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百一十章慕家之變


    第一百一十章 慕家之變

    夕陽餘暉籠罩著整個大地,庭院靜靜的流淌於餘暉之中。

    而蘭姑那忙碌的身影不斷的在庭院中晃動著,葉晨邁著腳步,緩緩的朝庭院中走去。

    當目光觸及蘭姑的那,葉晨冷漠的臉上也泛出一絲柔『色』。

    在這個龐大的葉家之內,蘭姑始終是自己內心的僅存的一絲牽掛,旋即察覺自己滿身血跡,為了避免蘭姑擔心,葉晨並未直接走進庭院,反而繞在庭院之後,雙腳微蹬,躍入房間之內。

    盤曲而坐,葉晨絲毫不顧忌全身血跡,直接坐在床上。

    雙手持胸,結著修煉的印記,雙眼緊閉,呼吸平穩,周圍若有若無的風屬靈氣如『潮』水般瘋狂的朝葉晨湧去。

    葉晨立刻就感覺到了渾身清涼,好像身處在清風之中,心髒所有的『毛』孔仿佛都在呼吸著清氣,整個人無比舒暢。

    整個庭院,始終顯得異常寂靜,並無人來打擾葉晨修煉。

    而與葉晨所在庭院不同的是,整個葉家顯得異常熱鬧,顯然是葉晨剛才與老者之間的戰鬥傳開了。

    經過此次挑戰,葉晨不知,他的聲望在葉家子弟心中狂漲,隱隱約約能夠和葉文並駕齊驅的地步。

    慕家,在落霞城雖然不是頂級勢力,然而卻占據著數座坊市。

    在龐大的落霞城內,慕家也是鼎鼎有名的存在。

    然而,慕家,百年世家已經失去了往日的風采,虛空之上,一片陰霾。

    慕家大府之外的長街處,人影閃動,泛著冷光的劍器在陽光的照『射』下顯得異常刺眼,肅殺之氣緩緩彌漫著。

    氣氛頗為的緊張,眾多身著白『色』武袍大漢雙臂抱胸,冷笑的看著慕家眾人,為首的是一位身著白袍的中年人,冷漠的神情,整個人給人一種淡漠的感覺,周圍的大漢望向那中年人的眼中都不要湧現出一抹畏懼之『色』。

    他正是馬言手下第一悍將馬良,也是落霞城內鼎鼎有名的強者之一。

    而馬良的身旁則站著一名銀袍老者,一身銀衣獵獵作響,胸脯處繡著一輪銀月,臉『色』倨傲的望著慕家眾人。

    “馬良,我慕家和馬家無冤無仇,你今日到底是為何!”慕家人群之中,一名中年人陰沉著臉,緩緩的道,其聲調並不大,但卻是有種不怒自威的感覺,中年人四周站著數名威嚴的武士,將之襯托的更威嚴。

    “慕清!你也不用明知故問,我今日是為慕葉而來,當日我和馬家已經定下親,今日我便奉馬城主,將之帶回去!”馬良目光冷冷的在慕家眾人中尋找那一道倩影,然而令馬良失望了,語氣變得極為冰冷。

    “馬良,我從來沒有答應過這門親事,而且血劍已經慘死,我慕家高攀不起你這座大神,我葉兒沒那福氣!你還另找佳人吧!”被喚作慕清的中年人目光冰冷的在周圍大漢的身上一掃而過,眼中盡是警惕之『色』。

    落霞城守衛,這馬言當真好大膽子,居然公然利用私權。

    “慕清,城主曾說過一句話,倘若慕葉不嫁給我馬家,今日我便令你慕家血流成河,難道你認為城主的話語沒有絲毫的威脅作用嗎?”聞言,馬良麵『色』冰冷陰沉道,真氣緩緩的流出體外,周圍的空氣為之一凝。

    “馬良,縱然我慕家血流成河你也休想讓我慕家嫁女!”慕清眼神越發的陰沉,在這陰沉下,也是有著一分苦澀,馬良雖然隻是馬言的手下,然而卻權勢滔天,可以輕易的抹滅掉慕家。

    全場的氣氛隨著慕清的這一句話而緊繃起來,一些慕家子弟皆是眼神怪異的望著慕清,仿佛在怪慕清因為私事將慕家陷入萬劫不複的地步,馬良麵『色』冰冷的環視一周,冷冷道:“倘若有哪些慕家子弟告知我慕葉的下落,我可以答應不殺他,反而會幫助他成為下一任的慕家家主!”

