著,臉上的嫣紅在餘暉的襯托之下宛如一朵綻放的鮮花,右手處的力道也不由加重了數分,在葉晨的左手表麵留下醒目的印痕。

    “葉晨,第一次遇見你的時候,你那時候好狼狽,全身上下都是傷,其實那時候,並不是慕晨大哥第一個發現你的,而是我,那時候,你全身上下絲毫沒有真氣的波動,我不知為何感到有點生氣,因為要好好活在這個世界上就要有高深的實力,我以為你吃不了苦,不修煉真氣,那時,真的好傻!”

    “還記得那個晚上,羅楚以慕家威脅我的時候,那時候我很『迷』茫,而那時候你出現了,你的眼眸依舊是那麼平淡無波,在你叫我跟你一起離開的時候,我是多麼想,可是為了家族,我不能,,那時,真的好『迷』茫!”

    “廢城城門前,那時候我已經絕望了,葉晨那時候,你出現了,依舊是那道背影.....”。

    風吹過草叢,發出一陣沙沙聲,而其中夾帶著慕葉的竊竊私語聲。

    兩人就靜靜的依偎在一起,夕陽西下,夕陽的餘暉將兩人的身影拉的好長好長,最後形成一道。

    而此時,在山坡的遠處樹杆旁,慕晨背靠而立,目光遙遙的落在那兩道身影處,眼中盡是柔情之『色』,而在慕晨的手上,握著一泥人雕塑,定眼一看,雕塑雕刻的是慕葉和葉晨兩人依偎的背影。

    慕清緩緩的站在樹頭處,目光不斷的在慕晨以及慕葉之間徘徊著,最終輕歎一聲,朝林內躍去。

    那畫麵宛如定格住,直到夕陽的最後一絲餘暉落下之後,慕晨緩緩起身,將右手上的雕塑放在樹杆前,身影極為落寞的朝林內走去,每當這一時刻,慕晨便要去林內獵物,因此,接連數日,幾人皆是以林內的魔獸為食。

    漫天星辰,散發著淡淡星光,蟲鳴聲從四周冒出來,與風聲融合在一起。

    慕葉始終依偎在葉晨的肩膀處,明亮的眼眸緊緊盯著葉晨的臉龐,而葉晨依舊宛如一潭死水,毫無生機。

    原本戴在葉晨右手處的麒麟戒,黝黑無比的表麵閃過一道紅光,旋即又沒落在麒麟戒之內,而周旁的火屬靈氣宛如受到牽扯一般,瘋狂的朝葉晨的麒麟戒內湧去,一時間,麒麟戒紅光大盛。

    紅光如黑暗中的一簇火焰,身旁的慕葉臉『色』微變,蹬的站起來,疑『惑』的望著葉晨手上的麒麟戒。

    麒麟戒指,紅『色』光芒越來越濃,某一刻,戒指忽然從葉晨手指上脫落而下,然後緩緩漂浮在後者麵前,紅『色』的光芒,一收一吐,如此循環不休,在紅『色』光芒的映襯之下,葉晨臉上也出現了一絲血『色』。

    原本便此刻注意著葉晨臉龐的慕葉,見此,臉上閃過一絲喜『色』,突然,麒麟戒猛然一顫,一道浩瀚恐怖的力量波動,猛然成漣漪之狀,以戒指為中心點,轟然爆開,而一道無形的光幕在葉晨的周圍無聲的形成。

    力量波動衝擊上了光幕,便詭異的消失不見,這可苦了慕葉,身子蹬蹬的朝後退出數步,一抹嫣紅從嘴角處滴落。

    力量波動暴湧而出,而就在即將接觸到葉晨身體時,卻是驟然一顫,然後瞬間消失不見。

    而葉晨的頭頂上方,紅光翻滾,一道身影緩緩浮現而出,定眼望去,赫然是火麒麟的身形。

    與此同時,一道老氣橫秋的聲音驟響在光幕之內:

    “這小子真太媽會惹事了!”

    

Snap Time:2018-04-19 21:38:49  ExecTime:0.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