    一陣倒吸聲響起,一些慕家子弟原本心中就不滿,聽了馬良的話之後開始蠢蠢欲動。

    慕清黯然一歎,顯然馬良的這一招起到作用,麵『色』陰沉的望著周圍的慕家子弟,冷冷道:“倘若哪個子弟透『露』慕葉的消息,那從今之後,他便不再是慕家子弟,立刻剔除族籍!”

    平時慕清的這句話或許還能令哪些慕家子弟忌憚,然而此刻那些慕家子弟又有誰顧忌慕清的話,紛紛從人群中躍出,躍到月宗強者的周旁,七嘴八舌的向馬良告知慕葉的消息。

    僅僅數刻,整整七八百慕家子弟,如今隻剩下不足兩百多名,慕清黯然一歎,神情之間仿佛老了數歲,右手一揮,整個人身上湧出一股強悍的氣息,沉聲喝道:“慕家子弟何在!”

    “在!”固然幾百人反戈,然而留下來的慕家無一不是精英,股股強悍的氣勢在慕家子弟的身上緩緩升起。

    慕清輕輕的拔出背後佩劍,冷冷的盯著馬良,道:“馬良,我慕家不是你想象中的軟柿子,縱然你今天我慕家,我慕家也要你脫成皮,讓所有世家看看馬言如何的蠻不講理!”

    聞言,馬良嘴角浮現出一絲笑意,緩緩朝一旁的老者躬身道:“前輩,此次請你出手,答應前輩的事,晚輩必然辦到!”旋即馬良又轉頭朝慕清嘲諷一笑,盡管他可以親手滅掉慕家,但是在落霞城城主必定會追究責任,如今借他人之手滅掉慕家,縱然落霞城主要查起來也跟他毫無關係。

    渾濁的眼中閃過一絲冷意,老者緩緩點頭,隨即踏出一步,身上爆發出一股比慕清更加強悍的氣息,一雙枯瘦的右手緩緩的從衣袖中緩緩伸出,對慕清緩緩道:“動手吧!”

    慕清眼中一冷,手上的劍瞬間化作一道虛影,朝老者劈去,恐怖至極的劍氣宛如洪流一般朝老者衝擊而去,然而老者的身影卻紋絲不動,枯瘦的右手輕輕的往前一點,一道青『色』的漩渦憑空出現,宛如空洞一般不斷的把那劍氣吸收進去,臉『色』傲慢,老者淡淡道:“這種程度的攻擊遠遠不夠!”

    慕清臉『色』一沉,眼前老者的強悍出乎他的意料,冷哼一聲,長劍劍勢一變,身影突然朝老者猛『射』而去,體外真氣翻滾,漸漸的一無盡的寒氣在長劍處不斷凝聚著,龐大的劍影朝老者的胸脯處直『射』而去。

    老者緩緩地拔出了背後的一柄青黑『色』長劍,長劍攪動,天地間劍『吟』聲不斷,長劍如毒蛇一般攪上慕清的長劍,一股麻麻的感覺從手上傳來,無盡的劍氣詭異的越過慕清的長劍,直接擊中慕清的胸脯處。

    一聲冷哼,半空中的慕清朝後退出數步,身影搖搖晃晃,隨時便會摔倒般似的,縱身一轉,反手刺向地麵,劍尖落地的那,手腕急抖,那劍尖頓時斜斜地刺入了石地中,身影才緩緩停頓,擦拭掉嘴角處的血跡,慕清黯然一歎,眼前的老者實力太強,縱然他用出了全力也絲毫不能撼動老者半分。

    令慕清感到麻煩的便是老者那刁鑽的劍法,在落霞城內顯然沒有這樣的強者存在。

    “爹!”一道驚呼聲從長街的盡頭處傳出,一道倩影如長虹一般在此地不斷飛來,慕清身影一震,臉上流『露』出一絲急『色』,馬良那陰沉的臉上多出一絲喜『色』,縱身一躍朝那道倩影『射』去。

    “葉兒,你!”慕清臉上出現一絲憤怒之『色』,同樣縱身一躍,欲攔住馬良的身影,卻不料老者再次一劍劈出,將慕清的所有去路皆斷去,慕清隻能無奈的望著馬良那身影不斷『逼』近那道倩影。

    望著那張越來越清晰的臉,馬良臉上湧出一絲喜『色』,忍不住長笑道:“慕葉小姐,你終究不會置你家族不管的,看來,我是猜對了,你就乖乖的跟我走吧!”一隻潔白的右手緩緩的從衣袖中伸出朝慕葉抓去……

    

Snap Time:2018-01-24 00:17:34  ExecTime:0.215